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工作岗位过年

我们在工作岗位过年
2020年01月20日 06:35 新浪网 作者 昆明日报

我们在工作岗位过年

我们在工作岗位过年

  张俊

我们在工作岗位过年

  达培梁

我们在工作岗位过年

  祁腊苗

我们在工作岗位过年

  娄金良

我们在工作岗位过年

  王家尊

我们在工作岗位过年

  何涛

我们在工作岗位过年

  王进

我们在工作岗位过年  张拥泽

  他们都是千千万万平凡岗位上的一员,今年春节,他们将在岗位上和同事、游客一起度过。他们说,不能回家过年是一种遗憾,但能和朝夕相处的同事一起奋战,一起用辛勤和汗水为他人、为社会服务,也是一种特别的过年方式。

  头回在昆明过年

  从甘肃兰州来到云南安宁只有半年时间,中石油云南石化有限公司(下称云南石化)生产二部制氢装置三班的达培梁已经爱上了这片土地。“这边的气候冬暖夏凉,空气也很好,新炼厂的师傅们耐心细致地传授专业技术知识,学习的机会很多,每天干劲都很足。”说起来到云南后的工作,还在实习期的达培梁满心欢喜,一点也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2019年7月,达培梁从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来到了云南石化。实习半年多来,达培梁在老师傅的带领下,已经能独立完成一些巡检任务。

  目前,达培梁所在制氢装置三班共有6个外部操作工,每两个小时就要有一个人出去巡检。“每天我们都要去巡检点位查看制氢装置是否运转正常,是否有安全隐患以及进行简单的日常维修,正常情况下1小时才能巡检完整个装置。”由于他所在的制氢装置产出的氢气要供应全厂生产汽柴油等产品,每次巡检时他都觉得责任重大。

  2020年春节,是达培梁毕业后第一次远离家乡一个人在外过年,但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孤单。“大家都要坚守在岗位上,师傅们还交代节假日更要守好安全防线,做好本职工作。家里人也说节后要来云南看我。”达培梁希望今年学到更多的工作经验,能在实习结束时成为一名合格的操作工。

  硫化氢气体报警仪、防毒面具,这是生产二部蜡油加氢装置工艺工程师娄金良每天上班都会随身携带的专业设备。作为一名工艺工程师,他每天负责巡检装置、技术生产以及安全等方面的工作。“每天都要巡检两遍装置,周末原则上可以休息,但也要及时跟操作员交流了解装置运行情况,有问题都要第一时间检查,确保产品质量。”娄金良笑称,自己不在厂区就是在来厂区的路上。

  从2012年到2019年,在7年的时间里,娄金良从一个加氢裂化操作工成长为一名管理者,还是可以胜任渣油、加裂工作的业务能手,被评为云南石化的劳动模范。“2009年大学毕业后,我先在辽阳石化工作了3年,云南石化项目筹建时主动申请来到这边,也是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从辽阳来到昆明,他从最开始的不适应变为逐渐爱上了这个地方。

  如今,娄金良的家人也全部从老家来到了云南,和他一起扎根在这片红土高原,今年春节期间他也将在昆明和家人团聚。今年,云南石化要开展全厂大检修。娄金良也要配合做好大检修工作,同时完成蜡油轻质化项目改造。凭借以往的基层工作经验,他认为自己能出色地完成这次任务。

  与娄金良一样,生产一部催化联合装置工艺工程师何涛也是同一年来到云南石化,见证了企业的发展历程,从一名基层的生产操作人员成长为成熟稳健的装置工程师。“我老家在四川,这里离家更近,新项目更有活力和拼劲,机遇更多,但挑战也更大了。”说起从大庆来到云南的原因,何涛这样说。

  在何涛看来,作为装置主管工程师,工艺方面存在任何问题都要负主要责任,自己的担子更重。工作7年来,他的手机24小时开机,每逢节假日更要主动带头,确保装置安全稳定运行。

  2019年全年,何涛所在部门拿了7面流动红旗,他也被评为公司的劳动模范。“这些成绩都是属于大家的,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他坚信,在云南石化这个充满活力的大家庭里,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同事也是家人

  在浪潮昆明云计算中心运维工程师王家尊看来,今年春节加班,有别样年味。

  从大学选择了通信工程专业开始,王家尊就做好了经常加班的准备。“网络安全无小事,只要有网络运行,就需要工作人员维护,哪怕1秒的错误,都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2019年春节是他第一个加班的春节,“当时在一家核电站工作,接到通知后,想家的情绪更重了。”王家尊说,由于工作的特殊性,那个春节,公司近400人都需要值班,除夕当晚,和同事一起在食堂吃了晚饭后,只能和家人进行视频通过话。

  后来,王家尊来到浪潮云南分公司,成了昆明云计算中心的运维工程师。与在核电站处理各类事务不同,这里技术性更强的工作让他干劲十足。今年春节,和他一起过节的有4位同事,且新的工作环境没有食堂,周边也没有餐馆。同时,今年他多了一个侄子,想家的心更迫切。这些因素加起来心理落差本该更大,但王家尊却并不这么想:“平时工作大部分时间都要坐在机房里保障系统运维,与外界接触相对较少,同事是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他们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家人。想到能和他们过节,心里也挺开心。并且今年换了工作,离家乡曲靖更近,距离短了,心就更暖。”

  王家尊说,昆明政务云系统承载着全市所有政府部门的政务运行工作,2019年刚完成市级部门全部上云的目标,关乎百姓便利和各部门系统正常运行。就算春节期间运行量小,安全同样要得到保证。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市民能随时通过政务网站查询到想要的信息,这也是为民服务。

  别样团圆年

  主控室、车间、宿舍,这是云南磷化集团海口磷业有限公司白酸厂生产副经理张俊“三点一线”的生活。作为生产端管理员,由于设备需24小时运行,张俊的工作也变成了全天候值守。今年春节,他将和600多名同事一起,在岗位上度过自己工作以来第4个不能回家的春节。

  张俊是地道的东北人,在他的印象里,春节只有和家人一起才热闹。2010年进入海口磷业有限公司工作后,作为协调工业磷酸装置生产的技术员,他了解到自己工作的特殊性。“设备停止后再开工成本很高,因此我们生产车间24小时都要运行。”

  2013年,张俊迎来了第一个在岗位上度过的春节,接到通知后,心里有些开心也有些失落。“技术员就需要在工作中才能学到技巧和经验。但想到每年回家次数本来就少,再加上春节也不能回去,心情难免低落。”由于第一次在岗位上过节没有经验,他忘了储备食物,加上公司周边餐馆都没营业,那个春节,张俊吃了7天泡面。“印象太深了,往后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想看见泡面。”

  但张俊没想到,2013年的那个春节只是一个开始,此后,随着白酸等项目启动,张俊在岗位上过节的经历越来越多。2019年,又不能回家的他却和家人团聚了,除夕晚上,家人来到公司陪他过了一个团圆年。“公司有生活区,虽然我们不能经常回家,但家人可以经常看我们,也是一种团聚。”

  他说,习惯了岗位上的春节,现在春节再加班时,已经没有了最开始时的心理波动。“今年春节我们公司有600多名同事将和我一起奋战在工作一线,过节期间,他们大多数都有家人陪伴,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孤单。”他说,和同事一起过节,换一种团聚方式感受同样的年味。

  我在云南民族村等你

  “阿尼哈塞哟!江南style!”在云南民族村景颇族山官房内,看到一群游客正围坐在一起用韩语闲聊,身着民族服饰的祁腊苗热情地打起了招呼,跳起骑马舞。一位游客听后立马跳了起来,热情地回应着。尽管有限的韩语水平让祁腊苗和他们的沟通并不是很顺畅,但连比划带猜也聊了好一会儿。

  自2000年加入云南民族村这个大家庭以来,祁腊苗已经在这里工作了20个年头。2006年,凭借自身出色的能力,他担任云南民族村景颇族和阿昌族村寨的村长。目前,祁腊苗的工作就是负责村寨的日常事务管理、演出协调、演员调配以及节庆活动等。

  在一线岗位上磨炼多年,他已经掌握了韩国、日本、泰国、缅甸等国家的基本礼仪、习俗及问候语等知识。在面对国外游客时,祁腊苗也能进行简单交流,并热情地向他们介绍云南少数民族文化和风土人情。

  “我们每天都会面对不同的游客,近年来,东南亚国家的游客越来越多,在业余时间会主动学习一些基本礼仪,提升自身的专业技能。”在祁腊苗看来,一首歌、一支舞或者一些简单的问候语,都能在与游客交流的过程中拉近彼此的距离。

  “春节期间,我们都坚守在一线岗位上,大家一起过年,也欢迎海内外的游客和我们一起欢度佳节。”祁腊苗希望更多的游客来云南民族村感受真实的少数民族生活以及民族风情、建筑与文化艺术魅力。

  “把旅客平安送回家我很幸福”

  今年42岁的王进是地地道道的云南人,1999年从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毕业后进入航空公司工作,一转眼已经20个年头。20年来,王进参加了20次春运,有16个春节都在上班。

  “就排班情况看,预计今年春节我将会和同事、旅客在飞机上过大年。”王进说,“多次大年三十还在飞机上,当跨年的时间一到,全国各地放出五彩斑斓的烟花,从飞机上往下看十分美丽。”

  春节值班很多人都不情愿,但在王进看来,春节值班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一想到我一个人上班,往返飞行一趟可以将近260名旅客平安送回家,可以让近260个家庭吃上团圆饭、开开心心过大年,我就觉得特别幸福,实现了我的人生价值。”王进说。

  作为一名机长,王进深知自己责任重大,每一次飞行前都提前做好各项准备工作,实现了20年来安全飞行零事故。“心中有旅客,把每次运送的旅客都当成自己的家人,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对待每一个航班,认真对待每一个环节,从一点一滴积累,养成良好的飞行作风。”王进说,“良好的航前准备是完成好航班任务的基础。为此,当需要执飞早上7点的航班时,我都是凌晨3点多起床,4点左右出门,提前到公司开展各种航前准备工作。”

  正是因为王进在工作中出色的表现,同事们提起王进都会竖起大拇指。“从业20年来,王进在飞行过程中经历了各式各样的突发情况,飞行部临时抓飞安排的各种急难航班任务,王进从来没有拒绝和抱怨过,总是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严格按照标准圆满完成。”东航云南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王进而言,飞行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神圣的使命,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做好了奉献的准备。

  如今,王进已经安全飞行17000小时,始终奋战在一线,在每一天的航班和每一次的起降中,严格遵守各项规定,严格按照机型手册操作,到目前为止,保持了良好的安全记录,荣获“安全飞行铜质奖章”。此外,王进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上任劳任怨,技术上精益求精,在平时的飞行中丝毫不放松对飞行知识的学习,努力提升自己。

  “在2020年春运期间,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携手乘务员,为乘坐我执飞航班的旅客提供优质服务,让每一名旅客平安回家与家人团聚。”王进说。  

  连续7年在火车站过除夕

  夜晚的昆明火车站虽不如白天那般喧嚣,但在这里停留或出入的旅客还是不少,与周围歇业的商铺相比,仍然透露出些许烟火气息。

  从早上9点上班算起,昆明站值班站长张拥泽已经值班了12个小时,接下来的12个小时,她将继续与车站的旅客们一起度过,中间可能会有三四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不过一旦有临时状况出现,作为值班站长的她都需要赶到现场处置。

  张拥泽回忆,有一次,列车因沿线突发自然灾害而晚点,上百名旅客滞留在车站,其中一名候车的旅客等得不耐烦,甚至踢起了进站口的门。在得知这名旅客是准备前往大理旅行后,身为大理人的她便和这名旅客聊起了天,从旅游景点到旅游路线,从美食再到故乡经历,列车到站那名旅客都还没有听够,直到最后才上了车。

  还有一次,一对老年夫妇准备乘火车前往江西铜陵,其中一位老人在候车期间突然浑身发抖,一问才得知老人患有焦虑症,救护车来了,医生说只能到医院接受长期治疗,老人此行正是准备前往江西的医院。在此情况下,张拥泽拉着老人的手,不断地用笃定的语气说着安慰的话,终于把老人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后来,这名老人乘火车安全到达了铜陵并接受了治疗,半年后还专程回到火车站来感谢她,时至今日,每逢节假日他们都会在微信上互发一些祝福问候的话。

  火车站人流量巨大,在这里总是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对于张拥泽来说,种种经历带来的感受有时是好的,有时也是坏的,但工作的性质要求她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这需要很大的耐心,成功帮到旅客时内心产生的获得感,也成为支撑她25年来努力工作的原动力。每一次暖心的经历,都是对辛勤付出的最好奖赏。

  今年大年三十又轮到张拥泽值班,说来也巧,这已经是她连续7年在火车站过大年三十。对此,家里人一开始并不是很理解,不过后来也习惯了。谈及此事,张拥泽并没有太多怨言,但有时不能陪伴家人的遗憾还是有的。

  最深的一次遗憾是儿子参加“小升初”招生,她由于工作没能送行,结果成绩并不理想,张拥泽把儿子发挥失常的原因归咎于自己。今年春运首日,她请了工作以来的头一次假,专门去参加儿子初一上学期的第一次家长会,为的就是弥补当年的遗憾。

  如今,随着昆明站动车开行频次增多,加上部分车辆采用重联运行,维护旅客进出站秩序的压力也在增大,身为值班站长的张拥泽愈发感受到肩上的重量。每天早上上班,她都会提前来到值班室,提前安排好当天的工作,到了第二天,直到所有事务处理完毕,她才会放心地交班。回到家后,她需要补充三四个小时的睡眠才会缓过精神,醒来时往往已经是下午。好在儿子长大后已经懂事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把妈妈吵醒,睡眠也安稳了许多。

  记者缪亚平 张怡 王绍芬 蒋卓成摄影报道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昆明日报

昆明日报

中共昆明市委机关报。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