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文化三记: 金牛山、五龙潭、雪野湖

济南文化三记: 金牛山、五龙潭、雪野湖
2019年07月27日 21:07 新浪网 作者 齐鲁壹点

济南文化三记: 金牛山、五龙潭、雪野湖

金牛山传说赞

济南动物园,以园内有小丘曰金牛山,又名金牛公园。入园数百步,有金牛像昂然立于道中,昔韩公美林以紫铜锻之。观其硕大且拳,力若无穷,头生双角若锷,直欲刺破苍穹——神貌若斯,真可谓“牛气冲天”者也。其下题曰“天下第一牛”,启功所书也。又有金牛山传说,刻于台基之侧,图文并茂。其略云:昔有一儿,父母早亡,依兄嫂而居。兄嫂性甚贪,每虐使弱弟,若有不足。一日有仙翁须发皓然,候儿于道中,遂引入洞府。至则有一金牛方碾金磨,偶有散落于地者,皆金豆也,翁顾儿掇取之。儿归,尽以金豆付兄嫂,兄嫂甚异之。俄而以为盗取金牛,利可尽有也,乃相率入于洞中。金牛怒而出,洞门遂闭,夫妇死焉。金牛乃奔西北,至太平河畔而卧,化而为山,此金牛山之由来也。

济南文化三记: 金牛山、五龙潭、雪野湖

余读之而有感焉:其神话欤?抑寓言欤?神仙虚无之事欤?先民洪荒之迹欤?牛者,力大之相也;金磨者,造化之相也。朱子曰:“这一个气运行,磨来磨去,磨的急了,便拶许多渣滓”,然后天地生焉。《诗-小雅-大田》:“彼有遗秉,此有滞穗,伊寡妇之利”,《集注》云:“丰成有余,而不尽取,又于鳏寡共之,既足以为不费之惠,而亦不弃于地也”。故以金牛碾金盘,喻造化生利之无穷,以金豆喻有余之利也。天地生利,固以养天下之人,岂鄙者可以尽贪哉!人之贪者,或至于刻薄骨肉,罔顾天理,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匹夫匹妇而欲盗取神牛,真可谓利欲熏心,胆大包天者也,宜乎不得其死然。小儿幼失父母,兄嫂刻薄若此,其悲苦无告可知也。仙翁者,无非道路之人,以不忍之心,掇有余之利,为不费之惠。倘有大德之君子,拯人于饥寒,济人于危难,吾民至于没齿不忘,虽神而明之,不亦宜乎?故曰:金牛传说,虽世外之神话,实千秋之寓言,可不痛哉!所云仙洞者,蒙昧未开,大同之世也。吾人智识渐开,欲心方炽,淳朴已散,谲诈方滋,是故仙洞永闭,而金牛死矣,可不悲夫!故曰:金牛传说,实先民之史诗,人类之悲歌,可以三味。余思之愀然,乃为之诗云。

昔有仙人洞,金牛辇金盘。

仙翁一何渺,世事一何艰!

兄嫂薄弱弟,先人骨未寒。

道逢慈悲叟,遗穗济童娈。

万物造化磨,岂容利尽贪。

鄙者昧天机,朽骨洞中眠。

欲界方未已,天真已离散。

金牛遁西北,卧做金牛山。

济南文化三记: 金牛山、五龙潭、雪野湖

五龙潭秦琼祠

五龙潭,在济南明府城西门外,护城河之西,介明湖、趵突两大名园之间。自古名泉棋布,号济南四大泉群之一,而水质为诸泉冠。以其玲珑清雅,碧潭澄心,方之趵突、明湖之盛,更觉闲雅幽静,余爱之或甚于趵突。其漪园有楹联曰:“春草池塘,鱼悬明镜;鸣禽园柳,人沐东风”——真写照语也。名士阁西,有古历下亭遗址,唐天宝间,杜甫所为作《陪李北海宴历下亭》者也。其诗曰:“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千秋以降,遂为泉城点睛之笔。

旧云,五龙潭为唐胡国公秦叔宝府邸,后一夕沉入潭底,以其深不可测,咸谓蛟龙居焉。元时塑五方龙王像,乡人祷雨辄应,遂有五龙潭之号。秦琼,字叔宝,济南人也,为大唐开国名将。初仕隋,战功卓著,尝事李密、王世充,二主以其名将,抚之甚厚。后薄世充之为人,乃临阵策马投于秦王,卒从太宗讨平天下,每于万军中挺枪刺敌骁将,无不如志。方之往古,其勇烈乃关张之畴欤?贞观中,绘名臣二十四人于凌烟阁,以彰殊勋,公在其列焉。譬之今日,其开国元帅之畴欤?方秦王之讨世充也,使公暗于去就,贪恋富贵,大丈夫虽有忠烈,岂能保全功名,彪炳史册乎?《易》曰:“知几其神”,可不戒哉!

公一生凡二百余战,数重创,流血数斛,暮年多病,年五十余乃薨。文皇特命陪葬昭陵,以示殊宠。嗟乎,大丈夫际会风云,以材力自显,幸逢千古一帝,平定天下,生荣死哀,可谓不朽矣!今祠堂内有楹联曰:“历下显扬男儿志,昭陵长驻忠烈魂”,横批曰:“望隆乡梓”;康有为题曰:“身通百战术,气作万夫雄”,呜呼,可谓盛矣!民间仰慕英风,至今以为男儿楷模,妇孺称颂于口,至绘为门神以镇鬼祟,不亦宜乎!

济南文化三记: 金牛山、五龙潭、雪野湖

其辞曰:

隋末兵云起,赤县遍荆杞。

群雄纷逐鹿,大唐开鸿基。

跃马二百战,横槊催强敌。

常为三军选,冲天男儿气!

壮士重横行,君子贵达机。

一归秦王幕,建节生死以。

图形凌烟阁,赳赳干城器。

千秋百代下,闻风懦夫立!

自注:

兵云:明人陆深:“长河乘夜渡貔貅,兵气如云拥上游。”

赤县:《史记-孟子荀卿列传》:“中国名曰赤县神州”。

达机:畅达事机。

建节:叔宝初仕隋,授建节尉。然建立殊勋,致其忠节,所以彪炳千秋者,在入唐之后。

干城:《诗经-周南-兔罝》:“赳赳武夫,公侯干城。”孔颖达疏:“言以武夫自固,为捍蔽如盾,为防如城然。”

济南文化三记: 金牛山、五龙潭、雪野湖

雪野湖小三峡

三峡之名,其声甚壮。其余苟以三峡名者,余以为其地必断岸千尺,江流万丈,浩浩乎不可及也。济南莱芜之北,逾齐长城锦阳关而南,有雪野湖名于鲁中。湖畔有村,曰邢家峪;峪有水库,今辟为景区,号曰三峡。丙申孟秋,友人张君为余道此,盛称其美,遂与二三友人挈壶而往。余往来莱芜多矣,以为平湖之侧,群山或碌碌而无奇,窃以为不然也。是日薄雾朦朦,秋雨时作,既至雪野,沿途沟渠盈盈,绿波徐徐,掩映柳丝之畔,不觉心意惬然。复前行,逶迤山径之间,忽临碧潭之上,山色袭来,顿觉别有洞天。两峰夹峙,其最高峰遥当谷口而立,阴晴之间,时隐时现。山不甚大,然而数峰重叠,谷幽以深,草木葱茏,巨石块然。下临深潭,宽广逾百步,日出则清波粼粼,云归则杳然深邃。自幽谷下至雪野湖,因山势之沉,阻水为坝,二三深潭,相望若珠。虽未足与齐鲁诸名山相颉颃,然方之余杭之山,自有昂然之气。友人曰,三峡至高处约八百余米。余笑曰:“然则非山体之宏,何以水势丰盈若此乎?”于是饮酒乐甚,烹清波之鱼,煮壶天之酒,高谈阔论,不觉日之将西。山之深处,遂未及往,曰:“异日重来,且穷其深。”于是拊髀而歌曰:

碧潭天上落,峡谷幽且长。

何暇烦恼事?衔杯慨而慷!

胡春雨,天桥作协副主席,济南民革文史研究会、南充抗战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天桥新阶层联谊会建言献策委员会、山东鹊华律师事务所主任,文化学者、作家、诗人、时事评论员,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山东省散文学会、济南市作家协会及新阶层联谊会会员,少陵诗词文学社澳门总社常务理事、舜网文学驻站作家。

从事律师十八年,承办各类案件七百余起,多起案件成为省市区示范性案例,被中央和省市媒体广泛报道。做好本职工作同时,撰写了大量游记散文、历史随笔和山水诗篇。寻访名山大川,感悟历史文化,留下思想足迹。

本栏目荣膺2018年度齐鲁壹点十大壹点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齐鲁壹点

齐鲁壹点

没错,我就是处.女.座!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