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2020年02月16日 11:45 新浪网 作者 娱乐资本论

  “其实我觉得说复兴真的不敢当。有可能是因为我们让内地观众失望了一阵子,突然有一些新火花,大家觉得‘哇,台剧好像起来了’,可其实我觉得倒不至于说是复兴。”

  在《想见你》制片人麻怡婷和导演黄天仁看来,他们完全没想到这部剧能在两岸引起如此高的讨论度。

  但事实是,2019年《我们与恶的距离》《我们不能是朋友》和《想见你》相继以豆瓣高分和高讨论度的热剧姿态在内地播出。题材多样又现实、制作精致,台剧似乎摆脱了10年前偶像剧霸屏的态势,走入另一个阶段。

  麻怡婷反倒觉得这是种巧合,“因为这几部戏都是不同公司的。但也有可能是因为这几部戏刚好在题材上是内地不会过的。”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小娱整理了2015-2019年部分在豆瓣上广受好评的台剧。这张表格里的大部分作品在服化道、特效上着实不算特别精致,但胜在题材和立意十分值得推敲。

  题材广泛、元素大胆确实是如今台剧的一大优势。根据白先勇小说改编的豆瓣9.2高分历史剧《一把青》讲述了内战时期国民党退守台湾的过程,原国民党飞行大队副队长的妻子沦为妓女换取前往台湾的船票;《我们与恶的距离》则是探讨新闻、律师和人权的职业剧。如果说内地的《精英律师》在披着职场剧的外衣谈恋爱,《我们与恶的距离》则更接近职场剧的本质。而台剧的职业剧类型又囊括律师、殡葬、医疗,不一而足。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我们与恶的距离》剧照,图源豆瓣

  在元素上,台剧不忌惮灵异、穿越、恐怖、BL,甚至很多内地制作的BL剧一开始预设的市场就是台湾地区。其中的差别一方面源自创作者的自我取舍,另一方面则在于政策导向。

  题材上的宽容归结于台湾早就实行的电视剧分级制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分级制度早已有之,但这些高分类型剧都是2015年左右出现,直到2019年在内地爆发。这背后的天时地利人和既包括台湾的扶持和相关政策导向,也得益于台湾影视人绝境下的自救。

  有一种说法是,2016年台湾文化部门负责人郑丽君上任后,大力扶持当地影视文化。可惜的是,其去年力挺第55届金马奖上的台独言论给台湾电影带来重创。而在经历过长期的资金短缺、人才逃离无以为继之后,一波台湾影视人于2014年发起Q Place计划培养青年演员,又于2015年推出名导演、名编剧、名演员加持的“植剧场”,誓言开创台湾戏剧新纪元。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60人、35万

  截至目前,《想见你》在豆瓣的评分人数超过20万,评分稳定在9.1。每逢播出日,微博上总能看到该剧的身影。男主角的扮演者台湾小生许光汉人气飙升,日前宣布签约内地经纪公司合力极光。剧中洗脑的伍佰1996年发行的歌曲《last dance》在朋友圈刷屏,热度在音乐平台直线上升。

  在台湾,这部剧的收视率也从开播时的0.54%攀升至1.83%。这个数字对偶像剧来说是十足的意外之喜。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是真的没有想到过,包括在台湾目前这种火爆程度也没有想到过。”《想见你》目前的成绩完全超出黄天仁的预期。因为在这之前,不论制片人还是导演都在按照他们以往的步骤和制作理念操作这部剧。

  2016年麻怡婷与编剧林欣慧、简奇峯合作完爱情喜剧《必娶女人》后,想做个让现代女性疗伤的故事。爱情剧是这支团队的长处,也是台剧擅长的东西。但同时麻怡婷对做爱情喜剧已经疲乏,想做些新尝试。直到编剧做梦梦到现在《想见你》的故事开头,麻怡婷听到这个故事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这个大胆的想法一诞生就遭遇瓶颈,“男主角一开始就死掉了,我们要怎么把这个故事说完?”

  中间编剧一度放下这个剧本,在完成了其他作品后又捡起来。据麻怡婷回忆,从2016年初到2019年开拍,剧本前后经历了三年多时间。期间,编剧林欣慧建议加入穿越元素、两位编剧又共同讨论出双穿越的设定。最终,《想见你》形成两个时空、四个人物、灵魂穿越,外加悬疑元素的另类剧集,观众甚至画了剧情解析的时间线来辅助观看。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而这个复杂的剧本对导演黄天仁来说同样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台剧千人一面,这样的剧本并不多见。于是在看了三集剧本后,黄天仁便决定一定要执导《想见你》。但困难与剧本复杂程度成比例。“那时候只是很喜欢倒没觉得会很难,但真的开始执行才觉得可怕。整个故事时间轴是错乱的,你必须在错乱里梳理出每个人的正确情绪。”

  2018年8月,黄天仁正式进组,花了四个多月的时间和编剧梳理时间线、丰富角色性格,为故事润色、增添细节。不管是莫比乌斯环,还是意有所指的语句,都成为后来观众津津乐道的细节。

  当然,本剧最出圈的是演员许光汉,他应该是台剧没落近10年来第一位在内地走红的台湾男演员。但实际上,启用许光汉确实花了麻怡婷一些力气去说服投资方和老板。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想见你》许光汉

  在锁定许光汉的同时,制作团队先敲定了在台湾知名度较高、演技也备受认可的柯佳嬿,“如果以许光汉这么一个新演员来说,其实要搭一个在台湾相对知名度比较高的女一号才算配盘成功。”当然,对内地观众来说,柯佳嬿可能至多是《艋舺》里赵又廷喜欢的妓女小凝。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艋舺》里的柯佳嬿

  许光汉在两岸的存在感更薄弱。此前麻怡婷和许光汉合作过另一部剧,觉得他可塑性极强、特质很好,但《想见你》筹备时许光汉参演的《罪梦者》和口碑电影《阳光普照》还未面世,知名度成为资方的考量。尽管如此,麻怡婷最后还是本着演员与角色匹配的想法力排众议选择了他。

  如此配置之下,《想见你》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放弃了内地市场,却无心插柳柳成荫。

  近几年不少台剧被引入内地在视频网站上线,但售卖价格往往不高。而一部剧的海外发行是否能卖出好价钱,多半取决于演员卡司。以麻怡婷过去的经验判断,平台购剧更多是看卡司,“以前一些瞄准内地的台剧往往会找一些在内地比较有知名度的演员、歌手,这样卖出的价格会比较高。这次我们完全没有这么做,包括柯佳嬿在内地的知名度都不高,许光汉更不用说。他们其实都不是平台会吃的卡司。”但如今对剧情和演员的高讨论度说明,合适和实力比知名度更重要。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之后剧组开始正式拍摄,又花掉接近5个月时间。直到2019年6月底后期完成,整个项目才告一段落。值得注意的是,《想见你》在台湾的播出集数为13集,每集时长75分钟左右,但该剧的拍摄时长接近5个月。这种舒缓的节奏为制作留下更多精雕细琢的空间。

  而最令小娱难以置信的是,《想见你》的制作团队总共只有60人左右。这其中,人数最多的是美术组。这是因为《想见你》要还原很多90年代的场景,同时,穿越的设定也要求本剧对细节的把握更精准,所以美术上需要投入更多精力。黄天仁告诉我们,60人的团队在台剧中已经算是中上配置。这自然与内地动辄200人的制作班底大不相同。

  据麻怡婷透露,《想见你》的制作成本是普通台湾偶像剧的1.5倍,但总体还是略低于另一部在内地走红的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长期从事台湾娱乐研究的资深媒体人落山风向娱乐资本论透露,据他了解,《我们与恶的距离》制作费约为800万人民币。但时光网提到,该剧耗资4300万新台币,折合人民币约为936万,也就是说集均成本不到100万。由此可知,《想见你》的制作费要更少,最多35万人民币一集。(《想见你》在内地被分为26集,每集成本约为35万)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我们与恶的距离》剧照

  “现在台剧的制作费已经比很多年前翻一倍了,但我觉得这已经是极致了。电视台是传统产业,收入没有以前那么好,势必预算只能给到这样,顶到天了。”麻怡婷预测道。

  这种投资规模对内地来说难以想象,对台湾来说却是必须遵循的红线。市场小、回报低、人才流失导致台湾娱乐产业逐渐萎缩,台湾影视人必须在经济桎梏中创作。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台湾影视人的自救:Q Place与植剧场

  《想见你》几乎是如今优质台剧的缩影和代表。接二连三的优质爆款出现似乎印证着台剧的复兴,但台剧也沉寂过很长时间。

  黄天仁坦言有一段时间台剧确实陷入了疲倦期,“因为有阵子类型相似的戏不断在重复。同样的桥段和人设,大家应该也相当疲劳了。”

  2011年《我可能不会爱你》播出,那是台剧在大陆最后的余温。此后因台剧剧情简单重复、资金缺乏导致品质粗糙,同时内地电视迎来黄金时期,大制作精良剧层出不穷,内地观众慢慢放弃台剧。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我可能不会爱你》

  实际上这些年台剧仍在不断产出。麻怡婷虽然感到这几年台剧没有以前的辉煌,从业者确实比较辛苦、卖片价格上不去,但身边开拍的戏并没有减少。只是台剧资金短缺的弊病还是导致全产业链急速萎靡,大部分作品不再能入内地观众的眼。黄天仁感到那段时间各方都不敢尝试新东西,“可能平台方也不敢做多元尝试,比如悬疑、恐怖、写实的戏剧,这样一来,编剧也没有这条路可以走,只能做谈情说爱的剧本。”

  这种恶性循环直到2014年末才迎来缓解的曙光。2014年台视作为台湾老三台(台视、中视、华视)之一,找到台湾知名导演王小棣,双方一起创造了包含演员培养和完整作品拍摄的一系列训练计划,称为Q Place计划和植剧场系列。因为台湾电视频道在三百个左右,老三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很早就退出台湾总收视率前列,此次算是一次自救行动。

  黄天仁是植剧场的参与者,“我觉得他(王小棣)一定是看到一些状况吧,比如新生代演员缺乏系统训练、剧种一成不变,他也想做一些突破。它是一套很完整的计划,包括新生代演员培训、植剧场后来推出的几部戏,一开始都是规划好的。”

  2014年12月9日,Q Place表演教室正式成立,张艾嘉、张孝全等人前来站台。黄天仁回忆道,当时通过层层选拔征选了24名有潜力的新人,或是模特,或是戏剧表演出身的新人。然后对他们进行表演、发声、剧本解读的全方位培养。

  许光汉就是这批培训班里的一员。2015年许光汉和唱片公司解约,参加了Q Place训练班。《想见你》中的另一位演员颜毓麟、《我们与恶的距离》里李大芝的扮演者陈妤都是这场训练班的成员。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恋爱沙尘暴》陈妤、许光汉

  培训完成后8位导演根据喜好和特长挑选心仪的演员进行成品拍摄。同时,植剧场的剧本也找到金牌编剧做孵化,包括一些获得金钟奖的编剧。最终植剧场确定了“爱情成长、惊悚推理、灵异恐怖、原著改编”四个主题,更邀请吴慷仁、杨丞琳、谢盈萱等高知名度演员为新人“抬轿”。

  2016年植剧场陆续在台视推出8部作品,市场反响热烈,更横扫金钟奖。许光汉参演的《恋爱沙尘暴》是其成名作、黄天仁和王小棣合拍的《荼蘼》豆瓣评分也不俗。

  麻怡婷告诉小娱,在植剧场之前,可能只有公共电视台愿意给特殊题材的戏剧机会。但这之后,一些商业电视台看到了类型剧的价值,愿意抛出橄榄枝。

  作为导演的黄天仁也深刻感受到植剧场带来的改变,“那时候发现其实观众可以接受多元化剧种,而不是只看霸道总裁或纯谈情说爱的戏。创作者甚至平台也比较愿意、敢接受这样的东西。以前虽然有,但量不大。”从那以后,台剧进入多元类型化阶段。老三台也重新焕发生机,比如《想见你》在中视播出,助力中视罕见地打败八点档剧集,跻身前三。而台视和华视分别在去年播出了《我们不能是朋友》和《俗女养成记》。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植剧场”同时把一批有才华的导演、编剧推到台前,他们后来成为近几年精品台剧的中坚力量。在落山风看来,这些人才的培养和传承是台剧再次爆发的基础。“虽然我们这几年已经没有关注台剧了,但其实他的人才是非常好的,这一波浪潮里电影行业过来的人蛮多的。”

  《想见你》女主角柯佳嬿在内地被熟知的作品是电影作品《艋舺》,但在那之后柯佳嬿拍摄了很多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的导演林君阳则是电影导演,会将电影的拍摄手法应用到电视剧里,而该剧的编剧吕莳媛同时是去年口碑电影《谁先爱上他的》的编剧;金马影后谢盈萱也会出演“植剧场”的剧。

  在黄天仁看来,以前台湾电影和电视剧的壁垒比较厚,但近几年在逐渐打破,“数字化让电影的门槛变低了,同时电视剧质感不断提升,所以分野没那么明显。”另一个原因则是,台湾市场小、从业者少,只能横跨影视两界。

  不过,在落山风看来,这背后的原因还在于,电影人如果只做电影很难养活自己,“当然只拍台剧也活不了”。因此互帮互助成为台湾影视界的一大现象。不论是为植剧场站台,还是参与单个项目制作,都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台湾影视从业者绝境下的报团取暖精神。“一个例子是《俗女养成记》的编剧严艺文当时很穷,干脆自己上阵做导演,找自己的朋友来演。”这部剧最后邀请到谢盈萱做女主角,而严艺文就是《想见你》里陈韵如妈妈的扮演者。“其实剧的制作水准没有太高,因为太缺钱了,但是剧本好,效果就真的非常好。”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俗女养成记》谢盈萱

  2018年,植剧场作品之一《天黑请闭眼》的编剧在社交平台上声称,自己至今没有拿到原创编剧费。王小棣回应道,“请不要伤害植剧场”,并提到“今天在台湾要做一点事不容易,我们八个导演只想为这个环境做一点点事”,且所有资金进出、账目都有记录。

  这只是一起小纠纷,可能涉及金额不如内地一个新编剧的薪酬零头,但缺钱导致台湾影视业坠落却是不争事实。台湾电视行业这些年因为恶性循环制作费用变得非常低。“其实很多很天马行空的想法都相当好,可是真的需要足够的资金来做”,这也是黄天仁感受到的台湾电视行业最现实的困顿。很多情况下,整体精致程度与内地有不小差距,但优势在于台湾相关部分对题材的把控宽松,剧本审查几乎没有。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政策加持、引外资,两大优势推动台剧复兴

  和内地的影视剧审查规则相比,台剧要简单得多,“台湾拍戏不用立项。”麻怡婷告诉我们,在台湾,剧本也不需要政府相关机构的审查,“剧本的审查主要依靠制片人跟电视台,但都是对于内容的审查,不是政府的审查,剧本通过就直接拍。但电视台要有文化局颁给的许可证,然后就可以去拍戏。”这在一定程上促进了多类型剧的产出。剧播出之后虽然也会有类似广电总局的机构介入,但主要审查的方向是该剧是否过度植入。

  不过台剧也要根据播出时段把握尺度。与欧美、日韩相似,台湾早就实行了严格的分级制度。“台湾电视分为限制级、辅导级、保护级、普遍级四类。假设你是八点档的剧,很多镜头都不许有。”《想见你》在台湾的播出时间是周日晚上十点,属于保护级,限制会松一些,但还是处理了一些行凶、血腥的镜头。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除在内容、题材上不多做干涉,台湾也在积极解决影视剧制作资金匮乏的现状,出台相应的补助政策。“比如我们去台南拍摄,可以去申请一些住宿补助,当地会帮忙协调一些拍摄场景,价格会比较低或者免费。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连续剧补助,当你的剧本交给对方审核,他们觉得这个项目值得投资的话,就会有一些补助奖金进来,这样可以增加我们整个预算,在各项分配上也做得比较充足。”麻怡婷告诉我们,这些补助由县市或文化管理部门发放。

  事实上,这些政策补助由来已久,每几年会进行调整。虽然补助金额大同小异,但以前政府会把钱平均分配给很多剧组,但最近几年会集中补助优质戏剧,让这类剧获得的补助更高一些。而上述提到的植剧场拍摄的52集成品的制作费也都得到了辅导金的资助。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植剧场作品之一《荼蘼》

  另一方面,麻怡婷也提到,近几年台湾影视行业的薪水在不断上涨,对比多年前,可以有两到三倍的增长。不过,麻怡婷感觉现在已经是高点了,会在这里停滞多久自己也无法确定。落山风也注意到,这几年台湾着手解决了一些影视行业从业人员的福利待遇问题。这或许与在任的文化部负责人有关。直到现在,台湾电视剧拍摄依然坚持严格的休假制度,否则会被相关人员举报。《想见你》在四五个月的拍摄时长内,每7天休一天。

  但依靠政府资助和一些福利显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阻碍台剧发展的问题。此时,HBO、FOX、Netfliex相继进入台湾市场。对海外娱乐巨头来说,内地显然是更有市场和潜力的合作方,但由于内地政策严格,鉴于仅允许海外资本购买成片等规定,海外资本退而求其次与相对宽松的台湾电视剧市场合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35万成本一集的《想见你》带领台剧复兴,我们呢?

  与Netflix合作的《彼岸之嫁》

  尽管台剧与每个平台的合作方式不同,但外资进入最大的好处是拉高了台剧的制作成本,在某种程度上缓解台剧捉襟见肘的问题。在黄天仁看来,国际大公司进入可以让台剧市场从亚洲范围扩大到全世界。而从制片人的角度来看,麻怡婷觉得这些外部资金在某种程度上足够台湾电视人发挥一些创意,但最终还是要回归到这些平台买不买单这个问题上。

  双方合作之后,《罪梦者》、《彼岸之嫁》等一系列合作剧相继在全球推出,贾静雯、张孝全、吴慷仁等台湾地区的一线演员参演,阵容不可谓不强大。但上线后反响平平,在华语地区并没有引起太多讨论。这场浩浩荡荡的联姻能结出怎样的果尚未可知。

  另一方面,如今焕发生机的台剧多以现代剧为主。很显然,目前台剧单个项目的资金很难允许大体量项目的制作,比如历史、古装、科幻,都是台剧力有不逮的题材。

  所以我们与其说一系列优质剧集的出现是台剧复兴的标志,不如称其为低谷中的一个小高潮。

  不过,《想见你》等剧播出之后,来跟台湾导演、编剧及制作公司洽谈的内地制作方多了起来。但介于两岸政策,双方很难实现资本层面的互通,至多为台湾创作者提供了接触内地项目的机会。只是,进入内地的台湾创作者还能在不同环境中舞出同样精彩的舞蹈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