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大厂笔试找枪手,春招用钱能搞定?

大厂笔试找枪手,春招用钱能搞定?
2021年04月21日 11:35 新浪网 作者 刺猬公社

  作者 | 刘鑫

  编辑 | 石灿 园长

  “一场春招,有些人赚得盆满钵满的。”一位春招期间应聘互联网大厂的大学生说。

  2021年春招已进入白热化阶段,909万应届生涌入求职的战场。在这里,主角除了有招聘的企业、求职的学生,还有辅导的机构、代考的枪手。

  互联网大厂是很多人的求职目标,岗位一定的情况下,万人挤独木桥的现象产生了。

  “笔试、一面、二面、三面……”多梯度的筛选应聘机制背后,暗藏着一门“生意”。“300笔试包过,面试免费辅导。”“字节跳动笔试、美团笔试、腾讯笔试、阿里笔试包过进面。”笔试包过是很多代考机构宣传的重点,部分求职者为此付费,希望以此获得大厂的入场券。

  代考是什么样的?笔试在应聘中占了多大的比例?除了代考,春招里还有哪些隐秘的角落?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试图找到背后的答案。

   过笔试有捷径?

  在互联网大厂春招中,笔试是进入大厂的第一关,选择、简答、论述等题型是基本类目。以腾讯、字节跳动、美团为首的笔试中,题目多偏于行测,即行政职业能力,里面包含逻辑推理、数字判断、言语理解、材料分析等内容。

  “烧脑笔试题、心累、重在参与、套路深……”这是许多网友对大厂笔试的评价。“美团和快手笔试的标准要求你是一个思维正常的人,但是腾讯和字节的逻辑就是你不能正常,一定要有超常人的实力。”李智是2021年的春招应聘者,在投过多个大厂后,他总结道。

  因疫情影响,线上考试是公司筛选应聘者的主要方式。与此同时,网络上出现了另一种声音,“代考有需要联系、包进面、大厂笔试可助攻……”这些代考机构以上岸的求职者聊天记录做宣传,以此来招揽“生意”。

  为了过笔试这关,部分考生不惜花钱找代考。顺着一条代考宣传推文,刺猬公社和一代考机构展开了对话。

  据代考机构介绍,阿里、美团等大厂笔试题都可以做,不止大厂,各大银行的考题也有涉及。300元做代考,先付款,代考机构将订单提交给总部,这个交易环节就完成了。

  代考机构提供了两种答题方式,一种拍照传题,一种远程操作。

  拍照传题是现场考试拍照,将题目传给代考机构,那边再给出答案并传回。对于时间的紧迫性,机构表示“绝对够抄。”远程操作是机构比较推荐的方式,能够避开摄像头的顾虑。“远程操作你电脑,你假装在做。”代考机构言简意赅地表明如何操作。

  “美团、腾讯、字节的笔试做了几百个了。”对于是否包过的疑虑代考机构这样说:“我们干的就是这个,不用想什么不进面。”

  关于大厂内部是否有人的问题,机构很肯定地表示没有。“要进面,这种考试太简单了。”在代考机构的QQ空间宣传里,有很多上岸的好评,而这也是用来获取买家信任的宣传方式。

  “代考如果被发现怎么办?”

  “怎么可能。”

  对于代考者而言,他们对于被发现更为敏感。赵游就是从去年暑假开始代考做题的,“基本上只要是数学题我都会写。”从容易的小学数学卷子到难的海外留学生的数学题,他都做过。“海外的卷子和国内的卷子比起来,更注重过程和解题思路,海外的计算量更大。”

  赵游做过的卷子里,基本上清一色”获得高分,他曾做过一套大学试题,五十个选择题,时间五十分钟,对了四十八个,错两个的原因是考试的人填错了。他形容这个行业里鱼龙混杂。“有些人能做的自己做,不能做的找别人做。”他曾看过这样的案例,有人花了220元代考数学,结果没及格,他看了一下卷子,发现代考的人积分都不会。

  在他代考的试卷里,还没有被发现的情况。“如果是双机位考试,按照研究生线上复试这种监考规格,是绝对会被发现的。所以我一般会问他们的考试方式。”

  而在互联网大厂的春招里,几乎没有双机位考试的监考标准。

  线上答题的监考模式并不是严丝合缝的,有些互联网公司的笔试模式是下载试题作答再上传的方式。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抱团做题的现象。对于技术岗来说,笔试题目的专业性很强。一张卷子分五个部分,一人负责一部分,组团来过笔试。

  在阿里实习生招聘的笔试注意事项里,明确规定不可找人代替来完成考试,并会全程摄像头实时监控,随时抓拍考生作答现场照片。

  阿里春招实习生笔试要求

  而在有明确考试要求下,还是有人选择代考这条路。“搞这些干啥,还要花300块。”一上岸美团的春招者说。

  “有一部分人在逃离大厂,有一部分人在花钱买大厂。所以说这个事情就非常的离谱。”李智说。

  代考了,然后呢?

  代考是会翻车的。一家代考机构发微博称,自己的学员通过了某家互联网大厂某岗位的笔试。参与那场笔试的人数不多,公司内部比对一下时间和录像,很快便查出来了。

  “倒不是人不在,是有时候对不上,就像直播间代打一样,你的动作和你的答题对不上。”李智这样介绍被发现的原因,“比如说这时候鼠标往左,然而手是在往右动的,很容易就看出来了。”

  “有作弊情况,发现了就不要这个人了。” 一大厂HR这样介绍对这种现象的处理结果。“也不能全网拉黑这种人。”

  代考除了会被发现外,是否能收到面试的通知也是个未知数。“那种感觉是图个心理安慰,哪怕人家就给你做到很高的分了,可能还是自己学校不行都会给你刷,其实跟分数没有太大关系。”刘嘉说。

  刘嘉是2021年的春招应聘者,她前前后后投了10多个大厂,也做了很多题。“基本都能收到笔试的链接,基本上可以说是海笔。”

  “投了这么多,你有收到面试的邀请吗?”

  “没有,一个都没有,所以说这个也是最难过的事情。”

  刘嘉咨询了在大厂当HR的朋友,朋友回答的很直白,就是学历不行。很多留学生和硕士在竞争,第一轮筛面试的时候是机器筛简历,机器筛完再到HR手里。“如果不是985、211的学历基本都过不了,机器的筛选最差也得是普通的双非一本,然后我又是一个三本,根本就没有可能。”

  刘嘉此前在搜狐、滴滴都实习过,在同期实习生里都属拔尖的。她曾问过公司的招聘情况,HR回复最差也得是211硕士。刘嘉发现公司都不太招本科了。

  “人家既然能在金子堆里面挑金子,为什么还要在一堆石头里面挑一个金子,人家又不是非你不可。”刘嘉对刺猬公社说。

  刘嘉发现朋友有购买代考情况,但她并没有发现过了的。“除非是你本身就很优秀的情况下,就是说你的考试笔试可能就自己不太擅长,也许能帮到你,但还是对于自身实力比较强的人来说可能比较管用。”

  代考,也不是所有大厂都有。“百度没有代考,是四道主观题,网易互娱也没有代考。”李智说。他至今还能记得网易互娱考过的题目。

  五条人乐队有几个人?丁磊2020年第一场直播是在哪一个平台?李智觉得最简单的一道题是杨超越所在的团体组合叫什么名字?

  就算代考通过,笔试真的对进入大厂至关重要吗?

  笔试在春招的应聘中,占据了最开始的环节。此外,还有负责人面、总监面、HR面、甚至到老板等各层面试,笔试只占据了一部分。

  在网易校园招聘的官网里写道:笔试考察的是岗位专业知识,是筛选环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笔试成绩将直接影响是否进入面试。我们建议同学们参加笔试。

  而在腾讯招聘的官网里,笔试成绩是面试官参考的重要信息之一,我们建议同学们参加笔试。但参加笔试并不代表一定会进入面试。笔试不设分数线,不存在通过不通过的说法,笔试成绩供面试官参考,不会向同学公布。

  腾讯笔试成绩说明

  丁晨参加了2021年的春招,她对笔试不是很在意,“笔试好像没有太大的决定性。”丁晨的舍友腾讯笔试没做,面试过了拿了offer。“笔试不出分,但好像会刷人,如果被刷了,自己也不知道是简历卡了,还是笔试没过。”

  隐秘的角落

  2020年以来,因疫情的影响,线上招聘成为求职的主要方式。据艾媒资讯的《2020年中国就业创业市场现状与趋势发展分析报告》显示,55.79%的人认为线上求职比较方便,45.45%的人认为选择较多。

图源:艾媒咨询

  线上求职选择多、成本低的好处却带来了另一种结果:选择多样化背后竞争加剧。

  李智举了个例子,以前求职的时候,如果你人在北京,可能上海的笔试就不去了。如果网易、新浪两场笔试时间冲突,你只能选一家。面试的公司是有上限的,可能报了腾讯,就不报阿里了。因为面试在以前是一件非常累的事情,到处跑,而他们空出的岗位就会留给了后面的人。

   在之前,面试需要投入很多时间、精力,机会成本是很高的。而现在,只要投一投,就能在宿舍里做笔试,准备面试,一个人里可能有腾讯、阿里、快手、美团等很多offer。最后会发现,大厂发的offer很多,最后去的人很少,而在后面很多应聘者也没有offer。“这是双方的资源的错配。招聘的成本降低,但是这个东西都是双向选择的,一旦双向性的就会出现这个问题。”

  加之疫情影响之下,海外留学生归来,对本就竞争激烈的春招又添了一把火。“南加州大学的留学生可以去Facebook实习,可以去Google实习,HR为什么不招一个Facebook的实习生,去招一个国内的实习生?”李智说。

  在李智投的岗位里,有300多人应聘,竞争者来自麻省理工学院,也来自普林斯顿大学。李智对刺猬公社说:“何必呢。”他认为职场求职太卷了。

  而内推这种进入大厂的方式,也变得愈发通货膨胀起来。“就像以前你要说两个哈哈代表你很高兴,现在要发六个。”李智有些无奈,“同样的,最开始的内推是一个提高工作效率的方式,必须通过内推招人,而现在,内推变成了降低一下筛简历的工作,给他一个笔试的机会。”李智遇到过大厂内推,这个内推就是优先筛简历的方式。

  “也就是说你简历不过的话,你就会比别人更早拿到拒绝信。”

  “原来一个内推好贵,可能7块钱一个内推了,现在很多都是。”李智说。不止内推,春招的“生意”还有很多。买岗位也是其中之一。

  “大概是几千或者几万的那么一个岗位,然后可以让你去线上或者去公司里实习,也但是线上实习这种都是公司自己员工自己私自带的实习生,公司里边都不知道的。”刘嘉说。

  在这场春招里,各类辅导机构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为顾客找落脚之地。张斌是一家商务公司的员工,近期他经常收到各种有偿职业培训或者带实习的信件。“是否有实习证明均可”“可向您支付万元以上费用”“接受远程实习”“每月可达五到十万”类似的合作邮件很多,张斌内心很抵触。

  在张斌看来,这些现象就和麦肯锡的小黑工一样。麦肯锡的实习要求很高,很多人进不去,大家为了去混麦肯锡的头衔,就以兼职的身份去做事情。虽然没有官方背书,但也确实做了这样的事情。“而现在就会有这样一个产业链,说是我把你推荐去里面是当小黑工,你给我点钱,几千块钱或者几万块钱,那么你就获得了一个所谓的很好的实习的经历。”

  这种有偿实习买卖聚焦的是应届生的求职焦虑,交付学费并做免费民工的方式是常见的有偿实习模式,而这种方式是否能真正学到知识是需要去辨别的。几万块的学费能否变成头脑中真正的知识或是自身的本领,都是个未知数。

  再回过头看,同样的,代考者聚焦的也是求职焦虑。在这场招聘季中,那些代考机构赚的盘满钵满,但这种模式终究是潜藏在灰色的角落里的,见不得光。

  以不诚信换一份不确定的offer,未免代价大了些。

  不论如何,诚信第一。

  备注:以上李智、赵游、刘嘉、丁晨、张斌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