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如果觉得人生太难,不妨读读《许三观卖血记》

如果觉得人生太难,不妨读读《许三观卖血记》
2021年10月17日 06:30 新浪网 作者 有书

  文|有书山的那边·主播|一凡

  每一个扛过生活重担,吃过生活苦头的成年人,都亲自咂摸过人生的心酸。

  那种走投无路、无人可帮的痛,即使过去很久,用手轻轻一戳,也会激起涟漪般的后怕。

  有时总想着过了眼下的难,生活该平顺一阵子了吧,却不知人生就是迈过这个坎,一定还会有下一个。

  就像一生都走在卖血路上的许三观,非常普通,一辈子都在承接生活接二连三的打压。

  看着如此顽强,甚至有些倔强的许三观,很多书友都受到了感染,在他身上获得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通过许三观的故事,我们也活得更明白了。

  人生中的难题就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许三观卖血,贯穿全书始终。

  但前前后后多次卖血的原因,不尽相同。

  第一次是因为他想要证明自己的身体好,是一个健康的年轻人;

  第二次是因为大儿子一乐替弟弟二乐出头,不料用石头打伤了人,只能卖血赔偿医疗费;

  第三次是因为遇见好久不见一起卖血的兄弟,加上想要报答昔日恋人林芬芳。

  前三次,许三观都尝到了卖血带给他的“便利”,但之后的次次卖血,开始夹杂了生活的无奈和他对生活的妥协。

  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因为没有了自己的田地,许三观一家人一度靠着清汤寡水的稀粥过活。

  许三观生日的这天,妻子许玉兰破例煮了一回稍稠的粥,还提前拿出了过年才能吃到的白糖,撒进锅里。

  他的三个孩子,在连续吃了近2个月稀粥之后,看到眼前这碗稠粥,啥也不顾端起碗就往肚子里面倒。

  因为太久没尝过甜味,他们三个也没有发现锅里还放了白糖。

  喝完之后,还不忘用舌头舔舔碗底,灵活的舌头像巴掌似的把碗拍得啪啪响。

  听到这响声,许三观有些难受,他说:

  “小崽子苦得都忘记什么是甜,吃了甜的都想不起来这就是糖。”

  第二天,许三观就默默去了之前卖血的医院,他要卖血给孩子们改善伙食。

  再到后来,因为政策原因,一乐和二乐要到乡下去劳作。

  某次一乐中途回家,看望爹娘。

  但憔悴的模样,让许三观夫妇很是心疼,打弯的脊背仿佛被人抽了筋骨。

  在送一乐回乡下的时候,许三观又一次走进医院,出来拿着卖血的30块钱,嘱咐他藏好,好生照顾自己。

  许三观身上的血,变成了家人生活的保障,也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应急库”。

  一乐回到乡下不到一个月,二乐的生产队队长就进城了,这可是决定二乐能否早日调回城里的绝好机会。

  把队长伺候好,就是当时许三观夫妇的心头任务。

  可那时家里只剩下两块钱,根本请不了吃饭,更别说饭后还要送二乐队长礼物。

  许玉兰一直抹泪,哭天喊地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后来她只能央求起了许三观,期待他再去卖一次血。

  许三观没有说太多话,再一次径直地走进卖血的医院。

  安顿完二乐队长之后不出两个月,一乐又出事了。

  一乐得了肝炎,情况十分危急,乡下的小医院根本无法医治,只能尽快送去上海的大医院。

  去上海治病需要花不少钱,摆在许三观面前的方法,除了借钱就是卖血。

  最后许三观决定,从老家一路卖血到上海。他没有丁点办法,他只有“一身血”。

  生活中,我们也能体会这种窒息的感觉,总以为迈过眼下的坎,后面就是一帆平顺,殊不知现实就是一个连环扣。

  生活的难和乐,交互存在。

  知名电影《阿甘正传》里有句经典的话: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

  难也好,乐也罢,当我们不再期待生活如我们想象的那样,严丝合缝地进行时,我们的性情反而变得平和,日常中发生的任何一件事,都不会引起我们的焦躁和不安。

  最后留下的都是对命运的坦然和纯粹。

  过硬的人生就是

  清除一个又一个的障碍

  知乎上经常见到一个问题:“什么样的人生,才是好的人生?”

  下面一个高赞回复说:

  “好的人生不是始终无风无浪,因为这并不现实;

  反而是那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虽有坎坷,但都被一次又一次地解决掉,这才是有意义的人生。”

  许三观的人生就是如此。

  靠卖血为生的他,虽难,但走过人生起伏,到最后换来了一个平静安定的晚年,身为读者的我们不仅也欣然心安,从内心开出一朵花。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命运的安排也无从掌握。

  当我们解决接二连三的难题时,我们就变成了自己世界的王。

  外国电影《火星救援》在豆瓣上评分高达8.5。

  虽是一部科幻电影,但里面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和顽强的人物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

  影片中,宇航局成功发射了火星探测器,这个消息让该国人民都兴奋不已。

  在大家都为这件事举手欢呼的时候,不幸却悄悄降临。

  火星上一场极具破坏力的风暴,侵袭了宇航员们,顿时他们的生命遭到严重威胁。

  在大家紧忙撤离火星,准备返回地球的时候,空中的一个飞船零件击中了马克·沃特尼,导致他没有及时进入返还的飞船上。

  当时情况非常紧急,出于考虑其他成员的安危,指挥官决定留下马克,先返回地球。

  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火星上的马克以极低的概率活了下来。

  马克醒后,分析自己的处境,不想被饿死在火星上,首先就要解决食物和水源的问题。

  研究站留存的食物维持不了多久,马克必须尽快想到办法。

  作为一个植物学家,马克决定在火星上种植土豆,还自制了集水装置,为土豆的生长提供充足的水源。

  解决完第一个问题,他就要思考自己如何回到地球。

  他知道下一次探测火星的任务会在4年后,不过下次探测器降落的地方,距离现在有些远。

  所以他尝试改装火星车,方便自己过去。

  火星车不能开加热器,这会导致马克在行驶过程中,很可能被冻死,所以马克又挖出之前航天任务留存在地下的特殊电池,用于火星车内的保暖。

  也许是出于幸运的存在,地球上的人,发现了火星上火星车的移动。

  大家猜测马克还活着,于是开始了营救马克的一系列行动。

  经过千辛万苦的付出和救援,马克成功从火星回到了地球。

  人生本就是一个升级打怪的过程,在难题一次又一次地被解决,险山一次又一次地被跨越,我们才能看到人生最绚丽的风景,原来生命的趣味就是看着自己一步步变强,那种成就感会跟随自己一辈子。

  走到柳暗花明处,心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对未知多了几分从容,对过去的伤痛能一笑而过。

  内心深深明白,那些不曾打倒我们的,让我们变得更强大。

  有意义的人生

  是和命运做朋友

  书中还有一件小事,读完之后,久久说不出话。

  它发生在许三观为请二乐队长吃饭,去卖血时发生的。

  在医院的卖血室,许三观遇见了之前一起卖血的血友根龙,四十多岁,但早已是一头白发。

  两人相互问候了近况,过得都不好。

  卖血之后,两人按照老规矩还去了饭店点上了炒猪肝和黄酒。

  但就在饭店,意外发生了,根龙因为身体本就弱,还坚持卖血,一时没撑住,倒在了吃饭的桌子上,失去了意识。

  许三观发现之后,被吓了一跳,推搡他也完全没有动静,顿时慌了神。

  饭店的人托起根龙的脸,给许三观说:“快送到医院去!”

  在医院,许三观等到根龙的家人来了之后,先匆忙回去了,因为家里还等着他卖血的钱,款待二乐的队长。

  解决完二乐队长的事,许三观想去医院看看根龙。

  到了医院,他发现病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唯独不见病人。

  他连忙问其他病床上的人,根龙哪儿去了,他们回答说:“床上的人死了。”

  许三观听完,张着嘴巴,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就这样,他拖着自己沉重的身体来到医院外面,找了一堆乱砖坐下,深秋的风吹得他一阵发冷。

  他开始回想和根龙从年轻时一起卖血的过程,不禁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件事过去没多久,许三观虽然害怕、难过,但还是照常卖血,同时多了一份对苦难的悲悯。

  就如几个月之后,许三观在卖血救一乐的路上,有人问他:“你要去做什么?”

  许三观流着泪微笑地说:

  “我要沿着村庄去卖血,救我的儿子。”

  虽难,可这个孱弱的灵魂不曾倒下。

  很多读者看见许三观,也开始明白,生活中谁不是一边崩溃,一边又前进着呢?

  就像眼里含泪的许三观,即使再苦再难,也咬牙坚持。

  和命运做朋友,望着她,但从不畏惧她。

  活着,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作家乔治• 塞弗里斯说的一句话:

  “坚持活下去真的不容易,仿佛一条暴涨的河,要穿过一个针眼。”

  可那些坚持到底的人,从来都不是把满腹的精力用在抱怨上的人。

  他们和苦难握手言和,也只有这样,才有了足够的清醒对抗它、解决它。

  

  豆瓣上,很多读者在书的下面留言,说在书中,他们看到了真实的人性,真实的人生。

  许三观如我们一样普通,甚至他经历的大灾大难,我们不一定经历。

  但他不曾抱怨生活,即使难,也心甘情愿。

  我们读着这份真实,感受到一股说不出的力量,这是对人生的负责,对命运的担当。

  生命终会回归到最质朴的状态,一切的攀比和虚荣,在时光的长河下,都会变成虚无。

  到最后发现,认真地活,踏实地过,才是人生这一遭,做的最正确的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人生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