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乐夏2》第11期图鉴:音乐性碰撞的集中爆发

《乐夏2》第11期图鉴:音乐性碰撞的集中爆发
2020年09月13日 23:33 新浪网 作者 音乐财经网

  文|珂斌

  排版|木子、思涵

  设计|阿蒙

  自《乐队的夏天2》播出以来,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其“综艺属性”的增加,在音乐性之外,呈现出更多的娱乐效果。

  这个做法,使得部分观众稍有“不满”,认为其综艺属性大过音乐属性,跟上一季相比,有“变质”之嫌。在昨晚上线的第十一期中,这部分属性则尤为凸显。

  的确,对于“乐夏”这样的节目来说,在“音乐”和“综艺”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是较为重要的,无论这个平衡点偏向何处,其“音乐性”的部分依然是核心,否则,则会使整个节目的立意偏向“次要”问题。

  很庆幸的是,在第十一期中,尽管其综艺属性非常凸显,但这一期的音乐,的确有可圈可点之处,而这也使得“音乐”和“综艺”间的平衡被找了回来,不失为一期好看的节目。

  第十一期的主题是“OST改编赛”,共有10支乐队参加,每两支乐队一组,共同完成一首影视作品主题曲的改编。

  这五组乐队最终的排名为:第一名:大波浪/福禄寿;第二名:Mandarin/重塑雕像的权利;第三名:Joyside/马赛克;第四名:椅子乐队/达达乐队;第五名:HAYA/Hyper Slash。

  1

  Mandarin/重塑雕像的权利

  不可否认的是,论音乐性上的细节呈现、严谨程度,Mandarin和“重塑”这两只乐队在所有三十余支乐队中,都是比较有实力的。这二者在音乐上有着相当多的材料积累,并都在其中摸索出了非常个性化的使用方式。

  对于音乐人来说,在诸多音乐材料中进行选择,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部分,是尤为重要的一点,也是呈现其个性化色彩的关键之一。

  这一次的改编,两支乐队选择的是《李米的猜想》的主题曲《窗外》,原作是窦唯。就如同节目中所说,这首歌歌词较少,同时,它在横向及纵向上的结构和织体,有别于“一般”音乐,是非常“窦唯”的一首作品。

  但也正因为其歌词较少,所以在音乐部分留下了许多的空间。当音乐人改编一首作品,比较常见的做法是从音色、和声、律动三个部分来入手。而在这一次的改编中,让人最为直接地感受到的是律动和音色。

  在律动上,有双鼓的编排,其中之一用来演奏基本的节奏框架,而另一只鼓则在框架之上,填入许多的“碎拍”,譬如我们可以很明显的听到其中有部分击鼓边的方式,这个细节,是非常“好听”且“聪明”的做法。

  而在歌曲的中间部分,我们又可以听到很明显的Shuffle律动,进一步加强段落的张力。歌曲的最后,六人齐奏军鼓,再结合其体态姿势,整齐划一,颇有“行军”之感,这个创意虽是由Mandarin提出的,但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重塑”的表达。

  在音色上,这首作品似乎较为偏向“重塑”,例如歌曲的大部分Bassline,其音色是非常“重塑”化的,而这种音色因为其音头较强,较为短促的特质,也使得它非常适合塑造“律动”的部分。

  另一边的Mandarin本是一支带有“爵士思维”的乐队,在爵士和声当中,有许多和声替代、各类Voicing的技巧,这些技巧通常会使得音乐非常“丰富”,听起来较为“复杂”,若过多使用这类技巧,则会削弱“重塑”在律动上的直接性,转而使音乐变得更为“婉转”。

  很明显的是,这一次对于《窗外》的改编,Mandarin做了一定的“让步”,其最终的效果是融进了“重塑”的语境中。

  另外,Chace和刘敏的演唱也非常流畅,前者负责主旋律,后者负责和声,二人的配合非常流畅。整体来说,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改编。

  2

  HAYA/Hyper Slash

  尽管在这一期节目中,HAYA和Hyper Slash的表演并未获得高分,但他们的表演,的确有可圈可点之处。

  这一次改编,他们选择的是《白蛇传》的主题曲《千年等一回》。而《白蛇传》的故事,在中国家喻户晓,似乎这故事中的每一个人物,无论白素贞、小青、法海、许仙,都有着一股深深的“执念”。

  在这样一个处处充斥着佛家元素的故事中,这种“执念”和佛家的“去执”产生冲突,在故事中形成了极为戏剧化的表达,同时勾勒出每个人物的特点。

  这一次的表演,两只乐队则将这种戏剧化及人物特点呈现在了舞台上。

  黛青塔娜和“酸”二人一白一青,传达出白素贞和小青的形象特点。戴青塔娜的演唱较为“温柔”,虽充满力量,但偏向婉转,这也是白素贞的特质。而“酸”的核嗓则凸显出小青的直接、执傲、“任性”,如“酸”自己所说,她在火烧雷峰塔。

  歌曲中途,姐妹二人的“对话”则显得相当“妖娆”,这一点,也同时符合白素贞和小青的共同特质,即二人都是“蛇妖”。

  《白蛇传》的故事若没有法海和许仙,则无法成立。

  于是在表演的开头,两支乐队借用了“法海你不懂爱”,同时又以“撑伞”的方式,将这两位人物纳入其中,得以完整。这些创意和想法都非常有趣。

  另外,不少人也许会疑惑,像《千年等一回》这样的音乐如何融入进Hyper Slash“核”的摇滚元素当中。

  实际上,这个部分并不复杂。

  摇滚乐的起源,本是从Blues而来,Blues这类风格的音乐,使用了相当多的小调五声音阶。随着时代、科技的发展,随着电吉他的出现,Blues开始演变出摇滚乐,迄今为止,摇滚乐无论如何变化其律动、音色、和声,小调五声音阶的元素也依然存在。

  且《千年等一回》这首歌的旋律,本就以小调五声音阶写成,所以这首歌的“摇滚化”,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情。

  纵观全曲,HAYA乐团和Hyper Slash都很好的将各自的元素融入进了表演中,前者如马头琴,尽管出现的时间不长,但足以点亮HAYA的标志性色彩,后者如Break Down,时间同样不长,但已经足够。

  不得不说,这两支乐队尽管在风格上有着巨大差距,但却非常融洽、清晰,是一场高水准的表演。

  3

  大波浪/福禄寿

  也许很少有人知道,《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这首歌的词作者是莫言。但读过莫言作品的人都知道,他的笔下,有着中国极为标志性的“民风”色彩。这首歌的原曲,也同样凸显出了这样的特质。

  中国根源文化下的“民风”,和大波浪及福禄寿这两支乐队的“现代化”特质,的确有着较大的区别。对于“中国特质”的接纳,大波浪主唱李剑在《爱情买卖》时就已经表现。

  另一边的福禄寿,对此也表现得非常开放。在福禄寿的作品《超度我》当中,曾借以《金刚经》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为歌词,而在上一期的《没咯》当中,大屏幕上打出“真相”二字。这些元素,统统来自于佛家,尽管其起源于印度,但如今也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

  按照这样的逻辑,两支乐队共同对《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这首“中国特质”的音乐作品进行改编,是顺理成章,毫不违和的。

  中国的民歌特质,多注重旋律本身而并非和声的表达,其旋律部分有时几乎是以“呐喊”的方式进行呈现的。这些特点,给了两支乐队足够的改编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两支乐队的分工是非常明确的。

  歌曲的开头部分,邢星的“神经质”表达出大波浪的舞台张力,福禄寿则在背后利用各类打击乐器,如锣、中国鼓等,表现出三姐妹在配器上多元化思路的特点。

  随着福禄寿的人声部分加入,伴以和声的使用,不仅使得这首歌开始具备现代化色彩,同时也加强了其原曲中“呐喊”般的特点,使其更为高亢。而随后,合成器所带来的电子化、舞曲化,又转而进入大波浪的语境之中,中途李剑如气泡音般的低语,强化了大波浪的特点。

  在歌曲后半部分,二者共同合唱,融为一体,非常和谐。

  这首改编的另外一个出彩之处,是对于唢呐的使用,这个元素无论是大波浪还是福禄寿,都未曾用进过自己的作品中。对于这个元素的使用,也同样是保持原曲中“中国根源特色”的最好做法。

  的确,唢呐这件乐器通常意义上来讲,有着极为个性化的色彩,其音色扁平、“刺耳”,若使用得不够巧妙,或在不太合适的“语境”下使用,则会让很多人觉得“难听”、“吵闹”。但这个矛盾,似乎在这次的改编中得到了解决,在听感上是加分的。

  4

  Joyside / 马赛克

  这类型的创作方式,在音乐人中并不少见,即先有和声,再有旋律和歌词。

  在歌词上,由夏颖构建出大概思路,边远再为其润色,显而易见的是,这首歌词中的元素,有着较为凸显的边远个人化色彩。

  歌词第一句中提到“狼”,而最开始夏颖想到的是“虎”,这两种动物,间接凸显出夏颖和边远在个性上的区别。

  相比之下,尽管都是群居动物,但“狼”的特质似乎更为“狡黠”、“巧妙”,若“虎”为“钝器”,狼则是“利器”,若虎为“明”,“狼”则为“暗”。

  这种“暗”的特点,更贴合于边远的个性。但无论“虎”或“狼”,都是具备强烈“攻击性”的生物,按照惯性感受,比较有“阳刚之气”,而“阳刚之气”,也是《英雄本色》中几位主角的特点之一。

  在音乐上,原曲的整体的“气质”并未改变。

  原曲的和声来自小调,用比较通俗、常用的说法,是以VIm级(小调中的Im级)开始,进行到II级(小调中的IV级),这个II级用的是大和弦,并非小调中的小和弦,这个做法为其带来了“Dorian”调式的色彩。

  随后,由此再进行到IV级(小调中的VI级),接着再进行到III级(小调中的V级),这个V级和弦用的是大和弦,来自和声小调,带来一丝“异域色彩”。

  也因此,这段和声进行运用到了包括自然小调、Dorian、和声小调三种调性色彩,使其非常有特点,也非常经典。但Joyside和马赛克在改编时并未对和声框架进行改动,这个做法使得他们在改编时既能加入个人元素,又不对原曲的“气质”造成破坏。

  除去歌曲的主要和声段落,这首改编显而易见是被“摇滚”化了的,原曲中多为弦乐,两支乐队以摇滚乐的电声配置对其进行替代,带来了一些粗犷的部分。

  另外,这首改编的前奏也是一大亮点,首先由合成器铺底,制造出各类音效,营造出一定的“悬疑”感,这个部分,是极为“配乐”化的,用在这样一首电影主题曲的改编中,再合适不过。

  随后,可以很明显地听到刘虹位用电吉他演奏了一串由F下行到C的半音阶,而半音阶的使用,也是营造“紧张感”的一种方式,依然紧贴《英雄本色》这部警匪片的整体基调。

  在音乐之外,这场表演的台风也是一大亮点,无论是边远和夏颖的着装、体态,以及结尾处的玩具喷枪,都使得他们在改编的同时,又以极为直接的方式唤醒了观众对于那个电影“黄金时代”的记忆,让人感受到一种“致敬”之意。

  5

  达达乐队/椅子乐团

  相对于其它乐队来说,达达和椅子的确更符合大众化的“悦耳”。二位主唱嗓音清澈,台风轻巧,而这一次选择的《追光者》,也比较贴合他们的气质,但也许是因为太过“轻松”,缺乏一定的“冲击力”,使得他们最终没有获得太高的名次。

  对于《追光者》,两支乐队同样在和声上进行了改动,但这种改动似乎更偏向于达达,而并非椅子乐团,就椅子乐团到目前为止在“乐夏”舞台上的呈现来看,他们使用和声的方式,更偏向于“加法”,会有相当多的延展音,例如将三和弦改成七和弦,将七和弦改成九和弦,以此类推,发挥“三度叠置”的特点。

  但达达乐队则更偏向于“减法”,有时甚至会抹掉原曲中的部分和声。

  在《追光者》的副歌部分,原曲用的是比较常用的VIm、IV、V、I和声,但在改编作品中,这个和声有一些改动。

  其副歌部分的歌词:“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其中所作的第一个改动,是在第一次副歌时,将原来的和声替换成了VIm和I级,抹去了IV级和V级弦,原本这句歌词的前段和后段都有四次和声的替换,改动之后,变成了两次。

  另一个改动,是在副歌第二次出现时,将第一次改动时VIm进行到I级的顺序调换了过来,变成了I级到VIm级的顺序,用传统音乐理论来解释,这二者皆为主功能,理论上是“合理”的。

  另外,在第二次改动时,和声节奏也被延展开来了,其I级和弦并非如第一次改动时那般仅停留在前半句,而是悬停在“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整句话的过程中,而下一个和弦VIm级,则被用在下一句歌词“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的整句话上。

  其实这样的做法,因其在主功能和声上停留太久,使其缺乏一定的“动力”。但这仅仅只是理论层面,而在听感上,并未显得突兀或违和,显而易见,这个做法是几位乐队成员思考过的。

  另外,歌曲的尾声处,为了制造和烘托情绪,椅子乐团的主唱咏靖在吉他上使用了“碎拨”的方式。

  这个演奏技巧及其所呈现的效果,几乎在一切弦乐器上都有,譬如提琴、古筝、琵琶、三弦,尽管其“学名”不同,本质却一样。

  而在吉他上,这个做法更多地被运用进后摇音乐中,可同时,也因为这种做法相对“简单”,所以在部分吉他手群体中,很少使用。

  但尽管如此,咏靖的“碎拨”持续了较长的时间,而且非常均匀,这个细节,体现出他演奏吉他的基本功。

  相对来说,这首《追光者》的确不如其他几位有“侵略性”,相对温和,所以其现场效果自然也并不会太过强烈,但改编之处,的确经过思考,而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也符合他们的整体个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重塑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热门推荐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