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判词里的冷字其实另有所指,原文多处都给出了暗示

王熙凤判词里的冷字其实另有所指,原文多处都给出了暗示
2019年05月22日 09:35 新浪网 作者 石语记

在太虚幻境里,贾宝玉看见了王熙凤的判词,判词里最后两句“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对于一从二令三人木的解释,现在公认的是用拆字法,但是也只有三人木这个“休”字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认为王熙凤最终的结局是被休弃了。而对于前两个字,一直都众说纷纭,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打开百度App,看更多图片

第一个字是“丛”,第二个字是“冷”,很多人认为这三个字都是贾琏对王熙凤的态度,开始对她顺从,后来对她冷漠,最后休了她。这种解释里认为这个冷子就是个形容词,是个无形的东西。但是我这里要说的这个冷字其实是指代一个人,那就是冷子兴。

曹公用笔是很谨慎的,在开始的时候就是借冷子兴之口开始了对宁荣两府的描绘,这个人是很关键的一个人,不会最后无缘无故消失的。这个人是最先知道贾府在走下坡路的外人,因为他是个古董商,知道贾府经常当东西来周旋,很可能这些东西还都是当在他这儿了。而且他和贾雨村很熟悉,还建议贾雨村去攀附贾家这个高枝儿,所以很可能他和贾雨村就是一丘之貉。

冷子兴是周瑞的女婿,开始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贾府只剩外面一个空架子了,内囊已经开始空虚了。但是他也知道贾府的势力还在,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所以他也让他女人来跟贾府讨过恩情,让贾府帮他打官司。王熙凤和周瑞家的走得很近,因为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也算是娘家的人,所以他们和王熙凤的来往很密切。

我们知道,王熙凤经常当东西来周旋,因为经常当,所以这种买卖肯定也是找熟人来做,而冷子兴就是最佳人选。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书里已经告诉我们每个人的结局了,十二钗都入了薄命司,也告诉了我们贾府的结局,元春省亲的时候点了四出戏,在《一捧雪》这出戏里脂砚斋就批语:伏贾家之败。

一捧雪就是一个玉杯,是一件古董,所以贾家最终的败落很可能就是因为一件古董。在红楼梦第七十二回写到,贾母生日的时候,有一个外路和尚孝敬了贾母一个蜡油冻佛手,这个佛手在贾母屋里摆了几日就被王熙凤要走了,但是未经古董房过账,贾琏起了疑心,来问鸳鸯,平儿知道了以后,赶忙出来遮掩,说还在楼上放着,但实际上早被王熙凤偷偷变卖了。所以这个佛手很可能就是最终导致贾府败落的那件古董。

王熙凤变卖古董,最大可能就是卖到冷子兴这里,因为有周瑞这层关系。所以如果贾府出事出在古董上,一定和冷子兴脱不了干系。王熙凤是贾府真正的掌权人,她胆子很大,到后来经常瞒着王夫人做一些非法的事,还经常打着贾琏的名义在外面替人出头。贾府要败在古董上,肯定也是经王熙凤之手做出来的事。

所以这个一从二令三人木,很可能就是自从被冷子兴告发以后就万事皆休了。贾家最后被抄家是因为任上有亏空,但是这是最终被定罪的理由,贾府开始出事是因为藏匿了罪臣家的东西,江南的甄家,还有后来被抄的史家,东西都藏在了贾家。其中史家的东西还是王熙凤自己私自做主收下的,当时贾琏觉得很不妥,但是王熙凤为了讨好贾母,硬是做主收下了。

所以贾府最终出事很可能就是从这里掀开的祸端,藏匿罪臣家的东西本身就是一种罪,然后上面由此开始查贾家,最后查出了亏空。而这个时候的冷子兴,很可能和贾雨村一样,对贾府落井下石,而这个未过明路的蜡油冻佛手,很可能就是冷子兴握在手里的证据。

蜡油冻佛手是一个外路和尚送的,本来就来路不明,里面很可能会牵扯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贾母屋里那么多古董,贾琏偏偏对这个佛手很上心,很可能就是觉得这个佛手不安全,所以不想让它流到外面。但是王熙凤胆子大,她也想不到这么多,所以就瞒着贾琏偷偷卖了。从这一点上看,贾府的命脉其实是握在王熙凤手里的。

所以在她的判词里,不仅说出了她本人的结局,也得把贾府的结局讲进去。这个"一从二令三人木"就是讲的贾府的结局,而"哭向金陵事更衰"就是说的王熙凤。所以这个冷字就是指一个实实在在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别看是个小小的古董商,但是他决定了贾府的盛衰。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石语记

石语记

为您讲述不一样的红楼梦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