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风平浪静》制片人顿河:越来越多好演员,愿陪年轻导演冒险

《风平浪静》制片人顿河:越来越多好演员,愿陪年轻导演冒险
2020年11月09日 11:32 新浪网 作者 澎湃新闻

  《风平浪静》上映第二天,票房破了3300万,不算大爆,但稳。制片人顿河从首映日的凌晨就开始忐忑得睡不着。“做一部电影,总是希望人能找到更多知音,能引起更多讨论。”

2017年,制片人顿河在上海国际电影节遇到李霄峰。那个时候,李霄峰拍完《追·踪》(后更名《灰烬·重生》),其实对犯罪类型有些心生疲惫,而顿河的公司正在开发一个少年犯罪题材的剧本。当时两人说到时下一句流行语,“成年人只谈利弊,小孩子才分对错”,共同表达了对这种价值观的不齿,也从这个原点,生发出一部关于成年人趟过自己年少时无意犯下的罪与罚的电影。《风平浪静》剧照

  《风平浪静》起初的片名叫《重返西园码头》,如今这个片名显然更具况味。表面看上去是一派祥和,实则暗潮汹涌,或静水深流。“它符合这个影片的气场,是一个普通人家的看似平静的故事,但是它背后承载的,我觉得是一个时代的东西。”顿河说。

  《风平浪静》讲述了优等生宋浩在高考前夕,因为保送名额被顶替,无意间犯下一起“杀人案”,出逃15年后归来,一切仿佛尘埃落定,新的生活可以重新开始,而围绕在身边的亲情、友情和爱情,在他生命中重新绽开新的样貌,最终的救赎,却只能是一曲更凄婉壮烈的悲歌。

  电影正式上映后,并不如在电影节上放映时的口碑那样,几乎是清一色的“炸裂”。有些观众质疑情节中过多的留白和人物行动的合理性,也有人在其中解读出更深的批判性和想象空间。但没有人会否认,这是导演李霄峰迄今为止最为成熟、完成度最高的电影。同时,也几乎没有人会吝惜对章宇、宋佳、王砚辉等演员的极高评价,他们用表演的方式把剧本中残酷的、现实的、浪漫的、讽刺的意象一个个落地为真实有血肉的人物。

  而这些都与制片人的工作息息相关。在顿河制作过的作品里,即便大多是中小体量的成本,但都能看到好演员为影片带来的加持。比如《送我上青云》中的姚晨、《风平浪静》中的章宇和宋佳,《平原上的摩西》有周冬雨和刘昊然。

  他也不愿意简单地将自己制片的项目归结于“文艺片”,更确切地说,应该算是“剧情片”——制作体量算“腰部”,也绝不能算小成本;没有明确的商业片的节奏,但绝不算闷;即便套着诸如悬疑犯罪之类的外壳,又十分注重创作者的个人表达;有明星的加持,但会收敛明星光环发掘演员的别样面貌。这样的影片,在华语电影的市场里,依然是稀缺而珍贵的,而青年创作者,能在专业主创团队保驾护航下,更快的走向成熟,观众也能在制作精良的视听作品里,看到更丰富、生猛的人物和表达。

电影上映前,制片人顿河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关于这部电影制作的台前幕后,面对的争议,以及关于行业的变化,顿河都有自己的一番观察。

  7月29日,中国上海,2020上海国际电影节,顿河出席《风平浪静》记者发布会。

  【对话】

  没打动评委,但评委来给我们做监制了

  澎湃新闻

  :这个电影,从创意到成形的状态是什么样的?之前黄渤在上影节的青年论坛上有说到,他作为监制“每次看剧本,都像是新的剧本”是怎么回事?改动很大吗?

  顿河

  :其实这个项目,是我和霄峰导演,三年前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时候遇到了,当时就觉得可以一起来做一个项目。就是关于一个好学生在多年前犯下了这样一个错误,他会怎么对待自己。

  因为当时流行一句话,“小孩才会讲对错,成年人只分利弊”。但是我觉得,如果从价值层面说来讲的话,这种说法并不是我们会认可和推崇的。我们这个故事,可能是从这样一个态度开始。

故事大概是换了三次,从一开始就是围绕一个好学生,人物命运因为被顶替发生的变化,这件事情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三个本子每次不同,其实是在一些人物的设置上,核心的主题和表达上没有本质上的变化。导演在创作的初期,还是很愿意推翻自己,去做一个更好的东西。而且如果一直改,黄渤老师还是坚持来做我们的监制,只能说明我们故事越改越好了,对吧?监制黄渤、导演李霄峰

  澎湃新闻

  :黄渤是怎么成为这部电影的监制的?

  顿河

  :最开始是在刚报名金马创投的阶段,只有一个故事的梗概。后来到去金马之前,过了两三个月,已经形成了一稿比较完整的剧本了,但和之前提交的那个梗概相差比较大,当时我们有两个选择,因为所有的评委都看过原来那个梗概,所有来聊的资方,如果我们按照梗概来说的话,也许在创投上得奖的希望更大。但如果我们是按照这个新的剧本内容来,对于所有人来讲,都没办法那么快就了解你的具体故事,得奖的希望很低。也确实是这样没有得奖,但是黄渤老师很认真,他听完了我们的新故事,又看完了新的剧本,我们虽然失去了创投的奖项,评委没有给我们奖,但是评委决定来当我们的监制了,我觉得我们收获更大。

  澎湃新闻

  :后来电影有一些放映的机会,几乎最受好评的,都是在演员表演的部分,怎么攒到一拨那么好的班底?

  顿河

  :我前两天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评论,说这个戏是集中了金马金像的最佳男配。这些人的演技,都是可以通过很小的角色都能呈现出来,当然现在他们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大演员了,我们能在这个电影里面,把他们凑在一起,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

在演员的选择上,黄渤老师跟我们讨论得比较充分,章宇的选择,是我们都没有什么异议的。父亲这个角色,我们本来想请黄渤演,但是演章宇的父亲,他说他想了想,自己也实在是觉得接受不了。其实演员的每个选择过程中,他都有给他的意见。王砚辉饰演宋浩的父亲宋建飞
老实说,宋佳最开始并不是我们的第一选择。我们会考虑两个演员,从身形到性格,或者之前是不是合作过,这些我们确实都考虑过。宋佳当然是非常好的演员,我们都非常喜欢她,但是一开始没有跟潘晓霜这个角色马上勾连起来。黄渤老师觉得她“气质太大”。但现在看完全片,大家会发现,爱情这个部分,是这个电影中很亮眼的部分。她和章宇,真的是一开始都并不会想到,他们的爱情会那么有火花。我们惊喜的部分,是宋佳不仅跟章宇真的有化学反应,我觉得他们会成为今年银幕上的年度CP,这个信心我非常有。《风平浪静》剧照,宋佳、章宇

  这是一个好演员会选的剧本

  澎湃新闻

  :想跟你从制片人的角度谈一谈,演员对一个项目的“决定性作用”。你在上一部电影《送我上青云》,接受采访时有说到,是姚晨的加入,很快地帮助这个项目得到很大的推进。这一次也是这样的情况吗?

  顿河

  :对,这很正常,一个项目从无到有,导演花费了很多心血,到变成在投资市场上能被接受、进入拍摄,肯定要有一些关键人物的进入,使得投资方对电影的完成度是有信心的。

  《送我上青云》当然是因为大姚的进入,大家对一个陌生的新导演,对一个纯粹的女性题材才会有了基础的信心。

  我觉得在这个项目也一样,有了黄渤老师的加入,大家对它的整个质感的信任度,会有一个很大的提升,因为黄渤老师也不会轻易地去担任一部影片的监制,这肯定对我们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盖章”和助力。

章宇也一样,我们邀请到他的时候,正是他《无名之辈》上映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有很多选择,他愿意在那个时候选择我们,对所有其他的演员或者投资方,也释放了一个很明显的信号,这是一个好演员会选择的剧本。章宇饰演宋浩

  澎湃新闻

  :对青年导演和制片人来说,一个靠谱的演员来“盖章”,是不是项目重要的成立标准?

  顿河

  :我觉得也不一定,有些很好的电影,可能更适合素人来出演。很多片子,也未必说一定要大的明星演员的加入。但从大部分的电影来说,确实是缺少一个好的项目和好演员之间的匹配。如今我觉得,越来越多的好的演员,会愿意去信任一些年轻导演,去陪他们一起冒险。

如果说成熟导演能给予演员一个至少70分起步的选择,年轻导演可能会从不及格到90分,都有可能。但是在剧本足够好,角色足够好的前提下,至少给了这么一个可能性,所以我是感觉到,现在越来越多好演员是愿意来,他们加入之后,就会和导演形成一个互动的合力,从而让这个项目变得更有操作性。宋佳饰演潘晓霜

  澎湃新闻

  :像章宇、王砚辉、宋佳、李鸿其,都在银幕上贡献了一些可能以前中国电影不是太常见的新形象,包括之前姚晨在《送我上青云》里对女性形象的拓展,你觉得现在青年导演在创作这一块,是不是能给中国电影,包括这些已经很成熟的演员,去提供一些可能还没有被激发的新面相?

  顿河

  :他们首先都是很好的演员,不管是在什么样的电影里面,他们都能够把自己的光彩绽发出来,这是好演员的魅力。新导演是不是会发现他们更多东西?这个可能导演他们去聊会更合适。

  我的感觉是,这些好的演员不怕冒险,不怕跟新导演合作,成熟的导演或者资本看待一个演员,肯定会相对固化。年轻导演可能看待你的视角,认识你的过程是不一样的。

  有争议是好事,观众不是通过赞美来思考的

  澎湃新闻

  :你和李霄峰在真的去拍电影之前,都有一个影评人的身份,这方面会有某种“惺惺相惜”吗?

  顿河

  :李霄峰确实是最早的中国有名的影评人,我也看过他的很多影评,被他的文字上纯粹呈现出来的人物打动过。我不是一个专业的影评人,只是跟大多数喜欢电影的人一样,会去写点评论性的东西。

  但影评这个角度,如果说对我们在创作上有什么影响的话,我还真的有跟他聊过,我们会反复提醒自己,要避免这方面的影响。如果说影评的状态,它至少证明了有的事情是短板,比如它不是从专业的电影技术进入的。

然后作为实践者,“眼高手低”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去提醒自己。但是眼高手低可能也有一个好处,至少“眼高”对吧?至少我们想去做一点好的东西。“手低”这件事情,还可以通过经验和每一次的成长,不停地去弥补,对吧?但“眼高”的这部分,我觉得是更珍贵的,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我觉得李霄峰最与生俱来的,就是在一个讲故事的最核心的部分,那是他的价值观的部分,这个东西还是挺动人的。比如他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喜欢一些文学性很强的东西,恰恰是这些东西,给他的创作打下了一个很坚实的基石。《少女哪吒》海报

  澎湃新闻

  :李霄峰从《少女哪吒》到现在完成第三部影片,你觉得他有哪些变化和成长?

  顿河

  :我觉得他离他的“眼高”越来越近了。一个导演如果一直在进步,他的未来和前途一定会更加光明。不是因为我跟他合作了,我才这么说,是你可以看得到,他在三部作品里面,格局不断变大,在讲述他自己核心故事的前提下,讲述的手段和影像的成熟度、风格的统一性,这些都在一步一步往前迈进,这会让他在将来成为一个很好的导演。

  还有一点是我们刚才说的“基石”,在现在这样的环境里,愿意去为时代发声,做现实主义题材,去做一些比较有力量的表达的导演很少,我相信他会是这一波里面未来是“领军人物”的导演。

  澎湃新闻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电影的评价,还是会有一些两极分化的部分,如果说最大的肯定给了演员,可能最大的质疑,还是集中在编剧、导演的这部分。比如中间很多留白没有交代的情节,或者比如李鸿其这样非常夸张的表演方式,现在的一些批评,是之前预见到的吗?

  顿河

:在面对更广泛的观众时,观众对于情节的留白认可度更低是正常的。每个情节点和设置其实都讨论过,现在的呈现是选择后的结果。当然也有剪辑处理方面的原因。比如说李唐的癫狂,我觉得水木丁的说法就挺对的,李鸿其是真正还原了那个年代富二代的虚无。当然到现在我们都觉得,一部电影引起争议是好事。李鸿其饰演李唐

  澎湃新闻

  :过去采访李霄峰的时候,他说到他的电影观里面,讲故事不是最重要的,甚至人物也不是最重要的,可能构建一个世界是导演的职责。可能现在的争议,和他的电影观也会有一些关系。作为制片人,在这个过程中,你需要去平衡导演表达和大众认知吗?

  顿河

  :作为制片人,我既尊重导演的创作,也希望更多观众看到,这样交流的目的才能达到。我会跟导演商量,让他的表现方法更容易,使得某些交流更容易被大家接受,但我更希望的是帮助导演,把导演的创作者的这个声音传递给更多人。我个人真觉得不是观众选择电影,而是电影区分观众。观众不是通过赞美来思考的,批评也是一种沟通,更多人看到才是价值,我们希望和更多人交流,希望喜欢这部电影的人,不会怀疑自己的喜欢,也不怕被一些人批评和不理解。

  疫情打击了行业,但最快恢复的是“创作”

  澎湃新闻

  :李霄峰的上一部影片《灰烬·重生》,年中的时候改了网播,今年举办的几乎每个电影节论坛,都在讨论院线和流媒体的问题,这会是制片人在下一个阶段必须思考的问题吗?你是怎么考虑的?

  顿河

  :因为每个项目都是独立操作的,它会涉及到不同的资方属性,不同的投资背景和投资需求,资金回笼的要求,会有不同的判断标准。

  我的一个观点是,互联网将来可能是增量,就是读书的人可能还爱读书,但kindle出现之后,可能有更多的人,愿意用这个方式来进入阅读,这不矛盾。

一个好的电影,如果有更多的方式被观众看到,当然是好事。当然了,我觉得像真正有质感的电影,当然应该在一个更好的观看条件下观看,目前影院还是有一些不可替代性的部分。就像刚刚说的,我是从影迷身份转过来的,当然是电影院大银幕对我的吸引更大,但你做一个行业的制片的角度,我绝对不排斥用更多的方式去呈现电影,至于具体是谁先谁后,是不是该先走网络,应该根据具体案例来分析,每个项目都有独特性。《灰烬·重生》海报

  澎湃新闻

  :今年整个电影行业经历疫情之后,都受到蛮大的影响,你之后的项目情况怎么样?

  顿河

:当然受到影响了,我们后面再拍摄的两部电影,《平原上的摩西》和《倒戗刺》,都是因为疫情拍摄有一有所延迟,拍摄的过程中也有所影响。包括《风平浪静》,今年虽然参加了上影节的展映,但是不能评奖也挺遗憾的。我觉得疫情对大家生活的影响更大,电影只是一个方面。《平原上的摩西》剧照

  澎湃新闻

  :比如市场上面的钱少了,演员的档期也乱了,或者一些具体的变化,你有感受到吗?

  顿河

  :你刚才说两件事,比如说网络的影响,或者说钱的影响,我觉得只是疫情让它显得更明确了。其实投入在电影的资金上,从前两年就开始,不像四五年前那么夸张和不可理喻了。四五年前,如果你回去翻翻电影的案例的话,有很多投资大到你不可想象,但是回报也是低到你无法想象,片子的评分也低到不忍直视。如果说我们的市场能够回到一个理性的秩序里头来,不一定是坏事,疫情让大家更明确这个方向了。至于总体资金量的减少,当然我们也很烦恼,确实有一些好的项目也很难,这个真的跟整个大经济形势环境相关,我们就只能去想办法。

  澎湃新闻

  :相对来说,以前电影可能拍得比较贵,资本也青睐大制作,现在会更倾向于一些中小成本投资的电影,性价比更高? 

  顿河

  :我觉得,大家愿意把更多的钱放在制作上,愿意把更多的钱放在项目的创作和开发上,投在真正好的故事上,这是我们在做项目开发的时候,很高兴看到的一面。

  从前不理性的时候,很多资金只能从最粗暴的部分入手,比如说演员,比如说外国找个特效,这是最快的部分,对吧?但其实创作是最慢的部分,如果现在钱少一点,但是愿意流向慢但是有价值的部分,我觉得也挺好。

  澎湃新闻

  :青年导演的机会,会因为整体市场上活跃资金的减少,而跟着减少了吗?

  顿河

  :我觉得青年导演整体的机会还是在变多的。你看电影恢复之后,最快进入的是什么?还是创作。没有电影院放映的时候,电影节的创投还是没停滞的,市场还在寻找好的项目,还在寻找新的电影人和新的活力,甚至我觉得可能像李霄峰这样的导演会成为中流砥柱,可能像更多的刚拍第一部、第二部片的导演,他们真正能把市场给撑起来,未来可以给做大。我觉得这是市场给到新导演的一个最明显的信号。而且真正的好导演,任何时候都能出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