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野兔、鸟和阿伟,纷纷惨死在它的面前

野兔、鸟和阿伟,纷纷惨死在它的面前
2020年10月24日 07:25 新浪网 作者 澎湃新闻

   原创 二猪 物种日历 收录于话题#入侵物种18个

  说到哺乳动物中的食肉类,大家的第一印象或许是猫科和犬科这两大担当,其次想到的就是熊这一类傻大黑粗的憨货。豺狼虎豹熊确实也都是猛兽。

  不过在哺乳动物中,还有一个体型小巧、外表可爱、身形敏捷、行踪隐秘,却也凶猛异常的类群。它们就是鼬科动物。

  不论是与我们共享城市的黄鼬,还是喜食蜂蜜俗称“蜜狗”的黄喉貂,抑或体型娇小的伶鼬,它们无一例外,都敢于向体型数倍于自己的猎物发起进攻,而且还经常能将其制服。今天的主角就白鼬,也是这样一条响当当的好汉。

  白鼬,尾尖有一撮黑毛。图片:Marton Berntsen / wikimedia

  大佬有苦也有甜

  白鼬的适应能力较强,可以在欧亚大陆和北美洲的林地、湿地、田间等多种环境中生存。它们的轻功十分了得,蹿房越脊都是小菜一碟,爬墙上树也是如履平地。

  白鼬的主要食物是各种小型动物,能下口的活物通常都来者不拒。但作为鼬科好汉,白鼬最钟爱的食物还是小型啮齿类,它们的身材也非常适于钻入鼠类狭窄曲折的洞穴,将猎物堵在自己的老窝里无处逃窜。虽然白鼬体型不大,但着实是一员猛将,捕捉体重超过自己数倍的野兔也不在话下。

  白鼬在被劈开的树干里筑巢。图片:Smurrayinchester / wikimedia

  鼬科大佬们似乎都是bug一般的存在。我们还能见到它们与体型更大的食肉动物刚正面的视频,比如“金刚狼”狼獾追棕熊、“平头哥”蜜獾怼狮子等,一些人甚至将“平头哥”当成无敌的象征。但在现实中,鼬科大佬们还是无法完全克服“体型碾压一切”这个定律。

  黄喉貂咬死了恒河猴。图片:Life Of Wildlife / youtube

  鼬科动物的生理结构特点——腿短,使得它们无法快速逃跑,既然跑不了,索性就奋起反击。当对手不饿也不想被咬时,它们也许能混个活命;当对手有心一战且实力在自己之上时,悲剧就会发生。白鼬也是如此,一不小心便会沦为豹猫、狐狸、各种猛禽等更大食肉动物的点心。

  这位“平头哥”没有敌过狮子。图片:SunDestinations / youtube

  一抹黑是它的标识

  白鼬爱换衣服,每年夏季它穿的是黄色的“薄衣”,冬季则会换上白色厚实的“大皮袄”。皮毛颜色的改变,能让白鼬更好地在环境中隐匿自己的身形,不仅是为了避免猎物发现自己逃走,也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更大的捕猎者发现。

  当然,不管衣服怎么换,白鼬的尾尖永远都是一抹黑色,这也是它区别于和自己长得有几分相似的伶鼬的一个重要方式。

  换上冬装的白鼬,尾尖还是黑色。图片:Steven Hint

  伶鼬,尾尖缺少黑色。图片:Graham Carey

  许多鼬科动物走起路来都是蹦蹦跳跳的,白鼬也不例外,这样的步伐再配上它灵巧的动作和苗条的身姿,“萌萌哒”的感觉油然而生。轻盈而独特的步伐也让它们的脚印在野外很容易被辨认,尤其是在雪地中,成对的足迹很有辨识度。在蹦的同时,毛蓬蓬的尾巴还会蹭一下雪,白鼬在北方也就落了个“扫雪”的雅号。

  伶鼬的脚印。图片:Dorothee Ehrich

  在现实中,荧幕上其实也不乏以白鼬为原型的角色。在《疯狂动物城》中登场的买盗版盘的 Duke Weaselton,好多人以为它是黄鼠狼,但实际上它是一只正儿八经的白鼬,其名字正是来自“鼬”(weasel)这个词;这个角色与《冰雪奇缘》中 The Duke of Weselton 的配音演员是同一个人。在《高达创形者》中,战队“第七装甲师”队长隆美尔的形象,也是一只身穿军服、头戴军帽却没穿裤子的白鼬,真是“顾头不顾腚”。

  《高达创形者》中的隆美尔。图片:Sunrise Inc.

  请神容易送神难

  新西兰是西南太平洋中的岛国,国土范围内只有很少种类的哺乳类,因而成为了鸟类的天堂。但随着欧洲人的到来,很多不曾有过的动物逐渐登陆这片“伊甸园”。

  起初是随船而来的老鼠,当老鼠太多时,人们引进了猫;西方人怀念家乡野兔的味道,于是就引进了野兔,当兔子太多时就又引入了狐狸和白鼬,结果各种土著鸟类遭了殃。在白鼬眼里,那群鸟就是行走的便当;对飞行能力不强、在地面或者洞穴筑巢的鸟类来说,白鼬的威胁尤其大,以鸮鹦鹉为例,它的濒危就与白鼬有着脱不开的联系。

  不会飞的鸮鹦鹉。通过复育保护,目前它们的数量已有所回升。图片:Kakapo Sirocco / flickr

  当人们终于醒悟,开始想方设法控制各种外来入侵动物时,他们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在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后,虽然有一定成效,但新西兰已不再是当年那片鸟类的乐土。

  机敏、可爱的外表,掩盖不住白鼬凶猛的本性。但白鼬没有错,它不过是想将自己的血脉流传下去。真正应该反思的倒是我们。但愿未来可以少些“机智人类的愚蠢故事”。

  新西兰菲奥德兰国家公园(Fiordland National Park),一只白鼬死于人们设下的陷阱。图片:Avenue / wikimedia

  原标题:《野兔、鸟和阿伟,纷纷惨死在它的面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