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为什么仙侠剧无法复制“李逍遥”?

为什么仙侠剧无法复制“李逍遥”?
2024年01月25日 19:06 新浪网 作者 剧能说

  “内娱是一个巨大的仙剑。”

  胡歌、杨幂、唐嫣、刘诗诗在微博之夜上同框带来的回忆杀还没杀完,《仙剑四》和《祈今朝》的同台对打就又把仙剑IP推到了风暴中心。

  两部新剧同时在播,但最能引发广大网友共鸣的仍然是老剧。

(《仙剑》和《仙剑三》登上视频平台飙升榜▲)

  事实上,把时间线拉得再长一点,会发现05年开播的《仙剑奇侠传》和09年开播的《仙剑奇侠传三》其实从未退出过公众视野。

  相反,随着“仙侠剧”中侠义精神的没落和不断传出的翻拍,这两部作品不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集中讨论,评分也在逐渐上涨,成了“开局即巅峰”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为何《仙剑一》和《仙剑三》拥有如此强大的长尾效应?仙剑IP注定走向没落吗?在当下这个关口,这些追问也许更有意义。

  01

  关于“仙剑”一词,“仙剑之父”姚壮宪有过一段最直观的解释,“仙这个字代表的就是赵灵儿,剑就代表江湖,代表武侠,也就是代表李逍遥这样一个剑侠。”

  “仙”为表,“侠”为里,构成了这两部作品的底层气质。

  相比后来诸多仙侠剧中的开局顶配、主角天龙人设定,仙一和仙三的故事都是真正的平民视角:仙剑一中,李逍遥是李家客栈的店小二,仙剑三中,景天是永安当的小伙计。不光身份低微,在性格上也各有瑕疵,李逍遥油嘴滑舌,景天贪生怕死。借由男主的视角展开,故事便天然被赋予了“成长”的命题。

  《仙剑一》中少年在烟花下约定十年后再相聚,《仙剑三》中景天在蜀山振臂高呼“我是救世大英雄”,这是少年成长故事中浓墨重彩的一面,极致的高昂与兴奋、世界在你眼前展开的跃跃欲试、面对未知感到自己无所不能......看着剧里意气风发的少年人,观众也会不自觉的代入共情。

  可惜的是,没有任何一种成长是HE。

  虽然叙事节奏不同,但仙剑一和仙剑三在后半程本质上都是一个讲述失去的故事。林月如、刘晋元、酒剑仙、灵儿......李逍遥失去朋友、失去师父、失去爱人;何必平、茂茂、龙葵......景天失去朋友、失去亲人,最后向天帝兑出的是自己的生命。欢声笑语褪去,层层叠叠覆盖而来的是极致的痛。

  失去的过程,才是成长和“悟道”的过程。不曾亲历痛苦,怎么可能切身体会到别人的痛?怎么可能拥有爱人之心?《仙剑》大结局里,李逍遥终成大侠,但他也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他最后抛向剑圣那句“你明白吗”,不是得道后的大彻大悟,而是失无所失后的痛彻心扉。

  再反观如今市面上大部分被冠以“仙侠”之名的影视剧,连刻画主角人性一面的能力和勇气都没有,又何谈讲述成长与悟道这样宏大而幽微的命题?

  《仙剑》和《仙剑三》能在完结这么多年后收获口碑上的攀升,间接证明了那句文娱圈颠扑不破的真理:“都是同行衬托得好!

  02

  经典剧集迸发长尾效应,不单单有《仙剑》系列,而是过去几年发生在影视行业的共性。

  如果要为过去几年的内娱总结关键词,“文艺复兴”必然在列。

  综艺节目中,比起“弟弟妹妹”更受欢迎的是“哥哥姐姐”,王心凌一曲《爱你》不光跳出了自己演艺事业的第二春,也奏响了网友考古的号角;社交平台上,比起各种新鲜出炉的段子和金句,刷屏的是“这是可以说的吗”“你是我的神”“你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的”等各种重新被挖掘的老梗。

  折射到影视剧行业,“文艺复兴”的表征便是观众对老剧的重复消费。

  《西游记》《红楼梦》《士兵突击》《甄嬛传》《琅琊榜》《父母爱情》《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等高质量的老剧都在过去几年被网友反复重刷、各种解构,并衍生出了新的梗文化。

  “三阿哥又长高了”、安陵容文学、“配享太庙”、“萧景琰你有情有义为什么就是没有脑子”......如果说过去对经典影视作品的肯定体现在复播率,那发生在这届观众身上的变化便是在“观看”这个行为之余有意识地参与到二创中,为影视作品赋予浓厚的IP性质。

(在网友的鬼畜视频中无限长高的三阿哥▲)

  以《仙剑》为例,不仅主角群像是观众心中的高光,反派角色拜月教主、仙剑仙也具有相当丰富的解读空间。

(从拜月教主的视角看《仙剑》

  更遑论还有各种经典配乐、虐恋CP、台词金句......用《爱情神话》里的台词说就是,“没有用《生生世世爱》剪过片头的仙侠剧是不完整的。”

  在怀旧已经成为一种时代情绪的大背景下,承载了一代人集体记忆的老剧,自然成为了舆论场上的流量密码。

  03

  《仙剑》的长尾效应显著的原因之三,在于演员。

  一个毋庸置疑的是事实,不管是05年《仙剑奇侠传》,还是09年的《仙剑奇侠传三》,都发挥出了强大的造星效应,且这批主要演员在十余年的时间中依然坚挺在内娱的流量顶峰,而《仙剑》作为他们的代表作自然免不了在大量曝光中被反复提及。

  稳坐“电视剧一哥”的胡歌,在最新作品《繁花》中,导演王家卫曾对他提出要求“阿宝要找李逍遥的感觉”;与此同时,《繁花》还是胡歌和唐嫣的“五搭”,两人在片场拍摄间隙时聊到了在《仙剑三》剧组时的笑场,“土灵珠”和“我们这里是酒吧”都是为剧粉津津乐道的名场面。

  2022到2023,刘亦菲凭借《梦华录》和《去有风的地方》接连两部作品杀回电视剧圈,《梦华录》热播期间,一条赵灵儿和赵盼儿的混剪视频成为了微博万转,“赵盼儿赵灵儿,一字之差却时隔了十六年”引发了网友的无限感慨。

  《一念关山》当中,刘诗诗饰演的女主任如意有句台词是“娘娘说我上辈子是一把剑”,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仙剑奇侠传三》当中两次为兄祭剑的龙葵。有关的剧情片段播出后,#任如意上一世 龙葵#、#曾经的龙葵 现在的任辛#也果不其然登上了微博热搜。

  而这些演员的每次同框,也都会在社交平台上引起一波回忆杀。能打情怀牌的作品有很多,但每次都能称之为“有效情怀”的少之又少,《仙剑》系列是其中之一。

  最后想说,

  一部优秀的影视作品是集体创作智慧的结晶,《仙剑奇侠传》和《仙剑奇侠传三》的卓越同样是由方方面面的因素共同决定的:高明的叙事技巧、扎实的导演功力、神级配乐、适配的选角.....

  十九年过去,《仙剑》给这个行业留下的启示并非仅仅停留于仙剑这个IP,而是用心的作品会在时间长河中被看见真正的价值。

  李逍遥,永远的白月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