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好奇无界”来沪,看米奇与现当代艺术的连结

“好奇无界”来沪,看米奇与现当代艺术的连结
2021年06月12日 10:08 新浪网 作者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6月12日,“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举行,在2600平方米的空间内,呈现了50位(组)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的主题创作。

  展览在迷宫式的空间中展开,邀请人们去探索米奇身上不变的纯真与好奇心,从漫画墙、霓虹标识,再到印刷版画,在流行文化与当代艺术的各种场景中,艺术家们以各自的视角重新解读这一动画人物,展现“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米奇”。

  澎湃新闻了解到,此次展览由迪士尼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旗下UCCA Lab联合举办。

  记者在现场看到,漫画墙、霓虹标识、印刷版画……在流行文化与当代艺术的各种场景中,米奇的形象得到了不同的演绎。“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在迷宫式的空间中展开,在空间的转换中让人心生好奇,从而开启一场关于“米奇”的探索。

  1928年,世界首部有声动画电影《威利号汽船》(Steamboat Willie)于纽约上映,小老鼠米奇由此进入大众视野,成为一代代人的成长记忆。近百年来,米奇已从早期动画短片的主角发展成为当今全球流行文化的代表符号,跨越不同文化和地域,对各个领域都产生了影响。2018年, 为庆祝米奇诞生90周年,纽约举办米奇艺术展,并于2020年巡展至东京。而此次的“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在保留展览纽约站和东京站的重要艺术家作品之外,邀请20余位中国当代艺术家,围绕米奇展开全新创作实践。

  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全球巡展上海站展览现场

  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全球巡展上海站展览现场

  作为家喻户晓的卡通形象,米奇成为了人们记忆的载体,也被赋予各种各样的意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与战后的岁月里,迪士尼把米奇变成纯真、希望和美国精神的象征。而在艺术家们的手中,米奇成为了他们个人风格的诠释。

  丹尼尔·阿尔轩《隐藏的米奇》2018

  阿莱克·希林《与米妮和雏菊美好的一天》2019

  在展览现场,澎湃新闻记者看到,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的作品《隐藏的米奇》采用其标志性的向墙外延伸的风格,重构米奇在人们心中的经典形象。正如他的许多其他作品那样,硬质的石膏也有柔软、轻盈如风的一面,裹挟着时间的痕迹。事实上,不少艺术家的作品都与时间和记忆有关。例如艺术家阿莱克·希林(Alake Shilling)的作品《与米妮和雏菊美好的一天》中,从自然和记忆中提取艺术元素,将米妮置入让人感到温柔亲切的幻想世界中;艺术家史妮可·史密斯(Shinique Smith)的作品《捆包变体No. 0026(对我的初恋米老鼠的颂歌)》用来自不同时代的米奇毛绒娃娃构建了一座柔软的大型雕塑,创造出一件观众们“想要拥抱的东西”。

  迈克尔·博桑科《再往前走一英里,另一个崭新的微笑》

  田名网敬一《米奇的日本之旅》2018.

  在《3000%米奇积木熊》中,戴伦·罗曼内利(Darren Romanelli)将一枚大型潮流玩具用回收再利用的、来自不同时代的迪士尼纺织品进行包裹,“自由探索米奇,并重新诠释它的意义”。阿丽亚娜·帕帕德梅特罗普洛斯(Ariana Papademetropoulos)用祖母家米奇珍宝屋中的照片作为《我母亲1979年的卧室》的创作参考,构建了一扇通往回忆的门。田名网敬一则将“黑暗的影院里微笑的米奇”视作其“所有创作的起点”,以童年记忆与幻想为蓝本创造出《米奇的日本之旅》这幅彩色迷幻画作。

  阿丽安娜·帕帕德梅特罗普洛斯《我母亲1979年的卧室》

  布莱恩·罗丁格《声音的局限模仿》2018

  作为上海站的特别策划单元,展览中的“米奇 与/在 中国”板块呈现中国艺术家的委任创作,以多元视角在不同语境中重新解读这一动画人物。张心一作品《梦网》选取了米奇手臂这一标志性符号作为创作元素,邓乃瑄的《平行世界》则与传统工匠合作,诠释他们眼中不同的米奇。在《三个米奇》中,黄启覃运用电脑制图技术将三个从网络上搜寻到的米奇形象进行罗列重叠,给观者带来熟悉而又模糊的视觉体验。陆平原作品《葫芦》从中国传统神话的生命观中汲取灵感,将米奇的头部造型与葫芦相结合,形成某种文化的对话。而在李钢的作品《蜜蜂》中,艺术家用糖制“镜片”替换了眼镜、放大镜、窗户和电视机上的镜片玻璃,并翻拍他人记录下的世界。

  邓乃瑄《平行世界》2021

  李钢《蜜蜂》2021

  在“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的开幕式上,展览策展人之一、UCCA副馆长、尤洋提到了米奇这一动画形象与现当代艺术的连结。事实上,自19世纪末开始以来,现代艺术对流行文化具有不同以往的开放性,它接受来自报纸、广告、漫画和涂鸦的视觉文化中的图像与形式。1990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曾举办展览“高与低:现代艺术与流行文化”,探讨现代视觉经验中艺术与商业、大众文化的微妙联系。从毕加索以拼贴为创作的立体主义作品到安迪·沃霍尔以艺术手法挪用消费文化影像的再创作,再到诸如凯斯·哈林与让·巴斯奎特等波普与街头艺术家,艺术语言大众文化并非界限分明。

  NoiseTemple《跳舞的米奇》2021

  在以米奇为主题展开的创作中,也能艺术媒介的发展。在展览中,不少艺术家运用数字技术等演绎米奇的形象。例如,《跳舞的米奇》中,艺术家Noise Temple利用数码参数重构米奇的数字化形象,结合Glitch手法创作动态的图像及声效,激发一段米奇形态百变的“舞蹈”过程。刘佳玉的浸入式投影装置作品《踏浪逐梦》使观众可以通过放置于空间内的天文望远镜,在太平洋上寻找正在乘风破浪向你奔来的米奇。曹雨西创作的互动装置作品《二进制图案 米奇版》使用定制原型LED屏幕和亚克力切板,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将捕捉到的观众脸庞进行艺术视觉化处理,从而构建出动态变化的米奇脸。当观众走近作品时,米奇的脸将会从原本的黑白图案转变成观众自己的脸庞。或许这也呈现了展览的意义,即“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米奇”。

  展览“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将展至10月10日。

  责任编辑:陆林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