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击金田!敌人还未弄清我们有多少人马就缴枪投降了

伏击金田!敌人还未弄清我们有多少人马就缴枪投降了
2021年06月21日 11:07 新浪网 作者 解放军报融媒体

  一九二八年,红军离开井冈山一带苏区后,国民党军队轮番地向我根据地进攻,企图彻底摧毁苏区,重建他们的黑暗统治。但是,苏区的人民没有被征服,地方武装和赤卫队一起,抗击着敌军的疯狂进犯。

  我们安福县大队,虽然只有近二百人,武器也只是些红缨枪、梭镖及少数老套筒,却经常在安福、洲湖之间活动,凭借着南北大山的险要,守卫着从吉安到井冈山的门户。平时,我们经常向安福及安福以东的白区出击,夜出晨归。有时是抓土豪,有时是打敌人的保安队。小仗打多了,部队受到了锻炼,都觉得这样零打碎敲很不过瘾。

  一九二九年六七月间,由彭德怀率领的红五军从赣南转回井冈山。打到江西宜春时,敌朱耀华一个旅跟踪追至莲花路口,红五军以巧妙伏击战一举消灭敌两个团。剩下一个旅部带一个团,慌慌张张地从永新向安福逃窜。一天上午,我们得到情报:这伙敌人在金田村吃午饭,准备向洲湖、安福方向撤退。

  金田是一个有一千多户的大村庄,是安福县苏维埃政府所在地。金田北面接近安福县城的地区是白区,向东去的吉安城是国民党军队进攻苏区的大本营之一。敌人败到金田以后,奸淫掳掠,杀猪宰羊,胡作非为,以为在这靠白区不远的地方,再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我们在探明了情况后,就准备利用敌人的这一弱点。上午十点多,在炎热的阳光下,大队长和政治委员把我们全队官兵带到洲湖、金田间离金田五六里的山坡上隐蔽起来。这个山坡像北面大山的一条腿,伸到了大路旁边。

  满山坡都是半人多高的茅草和浓密低矮的松树林,简直是天然的遮蔽物。人伏在树下和草中,在大路上的行人除了看到一片葱绿外,什么也看不见,而我们却能居高临下地控制着从金田到安福的大路。埋伏好以后,有枪的瞄准枪,有手榴弹的备好手榴弹。上级规定,听到命令才能开火。我被班长安置在一个有斜面的树坑内,担当起观察员的工作,从草缝中窥视大路上的动静。

  下午二时左右,敌人几路纵队摇摇晃晃地过来了,大家密切地注视着敌人。可能是金田村这一顿饭吃舒服了,脚步都是快一步慢一步的。

  等敌人的前卫部队走过伏击线,指挥员一声令下,我们的射击开始了。一排子枪,紧接着一排手榴弹,我们挥舞着大刀和红缨枪,像猛虎一样,冲下去与敌人肉搏。敌人的队伍顿时被我们拦腰切断。

  在一片浓烟之中,夹杂着漫山遍野的喊杀声,把本是“惊弓之鸟”的敌人,弄得更加蒙头转向。有的家伙还未举起枪就一命呜呼了,路上横三竖四都是敌人的尸体。有的敌人在惊慌之中,还未弄清我们有多少人马,就缴枪请求饶命,当了俘虏。还有一大部分敌人,向洲湖、安福方向溃逃。我们紧追不舍,追了两三个小时,战斗才算结束。打扫战场后,我们共俘虏了几百个敌人,缴获了上百支手提式冲锋枪、步枪。

  这次伏击的辉煌战果,大大鼓舞了根据地的人民,许多群众积极参加地方武装,我们县大队更加发展壮大了。

  (本文选自《星火燎原》,略有删减;《星火燎原》是毛泽东题写书名,朱德作序,无数革命前辈用鲜血和生命写就的红色经典,生动再现了壮怀激烈、惊天动地的革命故事,承载着我党我军的基因血脉,蕴含着伟大的革命精神。)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安福井冈山市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