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楷行草书都有了,带你认识一个全面的王铎

楷行草书都有了,带你认识一个全面的王铎
2020年10月28日 12:24 新浪网 作者 书法理想

  ■

  一生都在追求自由与解放的王铎,提倡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新。为打破当时书坛那种婉约渐至媚俗的格局,振兴书学,力克时弊。他师古不泥古,而是要借古开今。

  明朝第一,五百年来无此君

  文 / 草根

  王铎作为晚明清初的行草书大师,因“贰臣”罪名之遮蔽,死后沉寂了近三百年。

  中国素有“人品即书品”非书法标准之评说,然而这对一个为书法不惜“沉心驱智,割情断欲……饮食梦寐之”惟“所期后日史上,好书数行也”的人来说,无疑是件残酷的事情。然而政治的黑暗残酷无情与艺术的主观深情流露原本就是两种思维模式。

  王铎作为一个封建社会的旧式文人,在那样的政治环境和文化背景下,他无力回天,在政治理想彻底破灭后一心向艺,将内心无法言说的痛苦诉诸笔墨,在笔墨的起伏腾挪、酣畅恣肆中排遣失意、压抑、颓丧的情怀。

  作为一个政治家,他无疑是个失败者,他的失败是历史客观的必然也是个性局限的使然。而作为一个创造型的大书法家,在当代王铎无疑是一个绕不开的研究个案。

  ▲王铎行书《赠汤若望诗翰》

  王铎作为一个三十一岁即中进士的封建制度下的儒学者,晚明的一个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难道不明白“率百官降清”,历史将会怎样对他评判?中国儒学向以“忠、孝、节、义”为做人之根本,“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王铎既没有像黄道周那样忠义节烈以身殉国,也没有同傅山那样选择隐逸山林而自尊自爱。

  他作为一个饱读诗书有良知的封建社会旧式文人,却选择了苟且偷安,无论如何都是气节的沦丧,都是愚蠢的选择。

  晚明是一个动荡、战乱的时代,身为文职官员的王铎,面对崇祯皇帝的刚愎自用,骄奢纵淫,阉党奸党的相互顷轧陷害,横政暴敛,民怨沸腾的时局,屡次上疏,陈述时弊,以求中兴。后因弹劾主和派杨嗣昌而触犯龙颜,险遭廷杖。

  无奈之下,王铎告请还乡,对腐败昏庸的明王朝彻底失去信心。

  考察其生平历史,我们并没有发现王铎在侍奉明主或降清以后做出有害于百姓民生的事情。反而因目睹天灾兵祸不断,百姓流亡避乱的悲惨情景,力主减免赋税徭役,对不幸的百姓寄予了极大的同情。

  王铎深知自己作为一介书生无力回天,因此,不想为那个不顾百姓安危而只顾逃生的昏君陪葬,他认识到明王朝的黑暗与大厦将倾的必然趋势,终于作出了在生命历程中难以抹取的不光彩的抉择。

  在王铎降清后的第二年,书写了两幅很精彩的草书长卷,内容都是杜甫记录安史之乱流离生活的诗作,也许这样更能借题抒发自己内心无法排遣的苍凉悲痛。

  此时的王铎孤家寡人,父母、兄弟、妻子相继在战乱流离中亡故……纷争的现实,理想的破灭,精神的绝望,是什么支撑着这颗孤苦衰弱的灵魂残喘下来呢?也许是心底里深埋的艺术之梦对他的召唤,王铎终于选择了顺应时事“隐居以求其志,为文以达其道”的生命存在形式,做了民族斗争的牺牲品,做了让后人永远唾弃不齿的“贰臣”。

  此后,他无日不在内心极度的痛苦不安中度日。何处是心灵的栖息地,如何在艰难困苦的岁月里,在悔恨的折磨中了度残生?

  惟有至真、至善、至美的艺术可以让一个破碎的灵魂在此做自我修复调养。他似乎找到了灵魂的皈依,以近乎宗教徒式的虔诚沉溺于书法,以笔墨奇崛狂放的诗意生命线条形式,诉说着内心的矛盾、悔恨、困顿,以丹青参悟那永恒的真如本体生命。

  王铎在 54 岁降清后,仅活到 61 岁,在生命最后的 7 年里,他借声色来淡化心灵失意、空虚、颓丧的折磨,把奔腾的情感寄托在纤弱的笔管,以文人微薄之力彰显着书画艺术的光芒,他的书法艺术,尤其是长条行草巨幅笔力惊绝、气势磅礴,章法跳跃,表现了那个动荡不安的时代对知识分子内心的冲撞,其超拨于魏晋典雅蕴籍之风的郁勃激荡之气、惊世骇俗的艺术审美思想和对书法艺术形式美的深层开掘影响感染着后人直至当代的书法艺术家。

  一生都在追求自由与解放的王铎,提倡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新。为打破当时书坛那种婉约渐至媚俗的格局,振兴书学,力克时弊。他师古不泥古,而是要借古开今。“余书独宗羲献,即唐、宋诸家皆发源羲献,人自不察耳。”

  王铎钟情于古人的用笔与结构,为避免流俗,他“一日临摹,一日应请索。以此相间,终身不易。大抵临摹不可间断一日耳。”

  王铎诸体兼备,临摹作品之多之广是少有人能比的。甚至达到了“如灯取影,不失毫发”的境界。然而,师古并不是他的目的,更不能困死在古法上。在二王书法之外,王铎还尤喜米芾、颜真卿。

  他发现最得二王精髓的是宋人米芾。“米芾书本羲、献,纵横飘忽,飞仙哉!深得《兰亭》法,不规规摹拟,予为焚香寝卧其下。”

  “不规规摹拟”,是王铎在内府观看到了大量米芾真迹后所感悟到的书法如何临摹的真谛。

  也就是在“不规规摹拟”思想指导下,王铎探索着究竟“孰是真蝶”。他打破机械复古摹仿的藩篱,既尊重传统,又在传统的基础上破坏似地重建与创造。

  他惊世骇俗的审美观,将他长期压抑的内心在宣纸上开始自然流露和恣情表现。他的一些作品甚至遭到了“当局者”和“不知者”的排斥,被称为“野道”、“恶俗”。

  而实质上,这时候的他在艺术上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在看似粗头乱服的点画起止运行中,其用笔是很精到的。

  王铎鄙视张旭、怀素,他认为自己的草书与不入晋法的唐草有着本质区别。

  时代造就了不幸的王铎,由于青年时期受到的解放思想张扬个性的影响,以及政治生涯屡屡失败,尤其是降清以后,战争的流离失所,亲人的相继亡故,使他把无处诉说的满腔块垒诉诸笔端,致使章法字势常常呈现出“临时从宜”而“不主常故”的妙趣和笔墨自然流露出来的强烈震撼力和大胆表现的视觉形式。

  这种气象和书风似乎远离元代也迥异于他本时代的大多数书家,其涨墨洇墨的使用,摇曳多姿的体势,有别于典雅婉转、流美新妍的魏晋书风,他取法二王又与之面貌迥然不同,其书风完全追求个性生命的自我写照和艺术形式的开拓创新。

  王羲之的书法以尺牍手札小幅式的精微典雅打动观赏者,而王铎则以八尺丈二的大幅式,整体性极尽渲染造成对欣赏者的视觉冲击。

  从局部细小的关注到整体形式大视觉冲击力的表现过程,这是一种视觉转换,也是一种审美趣味由和谐到冲突的变移。

  无怪乎被“不知者”视为“野道”,而正是这被称为“野道”桀骜不逊的狂放性格,才使他最终完成了在书法艺术创造上,突破前人的“革新”,才有可能被后人推誉为“有明第一”“五百年来无此君”。

  王铎无疑是超越了那个时代众多书家的杰出代表,同时也超越了他生存的那个时代,借古开今,承天地,舞日月。

  王铎论书

  王铎(1592—1652),字觉斯,一字觉之。号嵩樵、十樵、石樵、痴庵、东皋长、痴庵道人、烟潭渔叟、雪塘渔隐、痴仙道人、兰台外史、雪山道人、二室山人、白雪道人、云岩漫士等 。河南孟津人,世称“王孟津”,有“神笔王铎”之誉,明末清初时的著名书法家。 明天启二年(1622),三十岁的王铎举进士及第,先后任翰林院庶吉士、编修、少詹事。

  弘光元年(1644),南明弘光帝任王铎为东阁大学士、次辅(副丞相)之职。次年入清,授礼部尚书。顺治九年(1652)病逝于孟津,享年六十一岁,赠太保,谥曰“文安”。

  王铎《宿江上作诗轴》

  书法贵得古人结构。近观学书者,动效时流。古难今易,古深奥奇变,今嫩弱俗雅,易学故也。呜呼!诗与古文皆然,宁独字法也。

  《琼蕊庐帖》临《淳化阁帖第五·古法帖》后。《琼蕊庐帖》,现藏日本京都,刊于日本村上三岛氏主编之《王铎的书法·册篇》

  怀素独此帖可观,他书野道,不愿临,不欲观矣。《琼蕊庐帖》临《唐僧怀素帖》后

  王铎《临阁帖》轴

  崇祯四年(辛未1631年)绫本,

  草书,277.5×45.8cm南京博物院藏 

  吾临帖善于使转,虽无他长,能转则不落野道矣。学书三十年,手画心摹,海内必有知我者耳。

  临《淳化阁帖·褚遂良帖》后,浙江省博物馆藏

  每书当于谭兵说剑,时或不平感慨,十指下发出意气,辄有椎晋鄙之快。

  临《为啬道兄书诗卷》后,荣宝斋藏

  王铎《临王献之愿馀帖》轴崇祯六年(癸酉1633年)

  绢本草书 197.5×50.5cm青岛市博物馆藏

  予书何足重,但从事此道数千年,皆本古人,不敢妄为。故书古帖,瞻彼在前,瞠乎自惕。譬如登霍华,自觉力有不逮,假年苦学,或有进步耳。他日当为亲家再书,以验所造如何。

  《琅华馆帖》(张翱刻本)之《仿古帖》后吾书学之四十年,颇有所从来,必有深于爱吾书者。不知者则谓为高闲、张旭、怀素野道,吾不服、不服、不服!《草书杜诗卷》末,上海博物馆藏

  王铎《草书高适七绝万骑争歌杨柳春诗立轴》

  约书于明崇祯12-13年(己卯1639-庚辰1640年)

  行草书,166×55cm,日本村上三岛氏藏

  书不师古,便落野俗一路,如作诗文,有法而后合。所谓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也。如琴棋之有谱。然观诗之《风》、《雅》、《颂》,文之夏、商、周、秦、汉,亦可知矣。故善师古者不离古、不泥古。必置古不言者,不过文其不学耳。

  《琅华馆帖册》后,香港虚白斋藏丙戍三月初五,夜二更,带酒,微醺不能醉,书于北都琅华馆。用张芝、柳、虞草法,拓而为大,非怀素恶札一路。观者谛辨之,忽忘。

  《草书杜甫秦州杂诗卷》后 (参见村上三岛氏编《王铎的书法·卷子篇二》

  王铎行草诗稿

  予书独宗羲、献。即唐宋诸家皆发源羲、献,人自不察耳。动曰:某学米,某学蔡。又溯而上之曰:某虞、某柳、某欧。寓此道将五十年,辄强项不肯屈服。古人字画诗文,咸有萭*(寻获)。匪深造博闻,难言之矣。

  临《淳化阁帖》与山水合卷尾 (参见村上三岛氏编《王铎的书法·卷子篇二》)

   辛巳初一日,披览是册,忽已四载。苦庐无佳,况墨事都废,偶披览辄觉稍快然。此予四十六岁笔,五十以后,更加淬砺,仍安于斯乎?譬之登山,所跻愈进,愈峻以旷。已经崇峰,顿俯于下。凡画以自足,皆为河伯一流。《琼蕊庐帖》后

  王铎《跋韩熙载夜宴图》

  余于书、于诗、于文、于字、沉心驱智,割情断欲,直思(足支)彼室奥。恨古人不见我,故饮食梦寐以之。今再审观,亦觉有所证。(至至)不知于堂奥殹!归之二弟仲和,则余三十年于书、于诗、于文、于字其敝精凝神,亦可概见矣。《琼蕊庐帖》后 

  徽之书法,温润绵密,有远水流烟之致。惜不多见,载之古今,寥寥数行耳。极力摹写,瞠乎其后,始信书法非易事也。

  《琼蕊庐帖》临《晋黄门郎王徽之书》后

  王铎临古法帖扇面

  书时,二稚子戏于前,叽啼声乱,遂落(如)龙、形、万、壑等字,亦可噱也。书画事,须深山中,松涛云影中挥洒,乃为愉快,安可得乎?《拟山园选集》(诗集·台湾学生书局)卷一盖字必先有成局于胸中,……。至临写之时,神气挥洒而出,不主故常,无一定法,乃极势耳。《王烟客先生集》

  王铎《临王昙首昨服散帖》

  今观公书法,根本二王变化如龙,楷之精,行之神,书所造深且如此,呜呼!公书即不深造,独足令人想见忠愤,况艺文又若斯乎。探它书,补公遗事于唐书,能无忘于后之苦心者欤?《拟山园选集》(王鑨刻本)卷三九之题跋二

  《圣教》之断者,余年十五,钻精习之。今入都,觌今础所有与予所得者,予册更胜也。将历三十年,如天宫星缠,起止次舍,时晷日眯,殆杖而后行,转以自轵。可见逸少之书与淳化帖玄微浑化,信学书者之潭奥矣。其珍摹灵林,勿亵此宝。昔人云,仙芝烦弱,既匪足雠虫虎琐碎,又安能匹时,取而味之终身焉。以测天者,步此册可也。《拟山园选集》(王鑨刻本)卷三九之题跋二

  王铎《评米一段》轴清顺治八年(辛卯1651年)

  米芾书本羲、献,纵横飘忽,飞仙哉。深得《兰亭》法,不规规摹拟,予为焚香寝卧其下。跋《米芾吴江舟中诗卷》后,美国纽约某收藏家藏。

  刻仆字者,钩多渐灭,随其浸润,踵之讹也。大作笯鸾囚龙,异状纷披,不区区袭开元、大历之法矣。野火都离,枝叶渐脱。又带夫然幽冷之致,真古人不及。尝论之古“(上禾下皿)老*(左王右献),止能华人目,《钧乐》、《广散》,止能爽人耳。若能悦人神,则足下之作欤!邴原之从孙嵩,独推郑康成,仆今亦如是。《拟山园选集》(王鑨刻本)卷五十之《书牍·与石斋》

  王铎《草书临王献之帖轴》

  山东五弦李群得善书《兰亭》,纸故墨劳,似数百年物。或以为双钩廓填,予观之曰:其不然乎,斯褚登善之为乎!临昭陵原书,世不易有也。予足迹江南北,几遍天下,惟此与颍州为第一腕所书。飞越无心,别有仙趣,若一母子而孪焉,超定武刻汴中本而止之。时虞山钱牧斋在席,亦极惊赏,且未有柳贯、邓文原诸跋在。夫世远欤,倾圯同归于尽,何物不尔,独此书特出于煤尘,岂偶然哉! 观书犹观山升岳,嫌众山之*(上山下列)*(上山下施)也。后之君子,欲见昭陵帖,观此帖斯过半矣。《拟山园选集》(王鑨刻本)卷三八之题二

  柳诚悬用《曹娥》、《黄庭》小楷法拓为大,力劲气完。矩阴阳于羲于献,但以刀割涂加四隅耳。兹帖与《沂州》皆其特达者,谓为国工不虚。《拟山园选集》(王鑨刻本)卷三八之跋二

  丙戍春,过北海斋,观米海岳书,矫矫沉雄,变化于献之,柳、虞自为伸缩,观之不忍去。噫!兵燹之余,一时文献凋剥,乃仅存此卷,光怪陆离,不灭没于瓦砾。物之遇,由蹇遇亨,可胜叹耶。

  王铎《杜陵秋兴》欣赏

  王铎草书《秋兴八首册》

  王铎·秋兴八首卷释文

  摇落西风莽自哀,萧条门巷近山隈。

  人情只觉浮华变,辞赋先愁老鬓催。

  红树城边蝉欲断,白云天际雁初回。

  谁知磊块情无限,日暮寒花独酒杯。

  (《拟山园选集·诗集》未收此诗)

  忆昔直庐侍紫朝,梧桐金井暗萧萧。

  天围太液疏宫苑,月傍端门冷御桥。

  貂锦班回人影散,霓裳声断露华消。

  素餐七载惭高隐,桂怨猿唬不可招。

  貂锦霓裳谓魏与客氏也(参见《拟山园选集·诗集》第三卷二三六九页)

  为卷将縪,无奈为小字

  开辟名山五岳尊,愿从杖屦探天门。

  画图每向亭间响,婚嫁依然河上园。

  古磵兹坛巡佛案,危崖削壁过山村。

  何年偏历留名姓,万仞高峰欲断魂。

  《思游岳》(《拟山园选集·诗集》未收此诗)

  楚界铅山连剑浦,越王乌石枕仙丘。

  云深荔熟江城暮,瘴起龙眠海国秋。

  小队鸣铙浮地响,画船引缆压天流。

  回头苦忆烽烟岛,满目悲凉芦荻洲。

  自闽归时有郑之龙之变(参见《拟山园选集·诗集》第三卷二三七一页)

  想象石城拥玉珂,高皇定鼎郁嵯峨。

  潮声钟阜空江落,秋色秦淮隔岸多。

  武昌城下汉江流,城外人传黄鹤楼。

  古事古人不可见,江云江草自生愁。

  珠帘卷尽潇湘雨,锦砌吹开菡萏秋。 

  铁篴仙风劳梦想,涛声山色满孤舟。

  《望黄鹤楼作》(参见《拟山园选集·诗集》第三卷二三七零页)

  关门峭壁月如霜,左辅神京旧战场。

  夜静山楼吹画角,秋高鼙鼓震扶桑。

  汉姓久羡侏儒饱,宣室深悲贾傳狂。

  慷慨闻鸡挥剑舞,星文错落满碉房。

  (参见《拟山园选集·诗集》第三卷二三七零——二三七一页)

  龙础荒凉沉夜漏,凤楼寂寞卷天河。

  镐京王气迟登眺,六代烟花意若何。

  《望金陵作》(参见《拟山园选集·诗集》第三卷二三七一——二三七二页)

  每怀葛灶卢敖杖,银傍璚题世外清。

  天女拔云来种药,仙人携我坐吹笙。

  书传沧海八千鹤,花烂芙蓉十二城。

  从此丹砂添羽翼,逍遥散发乞长生。

  《学仙》(参见《拟山园选集·诗集》第三卷二三七二页)

  款识:

  崇祯五年(一六三二)二月廿八日,书为王屋老年兄,请教正。时同观宋沈省愆,张天碧也。孟津王铎。

  钤印:王铎之印、字觉斯

  王铎草书长卷《赠郑公度草书诗册》

  王铎草书游修觉寺诗卷

  王铎草书送自玉长卷

  原价60元/大中小3支

  促销仅46元/大中小3支

  全国包邮[新疆西藏除外]

  点击下方小程序立即下单选购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书法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图片新闻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