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4300万粉丝的疯产姐妹解散,网红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

4300万粉丝的疯产姐妹解散,网红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
2022年08月08日 00:55 新浪网 作者 娱乐资本论

  作者|子怡 西西弗

  忘了“疯产姐妹”哪一期的视频里,有这样一段对话:

  邵雨轩(贝勒爷):我怎么可能想要单飞啊?

  张小花:在你眼里,我是你朋友么?你把我算作什么东西了?真正的离开,关门声永远是最轻的。

  当时可能是为了视频效果才拍这样的视频,如今一语成谶。

  今天,短视频领域最大的热搜是抖音头部账号“疯产姐妹”两位主创宣布解体,表示今后不再持续更新两人的视频,各自单飞。

  目前,“疯产姐妹”账号归摄影师张小花所有,而出镜人邵雨轩也另外开设了自己的新账号。在官宣文案的引流下,邵雨轩的个人账号粉丝数迅速增长至251万。

  如果说小杨哥是抖音上最大的沙雕账号,那么,“疯产姐妹”就是抖音上女版的小杨哥。

  短短两年左右的时间内,在没有挂号任何MCN机构的情况下,“疯产姐妹”靠邵雨轩和张小花两个人,将账号粉丝做到了4300多万,单条广告报价52万。

  有粉丝遗憾地表示,停更两个多月,粉丝们苦苦等待,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官宣解散。

  

  还有用户表示,对抖音上三大头部账号停更意难平,一个是“会说话的刘二豆”,一个是李子柒,一个是“疯产姐妹”。

  也有粉丝开始回忆邵雨轩和张小花从前相处的点滴日常,对“疯产姐妹”曾经看似坚不可摧的友情感到惋惜。

  

  尽管两位主创在官宣文案中表示和平分手,并且尊重各自的选择,但粉丝和短视频业内人士还是纷纷猜测分手背后的真实原因。

  更多的专业人士分析,比较大的可能是两人的利益分配不均,毕竟账号的归属权一开始就是张小花的,而邵雨轩的走红是个意外。

  疯产姐妹不是短视频领域“分家”的第一个大号。在当今的互联网流量时代,想要把一个账号做成头部,本来就不是一个人能轻易完成的,很多时候都需要借助他人的力量。在账号建立初期,创作者一般都能在内容和商业化方面共同努力,而一旦账号做大之后,各种矛盾就随之而来。

  此前,浪味仙,朱一旦等头部账号都发生过类似解散的情况。短视频领域的网红,果然是只能共患难,无法同富贵么?

  

  闺蜜日常抓住流量密码

  早期的疯产姐妹还是美食博主,但一直不温不火,直到2020年五月的一条闺蜜日常,将疯产姐妹带到了流量的风口,二人火速转型,开始发布闺蜜的搞笑日常。

  疯产姐妹因为一颗“独生桃子”爆红全网,靠着不修边幅的形象和耍宝斗嘴的日常,疯产姐妹仅用了1个月的时间就圈粉200万,宣布解散该账号时已经获得4394.1万粉丝量,7.6亿点赞量。

  与其他千万级女网红不同的是,疯产姐妹的视频没有美颜和滤镜特效,大家甚至经常可以看到邵雨轩满脸痘痘的模样,她和张小花并没有什么突出的才艺,每天就是一起吃饭、偶尔吵架,说说笑笑的视频几乎每一条能获得上百万的点赞量。

  疯产姐妹一跃成为了网红圈内的顶流账号之一。

  她们的视频中没有干货,只有快乐,让你从点进去的那一刻就忍俊不禁。疯产姐妹的日常是嬉笑怒骂,而观众的日常是等待她们更新视频。

  邵雨轩因为发际线太高被人笑称为“贝勒爷”,但她本人完全不放在心上,反而毫无形象地自黑自嘲头秃。邵雨轩曾作为模特拍摄平面大片,其中的她神态高冷,表情严肃,然而现实生活中的她其实是一个极其护食的快乐吃货。

  为了一碗正宗的螺蛳粉,她拽着张小花坐一天绿皮火车去柳州;为了心心念念的一口火锅,她无视牙科医生的叮嘱,结果第二天牙龈又肿又疼。她还把抠门刻进了DNA里,和张小花住在一起的三年里,她总是白嫖闺蜜张小花的礼物。

  正是这种中二又接地气、沙雕但有分寸、爱打闹却不聒噪的闺蜜日常,引发了网友共鸣,吸引了千万粉丝的关注。

  

  不靠卖货,仅靠广告年入过千万

  由于“疯产姐妹”解散的比较突然,业内纷纷猜测背后的原因。目前比较靠谱的推测有两种。

  一种是,疯产姐妹背后有高人指点,毕竟树大招风,最近大网红频频出事,而从高位走下来,可以在税务方面明哲保身。

  此前,比较典型的案例是拥有8000多万粉丝的抖音一哥小杨哥。在历经封号风波之后,小杨哥在短视频发布和直播方面,频率都大幅度降了下来。

  但更多的人认为,其实是台前的邵雨轩和幕后的小花之间存在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抖音网友评论猜测写道,涉及到利益的友谊都会扛不住。

  

  疯产姐妹在账号简介里说明,自己没有团队和工会。对于大流量时代来说,一个没有签约MCN的个人账号,可以做到4000多万粉丝,是相当厉害的。

  

  疯产姐妹曾经进行过4场直播,累计收获81.5万音浪,折合人民币为4.1万元。但这点收入跟广告比起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疯产姐妹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视频广告植入。

  与其他千万粉丝的网红不同,疯产姐妹更擅长将广告产品融入自己风格的日常视频中,也很少带产品标题或者在评论区做出相关说明,可以说是将“软广”完全拿捏住了。

  例如在5月13日发布的视频中,疯产姐妹以轻松幽默的拍摄准备过程为前期背景,在视频的后半部分再自然而然地拿出小米civi1s手机,邀请摄影师帮忙拍几张照,最后展示手机拍摄的成片。这样的方式既不破坏原有的搞笑气氛和视频风格,也起到了很好广告宣传的效果。

  

  疯产姐妹的视频中商业植入不明显,观众点击视频依然能够收获笑料,因此对于接广告“恰饭”的行为不会太过反感,也是疯产姐妹商业价值能够持续升高的关键之一。

  据媒体公开报道,早在2021年,疯产姐妹就已经达到4000万粉丝,成功迈入抖音头部网红行列,并且单条视频报价52万,目前已经接了59条广告。据此推算,疯产姐妹的两个人一年时间内,广告收益至少赚了3000万。

  发布视频两年多以来,疯产姐妹账号中很少低于100万点赞的作品,基本单条视频点赞量在200万到300万之间。

  尽管两人在官宣文案中一再重申不是互撕,也暗示没有利益分配不均,但能肯定的是,邵雨轩在离开前的一段时间与小花合作的并不开心。

  

  还有哪些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的网红?

  见惯了大网红之间,以及大网红与MCN机构之间的分分合合,疯产姐妹的解体虽然来的突然,但完全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大众熟知的,最早解体的头部网红是朱一旦与其幕后策划张策,因为利益分配不同而分道扬镳。

  朱一旦与张策,在现实中是老板与下属的关系。既是员工又是幕后创作者的张策,承担了导演、编剧、配音等视频核心内容的制作,相当于一人团队,成为了推动IP存活的主力;而老板“朱一旦”,却仅仅是被推到台前的演员。

  与papi酱这种老板自己做幕后创意,掌控账号节奏的账号来说,朱一旦与张策合伙的账号显然稳定性差很远。

  无独有偶,就在不久前,另一位头部网红浪味仙与其幕后负责人游絮也在分家之后,因为争夺账号归属权问题而对簿公堂。

  头部账号停更和解体的背后各有各的原因,比如有的宠物账号停更是因为幕后的创作人要考研,停更一年,还有账号是因为主创人之一怀孕、待产,但大部分都是利益分配不均,或者价值观的不统一导致的。

  比如,全网粉丝超过7000万,抖音粉丝1400多万的“大石桥联盟”在停更7个月后,创始人韩41发了一条自述视频,里面提到:“我们一起撸串,一起创作视频,做喜欢做的事,那是我过的最开心的日子,去年,一些兄弟姐妹离开了我。我迷茫,我自责,作为团队的发起人,没有维护好这个大家庭。”

  抖音另一个黑马账号“知青伙食团”也宣布解散。这个账号也没有挂靠任何机构。

  他们在此前的一份官方声明视频中表示,放弃账号实属无奈,当初三人是以股份制计算的,不存在资本纠纷,只是账号持有人和其他成员在后来的发展方向上和价值观上存在分歧,因此暂停账号更新。

  这些头部账号解体之后,最大的影响一般就是两败俱伤:原IP削弱,新账号的IP做不起来。

  目前,朱一旦和浪味仙的账号都还在,张策和浪味仙也各自开了小号。但不论是影响力还是粉丝增长速度,都难以与之前的账号相比。

  网红生命周期短已是不争事实。在拥有亿级体量内容的短视频平台上,新人、新创意层出不穷,网红一旦出现风格变换或是内容质量滑坡的情况,用户在巨量选择面前会毫不犹豫地去寻找同类型的内容替代者,而且平台的创作者扶持计划、个性化推荐还会帮助用户找到更多“替代品”。

  对于这些大网红来说,特别想送给他们一句鸡汤:人生的路很长,分别是常态,没有人能陪伴你一辈子,对于身边的人,要且行且珍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张含韵抖音网红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