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山西一座庙里的流失壁画,撑起了三个美国博物馆的“中国厅”

山西一座庙里的流失壁画,撑起了三个美国博物馆的“中国厅”
2020年11月28日 00:45 新浪网 作者 SME科技故事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亚洲展区”前,有一间独立的大展厅。

  刚从古老的希腊、罗马文物中转而踏入此厅的观众,常常会被眼前的巨幅佛像壁画震撼得说不出话来,进而被引入属于亚洲文明的艺术天地。

  这幅高达7.5米,长达15米的古老壁画,自1965年展馆落成以来,已在此静静伫立了超过半个世纪。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的佛像壁画

  位于美国中部的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中,也有一幅同样大小的巨幅佛像壁画。

  这幅壁画约于1932年被纳尔逊艺术博物馆收藏,修复后展出即占据了一整面墙的位置,成为其知名的“中国庙宇展厅”浑厚背景。

  纳尔逊艺术博物馆中的壁画背景及水月观音像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博物馆中,专设有一个“中国圆厅”。在其厅内,也有两幅人物众多,神采奕奕的佛教壁画。

  这两幅壁画约于1929年入藏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看起来篇幅稍小,且画面略有缺失。但其内容同样十分丰富精彩,画风与前面两幅大壁画基本一致。

  宾夕法尼亚大学内的“中国圆厅”

  这四幅壁画,一开始西方收藏家只觉得漂亮,又有作为历史文物的价值。

  这是中国古人画下的神仙,就像他们熟悉的米开朗琪罗在西斯廷教堂顶上留下的众神相。教堂壁画的主意打不得,唯有将目光投向其他文明尚未被重视的宝藏。

  上个世纪,在诸多探险家的“努力”下,无数中国的奇珍异宝经过各种渠道流入西方世界。这四幅价值连城的壁画,也只是其中九牛一毛的分量而已。

  敦煌莫高窟藏经洞是最广为人知的文物流失案例,但还有更多在那个阶段发生的文物流失不为世人所知

  巧的是,经过后世研究者的修复、探索、对比、考究,大家竟然发现身处美国三个博物馆的这四件巨幅壁画,都来自中国山西一座名为“广胜下寺”的寺庙。

  一座寺庙能坐拥四幅如此恢弘的超级壁画,广胜下寺到底有什么来头呢?

  位于山西省洪洞县的广胜寺旧照

  广胜寺分为上、下两寺,其原址历史其实十分悠久。早在东汉末年,此地就建成了名为阿育王塔院的建筑,直至唐朝时阿育王塔院改名广胜寺。那么,这四幅壁画竟然远至汉唐?

  那倒不是。从颜料成分上分析,考古艺术学者们基本能断定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及纳尔逊艺术博物馆中的两幅壁画为元代作品,而宾夕法尼亚大学里的两幅壁画为明代作品。

  宾夕法尼亚大学收藏的壁画其一

  关于这一点,有中国学者在《元史》中找到了足以佐证的史料记载。

  据载,元成宗大德七年开始,赵城县霍山(即广胜寺所在地)发生多次灾变。地震、洪灾、冰雹、旱灾在接下来六年里接连袭击了这个地区。大德七年的一场八级地震让广胜寺及周边房屋全都严重受损,死亡十余万人

  这无论在哪个时代都算得上是大灾了。朝廷免税、拨款赈灾、救济灾民的同时还需要做好灾区民众的心理建设。而在那个时代,显然信仰就是最好的心理医生

  纳尔逊博物馆“中国庙宇”内的文化活动

  根据广胜寺屋脊椽枋上的墨书题记,元至大二年(大地震发生的6年后)广胜下寺后殿重建,前两幅恢弘大气的诸佛壁画就绘制于这期间。

  佛画内容也有讲究。

  纳尔逊艺术博物馆收藏的这幅壁画,准确名称应为“炽盛光佛佛绘图”。佛教文化中,炽盛光佛的能力正是消灾解难。他的技能是直接降服出来搞事情的十一曜星神,还人间以太平的同时还能巩固帝位和国家政权。

  纳尔逊博物馆中的炽盛光佛佛绘图 大佛左右为菩萨,后排有十一曜星神,对应金、木、水、火、土星等星星

  至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那幅壁画,一开始其远东艺术部研究员利珀将其定名为《释迦摩尼佛佛会图》。

  对中国文化确实略有理解的他将主角上方六个分身解释为释迦摩尼的“过去六佛”(中国佛教有“原始七佛”的说法,离我们最近的有七位佛陀)。而主尊左右的菩萨则是释迦摩尼的两大护持文殊和普贤菩萨。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的《药师佛佛会图》(又称《药师经变》)

  但其实,对中国古代佛教造像深入研究的学者很容易就能看出问题。

  这幅壁画主尊身后两位菩萨分别手持日轮、月轮,因此他们应该是在佛教中被称为“日光遍照菩萨”和“月光遍照菩萨”的角色。而这两位正是传说中能化解灾祸,庇佑生者的药师佛的“胁侍菩萨”。

  这一解释也与壁画创作的历史背景更加相符:彼时灾民遍野的情况下,大家更希望祭拜的是明确守护信众的药师琉璃光佛。所以大都会博物馆中的这幅巨型壁画,准确名称应为《药师佛佛会图》

  两幅壁画,可以牵扯出一堆行将消失的文化、历史细节。这就是历史文物的魅力所在。

  而宾夕法尼亚大学中的另外两幅呢,则是明朝时的又一次翻版重绘。只不过明朝壁画是在前殿的重修中绘制的。

宾夕法尼亚大学收藏的药师佛图

  1928年,广胜下寺年久失修,颓败不堪。彼时我国又内忧外患,国力实在羸弱不足以保护任何古建筑。于是僧人忍痛将其售予“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并筹得1600银洋重修寺庙。

  这段往事被当时的僧人们忠实地刻碑记载,留在了广胜寺中。他们说“舍此不图,势必墙倾像毁,同归于尽”,因此不得不将壁画悉数售出,任由文物贩子切割带走。

宾夕法尼亚大学收藏的药师佛图

  最终,现如今广胜下寺四壁空空,四幅巨佛图倒是漂泊到了异国他乡“弘扬佛法”。

  此中功过得失,不知后人又会如何评说?

  姜帅,现存元、明时代晋南寺院佛会图壁画研究,中国美术学院硕士学位论文,2015年5月

  安瑞军,流落异国的瑰宝:山西洪洞广胜寺《药师经变》壁画,文物鉴定与鉴赏,2013年01期

  赵芷仪,论广胜下寺的元代壁画《药师经变》的流失,兰台世界,2013年第2期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