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同行羞辱、徒弟背叛,郭德纲的“委屈”远不止这些!

同行羞辱、徒弟背叛,郭德纲的“委屈”远不止这些!
2021年04月22日 17:57 新浪网 作者 影视新咖

  熟悉郭德纲的粉丝和观众应该都知道郭大爷曾在采访中说过:他是别人饭局上最讨厌的那种人。

  只要饭桌上有一个不认识的人,他会立马起身,问是你走还是我走,丝毫不会考虑给窜局的人面子。

  

  这就是德云社老板郭德纲,不喜饭桌上的世俗世故,不爱去刻意迎合别人,连人于谦于大爷出外赶饭局都不带郭德纲的,因为他知道自己老搭档的性格。

  当然,郭德纲这样的性格也非一日养成,走到今天,他经历过太多是非褒贬,包括饭桌上的事儿,他也受过不少。

  

  一、

  近日,便有网友翻出郭德纲在节目中聊过的伤心往事,正是在饭桌上发生。据郭班主所言,挑事儿者是他曾经的相声界好友,对方在圈中也有一定的身份地位。

  但在一次黑龙江的饭局中,这位昔日好友多饮了两杯,竟对他“大放厥词”,说别看郭德纲现在这么大的能耐,德云社办得有声有色,其实还是靠偷人家天津相声起来的。

  

  此言一出,郭德纲顿时火冒三丈,胸中怒火险些就止不住,但还是碍于面子没有发作,只是事后与此人彻底绝交,并评论此事:“跟吃了蛆一样难受。”

  能说出如此评论,足以见得他当时有多恶心。

  

  是,郭德纲祖籍是天津,8岁就出来学艺,早年间也确实在天津曲艺界混过饭吃,但也不能说人家是偷了天津相声的东西来“发家”吧。

  靠偷,能将自己社团做到当前第一么?能让德云社如日中天带起相声潮流么?

  

  再者言,相声之道,本就有无数经典节目被反复表演和学习,十人演便是十个不同舞台,难道这也能称之为偷?

  放出此话之人,莫不是同那些曲艺界故作风雅之辈是一流,就见不得人好。

  不过这些事儿郭德纲也经历得多了,从创立德云社闯荡北京到名声大噪,立下根基,他所受的委屈,远不止这些。

  

  二、

  从其拜师说起,对传统曲艺界来说,独自出外闯荡,没有一个师父招抚,必定是寸步难行的,郭德纲深知此理,加上本身就有才,很得侯耀文先生欣赏,便要拜在侯耀文先生门下。

  一个想收,一个想拜,本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可在当时却差一点被人给搅黄咯,也不知同行安的什么心,自打知道此事,便挨个到侯耀文先生家中,百般阻挠,大骂郭德纲的不是。

  

  还好人侯耀文老先生心如明镜,才没听信这些谗言,最后收下郭德纲作弟子。日后郭德纲的表现也表明老先生确是没收错人,无论才能艺能还是德行,都是行中翘楚,即使侯耀文先生去世这么多年,郭德纲提及老人家也依旧是一脸感激之色。

  

  当然,相声界也不是有师父就一定能起来,郭德纲还是经历过一段差点连饭都吃不起的时期,剧场一开,舞台下就两三位观众。

  还好后边儿遇到于谦老师,哥俩搭档不离不弃,才慢慢将德云社做起来。

  

  眼见德云社混得风生水起,同行们又是坐不住了,赶忙抱团出来诋毁,说郭德纲讲的相声太低俗,有辱斯文,是相声界的“败类”。

  此言未免有太过个人感情色彩在其中,何为俗雅?又为何要去关乎俗和雅?只要观众愿意看,看得开心不就行了吗?

  

  为了所谓的大雅,去清高得连饭都吃不起难道就叫高人?拜师是百般阻挠,人家起来了又说是“败类”,当真是看不得人好,咱只能讲一句:贵圈太乱。

  不过那时的郭德纲已不稀得理会这些诋毁声了,反正德云社已经做大做强,你说什么都已是徒劳。

  

  三、

  但是,同行的“侮辱”不用去理会,徒弟的背叛,却是个个诛心,都知道郭德纲曾大力培养的那一批弟子,何云伟,李菁,曹云金,在相声方面都是有大财之人,可最后都挨个离他而去。

  特别是曹云金一事,同郭德纲反目成仇,大骂几个月之久,闹得沸沸扬扬,最后落得个“众叛亲离”的名声,让郭德纲好生气愤。

  

  还有何云伟,当时是他最喜爱的弟子,对他的宠爱独他一人,可何云伟出走德云社之后,完全换了副嘴脸,直呼郭德纲大名,完全没了往日的师徒情分。

  这些个事儿,都是在郭德纲身上一一发生的,这些还只是明面上的,私底下不知道的可能还更多,所以他这一路走来当真是不容易。

  

  这让人不禁想到一句古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郭德纲当真是将这些一一经历过,不过,未经历这些,也许,也就没有今天的德云社。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