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极限挑战》第七季总导演:最大的动力源自我们要超越观众的期待

《极限挑战》第七季总导演:最大的动力源自我们要超越观众的期待
2021年06月15日 10:45 新浪网 作者 刺猬公社

  作者 | 石灿

  编辑 | 语境

  贾乃亮终于赢了。

  东方卫视《极限挑战》第七季第11期,贾乃亮成为了笑到最后的赢家。前几期中尽管气势满满但总是因为各种原因与胜利失之交臂。这次终于成为胜者,他不禁跪坐在地仰天长啸,和搭档岳云鹏拥抱。无他,只因这场胜利来得太艰难了,连岳云鹏都忍不住感慨:“太难了”。

  两个人在节目里经历了数不清的挑战,无数次的跌倒再站起,不断成长,突破极限才收获如今的胜利。

  然而不仅是他们二人,极挑的每一个成员都在其中有所成长。

  整个极限男团的情感、默契、信任和坚持支撑起这档国民综艺走向新阶段。这档节目频繁登上各大社交媒体热搜榜,节目剧情层层递进,迷雾重重,极限男团成员的默契、推理、柔情和兄弟情义集中爆发,逐渐走向剧情高潮,颇受好评。

  回顾已播出的11期节目,《极限挑战》走遍全国多个地点录制,上演一幕幕有趣且具有社会价值的综艺内容,变化的是全新阵容带来的新期待,不变的是极限男团“一起拼一定赢”的团魂。

  东方卫视中心副总监、《极限挑战》第七季总导演施嘉宁接受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深度专访时称,“我们正在给观众树立新的认知,我们希望能给大家带去很强的新鲜感。”刺猬公社深入了解节目组的幕后故事时发现,想要达成这一目的,他们走过了艰辛的道路,这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个“极限挑战”。

《极限挑战》第七季总导演施嘉宁,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极限挑战》第七季变了

  最新一期节目录制地点在夏天的海南,而第一期节目在冬天的河北,两两相望,跨过了2021上半年。

  《极限挑战》与其他节目不同之处还在于,它不仅考验脑力,还非常考验体力。极限男团在“新封神榜”节目中,体验别人的职业经历,端盘子、送外卖、洗碗;第一期节目中,体验冬奥精神,快速学习滑雪新技能;在最新一期节目中,甚至需要接受被摩托艇拖拽的惩罚考验。

  有弹幕飘过:“拍综艺太不容易了。”“看着是喜剧,但看起来令人有些心酸。”

  《极限挑战》第七季录制时间比往年更早一些,这意味他们的准备时间更短。2021年春节一结束,总导演施嘉宁便和团队着手最新一季《极限挑战》的工作。此时,他们刚结束另一个叫《接招吧前辈》的综艺节目。

  由于时间紧张,他们录制前只有一个初步方案,“一个12期的基础框架”,确定主题为“一起去看幸福”,没有对整个12期节目做出完整策划,很多内容都是在录制过程中随时随地在调整。

  不过,团队通过第三方调研公司和研发部门对市场做了比较详细的节目观众测评。观众经历了2020年《极限挑战》第六季后,对“极限男团”的认知度和印象很不错,“从第六季开始,我们力图把极限男团的团魂‘一起拼一定赢’做出来。”

  市场反馈格外重要,团队针对观众提出来的建议做了改进。调研报告对节目选题、男团成员个人、观众喜好度、内容倾向度、游戏玩法等方面做了详细分析。

  这给节目提供了一个可见的提升空间。第七季第一期节目录制前,导演团队与极限男团成员开诚布公地复盘第六季节目、讨论第七季节目,达成新的共识。

  在第七季节目中,极限男团成员的阵容和个人成长都发生了不少变化。黄明昊是新加入男团的成员。他身上有个特征很明显——00后。从现有成员来看,70后有王迅、郭京飞,王迅年龄最大,戏称自己可能是目前全国男团中出道年龄最大的人;80后有雷佳音、贾乃亮、岳云鹏,邓伦是90后。黄明昊的加入,让极限男团的年龄层更有代际感。

  每一个艺人背后都有一个社会年龄层和社会圈层的缩影和投射,王迅可能是中年人如何寻找少年感和保持活力的象征,黄明昊和邓伦是后浪型新生代表。

  由于47岁的王迅年龄较长,与19岁的黄明昊形成鲜明对比,甚至有观众磕他们的“父子CP”,组成“尊老爱幼”组合;节目里,王迅跟黄明昊说,“你来这个节目给了我勇气”;第11期节目里,黄明昊学习冲浪非常快,王迅爆发出中年人的拼劲儿。

  黄明昊学习冲浪非常快,GIF图来自《极限挑战》第七季第11期节目

  前期调研报告有一个重要发现是节目观众年龄层偏中年,这与节目在电视台播出有关。《极限挑战》第六季要继续“破圈”,从年龄层看,不同人身上代表了不同人群的现实映像投射。黄明昊身上有一股年轻人的冲劲,像一条鲶鱼一样给团队带来了新的活力和新人物关系的确立,能让更多年轻人关注到这档节目。

  做一档综艺节目是一个养成的过程,任何一档综艺节目想要成功,必须要让观众感受到每一个人都在这个节目里有所成长。在最新一期节目里,黄明昊面对哥哥们的“围攻”,不得不接受独立思考、独立作战、协同共存、相互融合的生存法则,这是他成长的必经之路。

  与上一季相比,每一个人都有所变化,岳云鹏“不懒了”,郭京飞让观众逐渐在“刀子嘴”之外看到了“豆腐心”的一面,黄明昊和王迅建立了一种“父子辈”的互动关系,贾乃亮逐渐蜕变成“金句担当”,雷佳音从“呆呆的”变成“带头大哥”,邓伦在这一季成为绝对的“智力担当”。

  这群极限男团成员的国民性在提升,最直接的体现是,他们越来越像身边的邻家大男孩,明星也是普通人,普通人身上拥有的搞笑、不修边幅、兄弟情义、接地气皆可在他们身上找到具体指向。

  很多观众向节目反馈,看极限男团就像看街坊邻居一样,因为观众身边也有那些人,极限男团并不那么具有精英感,身上拥有饱满的大男孩气息。

  “人物之间真实的默契性对户外真人秀节目而言至关重要,我们选人时没有刻意选择所谓的大牌和流量艺人,我们更注重人物间可能产生的化学反应。”《极限挑战》第七季总导演施嘉宁接受刺猬公社访谈时说,“这也是《极限挑战》的魅力所在,极限男团彼此间的底色是真诚、默契和情感。”

  《极限挑战》第七季变化了,但引起了更多观众的共鸣。

  形散而神不散

  《极限挑战》是上海东方卫视的王牌IP,发展至今已经走过六年。第六季和第七季节目发生了一些迭代、进化和改变,但也保持着内在齐心协力、共同奋进、追求美好的固有本质。

  施嘉宁接手该节目时很小心,“观众对老IP有固定的认知和定位,我们要去看哪些能变,哪些不能变;哪些能调整,哪些不能调整。在变与不变之间一定要把握好平衡。”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可能嘉宾会发生调整,节目玩法会迭代。从第一代嘉宾迭代到第二代嘉宾的过程中,重新树立新的认知非常关键。

  通过第六季节目的训练,施嘉宁团队每一期节目开始前都会设定一些具有挑战性和娱乐性兼具的任务,让极限男团共同克服困难,让他们在过程中巩固情感和凝聚力,让观众体会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团魂。

  制作真人秀节目,很多人物关系是藏不住的,很多人物之间的默契度也不是导演凭空设计出来的,“观众也能感受到他们的真实感,对我们来说,我们主要的任务是设计一个大的框架,帮助嘉宾放大他们的真实感和互动关系。”

  最新一期节目中设置了三方角色互为对手的“对抗局”,邓伦、岳云鹏、贾乃亮与其他兄弟的玩法儿自由发挥,最后,“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局面高潮上演。

  《极限挑战》这个IP之所有拥有很强的生命力,原因之一在于每一期的内容、玩法都有不同,都会迭代,而不是反复使用同一个模式,其中存在的巨大变量秉持的不确定性着实给节目组录制带去很多挑战,但这种挑战和不确定性带来的新鲜感总能散发出无限魅力。

  “我们没有固定的游戏库,录制节目前每一次都想得很痛苦。”施嘉宁说,节目做到第七季,已经在节目中使用过几十种玩法,在新节目中总要思考什么是别人没有玩过的,“我们不喜欢重复自己。”

《极限挑战》第七季总导演施嘉宁(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节目玩法设计上,为了照顾到更多受众的观看门槛,选择的玩法变得更接地气,根据每一个极限男团成员的个人特性,塑造他们身上的娱乐效果和喜剧效应。个人与节目本身是相互成就的两个主体。

  截至目前播出的11期节目在内容设置上,跟紧时事热点,贴近社会民生,《极限挑战》第七季与第六季相比,秉承了不少优良传统,“走出去、看世界”让很多观众也一饱眼福。

  这一季节目的大主题是“一起去看幸福”,节目探讨奥运精神、致敬最美逆行者、⾛进云南普者⿊感受⺠族⻛情及扶贫成果、体验社会职业、“寻找快乐星球”,这些主题从国家宏大景象到社会微观个人,观众都能看到节目组围绕“幸福”延展和呈现出来的个体样本和群体容貌。

  这档节目很重要的一个特征是形散而神不散。回顾多期节目,主题扣紧社会和生活方式,均以“一起去看幸福”展开,嘉宾之间的默契、真情实感、齐心协力,贯穿节目始终。

  但为了寻找差异化,每一期的游戏玩法、拍摄场地、具体主题、飞行嘉宾、团员感受、细节表现均有不同,碎片化情感元素组成了不同的人格分身和节目效果。

  “综艺节目一直有对现实关照的情怀和功能,《极限挑战》做到现在,这点一直没变,我觉得这是它身上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施嘉宁说,“虽然这是一档综艺节目,但在过程中还是希望能让节目与中国当下社会发生的方方面面都有关系。”

  节目组的艰辛

  导演组在海南录制节目期间,工作人员需要下海放箱子、上船晒太阳、登岛做预选,非常辛苦,前前后后数天,只为极限男团的出现。类似的那里还有很多,在澳门录制,摄像师需要在澳门塔两百多米高空进行拍摄,艺人游戏追击战时,摄影师需要快速跟紧艺人进行移动拍摄。这是他们渴望制作出好内容的具体实践。

  《极限挑战》第七季一期节目从开始拍摄到播出,整个周期不算长,如果时间充裕,一整期节目完整制作下来有一个月左右。

  前期拍摄节目时,只有基本框架,“血肉”需要极限男团成员和飞行嘉宾进行填充。导演组不会硬性控制嘉宾和团员的细节表现,“我们一直说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人的玩法,甚至我们前期沟通完,第二天录像了,艺人完全不知道要录什么。”

  “我们其实是为了保持艺人的新鲜感和兴奋度。”施嘉宁说,他们选择的飞行嘉宾与极限男团成员基本上都认识,大家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一定的熟悉度,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时,那种新鲜感会有新的化学反应。

  后期制作时,节目会加入很多动效、音效或者字幕,这种表达形式深受年轻人喜欢,视觉感官不静态,结合网络流行梗或者音乐在一起时,很活泼。

  GIF图来自《极限挑战》第七季第11期节目

  由于节目内容会在传统媒介电视台和新兴媒介视频网站上分别播出,后期制作输出视频也需要有所调整。

  “其实我们会剪掉大量东西,后期很痛苦的一点是要取舍,电视节目限制了我们要出一个90分钟左右的节目。这是出于电视市场的考虑。”施嘉宁说,除了动效,他们还要花力气去凸显人物关系和人物性格。

  从节目前期策划到节目完整上线,每一个环节对节目组而言都是另一种“极限挑战”。施嘉宁认为他们的挑战在于观众较劲,他做综艺节目多年,自2010年担任东方卫视综艺选秀节目《中国达人秀》导演开始,先后主导过多种类型综艺节目。2014年起担任东方卫视中心独立制作人,先后任《笑傲江湖》第一季联合总导演、《欢乐喜剧人》第一到六季总导演、《相声有新人》总导演,完成了喜剧三部曲。2021年4月,被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列入2020年度全国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行业领军人才工程拟入选名单。

  施嘉宁资深的节目制作经历让他使用内容制作工具时更为熟稔,近几年他和团队带来的节目丰富多彩。不过,他一直保持谨慎和谦逊姿态,“我们要去跟观众的期待值去进行一种比赛,跟观众的预期去进行一种较量。”

  节目组“把观众视作一个对手,我们一方面要超越观众的期待,给出出乎意料的内容;另一方面也是我们极限男团成员与导演组之间的较量,导演组设计的内容玩法和他们的期待不断发生碰撞,迸发出火花。”

  如果一期节目前期大框架设置得很好,极限男团成员会特别沉浸其中,“他们会觉得很爽,会很兴奋”,最后节目呈现的效果也会很好,观众看得也会津津有味。这种挑战感让施嘉宁团队不断挑战自我,其乐无穷。

  节目组和极限男团的努力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后疫情时代,他们踩过云南的热土,吹过大湾区的海风,见过上海花博会的花朵,也觅过广东顺德的美食,“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幕后工作人员是另一个“极限男团”。

  从《极限挑战》的实践来看,它每一期节目都有所成长,这种成长来自于嘉宾、策划,也来自节目组本身,不能着急,需要慢慢培育。这也是一个国民级节目组需要坚持长期主义的重要原因,它可以让一家团队做出的价值判断来自于未来,而不是过去。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