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美是美,可惜是个恋爱脑?

美是美,可惜是个恋爱脑?
2022年11月24日 17:20 新浪网 作者 日本那些事

  上篇《恋爱世纪》的推文中我写到,当今的国产恋爱剧变得越来越“悬浮”的一个重要原因——

  大多数观众已经越来越不需要恋爱剧为自己的生活提供参照,在高压的生活节奏下,“谈恋爱”变成了一件成本高风险高的事,而“恋爱脑”则成为了一种新的“互联网原罪”,得了的人是要被送到深山里挖野菜的。

  挖野菜这个网络热梗当中,王宝钏原本是古代版本的白富美,因为恋爱脑,放弃自己丞相之女的身份嫁给了平民薛平贵,还是因为恋爱脑,在薛平贵随军出征后,她苦守寒窑十八年,只能挖野菜度日。

  尽管在电视剧里还有段前情,

  王宝钏做梦梦到了薛平贵是真龙天子,笃定他日后必有一番建树。抛下一切嫁给他其实更像赌徒投资,一把梭哈。

  如果从这个角度展开叙事的话,王宝钏挖野菜哪是“恋爱脑”呐?那是小不忍则乱大谋。

  发现没,

  当所有行动机都被简单粗暴地扣上恋爱脑这顶帽子之后,女性形象也会一同扁平化,仿佛眼睛里永远冒着粉红爱心,不是在为爱发电就是去为爱发电的路上。

  最近被频繁吐槽的一位👇

  《点燃我,温暖你》的女主朱韵(张婧仪 饰演)。

  先跟还没顾得上追这部剧的朋友快速介绍下剧情,

  女主朱韵,父亲是商界精英,母亲是教育局领导,从小在万千宠爱中长大,名副其实的“公主”。

  上大学后,朱韵邂逅了计算机天才李峋(陈飞宇 饰演),李峋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小子”,性格张扬不羁,原生家庭有着诸多不幸,高中的时候还因帮同学篡改会考成绩被学校开除过。

  两个人从互相看不惯到逐渐了解对方,再到展开恋爱,从校园到职场,经历人生巨变后最终走到了一起。

  就......很常见的偶像剧套路。

  这部剧的导演之前拍过不少爆款偶像剧(《王子变青蛙》《何以笙箫默》),很擅长塑造男女主之间的CP感,《点燃我,温暖你》开播至今,诞生了不少好嗑的名场面。

  而随着剧情推进,“朱韵恋爱脑”的吐嘈声也越来越多。

  被吐槽的最狠的几处情节:

  父母反对朱韵和李峋一起创业,坚持要她保研出国,她因此和父母起了争执,父亲质问她“难道我们父母还没有他重要吗”,朱韵回答“如果我说没有呢?”

  还有一处是三年后重逢。

  这时候的李峋刚刚从牢里出来,大学唯一信任的朋友背叛了他,夺走了他的公司。人生中最好的三年被拦腰截断,从意气风发的少年天才变成了一个一穷二白、还有过案底的普通人。

  留学回来的朱韵邂逅了他,放弃了国外的百万年薪,跟他挑同一家公司面试、用自己的工资来帮李峋争取工作机会,

  当上项目小组长后又是给他安排学习计划,又是贴钱给他换电脑,一心想帮李峋夺回公司。

  如果说前面那句觉得父母没有李峋重要还停留在“恋爱脑”的层面,那三年后重逢,朱韵的一系列举动则直接被打成了“舔狗”。

  微博随手一搜:

  我们一处一处说,

  偶像剧在逻辑上多多少少都有点问题,但我觉得女主觉得李峋比父母重要这句话反倒一点问题也没有。

  先来看剧里对朱韵家庭状况的刻画,

  朱韵作为独生女,在宠爱中长大是没错,但与之伴随的,妈妈的控制欲极强,什么事都喜欢帮朱韵做主。

  比如她明明不想当课代表,但她妈觉得这事对她之后保研有好处,一个电话给学校老师打过去,朱韵还是成了课代表;

  大学毕业后创业,朱韵比任何人都清楚李峋的能力,创业阶段所有工作也都在有条不紊的推进,而朱韵妈妈对李峋的成见非常之大,称呼他为“他们这种人”,形容他“有些根子上带的东西,想装都装不出来”。

  在到底要不要出国这件事上也一样,完全不听取朱韵本人的想法。

  剧中多次明示暗示过,李峋象征的是朱韵的理想化自我,他最外放的那些品质,优点也好、缺点也罢,都是朱韵一直欠缺并向往的。

  无需多言,朱韵会喜欢上李峋这件事本身已经说明了一切。在成为父母理想的女儿和成为自己理想的朱韵之间,女主选择了后者。

  在争吵中把这句台词说了出来,看似是矛盾的爆发,其实剧情已经为此铺垫了很久。

  再退一步,

  就算朱韵的父母十分开明,我也不觉得把恋人排在父母之前有什么问题。

  Papi酱此前有一个综艺片段非常出圈,

  她对人生的优先级做了一个排序:自己放在第一位,然后是伴侣、孩子、父母。理由是自己陪伴自己的时间是最长的,然后这一生是要和伴侣一起度过的,孩子和父母,你只能陪伴他们走人生的一段路,剩下的路还是得他们自己去走。

  当时观察室的各位爸爸齐刷刷对这个排序表示反对,他们的答案也都惊人一致,第一位是孩子,最后才是自己或者是伴侣。

  同样是这位说“第一位一定是孩子”的爸爸,在镜头前把自己不爱化妆的女儿形容为“淤泥”。

  爱你是真的,但要打压你、否定你,按照自己的想法要求你也是真的。

  这几年papi酱置身于网络的舆论场中浮浮沉沉,但我对她这番话记忆犹新并且仍然无比赞同。

  至于朱韵到底是不是“舔狗”,

  百度百科对“舔狗”的定义是指对方对自己没有好感,还一再地放下尊严地用热脸去贴冷屁股的人。

  而在朱韵和李峋的关系中,很明显这两条都不符合。

  “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偶像剧套路中,女主总是在被动的等待男主角救赎,没人觉得有问题。

  等到这种关系颠倒过来,女主的“救赎”行为却会被解读为“倒贴”or“舔狗”,这难道不是对女性在恋爱关系中天然处于弱势的默认吗?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形容一个女性角色“恋爱脑”,通常是带有贬损性质的,指向的是头脑简单、无脑牺牲等含义,但当“恋爱脑”用在一个男性角色身上,却往往表褒义,指向的是深情专一、不吝付出等品质。

  最后,

  分享日本女性主义作家上野千鹤子的新书《始于极限》里的一段话:

  “爱的光谱涵盖了控制到自我牺牲的种种层次.......能使你充盈、教你认识自己的,是「爱」而非「被爱」,是「欲想」而非「被欲想」。没有性和爱,人也活得下去,但有比没有确实能更丰富人生的经历。”

  如果“爱”和“欲想”注定会被打上恋爱脑的标签,那就祝每个人都能拥有“恋爱脑自由”。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