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印反击战西段的炮兵:转战千里,拔除40个印度据点,大涨国威

对印反击战西段的炮兵:转战千里,拔除40个印度据点,大涨国威
2021年04月08日 17:49 新浪网 作者 有为青年北方小鸡

  自从印度从英国殖民者手中获得了独立,其民族自傲的本性暴露无疑,对我国西南领土的侵入变本加厉,抛弃修好了多年的中印情分,开始不讲道义,印度首任总理尼赫鲁多长拒绝中国和平解决的提议,国防部长甚至亲临前线指挥对我进行炮击,于是党中央决定让印度看看咱们的实力。

  

  面对中印边界东段、西段方向来自以印度不断的威胁,新疆军区某师炮兵团立刻响应号召,组建了精干的指挥机构,他们的120毫米迫击炮营和76毫米加农炮连做好了反击的准备,参加了战斗。

  部队开拔,挺进昆仑高原

  1962年10月9日晚上7点多,炮兵团的战士刚刚吃过晚饭,团部突然接到了上级“组织部分炮兵参加中印边境反击作战”的命令,要求部队于10月14日凌晨4点前开进到天文点防区,在此地做好战斗准备的同时等待下一步的具体部署。炮团党委决定以机动性较强的迫击炮营携带120毫米迫击炮12门、加农炮营第2连携76毫米加农炮4门参战,以汽车运载开进天文点防区。

  10月10日5时许,炮团出发,车轮滚滚,开向昆仑高原天文点防区。部队穿梭沿途村庄时,指战员被各族人民的招手、欢送所鼓舞,更加坚定了他们“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决心。

  

  13日,部队越过海拔5200米的奇台大坂,提前胜利到达天文点防区。可想而知,在青藏高原恶劣的气象条件下,部队行进要经历多少磨难,官兵战士体力出现了极大的透支,这里不做细表。最终,战士们初步战胜了高原反应,为此后战斗胜利打下了基础。

  首战红山头

  西段指挥部审时度势,决定把第一阶段的反击,在红山头和加勒万河谷同时展开,炮兵团的具体部署是,迫击炮营第1连支援加勒万河谷方向,其他部队全部用在红山头方向。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指挥人员立即对印军侵占的我红山头地形进行了初步查看。红山头距离天文点防区西南约10千米的5651高地正南面,该据点大概盘踞了100多名印度士兵,是其他据点的供应基地。修筑有大大小小的碉堡12个,碉堡之间连接有堑壕和交通壕,属于环形阵地,红山头与我天文点阵地紧紧对峙。

  

尼赫鲁与士兵握手

  前线的观察所指战员身先士卒,冒着生命危险测定了印军的具体的火力部署、军事据点、绘制了射击图,并进行了战前演练,对即将开始的反击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上级交给炮团的任务是:压制敌人火力、干掉敌人碉堡、从而达到支援步兵攻占印军阵地的目的。

  10月17日下午,指挥部下达了指令,要求炮团:天黑以前向敌人接近,天黑后占领阵地,第二天凌晨4时前做好一切战斗准备,5时15分炮火准备。接到命令后,指挥排长王万福马上带队先头出发,去前线组建了前进观察所。16时,各连20多辆汽车隐蔽前行,到了夜间也是关灯驾驶,和步兵一道悄悄地到达了指定地点。

  18日凌晨,严谨的副团长郭滨再一次和前指首长对了次表,确保一致后,各级指挥员不时的望向敌人的山头,观察着他们的动向,也不时的看着自己的手表。5:12分,郭滨下达了“装填”的口令。霎那间,各级指战员摒住了呼吸,精神都异常的集中,静待着射击口令。

  

  5:15分,当最后的秒针指向12的时候,郭滨大吼一声“放”!瞬间,炮团各连炮火齐鸣,复仇的炮弹划破天际,准确地落向了敌人的工事上!那时天刚蒙蒙亮,我军突然、猛烈的炮火似乎变成了敌人的起床号,睡梦中惊醒的印军被轰得晕头转向,嗷嗷直叫。看着印军一处处的工事被自己打出去的炮弹准确击中,炮手们越发的兴奋,开炮的速度越来越快。

  伴随着从加农炮、迫击炮、无坐力炮呼啸而出的炮弹,空气中还夹杂着““加大火力”、“狠狠地打,把敌人彻底埋葬”的呐喊。如果说第一轮的急射,还能清晰地看见敌人碉堡的坍塌,工事的损坏,敌人抱头鼠窜的场景,那么第二轮急射只能看见红山头的满山火海,映红了周围的群山。

  

  红山头炮击持续了30分钟,消耗炮弹1100余发,摧毁了印军80%的工事。随后步兵分队开始猛烈出击,随后炮开始延伸射击掩护步兵战斗。由于红山头是印军的供应基地,物资很多,还有一个弹药库,延伸的炮火中,有一颗炮弹击中了弹药库,巨大的爆炸顿时声响彻云霄。

  此次步炮协同,全歼了侵入红山头的印军,战斗结束后,印度增援过来的飞机和地面部队,看到红山头已经无力回天,只得气冲冲的折返回去。

  再战巴里加斯

  鉴于红山头是印军侵入天文点地区物资的“集散地”,战斗胜利后,我军改变策略,把炮兵部队分散配属给各步兵队伍拔点攻坚,乘胜追击。至24日,拔除了该地区缺少补给的31个印军侵入的据点。

  紧接着,炮团全体指战员不顾疲惫,开始转战阿里地区的巴里加斯。途中,各级指战员日夜行军,带着红头山胜利的喜悦,各个精神抖擞,眼看马上要到达巴里加斯时,部队却被几十丈宽的狮泉河挡住了去路。步兵还好,可以从其他地方迂回过去,可是靠汽车运载的各种火炮该如何渡河呢,这一下子给带队的郭滨副团长提出了难题。

  后来加农炮2连指挥排排长郭进不顾刺骨的河水,跳进了水里,摸清了河床是石质的而不是土质的,最深的地方也只有齐腰深,如果汽车在河中不灭火的话,炮团是可以通过的。面对困难,1955年入伍的老驾驶员小郑提出了解决方案,如果用空的干粮袋套住排气筒露出水面,排气筒不进水汽车就不会灭火。

  就这样用了小郑的办法,仅有两辆汽车因为干粮袋被尾气烧着了引起灭火,没有渡过河水,其余的40多辆汽车都顺利地开到了河对岸,继续执行任务。

  到达巴里加斯之后,该地奇葩的印军,远远地看到我军车辆上加农炮露出来长长的炮筒子,一度以为是“中国的坦克部队上来了”,惊恐极了,纷纷收拢部队,落荒而逃,生怕把小命留在了此地。

  见状,炮兵团支援步兵迅速出击,不费吹灰之力便驱逐了该地入侵的印度士兵,胜利完成了第一阶段自卫反击作战的任务。

  激战班公洛

  印军被我军第一阶段的反击打得落荒而逃,但是他们没有因此收手,又悍然发动了对我边境地区的武装入侵。面对敌人的反复挑衅,我西段部队奉命实施第二阶段自卫反击作战,拔除入侵我班公洛地区的印军据点。

  11月15日,炮兵团向目的地开进,经过三天的准备,18日开始反击。炮团第一个任务就是协作阿里边防部队,歼灭盘踞莫耳朵山的印军。

  

  经研判,拔除莫耳朵山据点,对我部队有以下几个劣势:首先,该据点离边境线特别近,敌人境内火炮可以打击支援;其次,炮火打击的节奏要十分稳妥。因为我军是正义之师,上级要求不能越境作战,又要求绝不能让该据点敌人逃窜,于是只能让小分队从敌人鼻子底下迂回过去,配合主力形成合围之势,所以炮团既要保证对主力部队的支援,又不能误伤了迂回中的小分队;最后,地形对炮团不利,加农炮2连部署的位置只能在踞莫耳朵山印军的侧后。指挥部根据这三个不利因素,推演了两天。

  11月18日,又是凌晨5点15分,又是那个熟悉的炮火准备。3个120毫米迫击炮连和1个加农炮连,加上步兵无坐力炮,再一次把复仇的炮弹打下了敌军的阵地,顿时敌人的阵地火光四射,弹片飞舞,碉堡粉碎,战壕变成了土堆。

  敌人见状不妙,一边组织人力防守,一边呼叫印度境内的4个野炮、榴弹炮连支援,开始对我炮团阵地轰炸。由于我军炮团刚刚挺进此地,构筑的都是野战工事,尤其当地冻土严重,挖了一夜的战壕也只有20厘米深,阵地的暴露让我炮团吃了些亏,但炮团指战员沉着应对。

  为了改变这一劣势,郭滨立即下令加农炮连调转炮口,坚决打掉6000米开外的印军炮兵阵地,把敌军炮火压制下去。炮连阵地上的4门加农炮有3门因为射击角度限制,无法有效打击敌境内炮兵阵地,但我炮连官兵冷静应对,用左边的第一炮利用垭口对敌进行炮击,看到该炮正好能打到敌军阵地,好多班的战士过来帮忙,用最快的射击速度,仅用一门炮压制住了印军四个炮连。

  我军炮弹精准地砸向了对我威胁最大的敌军炮兵阵地,郭滨从望远镜中观察到敌军炮兵阵地已经慌乱一团,立即命令加大火力,战士们越打越兴奋,炮弹持续地在敌军阵地上开花,印军终究顶不住压制,纷纷弃炮躲向了山坡背面。

  见到敌军炮火已被压制,一炮向右调转炮口,开始炮击印军的楚舒勒飞机场,原本只是想毁掉他们的飞机跑道,没想到有一炮弹正好击中了该飞机场的燃料库,机场内的印军被冲天的火光吓得屁滚尿流,迅速逃往列城。前线观察所把这一炮下去的场景报告给了后方的官兵,同志们无不拍手叫绝,十分的高兴。

  20日,在我炮兵的协作下,步兵清除了班公洛地区的全部印军。

  炮团参战的120毫米迫击炮营和76毫米加农炮第2连,历时两个多月,战场上哪里需要去哪里,转战数千公里,有力的配合各兵种拔除了印军侵占的40个据点,收复了失地,胜利的完成了各项使命,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