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时代奋斗者|仅用12天,他和团队拼出口罩转产新纪录

新时代奋斗者|仅用12天,他和团队拼出口罩转产新纪录
2020年06月01日 09:32 新浪网 作者 澎湃新闻

  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

  上海从曾经的小渔村发展为如今的特大型城市,从来不缺少拥有实干精神的奋斗者。他们是这座城市里平凡的工作者,却兢兢业业书写历史。

  4月6日起,澎湃新闻推出“新时代·奋斗者”系列稿件,向家国追梦人致敬。

新时代奋斗者|仅用12天,他和团队拼出口罩转产新纪录陆军(右三)和他的同事们。本文图片 上海石化供图

  “这一批3吨,发往福建。” 2020年5月18日中午,看着又一辆装载着口罩料的货车从上海石化发车,陆军长舒了一口气道:“大家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买不着口罩了。”

  陆军是上海石化金昌公司的生产部经理,也是千千万万奋战在“口罩保卫战”战线上的一名“战士”。在口罩供不应求的防疫关键时刻,他和他的团队仅用12天,就成功研发转产口罩料。

  截至目前,上海石化共出厂口罩熔喷布专用料2007吨,每天生产出的28吨口罩料可用来生产口罩2800万只,用陆军的话来说,“满足全上海市民的口罩需求完全没问题!”

  “同胞们买不到口罩,我必须做点什么”

  今年春节,一场新冠疫情蔓延全国。陆军和家人自觉“禁足”在家,他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关注疫情数据。他说,那段时间生活节奏虽然慢了下来,但自己的心情却焦躁万分。

  由于防疫物资需求激增,市场供不应求。医护人员医用口罩不足,百姓买不到口罩,不少企业考虑转产口罩但又缺原料……

  每一则消息都牵扯着陆军的心。由于缺少原料,尤其是中间层熔喷布供应不足,口罩的紧缺状况日益凸显。

  那段时间,口罩成了陆军的心结。

  “说真的,我蛮难过的。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的同胞们买不到口罩,我必须做点什么。”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陆军突然语气沉重,但又神色坚决。

  “希望上海石化发挥自身优势,攻关口罩熔喷布专用料,助力疫情防控阻击战!”接到市经信工作党委、市经信委发来的急电,上海石化董事长吴海君立即牵头组建了工作小组,要求集全公司各方力量,研发转产口罩熔喷布专用料。“当时,我们接到的指令是‘不以自身盈利为目的,只以能产多产为目标’,很振奋,终于可以为防疫做点贡献了!”陆军说道,“就像中国石化董事长张玉卓说的‘我们每多生产一个口罩,百姓就多一份保护’,我们要和时间赛跑,争分夺秒,信心上绝不能输。”

2020年2月11日,金昌公司复工第一天,作为攻关小组主要成员的陆军,和同事们迅速组成了口罩料研发攻关小组。虽然清楚地知道这个“硬任务”时间紧、难度大、人员少、设备缺,但大家还是毫不犹豫地接下了“军令状”。新时代奋斗者|仅用12天,他和团队拼出口罩转产新纪录上海石化金昌公司成功研发转产的熔喷布专用料

  破釜沉舟改设备,一干就是72小时

  医用口罩一般是三层结构,外层为无纺布或超薄聚丙烯熔喷材料层,具有防飞沫设计;内层为普通卫生纱布或无纺布,可以吸湿;中层为超细聚丙烯纤维熔喷材料,即所谓的“熔喷布”,俗称口罩的“心脏”,能过滤细菌,阻止病菌传播,其纤维直径只有头发丝的三十分之一。

口罩熔喷布专用料与其它无纺布原料相比,虽然都是聚丙烯,但在生产工艺和性能上存在很大差异,最关键的一项指标——熔融指数,高达1500g/10min。新时代奋斗者|仅用12天,他和团队拼出口罩转产新纪录

  利用口罩专用料生产出的熔喷布,俗称口罩的“心脏”,能过滤细菌,阻止病菌传播。

  金昌公司是上海石化的控股子公司,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主要生产汽车、家电用的改性塑料,聚丙烯熔融指数只有30g/10min。“相当于只有口罩熔喷布专用料融指的五十分之一。所以,高熔融指数是我们这次研发生产中最需要突破的难关。”陆军坦言,刚接到任务时,内心很忐忑。

  而当时金昌公司的生产条件却是:切粒机速度太慢,冷却水槽距离不够,螺杆设备不符合要求……硬件设施不足,像是一条鸿沟横亘在研发转产高熔指聚丙烯的路上。更让人犯愁的是,疫情特殊时期,这些设备也无从购买,这可怎么办?

  “虽然很困难,但我们装置小、机器小,船小好调头,调整改造起来有优势。为了口罩料,拼了!”左思右想,陆军决定破釜沉舟,带着大家尝试改造自有设备、调整工艺。

  一干就是72个小时!陆军带着团队枕戈待旦、连续奋战,增加变频器,更换皮带轮,优化螺杆组合,借用其它生产线水槽……终于,切粒机速度从 70m/min提高到了120m/min,2米的螺杆实现了3米的混炼效果,冷却距离从4米增至12米……第一批试料经检测,熔融指数提升到了800g/10min。

  但离1500g/10min的目标还有很大距离,陆军二话不说,带着团队一道工序一道工序地查找原因、精细调整,一晃又是一个不间断的24小时……

  永远是最早到、最晚走

  2月15日,第三批口罩料一出来,就被送进了实验室。看着质检员测试数据,陆军站在一边屏住了呼吸。“熔指到1200了。”“多少?”“1200。”质检员又重复了一遍,在场的人都欢呼起来。

可是,还没来得及高兴,新的难题出现了:小试出来的熔喷布有异味。陆军再次一头扎进了实验室和车间……“说真的,有时候我们蛮愧对家人的。”陆军列举说:同事红兵,来不及陪伴刚做完手术的妻子好好吃顿饭;海峰,顾不上准备中考的女儿;美良,复工后就没有休息过一天;而他自己,也永远是最早到、最晚走的那一个。新时代奋斗者|仅用12天,他和团队拼出口罩转产新纪录陆军在用手电筒仔细查看熔喷布专用料生产情况
“能多快就多快,能多产就多产。”这句话一直在陆军脑海里回荡。由于高熔指聚丙烯流速快,又缺乏专用设备,物料停留时间得不到保证,导致反应不充分,直接影响熔指提升。这时候,陆军提出牺牲产能、保证尽快产出合格产品。他们堵上一半物料出口,人为降低物料的流动性,保证充分反应。新时代奋斗者|仅用12天,他和团队拼出口罩转产新纪录陆军在仔细观察熔喷布专用料产品

  可由于缺专用设备,不管怎么改造、调整,尝试了上百种办法,异味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大家一致判断,可能是挤出机长径比不足的原因。那天晚上九点半,市经信工作党委、市经信委传来消息:金山二工区有合适的挤出机可以试用。陆军得知后,一夜辗转难眠,第二天一大早就赶紧去取机器。换了专用设备,果然立竿见影。

2月23日,小试的第15批口罩料,熔指终于达到1500g/10min,陆军第一时间将试料送至下游厂家试生产。看着雪白柔软的口罩熔喷布在眼前绕转,他忍不住上去摸了摸、闻了闻,就像父亲第一次抚摸刚出生的婴儿,一时竟热泪盈眶。经过检测,熔喷布各项指标全部符合医用指标要求。新时代奋斗者|仅用12天,他和团队拼出口罩转产新纪录金昌公司生产的熔喷布专用料出厂

  从接到研发任务到试产成功,只用了12天,陆军带领团队拼出了新纪录。几乎是马不停蹄,他又带领着团队,在一个半月内完成了其它8条生产线的改造,让口罩料产能不断攀升扩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