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2020年07月05日 09:42 新浪网 作者 澎湃新闻

  以《松下芙蓉图》与《折桂图》等为代表,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渐露端倪——这类作品通常都由考生向沈周求得,虽然画面内容不同,但所绘均为秋冬景物,这不仅契合了乡试的时节,同时也传递出恰如其分的美好寓意。它们不仅受到考生们的欢迎,也在沈周自己的人际交往中发挥着作用。

  五百多年前的苏州,越来越多的读书人希望通过科举改变自己的人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久经考场,却矢志不渝。汤夏民(字时臣,号北窗)便是其中之一。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明 沈周《南山祝语图卷》(局部)及汤夏民题,故宫博物院藏

  成化十三年(1477年)的孟冬,一年即将过去。已经年近四十的汤夏民感叹着自己“学力之未至”,写下一段艰辛的考学心路:

  “予不利于场屋凡七度矣。丁酉秋,归复如昔,避居远侮……”

  按明朝典例,每逢子、午、卯、酉年,各省及直隶州县都会在当年八月举行乡试,直接面向基层选拔优秀人才。通过乡试之后的考生便获得举人的身份,并有机会参加来年春天由礼部统一举行的会试。一旦通过会试,则进入殿试,考生们将直接面临皇帝的考核——这正是大多数读书人梦寐以求的荣耀。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明 沈周(款)《蕉石读书图轴》(局部)

  成化十三年便是汤夏民所提到的丁酉年,也就是说,这一年的乡试,他又失利了。前后八次失意于考场,意味着汤夏民已至少在乡试上耗费了二十四年的光阴。不过,他似乎并不绝望,还颇为自信地写下

  “寂寞谁怜涧畔松”“秋老芙蓉始着花”

  的诗句,传递出对自己“大器晚成”的自勉之意。周围的长辈与朋友也很同情他,一些人还步其韵脚写下宽慰的诗句。这些题诗被汤夏民装裱成卷,意欲传诸儿孙,永为纪念。

  如今,这些题诗被装裱在沈周所作的《松下芙蓉图卷》之后,遂为画名所掩。画中,一株芙蓉昂然挺立,一枚花朵已经绽放枝头,而更多的花苞则蓄势待放。与芙蓉的写意没骨技法形成对比,一旁的松树墨色分明、轮廓清晰,二者共同演绎着汤夏民诗句中所蕴藏的自信与不屈。沈周在画尾的落款中说此作绘于“弘治己酉(1489年)夏”,表明此画虽然装裱在前,但却晚于拖尾上的多数题诗。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明 沈周《松下芙蓉图》(局部),密歇根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沈周不仅未在落款中提及汤夏民,在其诗文集中,我们也未能发现他与后者曾有过什么交往。而现存拖尾上汤夏民自书跋文之后的三段题诗,也都是直接和诗,并未记录更多信息。这三段题诗的作者,依次为浦应祥、陈璚和孙霖。其中,浦应祥在汤夏民第八次落榜的成化十三年以乡贡成为举人,陈璚也于同年通过乡试成为举人,并于第二年会试得中进士。而孙霖则在题诗后钤盖了“辛丑进士”的印章,彰显其成化十七年(1481年)进士的身份,所有这一切都与前面汤夏民自述中的考场失意形成鲜明对比。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明 孙霖题《松下芙蓉图》

  沈周在何种情境下为汤夏民绘制此图?答案或许可从诗卷第四段姚绶题跋中加以推测。姚氏在题跋中安慰汤夏民

  “须信人生之有涯”

  且

  “人之出处有命”

  ,大有劝其放弃科举之意,他还特别提到自己是因与其好友“莲州道人”有方外因缘,才答应汤氏的请求题写此跋。或许后来的沈周也是受到中间人的代请,才为汤夏民绘制了此作。而现藏故宫博物院的沈周《南山祝语图卷》后的汤夏民题跋也显示他们可能有共同的好友。不过,此时的汤夏民已不再是当年姚绶所见到的那个落榜生了。

  姚绶不会想到,汤夏民始终未曾放弃应试,并终于在成化二十二年(1486年)于顺天(今北京)中式成为举人,后来还担任了龙游知县一职。这一年,与他同场竞技的考生共有二千三百人,最终只有一百三十五人得中。此时,距离成化十三年又过去了九年,汤氏已届知天命之年。但无论如何,正如我们在沈周画作中所看到的那样——这株老芙蓉终于开了花。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明 《沈周卧游图册》之设色芙蓉,故宫博物院藏

  像汤夏民这样的考生,在当时的苏州并不罕见。沈周曾在送别好友常熟人钱仁夫(字士弘,号东湖居士)赴京参加会试的诗中写道:

  “五十功名休谓晚,老成还听首传胪。”

  可见其同样饱尝科场艰辛。幸运的是,钱仁夫最终名列弘治十二年(1499年)己未科第二甲赐进士出身,从此开启了短暂的政治生涯。

  就在为汤夏民绘制《松下芙蓉图》的弘治己酉年,沈周还曾为另一位将赴应天府(今南京)参加乡试的考生陈师尹绘制过一件《折桂图》以表祝愿。相比于前者那样的诗意图,后者的画面朴素而直接。画中,沈周以墨笔描绘一株折断的桂枝,以不同的墨色染出树叶,并用浓墨点出粒粒桂花。在画轴上部,沈周写下蕴含美好祝愿的诗句:

  “江东八月有秋风,举子攀花望月中。此是词林旧根底,一枝新发状元红。”

  当姚绶看到陈师尹送来索题的这件沈周墨桂之后,也对这位考生大加鼓励:

  “期师尹步蟾高攀,在此一举!”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明 沈周《折桂图轴》,上海博物馆藏

  《松下芙蓉图》与《折桂图》的相同之处在于,两者都是由考生向沈周求得,虽然画面内容不同,但所绘均为秋冬景物,这不仅契合了乡试的时节,同时也传递出恰如其分的美好寓意。以它们为代表,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渐露端倪——这类作品不仅受到考生们的欢迎,也在沈周自己的人际交往中发挥着作用。

  桂枝是沈周“应试”主题画作中最为常见的素材。在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金粟晚香图》上,沈周写道:

  “一树黄金粟,秋风吹晚香。姮娥亲折得,赠与少年郎。”

  其实,摘得这些桂枝赠与“少年郎”们的,并非诗中所想象出来的“嫦娥”,而正是沈周自己。这位终生未曾参与科举的吴门老前辈,对后生晚辈们登科进仕、求取功名的努力充满了鼓励与祝福。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明 沈周《金粟晚香图轴》,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弘治十四年(1501年)秋,当前辈刘珏的曾孙刘布中举后,已经七十五岁的沈周亦曾绘制一件桂枝相赠。除了表达祝贺,自然还有对其进一步“折桂”的希冀。不同于汤夏民与陈师尹,年轻的刘布作为师长的后代,受到了沈周的格外关照。第二年,刘布不负众望,获中壬戌科会试第三甲第一百九十九名赐同进士出身。欣喜之余,沈周又以刘珏亲种的红杏为对象创作了一件图轴相赠,勉励他勿忘先辈的“遗泽”。

鉴赏|沈周绘画中的“应试”作品:一枝新发状元红

  明 沈周《红杏图轴》,故宫博物院藏

  《红杏图》与《金粟晚香图》有着类似的构图,画中的杏树从画面左下角探出,扶摇而上。满树盛开的杏花不仅象征着进行会试的春季,更代表了沈周在题画诗中对

  “又见春风属后生”

  的喜悦。正是在春风中,

  “一枝新发状元红。”

  (本文经授权转刊自吴中博物馆公号,系“跟着沈周逛江南”系列文章之一。作者系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图书馆副馆长,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在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沈周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