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奇葩说:神坛的全面崩塌

奇葩说:神坛的全面崩塌
2019年11月20日 21:47 新浪网 作者 剧能说

  最近有个特别让人跌破眼镜的消息——《奇葩说》的许吉如被爆根本没有通过法考。

  纳尼?这瓜也太让人震惊了吧?要知道许吉如在这季《奇葩说》里,那可是女神一样的存在啊!

  许吉如,本科毕业于清华法学院、硕士毕业于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作为第六季《奇葩说》第一个出场辩论的新奇葩,她的标签是“美女学霸”。

  导师队长赛,在同组人是薛兆丰、李诞、傅首尔的前提下,她担任结辩。

  就算第五期她表现不佳被淘汰,标题也是“爆冷”。

  然而就在淘汰播出之后的这两天,人们试图撕开她的标签。许吉如在哈佛读的是公共政策,不是法律硕士。回国后在律师事务所工作的职位是助理,没有通过司考。

  节目中关于她的反常也被质疑。比如杨奇函说他“更早被淘汰”,但是许吉如被淘汰这期,被剪到了分组赛第一场。

  种种有迹可循的暗流涌动让人不难看出,许吉如在《奇葩说》这个比赛中,从出场到淘汰,都在被节目组体面地维护“美女学霸”这个标签,没有一丝一毫的偏移。

  但是这种把“女神”强行捧上神坛的做法,恰恰让舆论在“奇葩说不能没有许吉如”之后,迎来了巨大反噬。“德不配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多。

  当初她有多受关注,现在从神坛跌落就有多惨烈。

  而跌落神坛的仅仅是许吉如自己吗?对于《奇葩说》第六季来说,跌落神坛的太多了,神坛本身也就随之泯然世间了,这其实是神坛的全面崩塌。

  人为造神的“陨落”

1

  不仅仅是许吉如跌落神坛。BBking也一样。

  黄执中,曾经迷倒多少人的“最强王者”,1v1一上来就输给了电台主播雷哥。

  黄执中一张口“今天这道题,和辩题本身没有关系”,这句熟悉的开场,在奇葩说这六季里你可能听了不下十遍。

  这么生活化的辩题,他却一直在上价值,谈了半天“差别待遇”,却没有在最后及时的落回主题。雷哥一句话四两拨千斤“你有价值,我结过婚。”

  和李诞的“名画与猫之辩”,黄执中“遥远的哭声”这个概念确实另辟蹊径,但是一下子就过于拔高了,极其容易让观众觉得“我不配”,这样观众能没有逆反心理吗?

  雷同的把辩题凌空谈价值,相似的精英视角叙事。类似的套路看了六季了,观众当然腻了。

  黄执中当然是奇葩说中的“神”没错,可谁要看“神”一直活在舒适圈里呢?这种“跌落神坛”,看似猝不及防,其实再正常不过。

  越来越闹上台面的小团体

2

  了解的人都知道,《奇葩说》的小团体化,其实早就见端倪。从第四季以马薇薇为首的支持肖骁反对姜思达的微博混战。

  到第五季傅首尔董婧化妆室打架,微博上互相控诉、其他选手的“签字画押”

  都能看出这几十号新老奇葩之间的关系是多么错综复杂。

  第六季更甚,把这种台面下的弯弯绕绕,直接曝露到台面上来给观众看。比如第四期导师选人,薛兆丰选择颜如晶,而其他所有人都知道如晶肯定会选择黄执中。

  第二轮,薛兆丰又选择了庞颖,场上所有人的反应又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薛兆丰的选人方式,在节目中被评价为“天真”。

  一个最遵守游戏规则的举动,反倒成为与约定俗成的“规则”最格格不入的举动。

  观众不懂这种弯弯绕绕吗,当然懂,但是如果它没有被放到台面上来,所有人都可以自行脑补美好和不得已,来安慰自己。

  而节目中这种理所当然呈现的“小团体”,就像一直被美化的神,突然给活在幻想中的观众一记响亮耳光,并痞里痞气地说:醒醒,我们才没有什么神仙风骨,我们只是趋利的聪明人。

  轰,一瞬间信仰崩塌。

  假嗨的游戏场

3

  《奇葩说》第六季到现在,还没有真正引发深度思考的话题,大部分都是自我洗脑的假嗨。

  一方面议题不切实际,预设角度就是错的。

  比如第五期“感兴趣的工作996,我该不该886”

  首先这个题目就有问题,再感兴趣的996它也是996,而996本身就是违反《劳动法》的,节目组没有站在雇佣者的角度讨论我该不该“不违法”,而是质问被雇佣者如何选择。

  而导师们的观点就更好笑了。

  罗振宇:“你知道我们当老板的多惨吗?”

  李诞:“人生中有些苦是不得不吃的,工作才能提供生命的意义。”

  不错,宁们真不愧是用自己的热爱绑架被雇佣者的既得利益者。

  《奇葩说》不断在为“996”套上合理化外衣,可如果有人真把它当成观点输出并接收了怎么办?如果那个接收的人是还没走入社会的大学生呢?

  罗振宇在节目中说:要认命。

  我们身处旋涡之内的人没有选择权,或者说有选择权也逃不出这个旋涡。但是我们希望节目组,至少不要为旋涡说话。这是现实,但不是宿命。

  为什么说《奇葩说》第六季是一场自我假嗨?除了上面提到的辩题不切实际,另一方面也在于,选手质量的参差不齐,现场发挥>逻辑思考。

  这一季的《奇葩说》,和前几季一样热热闹闹,一样让人哈哈大笑。

  可是之后呢?热热闹闹之后是根本找不到准确共鸣的寂寞,哈哈大笑之后是根本想不起来论点论据的空虚。

  六期下来,只记得星悦可爱岳岳好帅傅首尔詹青云好累,一谈到辩题本身,好像除了“炭烤小猫”什么也想不起来。

  原来激烈的观点碰撞、独辟蹊径的思考模式、幽默之外的发人深思,变成了现在的几乎看不到什么深度和铺垫的讲段子、搞煽情、上价值。

  观众越来越会被辩手的言辞带动着哭和笑,鼓掌和跑票,却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不得不承认,《奇葩说》越来越失去让人深度思考的效用,越来越像个假嗨的游戏。

  赛制是个玄学

4

  1v1赛制、导师下场赛制、组队赛制、复活赛制、不服卡赛制,第六季仅仅播出六期,对于赛制的讨论就进行了一轮又一轮。

  有人说播出安排、淘汰与救人不能自洽。有人说第五季以来的这种组队赛,更有冲突感却失去了辩论初心...

  然而再多的讨论也改变不了《奇葩说》节目组的最终解释权。第六季的赛制仿佛成为了一种玄学,不管到底怎么解释,只要《奇葩说》觉得没问题,那它就是没问题的。

  这种玄学赛制之下,选手为了自保学会了迎合观众,观众爱听什么话就说什么话;导师为了胜利拉拢学员,选人策略一山更比一山高;场外的观众一脸懵,还自以为有选择权。

  只有节目组拿着赞助商的投资和无数的热度坐收渔翁之利,今天也更加赚钱了呢~

  从打破规则以竖起旗帜变成利用规则以成功存活,从那个敢持剑的勇士变成安然维护现状的“神仙”,那些灵光和锐气不见了,留下的是心知肚明却自欺欺人的所谓“体面”。

  我们无法轻易评判这种选择是对是错,但是作为一档从开播之初就喊出“寻找奇葩,寻找最会说话的人”口号的节目,是不是有些讽刺?

  2014年,《奇葩说》第一季横空出世,成为现象级综艺,成为那个“中国网综元年”最引人注目的存在,而5年后的今天,这个万人敬仰的神坛,终于要全面崩塌了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奇葩说神坛崩塌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