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当观众嗑背德时到底在嗑什么

当观众嗑背德时到底在嗑什么
2024年06月08日 10:30 新浪网 作者 剧能说

  四下无人的雨夜,男学生对女老师说“叫我老师看看”↓

  半夜在教室悄悄备课,发现有同事回到办公室后屏住呼吸藏在门后↓

  眼睛看着的是对方给学生上课,脑子里想起的是自己对老师心动的点点滴滴↓

  安锡畔新作《毕业》,熟悉的红伞,熟悉的姐弟恋。

  只是这次在追剧之余,忍不住把目光移向这部剧从拍摄期就重点宣传的“背德”上。

  “健康的恋爱固然重要,但畸形的恋爱实在精彩”,当偶像剧的主要矛盾集中于观众日益提高的审美趣味和陈旧落后的创作套路之间,“背德感”是新的解题思路还是又一个用完即弃的流量密码?

  01

  虽然在韩国本土取得的收视率不佳,但《毕业》依然凭借安导一贯的文艺质感和特有的细腻氛围收获了不错的口碑。

  女主徐惠珍(郑丽媛 饰演)是补习班的金牌讲师,男主李俊浩(魏嘏隽 饰演)是她教的第一个学生,在她的教导下完成了从差生到被名校录取的完美逆袭,也奠定了女主事业能取得成功的基础。

  多年之后,李俊浩从大企业辞职,报考了补习班讲师,男女主师生变同事。李俊浩一边搞事业一边大胆追爱,原来徐惠珍不仅是他的人生导师,也是他的初恋。

  如果古希腊不限国籍,那安畔锡想来应该是掌管背德的神。都市爱情三部曲中,《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是关于多年姐弟变情侣这件事,《春夜》是爱上了朋友的女友怎么办,《毕业》则是师生恋+姐弟恋,可谓buff叠满。

  既然是“背德”,那少不了你来我往的遮掩与推拉,好不好嗑另说,但总归要比“霸道总裁爱上我”给人的观感更新鲜一些。

  再反观一下国产剧,“背德感”也早就默默成为了剧集宣发中一种很新的时尚单品。慢动作+眼神特写,配上背德の小曲儿《悬溺》,不管有没有都先蹭一下再说。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和《春夜》也都被国产剧买下版权翻拍,后者改名《我知道我爱你》,靠着男小三文学又火了一把。

  一言以概之,嗑到背德CP就像呼吸一样简单。

  选进语文教材的《雷雨》到上世纪末风靡一时的《新闻女郎》,很多人在尚不知“背德”为何物的时候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完成了性偏好测试。

  毕竟,当眼睛笑成一弯月牙的铃木保奈美和十六岁的泷泽秀明同框,谁还能看见那位已经看不见发际线的工藤大叔呢?

  02

  如果把“背德感”看作一门学科的话,也可大致划分出以下几个分支——

  伪骨科学,课代表有《我的人间烟火》中的“孟许时分”、《长相思》中的夭玹;

  小妈学,课代表有《贤者之爱》中的男女主、《庆余年》中长公主和太子,凭借“小妈文学”成功出圈的短剧《招惹》;

  男小三学,课代表《春夜》,赛道种子选手则有张晚意、王星越;

  师徒学,远有《花千骨》,近有《一念关山》中的“辛光”,多出现于仙侠和古装剧中。

  “背德”,顾名思义,背离道德、超脱于公序良俗之外。这也意味着它必然是小众的、少见的、猎奇的,就像“越危险越迷人”一样,背德CP也是越危险越好嗑。

  保守意味着安全,而危险就意味着必须要隐忍压抑,在感情与理性的拉扯之间,性张力也就不言自现了。

  当孟宴臣终于情难自禁问出那句“那为什么我们...”的时候,是十几年隐忍不发的感情终于要击穿摇摇欲坠的心理防线,当然要比直抒胸臆的感情来得酸涩又带感。

  《长相思》玱玹为了政治理想和生存需要必须和不同部族联姻,对小夭的爱意也无法得见天日。小夭和涂山璟在屋内幽会,他就在屋外挥刀自残;大婚在即,他就先一步把象征定情的若木花送给了小夭。

  要么肉体上自虐,要么精神上自虐。很多人都敢说,偶像剧里男角色的虐点就是女观众的爽点。《长相思》第一季播出结束后,最出圈的仍是预告里那句“我想和你长相守有错吗”不是没理由。

  与此同时,“背德”的存在也对传统的权力关系构成了挑战。兄妹也好、师徒也罢,当中的权力结构一目了然,情感的迸发是对二者关系的重新书写,也构建了新的创作空间。

(《毕业》中原本的师生相处模式随着剧情的推进和感情线的变化被重置▲)

  03

  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在《背德者》一书宣扬的“背德主义”是“大胆藐视一切既定的道德观念,冲破宗教和家庭的桎梏,尽情地满足人的自然本性,追求个人主义的人生理想。”

  尽管这和影视作品中对“背德”的刻画并不完全一致,但也多少说明了,“背德”天然就包含人对自我的追求和探寻,只是能把这道命题讲好的寥寥无几。

  上述提到的作品当中,最能体现这一层立意的当属安畔锡导演的《春夜》。

  《春夜》当中,女主角李静仁的父亲专制、独断,精英男友表面风度翩翩实则大男子主义,静仁虽然回避“结婚”这个话题但并未真正积极地为自己争取。

  父亲希望她尽快结婚是为了保住自己的职位,男友提出结婚则是为了家族的体面。身边人为她规划的人生路径笃定又清晰:从一个家庭无缝过渡到另一个家庭,穷尽一生来扮演好女儿、妻子、母亲这样的角色。

  李静仁和刘志浩之间的感情是意料之外也是不可控的,所以每一步都必须由李静仁自己做出抉择。在这个过程中,静仁的主体性逐渐被唤醒,也更有勇气遵循自己的本心。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如果是男性和女性第三者,没人会觉得这是“背德文学”,就像没人会觉得洪世贤和艾莉好嗑;但如果是女性和男性第三者,则有极大可能会发展为热门CP。“男小三”可以成为一条赛道,“女小三”却只能背负骂名。

  归根结底,男性在成长过程中可以探索主体性的机会实在是太多了,整个社会的文化氛围都在鼓励他们追求自我实现,而女性似乎只有在爱情的缝隙中,才能为自我寻觅到宣泄的出口。

  被“德”规训、约束最多的人,自然也会率先成为“背德者”。

  从这个角度而言,“背德”能承载的创作命题不可谓不广阔。如果仅仅被当成一种迎合观众的噱头,未免太可惜了。

  嗑学家集合!↓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春夜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