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迈向未来 春光无限

迈向未来 春光无限
2020年07月08日 03:48 新浪网 作者 解放军报融媒体
迈向未来 春光无限
迈向未来 春光无限
迈向未来 春光无限

  在抗疫一线,他写下第五封入党申请书

  有一丝紧张,又有一丝期待,他整理好衣襟,佩戴上锃亮的党徽,坐进会议室里。

  这是党龄才3个月的赵春光,第一次以党员身份参加党组织生活。此时,距离他从武汉抗疫归来刚刚28天。

  耳畔,是空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传染病科主任连建奇的声音,他正在传达上级抗疫有关精神。思绪翻涌,赵春光脑海中再一次回忆起在武汉抗疫的日日夜夜。

  “我是党员,我先上!”这句话,是赵春光在抗疫一线听到次数最多的一句话。最危险的“红区”里,他看到最多的,是党员冲锋在前的身影。

  赵春光记得,从医院出发前,留守西安的连建奇主任白头发还没有那么多。时隔一周,再从电视新闻里看到54岁的连主任,他已经满头灰白。一问才知道,他是每天吃着降压药坚持守在西安抗疫一线。

  赵春光又想起另一个人的背影——为了保护缺乏防疫经验的年轻队员,仲月霞主任带着党员骨干第一批进入“红区”。

  望着背影单薄的仲主任推开“红区”的病房门,赵春光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他暗下决心,也要成为他们那样勇于担当的人。

  灾难之下,再坚强的人也会有脆弱的一面。抵达武汉初期,防护物资供应不上,仲月霞一度很焦虑。“平时那么坚强的一个人,那天就在‘红区’门口哭了。”赵春光回忆说。

  在最艰难的时候,仲主任沙哑的声音响起来:“别人不上可以,作为军人、作为党员,没有条件,我们创造条件也要进‘红区’、进病房!”

  听着这句话,赵春生心潮澎湃。那种勇于冲破困境的力量和决心,让他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赵春光强烈地想要成为党员队伍中的一分子。

  2月8日清晨8点,赵春光结束在火神山医院的夜班工作。回到房间,他顾不上休息,便趴在写字台上。

  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激动的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写完入党申请书搁笔那一刻,赵春光毫无睡意。几小时后,他又要开始新一天的战斗。

  入党的心愿,终于在第5次提交入党申请书后,得以实现。

  3月18日,武汉抗疫一线组织火线入党仪式。“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赵春光攥紧举起的右拳,在党旗下庄严宣誓。

  作为与患者接触最频繁、随时都面临感染甚至牺牲风险的医疗队员,入党誓词中的一字一句不再只是嘹亮的口号,更像是用实际行动对信仰许下的承诺。

  与如今大多数年轻人一样,赵春光一开始对党的认识理解并没有多么深刻。

  对他来说,大学时写下第一封入党申请书,就像是从少先队员到共青团员一样,是按部就班的必经之路。

  毕业后,赵春光来到空军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当护士。那年,他跟随医疗队到高原参加卫勤保障任务。

  在那里,目睹的一幕幕让赵春光受到了心灵震撼——

  医疗队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专家、老党员,强忍着高原反应带来的各种身体不适,却坚持为基层官兵巡诊。

  坚守在唐古拉山口的官兵,脸颊被紫外线晒得又红又黑,尘土满身,可他们在训练场上依旧斗志昂扬……

  在海拔5000多米的青藏高原某兵站,深受感动的赵春光写下了第2封入党申请书。

  从模糊到清晰,共产党员由一个抽象的概念变成了一种更为具体的形象和行为准则。

  2016年,作为卫勤保障人员,赵春光参加了“和平使命”联合军演。在演习中,看到官兵们凌晨三点钟仍在抢修被大雨冲毁的路基,他的热血再次沸腾了。

  除了赵春光,卫勤分队的其他5名队员都是医疗专家,也都是党员。他们与官兵同吃同住同训练,丝毫没有架子。

  在遥远的异国他乡,赵春光在演习间隙第3次写下入党申请书。后来,参加国庆70周年阅兵训练期间,他又写下第4封入党申请书。

  每一次,他都被身边那些党员冲锋在前的精神所感动。疫情袭来,驰援武汉,赵春光更加深刻地认识和领会到党的伟大。

  只有亲身体验过、目睹过,认识才不会浮于表面。对于赵春光来说,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个先锋队组织,已成为他从灵魂深处许下的生命诺言。

  只有燃烧自己,才能成为那道光

  考大学时,赵春光阴差阳错地被调剂到护理专业,成了一名男护士。如今,他觉得男护士这个职业挺不错。

  因为从小向往军营,赵春光毕业后选择到部队医院工作。在他眼里,自己只是像许许多多平凡奋斗的年轻人一样,干着一份普通的工作;像所有医务工作者一样,履行着自己应尽的职责。

  赵春光没想到,有一天,他竟会成为别人“寒冬”里的一缕春光。

  除夕夜,凌晨4点,赵春光接到驰援武汉的命令。意料之中的他,早已做好准备——过一个战斗的春节。连夜收拾好行囊,赵春光加入军队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从西安飞往武汉。

  怀着忐忑的心情,赵春光和同事们并肩走下运输机。车窗外的武汉,寂静空荡。曾经喧闹的大街上,此刻空无一人。整个城市仿佛睡着了一般,弥漫着一种令人压抑的恐惧。

  这里,就是他们的战场。

  片刻休息之后,赵春光和战友就忙碌起来。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敌人是肉眼无法识别的病毒。

  虽有恐惧,但也怀揣着胜利的信心。赵春光所在的医护团队中,有很多人参加过抗击非典、汶川抗震救灾、援非抗埃等任务,无论是在专业技术还是实战经验方面,都堪称一支训练有素的英雄队伍。

  赵春光已做好准备,和大家一起,用血肉之躯抵抗无情病魔。

  初到武昌医院,困难不言而喻。病毒肆虐,医院超负荷运转,有的地方医护人员前期已被感染……

  作为医疗队仅有的几个男护士,赵春光完成日常治疗性护理工作后,还承担起搬运医疗物资、随行物品等体力劳动。他主动申请去医院最危险的“红区”,承担任务最繁重的夜班工作。

  “红区”内外,仿佛两个世界。

  层层叠叠套上洗手衣、防护服、防水衣,再戴上N95口罩、护目镜、防护面屏、三层手套、鞋套,好不容易把自己密不透风地裹起来后,赵春光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高原演训场:稍一剧烈活动就缺氧,一不注意心率就会飙升。

  平时看似简单的护理工作,如今变成了高强度运动。没过一会儿,赵春光一呼吸,雾气便在口罩中凝结成水珠。“红区”内不能摘口罩,再难受他也只能忍。

  那些素昧平生的陌生患者,此刻对赵春光和同事们以性命相托。

  生命的嘱托有多重?

  护士张颖记得,她第一次与赵春光搭班进“红区”时,一名患者病情突然恶化。

  赵春光对队友说:“你们到外面去吧,这里交给我一个人就可以了。”话音未落,他便抢先一步站到床头,使用氧气囊进行人工按压,辅助患者呼吸。

  如此近距离接触,患者每呼吸一下,带着病毒的飞沫都会喷溅出来……赵春光一直捏着气囊,按照患者呼吸频率不断挤压。

  患者紧紧抓住赵春光的胳膊,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经过一个多小时紧张抢救,患者情况终于稳定下来。

  甩了甩已经酸疼麻木的手,赵春光长出一口气。此刻,他已经精疲力尽。“当时真没想那么多,只想着缓解患者的痛苦。如果我不冒险施救,他可能挺不过去,一个生命也许就会转瞬即逝。”赵春光说,“那一刻,只有燃烧自己,才能成为一道希望的光。”

  退到病房外的张颖,目睹了整个抢救过程。以前在西安时,她就知道赵春光上过阅兵场,是医院的“新闻人物”。现在,她眼里的赵春光变得更加可敬,“很多事他都冲在前面,只要有他在,大家就很安心。”

  关于“红区”抗疫的日日夜夜,赵春光没有给记者透露更多信息。关于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在此前的新闻报道中已经有过很多描述。战友们记忆最深刻的是这样一个特别的场景——

  抗疫第3个月,医疗队进入最难熬的阶段。来到武汉第81天,赵春光身穿休息时精心绘制的“限量版”防护服,出现在大家面前。

  鲜艳的国旗、庄严的党旗、可爱的卡通版队员漫画,还有一个大大的数字:81。

  这件特殊的防护服,在那个特殊的时间点,吸引了病房里所有人,大家都把它拍下来保存在手机里。

  “对我们来说,那确实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作品。”回想当时的情景,张颖现在仍能感受到一股鼓舞人心的力量。

  气温回暖,春天如期而至。如他的名字一样,赵春光将春天的阳光洒满整间病房,带来希望。

  党员的光环究竟有多耀眼

  从抗疫一线回到平凡日子,赵春光并没有觉得生活有什么变化。每天依旧是医院和家两点一线,依旧在传染病科承担着同样的工作,甚至连工作的内容都没有太多改变。

  可一些变化已经发生了。赵春光成为人们眼中的英雄。有时走在医院走廊里,他会听见不认识的人喊他“英雄”。

  处事低调的他觉得,自己当不起这个沉甸甸的字眼。“我不过尽责完成了分内工作。”他淡淡地说。

  在抗疫归来的座谈会上,赵春光作为“90后”代表发言。“在武汉的日日夜夜,作为医者,这就是我们的本能。”他说,留守西安的那些战友同样也是奋战在抗疫一线,只不过新闻报道的镜头对准去武汉的人更多些。

  5月1日,空军军医大学支援湖北医疗队凯旋。因为参加过国庆阅兵,学校让身姿挺拔的赵春光担任旗手,走在队伍最前面。

  赵春光的妻子何艳丽,抱着刚满一岁半的女儿,在人群中等候多时。她特别想冲上去,让丈夫早点抱抱女儿。

  这一次,女儿没有拒绝爸爸抱。赵春光不在家这些天,女儿看到电视里穿迷彩服或是防护服的人,都会叫一声“爸爸”。

  去年,女儿还不满5个月,赵春光去参加阅兵任务。164天后,妻子带着孩子去高铁站接他。当时,女儿已经完全不认识眼前这个黑得发亮的人,一抱就哭。

  说起这事,赵春光表情有点尴尬。他相信,等女儿长大后会明白,有个参加过阅兵的爸爸,是多么令人骄傲的事。

  为了在天安门广场的那66秒、96米、128步,赵春光付出了4000公里、500万步的努力。

  每一个基本动作,他都要练习成千上万次,瘦了20斤,踢坏3双皮鞋,磨破2套春秋常服……一切只为兑现他曾立下的誓言:“要做一个正步走过天安门的男护士。”

  阅兵前一晚,赵春光拿出崭新的“孔雀蓝”礼服,将靴子拿鞋蜡打得锃亮。8点便躺下的他,激动得怎么也睡不着。11点才睡下,凌晨2点又醒了,他提前起来戴好隐形眼镜。

  10月1日当天,当赵春光迈着正步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人民检阅时,那种震撼与荣耀,他一辈子难忘。

  沿路的交警向他们敬礼,路过的行人挥舞着国旗为他们欢呼。返程的大巴车上,赵春光望向窗外,自豪感油然而生。

  参加阅兵,带给赵春光的除了荣耀,还有更强健的体魄、更坚毅的意志。在抗疫战场上,这些都成为他和病毒对抗的底气和力量。

  阅兵与抗疫,为国与为民,他每一次都义无反顾,每一次都尽显担当。

  火神山医院封舱那天,赵春光是感染三科一病区坚守到最后的人——彻底消毒后,他为每个病房贴上封条。

  看着火神山医院从毛坯房变成一个完备的医院,看到一个个病人重获新生,火神山的日子已经成为赵春光不可磨灭的记忆。

  没有想象中“胜利的喜悦”,更多的是不舍。赵春光在封条上写下日期,亲手为这里的抗疫战斗画上句点。

  离开前,赵春光和同事们到医院旁的知音湖前合影留念。大家都听说知音湖很漂亮,可从来没有机会去知音湖好好转一转。

  “下次再来武汉,要去武大看樱花,要和武汉的同学们聚个餐。”赵春光的愿望很简单,做一名出色的护士、一名合格的军队文职人员,也争做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

  图①: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在火神山医院救治患者。本报记者  范显海摄

  图②:2019年,国庆阅兵训练期间,赵春光在训练基地文职人员方队宿舍楼下留影。武一鸣摄

  图③:2020年4月14日是赵春光在武汉抗疫前线的第81天,这一天,他专门穿上自己绘制的防护服。张 颖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武汉新冠肺炎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