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服务员收彩票当小费竟中1亿头奖!接下来,一切却成了噩梦

服务员收彩票当小费竟中1亿头奖!接下来,一切却成了噩梦
2021年10月20日 16:35 新浪网 作者 智慧烟台APP

  话说,彩票中大奖一夜暴富,是很多人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

  将近20年前,一位美国女子也曾经历了“被馅饼砸中”的幸运,

  但没想到,她也因此惹了一身麻烦,官司和危险一个接一个都找上门来......

  美国阿拉巴马州西南部大湾地区有一家华夫饼屋,是个很普通的小餐馆,

  1999年,Tonda Lynn Dickerson就在这里当服务员。

  她不到30岁,两年前离婚,正在想办法改变现状,

  也许是找个新老公、组建新家庭,也许是努力工作养活自己。

  那年3月7日,餐厅熟客Edward Seward先生又来餐厅吃饭,

  饭后,他给了Tonda一张彩票当小费,

  他经常这样,一张彩票几块钱,又方便又能讨个好彩头。

  就因为这张彩票,一周之后,Tonda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3月13日周日,彩票开奖了,Tonda的那张彩票竟然中了头奖,

  她赢得了1000万美元奖金,放到现在相当于1640万美元(约合1.05亿人民币)。

(示意图)

  因为前车之鉴太多了,好些人暴富后开始挥霍,或者被周围人算计,结局很惨。

  彩票中心建议Tonda分30年逐次领奖,连本带利每年领37.5万,而不是一次性拿走,

  Tonda听从了这个建议,并从餐厅辞职,考虑有钱之后的生活该怎么过。

  眼看着新生活开始了,她却遭遇了一连串的官司和麻烦。

  首先是她在华夫饼屋工作的服务员同事们,听说彩票中奖后就把她告了。

  因为不止Tonda一人,服务员们都经常收到熟客Edward的彩票小费,

  就在3月6日那周,另外三名服务员的彩票都没中奖,

  Tonda中奖这次,还有一位同事的彩票啥都没中。

  这些服务员平时关系很好,大家平时经常说,如果有人中奖了,会把奖金拿出来大家平分,

  等Tonda真的中奖后,却把奖金独吞了,

  同事们非常生气,觉得她见利忘义、不守承诺,于是把她告了。

  但Tonda对这件事有另一种解释,

  她觉得大家平时说“奖金平分”,只不过是玩笑话,谁都没当真,也没想到真有人能中大奖;

  而且,餐厅当时对小费的分配没有明文规定,没明确条文表示,每位服务员收到的小费都要拿出来大家平分,那奖金也自然不用一起分享。

  但开庭后仅45分钟,法院就认定“平分奖金”是服务员之间的口头协议,这对Tonda非常不利

  有一对去餐厅吃饭的夫妇作证,说他们听见服务员之间说好了,如果中奖会平分。

  法庭提出让双方和解,Tonda拿出300万美元分给前同事,自己还能留下700万,

  但她不认可法庭的结论,拒绝和解。

  事实证明,她这么做很精明。

  Tonda向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上诉,2000年最高法院驳回了服务员们的起诉,原因是所谓的“口头协议”涉嫌非法赌博,

  在该州,赌博是违法的,就算“口头协议”,但它本身就是非法的,自然也不能成立。

  就这样,Tonda省下了300万。

  可没过多久,她再次被告上法庭,

  这次原告是给她彩票的人,熟客Edward先生。

  服务员们的官司败诉后,Edward先生非常气不过,

  让他生气的有两件事,一是他也觉得Tonda应该跟前同事分享奖金,

  二是他自己声称,当初服务员们答应过他,谁的彩票中奖了,会买一辆皮卡车送给他。

  Edward先生当小费送给Tonda的彩票真的中奖后,想让她兑现“承诺”,于是把她告了,

  他的是,Tonda先接受了“会平分奖金”和“中奖后送皮卡”的条件,这是前提,然后他才给Tonda送了彩票。

  不过,法庭以此说法没有足够证据为由,驳回了Edward先生的起诉,

  他一路上诉到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再次败诉,

  之后再没有其他理由起诉,这才放弃了。

  Tonda确实没义务送车,

  但毕竟彩票是Edward先生送的,Tonda的做法在一些人看来多少有点儿不通人情,

  不过,她的确又省了一笔钱。

  第二起官司告一段落后,才太平了几天时间,Tonda再次卷入麻烦,

  这次更加恐怖,她被人持枪绑架了。

  文章开头提到了,Tonda之前离过婚,

  听说她中奖后,前夫Stacy找上门来,拿着一支手枪,把她绑架了,

  前夫开车挟持她,一路上不停说要杀了她,把她带到阿拉巴马州北部的杰克逊县,停在一个冷冷清清的码头。

  前夫挟持Tonda到一个登船点,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前夫不让她接电话,又威胁她如果敢接就杀了她。

  Tonda不断恳求前夫放了她,说话的功夫她的手机又响了,

  她趁机说,如果再不接电话,对方会起疑,没准后报警找她。

  这回前夫终于同意让她接电话,

  不过Tonda趁接电话的功夫,把手伸进包里,拿出她自己的手枪,

  出于自卫,她朝前夫开了一枪,打中他右侧胸部。

  前夫失去战斗力,Tonda先缴了他的枪,

  然后亲自开车把他送进医院,并在医院报警。

  这次事件中,前夫是绑架犯,Tonda是受害者,她的自我防卫也合理,这些都没啥异议,

  奇怪的是根据档案,显示前夫竟然没有因为持枪绑架被起诉或定罪,

  也许是起诉了但档案没公布,也许是根本就没起诉。

  无论任何,最后Tonda安然无恙,也没破财,她又当了一回幸运儿。

  可她遇到的麻烦,竟然还没结束。

  她中奖后没多久,就跟几位家人在佛罗里达州注册了一家公司,取名为9 Mill,这家公司的主要任务就是保管她的奖金,

  这是有钱人家庭很常见的做法,可以保护资产不被潜在债权人惦记,管理、整合资产以及赠与都会更方便。

  公司成立时,Tonda本人持股49%,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分享51%的股份,

  没想到美国国税局把她给告了,说她的行为属于“赠与”,赠与的股份价值2412388美元,应该交很大一笔赠与税。

  Tonda不同意这种说法,她提出了反驳的理由。

  首先,她说这只是资产转移,不是赠与,

  因为她跟家人有协议在先,说好了如果谁中奖,会分享奖金,

  所以这些钱不算赠送,只是执行协议。

  她承认没有任何纸质文件或记录来证明确实存在协议,只是一个松散的口头协议,

  她在证词中说:“我们一家人经常说,谁要是彩票中大奖了,会互相关照,分享奖金。”

  这话听着是不是很耳熟?

  当初第一起官司,服务员们就提出同样的观点,

  Tonda当时一直在反驳,但这次换成她自己,她跟法庭说了同样的理由。

  其次,彩票文件是以她和家人的公司9 Mill的名义签署的,并不是以她本人的名义签的,

  她的家人们算是公司股东,享受公司红利,所以不算赠与。

  这场官司拖了十来年,

  2012年,税务法院最终裁定Tonda的行为属于赠与,的确要交高昂的赠与税,国税局胜诉。

  不过不是给全部1000万美元都交税,只需给她赠送家人的部分交税即可,

  算来算去,其中有1119347.9美元的赠与部分需要交税。

  (Tonda和家人)

  经过三场官司,Tonda保住了大部分奖金,从她口袋里拿走的钱只有一少部分。

  外媒在报道中总结说,Tonda在处理奖金的过程中,耍过小聪明,只盯着自己的利益,

  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最后能保住大部分钱,得益于她少有的善意——同意开公司跟家人分享奖金。

  截止第三起官司结束,一系列的纷争终于过去了,

  之后就鲜少听到Tonda的消息,她变得很低调。

  报道中说,虽然有钱了,但她没放弃工作,

  据说她现在在密西西比州比洛克西市的一家赌场上班,当发牌的荷官。

  “毕竟,她在赌这件事上,还是有点儿运气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