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现在还觉得毁三观吗?

现在还觉得毁三观吗?
2024年07月08日 10:29 新浪网 作者 剧能说

  相比热播剧,这两年剧圈更热闹的是老剧。

  “唯一真神”《甄嬛传》,讨论度常年居高不下,长尾效应已经长到了从导演到全体演员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程度;《武林外传》《仙剑一》《仙剑三》《步步惊心》则堪比“四大金刚”,从表情包到OST都丝毫不过时;与此同时,也有一部分老剧开辟了“黑红”路线,通过各种二创解析喜提“泼天”热度。

  《如懿传》的“懿症”出圈后,从此逻辑不通、人设矛盾的大男/女主剧都会被赐名“大X传”;《知否》的嫡庶观被扒了个底儿掉后,“嫡嫡道道”也迅速流行起来,万物皆可发卖。

  当《如懿传》从“兰因絮果”的BE美学变成国产剧女主雷点大全,当《知否》从宅斗剧天花板变成返封建大作后,有一个类别的作品在角落里默默经历着二轮反转,被群嘲之后又开始受追捧——

  影响了几代人的琼瑶剧。

  犹记得前几年,曾经风靡一时的琼瑶剧被打成了“三观不正”,小时候觉得温柔可人的如萍是“心机绿茶”“雌竞王者”,风度翩翩的何书桓则是顶级渣男,谈个恋爱动辄要死要活的男女主们是随地大小疯的“癫公”“癫婆”。最常被拉出来审判的台词包括但不限于:

  “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紫菱失去的可是爱情啊!”

  “我不是来拆散这个家的,我是来加入这个家的。”

  “或者,我不是天下唯一一个为两个女人动心的男人吧 。”

  当奉行“恋爱比天大”的琼瑶世界观碰上“反恋爱脑”的大流,翻车是意料之中,不翻车才是奇迹。

  只是没想到,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照进互联网,风水轮流转的速度也被按下了十倍加速键。近两年,琼瑶剧又被从新的角度解读了一轮,口碑再次反转,翻车变成了翻红,原本被批“三观不正”的琼瑶也变成了“反PUA达人”“人间清醒”......尽管这些title的后面依然要打一个问号,但可以肯定的是:琼瑶剧没变,观众变了

  01

  “都是同行衬托得好”,这句出自相声的调侃,俨然已经成为中国影视剧行业的箴言。

  琼瑶的翻红,首先要归功于伪大女主的低质和泛滥,以近期两部刚刚完结的国产剧为例,都在女性主义的层面上遭遇了不同程度的质疑。

  《墨雨云间》,开播时最吸引观众的点是“复仇爽文”,但等观众一路追到了结局,非但女主角的复仇不彻底,爽感也是经不起深究的。薛芳菲是以姜梨之名完成复仇计划,但最后关头却好像忽然失忆,忘记了姜梨死前的满腔愤恨,替她原谅了渣爹;琼枝为了帮薛芳菲打听亲人的下落受辱而死,但她却在弟弟面前谎称琼枝“嫁了一个好人家, 去了很遥远的地方”,自行把所有苦难一笔勾销。

  如果说《玫瑰的故事》前期女主黄亦玫的人设还有点耳目一新的感觉,那等到方协文上线后,叙事需求全面为流量需求让位,凤凰男、PUA、婆媳矛盾.....在各种话题buff的叠加下,女主的人设也开始崩塌。

  当国产剧中的大女主越来越模板化之后,早期琼瑶剧中的女性角色反而愈发呈现出一种独特、旺盛的生命力。

  以《还珠格格》为例,小燕子出身底层,爱好行侠仗义,等到她进入皇宫后,并没有被死气沉沉的后宫同化走上宫斗的路子,而是全面改造漱芳斋,把这里变成了人人平等、皇宫版本的“大杂院”。当这种“改造”遇到来自来自皇权和父权的双重阻力时,小燕子选择了从皇宫出走,也从“格格”这个身份中出走;紫薇看似弱不禁风,但内在的生命力丝毫不输小燕子。在主角团的云南之行中,她是团队的强心针和粘合剂。

  回想一下,没有血缘关系却一直共患难的小燕子和紫薇难道不是很多观众第一次认识到“女性互助”吗?《情深深雨濛濛》中,方瑜可云互为情敌依然互相帮扶,难道不是同为女性之间的共情吗?当观众有了新的眼光,琼瑶剧中那些原本被忽略的部分也亟待重新挖掘。

  02

  去年于正有一段话在互联网走红,“君不见所有女主戏火的都是男演员们?女主是代入,男主才是真爱。”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确实是国产剧现状。

  去年热播的《长相思》和《一念关山》,都曾因削弱女主引发争议。《长相思》中被讨论最多的是小夭会和谁在一起以及每对CP的适配程度,清水镇之后小夭的个人高光便少之又少;《一念关山》则采用了“女强男更强”的模式,前期各种渲染女主战力,但真到了危急关头依然要靠英雄救美。

  谁从“大女主剧”中获利最多?答案往往是男演员(们)。

  反观小时候看的琼瑶剧,无论是何种年代何种背景,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往往是女性角色。从《烟锁重楼》中挺身反抗封建礼教的夏梦寒,到《还珠格格》里具有草根精神的小燕子,再到《情深深雨濛濛》里在大雨中冲出陆家,敢爱敢恨的陆依萍.....这种女本位的视角一以贯之,不断强化着女主角的中心地位和在观众心中的存在感。

(《情深深雨濛濛》中依萍的反PUA台词▲)

  最直观的便是,每次传出琼瑶剧翻拍之时,网友最热衷讨论的往往是女性角色的人选,而这些角色也的确都成为了演员最深入人心的形象。

  究竟什么才是“爱女”?不要看创作者说什么,要看他们做什么。从结果论的维度看,琼瑶可能才是真正的爱女作者。

  03

  “配角上桌吃饭”是近几年内娱的热门现象,而在这句话背后传递出的另一层含义是“观众苦工具人配角久矣”。

  琼瑶流传最广的台词大多是“爱情至上论”,但这并不是她的作品中唯一的论调,站在主角反面的人同样会输出自己的思想。

  比如《青青河边草》中何晴饰演的“不被爱的女二号”华又琳,她与马景涛饰演的何世纬原本有婚约在身,当何世纬逃婚之后,华又琳千里迢迢来到他的面前,说了这样一番话——

  “你的决定既草率又鲁莽,而且极端的自私。你是一走了之,却把伤心着急、尴尬羞辱一股脑的扔给我们两家人。告诉你,我虽然是女流之辈,但同样是士可杀而不可辱!男子汉大丈夫,你尽可以去跟父母争啊、革命啊,行不通,你堂堂正正到我家里来要求退婚啊,逃什么?你连这点勇气这点担当都没有!你根本不配做我华又琳的丈夫!”

  单这一段掷地有声的台词,就足够秒杀不少徒有其表的大女主。

  《新月格格》中最出圈的台词是女主角那句“我是来加入这个家的”,但身为原配的雁姬同样有一段这样的反击:

  “我输了,我之所以被她比了下去,是因为我没有千里寻夫,可我在干什么?额娘最清楚了,我在伺候她老人家,我在照顾一双儿女,哪怕我也心焦如焚,度日如年,可这又算什么呢,不过是心里面的煎熬,哪比得上人家付诸行动,那才壮烈才伟大是不是?我就是没有人家聪明,我应该不顾责任,放弃道义,藐视人伦,只顾自个儿的爱欲痴狂,然后单枪匹马的狂奔天涯!”

  就连童年回忆中绝对的负面角色“雪姨”,在出轨暴露后面对陆振华的鞭笞都一顿输出,语惊四座:“陆振华,你有多少小老婆,我为什么要为你守身如玉,我又不需要贞节牌坊!你可以玩女人,我为什么不可以找男人?”

(如萍的表情亮了▲)

  被女儿责问时,雪姨再次开大,“陆振华罪该万死,又老又没有用,我凭什么为他放弃自己的快乐?”给了梦萍一点小小的震撼。

  如果说依萍对陆振华和他所代表的父权是欲拒还迎的,那雪姨的话话则从心理上真正击溃了这个封建家庭的大家长。

  如果琼瑶剧放在今天播,也许这些曾经不讨喜的配角们收获的风评大不相同。她们的言语、她们的思想,同样是琼瑶剧的一部分,也是作者价值观的体现。抛开作品的完整性谈三观,无异于断章取义。

  只是,不同于持续有影视化作品跟观众见面的金庸,也不同于近年掀起改编热潮的亦舒,内娱上一部“琼瑶剧”距今已有十一年之久;2018年腾讯影业曾宣布打造新版《还珠格格》,评论区的声音并不友好。

  “琼瑶剧”过时了吗?这个问题仍要打一个问号。但可以肯定的是,当老剧频频翻车或翻案,观众需要更新的故事,也需要更好的故事。

  你小时候印象最深刻的琼瑶剧是哪部?↓↓↓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琼瑶剧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