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鹏论:任何事 从它不是什么开始做减法 因为少即是多(下)

坤鹏论:任何事 从它不是什么开始做减法 因为少即是多(下)
2020年03月30日 18:09 新浪网 作者 坤鹏论
坤鹏论:任何事 从它不是什么开始做减法 因为少即是多(下)

一、减法式预言

无疑,如果非要做预测,显然用否定法,从它不是什么开始,不断做减法,最终越容易一语成谶。

为什么?

首先,在否定和减减减中,越来越触摸到事物的本质。

其次,掌握事物的本质后,就能找寻到其发展规律。

再次,有了发展规律,就可以由历史推演出发展的趋势和脉络。

有些预言家,就是以此为其方法,将历史套用到现在和未来。

其实,这并不算预言,真正的预言应该是,何时何地将发生何事,要非常具体。

为什么戴维斯、彼得·林奇、比尔·格罗斯等投资大师一直强调要学历史、读历史。

甚至会说“就确定未来而言,没有比历史更好的老师……一本30美元的历史书里隐藏着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答案。”

这就是因为历史有本质、历史有规律。

在人类历史中,凡是能够针对事物的弱点提出警告,基本都接近于先知扮演的角色。

特别是那些在人们拒绝接受的情况下预测灾难的发生。

世界第一个提出股市是经济晴雨表的巴布森,他在1929年世纪大崩盘的前两年,就开始不断警告股市要跌、要大跌。

终于在1929年9月5日,当他在“国家年度经济大会”上发表演讲,再次重申一贯看法——赶紧卖出股票外,还预测股指会下跌“60~80点”,并且随之而来的是大萧条,工厂倒闭,人们居无定所,四处漂泊。

结果当天下午两点,巴布森的讲话出现在了新闻显示板上,美国股市开始跳水,当天下跌10个点。

于是,历史上著名的“巴布森突变”说法就此确立,甚至将其称为引爆点也不为过。

而巴布森被誉为股市先知。

就像巴布森,因为不断唱衰,一直不受人待见。

其他人类先知也一样。

甚至不少人为此要付出自己的生命。

道理很简单,鲁迅的《立论》讲得很透彻。

在别人喜得贵子开心之际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

只能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

国外有谚语说,棒打信使,真相带来仇恨,说的就是这样的事。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搞预测,明智的选择是,好上加好,即使错了,也不会挨打。

如果想做先知,预测灾难,唤醒装睡的世人,那得需要巨大的精神力量。

古人也借神话故事,不断警示后人,凡是对现实发出警告,以及那些能够理解别人所不理解的事情的人,都会遭受惨痛惩罚。

比如:希腊、罗马神话中特洛伊的公主,阿波罗的祭司——卡珊德拉,神蛇用舌为她洗耳,使其能听到一些特别的信息,获得了预言未来的天赋,同时却背负着不被人相信的诅咒。

坤鹏论:任何事 从它不是什么开始做减法 因为少即是多(下)

坤鹏论认为,只要坚持常识,再学习一些世间亘古不变的道理,照样能够预知未来。

比如:只要懂了复利法则、回归平均值,就能99%在股票投资中不亏钱。

可惜的是,坤鹏论从去年不断提醒大家——赚钱从存钱开始,从存1元钱开始。

甚至不惜用小学一年级的数学算给大家,从最基本的“收入>支出”开始掰饬,一再提醒“钱最怕什么?最怕丢”,投资赚钱从不亏钱开始……

结果呢?

当时,不断被网友用“开源节流,关键是赚,省能省几个钱!”怼来怼去。

很多事,特别是人生中的大事,都该用逆向的否定法。

还记得我们看过的那些电影吗?

所有主角往往不是武功身手最高的,但绝对是最耐打的。

他们总是用被打到不成人形还能反败为胜说明着——武功的最高境界,就是要能挨打!

放大到人生,什么样的赢家都比不过人家活久见!

二、运用递归思维,为工作做减法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人类唯一能从历史中吸取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都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我们真的无法从过去的行为中学习,因为人类学习是缺乏递归思维。

什么是递归思维?

有句名言为:人理解迭代,神理解递归。

人的思维,一般是迭代。

比如:人都是先学习加减法,再学习乘除法,最后学习微积分。

数学归纳法就是一种迭代,从一个简单的起点,推广到一般情况。

递归,则是一种反人性的逆向思维。

计算机世界最讲究递归思维。

谷歌有一道面试题:

我们两个人一起做一个游戏。

第一个人先从1和2中挑一个数字,第二个人可以在对方基础上选择加1,或加2。

然后又轮到第一个人,他可以再次选择加1,或加2,之后把选择权交给对方。

就这样双方交替选择加1或者加2,谁要是正好加到20,谁就赢了。

用什么策略保证一定赢?

为了便于理解,先让我们以谁加到10谁赢举例。

假设我让你先选。

你选择2,我选加2——2+2=4。

然后,你在4的基础上选加1——4+1=5。

我还选加2——5+2=7。

接下来,不论你选加1(1+7=8),还是加2(2+7=9),我都能加到10,因此我赢定了。

你可能觉得先选的吃亏。

好吧,我来先选,我选1。

你的选择有两个结果——1+1=2或1+2=3。

不管你的选择是哪个,我都会在自己这轮让自己得4。

接下来,你选择加1,是5,你选择加2,是6。

接着,我的目标就是得到7,这就回到上面的步骤了,最终肯定是我赢。

有没有发现其中的窍门?

如果要想抢到10,就需要抢到7,要想抢到7,就得抢到4、1。

不管谁先选择,关键是要先抢到4,这样就可以控制整个过程了。

谷歌的面试题,如果要抢到20,就先要抢到17,接下来就是14,然后抢到11、8、5、2。

所以,对于这道面试题,只要第一个抢到2,就赢定了。

这道看似是智力题主要考察面试者的什么技能呢?

就是对递归思维的理解。

一般人,让他们数数,数到20。

他们会从小往大数。

这道题解题思路正好相反,要寻找到20,先要找到17,接着14……

这就是递归思维。

上面说了,计算机编程中,如果一个程序员,每次使用递归,代码总会简洁到让自己心虚。

而这充分说明了递归思维也是一种减法。

在生活和工作中,但凡目标,最好的办法就是递归思维,以结果为导向,倒推如何实现预期目标,比如:从几个维度考虑、每个维度又需要哪些资源等。

人类的认识受到我们生活空间的局限,所以从小就习惯了从小到大渐渐扩张的思维方式。

就像历史中那么多不断重复的错误,如果真能用递归思维,就应该存在一个纠错机制,使聪明的人最终从这类历史经验中吸引教训。

可惜并没有!

坤鹏论:任何事 从它不是什么开始做减法 因为少即是多(下)

三、少即是多——快而俭启发法

外国有句俗话叫:只要倒出你鞋子里的小石子就可以了。

马三立的相声说:痒了,挠挠!

少即是多的核心是,直击事物本质,不在旁支末节费心,即使它们无比的美丽诱人。

伦顿商学院市场营销学副教授丹·戈尔茨坦和德国社会心理学家捷尔德·盖格瑞泽创造了快而俭的启发法。

启发法的主旨是,帮助人们在时间、知识和计算能力都有限的情况下,做出正确的决定。

戈尔茨坦认为,我们在决策中经常使用的复杂方法,很可能只是打动别人的幌子。

许多情况下,用大量数据搜集和分析来进行的决策都是多此一举。

他认为启发式是一种快速而节俭的决策方法,效果毫不逊色。

坤鹏论特意拜读了戈尔茨坦的《让决策快速而节俭》一文。

总结下来,他所说的启发式其实就是充分相信经验。

文章中说了很多启发法怎么优秀,怎么比复杂更强,但是,并没有告诉人们该怎么去做。

坤鹏论认为,要想启发法经常发挥奇效,前提有两个,一是,某个行业真正成为你的能力圈;二是,要有多学科思维模型。

然后,就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判断,特别是那些需要短时间内做出决定的时候。

是不是能力圈的检验标准就是,要像急诊室最优秀的大夫一样,当病人送来后,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判断出个八九不离十,并迅速安排做出诊疗决策,且准确率大大高于平均水平。

坤鹏论也有个简单标准——能不能用你自己的一句话说出行业的本质?

比如:房地产领域,不管是哪个国家或地区,它的本质就是:地段、地段,还是地段。

其他问题都可以认为是无足轻重,起码并不起主导作用。

就像爱因斯坦所说的,“所有理论的最高目标是使不可约的基本元素尽可能简单、尽可能少,且不用放弃经验唯一基准的充分代表。”

这句话通常被简化为——凡事应该求简,但不要过分简化。

这个过分简化就是把本质也丢了。

当别人羡慕地问你,为什么能够这么专业?

你的脑海中出现是《卖油翁》的那句话:“我亦无他,唯手熟尔。”

说明,你真的迈进了专业的门槛。

如果,你看庄子的庖丁解牛时,并欣欣然深以为意。

说明你踏入这个专业的高手境界。

这其实就是:

塔勒布提倡的通过不断试错换来的知识;

1万小时定律+刻意练习收获的专业;

直接刻画进丹尼尔·卡尼曼在《思考,快与慢》中所说系统1(快思考)的经验;

烙印在心理学家加里·马库斯所描述的反射系统的内容。

正如芒格所说,他经常看到巴菲特稍作思考就能说出某个投资的价值,而且极准,这就是典型代表。

当然,如果说它是直觉,很多人会认为更好理解。

盖格瑞泽认为,直觉具有3个特征:

第一是迅速出现在脑海中;

第二是个体并不知道直觉背后的深层运行机制;

第三是具有强烈的实现动机。

直觉为什么有时候很准?

首先,人们超过90%的决策是由直觉决定的,次数多了,从概率上讲,准的时候也多,会让人觉得它很准。

其次,相对而言,人们在进行逻辑推理、理性判断的时候,需要动用自己掌握的知识。

但由于受到认知能力的限制,人掌握的知识往往是有限的、不完备的。

所以当面对复杂、易变的情况的时候,有限的知识反而容易使人做出片面、甚至错误的判断。

特别是在情况紧急、需要立刻做出判断的时候,未经整理的有限知识更容易混淆人的思维。

这时,直觉反而比所谓的深思熟虑更有效。

再次,直觉看似无意识的判断,其实,它建立在一个人的世界观、后天经验等之上,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随意。

有些知识、经验在获取后,经常不用,似乎被遗忘了。

但是,它们只是隐藏起来,在急性刺激的情况下,比如:黑天鹅突然降临,就会被激发出来帮助我们。

这在一定程度上让我们在面对复杂、易变、突发情况的时候,直觉往往更加准确。

总的来说吧,要想让自己越来越好,只有不停地学习,不停地实践,这才是王道。

而且,人生已经够复杂了,为什么不让自己简单点呢!

也许,大部分问题都不可能有一个容易识别的原因,但往往会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

这样的解决方法是可以立即识别的,有时直接就能看出来,而不用复杂的分析和十分脆弱、容易出错、追根溯源的复杂办法。

以不变应万变,万变不离其宗。

这两句是古人教导我们的,坤鹏论将它们连接在一起后发现,12个字,价值抵得上千言万语。

另外,在我们的成长中,还有很多潜移默化的经验。

它们太平常,我们几乎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偏偏这些都是人类代代总结出来的,对人生最重要的事——生存和安全的经验。

这些不成文的经验法则对我们的生存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最后再次提醒,启发法背后更多靠的是厚实认知的支撑。

不要用二元论思维傻到停止学习和实践,每次决策靠灵光闪现。

我们总要琢磨一下,那些个脑袋中的灵光来自何方吧?

不要忘记《反脆弱》的核心思想就是——干,实践出真知。

人生高度在于不停地试错。

试错出真知,试错长灵光!

坤鹏论:任何事 从它不是什么开始做减法 因为少即是多(下)

四、越来越集中,有时反而越容易解决问题

以前坤鹏论专题讲过二八法则,其实现在很多事情正在逐渐从二八变成了更加不均衡的99/1。

99%的互联网流量是不到1%的网站创造的;

99%的图书销售是不到1%的作者贡献的;

……

就不多举例子了,会让你桑心添堵。

不过,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只要对系统 进行1%的改善就能降低99%的脆弱性,或者也可以说增加反脆弱性。

只需要几步,很少的几步,往往还能以较低的成本,使事情变得更好、更安全。

比如:公司极少数员工会导致最多问题,败坏风气,辞退他们是很好的解决方案;

少数的客户为公司带来大部分收入,那么就该用最大的精力来维护他们,这样既省时间又至少能保持收入;

找出带来80%收入的广告,发现其中共同点,然后强化,取消掉其他所有广告,广告费立省70%以上,收入却很可能增加。

五、如果找出一个以上做的理由,那就不要做

塔勒布还为我们提供了一些应用少即是多的直觉方法,很有道理。

比如:如果你做某件事的理由超过一个,那就不要做。

这不是说一个原因比两个原因更好。

只是,通过努力想出一个以上原因的时候,你其实正在试图说服自己做一些事情。

显而易见的决定,根本不需要一个以上的原因。

再比如:如果有人以一个以上的论点来攻击一本书或一个理论,那就说明这不是真的。

没有人会说:“他是一个罪犯,他杀死了很多人,他很不懂礼貌,还有口臭,驾驶技术也糟糕透顶……”

还比如:一个真正的哲学家应该以一个理念,而非多个理念扬名。

另外,如果在招聘中看到某个人的简历很长,他几乎做完了别人两三辈子才能做完的事情,让你都不由阵阵自卑。

直接将其忽略吧,绝大多数是不会错过。

因为,那不是真牛,而是真的吹牛。

六、随机的世界,减……慢……

有句经典叫:让子弹飞一会儿。

我们的世界常常伴随着随机,人生就像心电图,一帆风顺你就挂了,就是最好的诠释。

就像股市,每一秒都在起伏波动。

如果时刻紧盯波动,不断出手干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之前的文章也说过,如果你想害一个人,就出钱为他请一名私人医生,多么顶级都行。

健康的人,由于随机性,1/2时间里血压将高于正常值,另外1/2时间里,血压低于正常值。

如果他们去医院就诊,遭遇高于正常血压警报的概率约为50%。

如果医生又主动给他们开药,那么,一半人将处于服药状态。

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预期寿命会因不必要的治疗服药而缩短。

所以,经常看医生,尤其是在疾病并不危及生命,或并非给你带来不适的情况下,就像你频繁看信息一样,是有害的。

人生,特别是信息通路越来越发达的今天,不仅要摒弃各种正常波动带来的噪音,还要防止不少人为私利制造的噪音。

总结成中国一句俗话,别总是拿鸡毛当令箭、小题大做。

大部分事,特别是被信息推动的事情,比如:金融,最该秉持的是——一慢,二看,三通过。

不仅要减,还要慢。

慢——就是且慢下结论,更不要听风就是雨,有点消息就赶紧下手。

看——一定要里里外外,前前后后,看仔细了。

通过——这是最后一关,同样是成败关键,必须以价格这个安全边际为唯一标准。

坤鹏论:任何事 从它不是什么开始做减法 因为少即是多(下)

七、财富越多越不独立

坤鹏论之前讲过,财富的终极用途是——让人获得经济独立,从而获得自由。

但是,很多人却受困于跑步机效应——为了停留在同一个地方,你需要赚越来越多的钱。

贪婪是具有反脆弱性的,但贪婪的受害者则不然。

其实,不光是个体,现在国家也同样受困于此。

综观历史,我们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丰富的物质生活,但我们也无从未像现在这样负债那么多。

每个国家都在不停地“创造”纸币,不停地向自己的未来借钱。

寅吃卯粮,经济增长,不过如此。

贪婪的受害者就是,这山望着那山高。

拥有100万后,当看到还有人有1000万,马上觉得自己是个穷人,以此类推。

人外永远有人,山外永远有山,只能在跑步机上不停地奔跑。

这背后也有二元论思维在作祟,因为人类有失败的定义,但从来没有成功的定义。

就说用财富来衡量,到底拥有多少钱是成功?

于是,100万相对1000万,是不成功,1000万相对1亿,是不成功,1亿相对10亿,是不成功……

宙斯之子坦塔罗斯,以富有而出名,虚荣心令他骄傲自大,侮辱众神,因此他被打入地狱,永远受着痛苦的折磨。

什么样的永恒折磨?

他被困在一池深水中间,波浪就在他的下巴下翻滚。

可是,他只要弯下腰,想用嘴喝水,池水立即从身旁全部流走。

他身后的湖岸长着一排果树,累累果实压弯了树枝,就吊在他的额前。

只要抬头,就能看到蜜水欲滴的生梨、鲜红的苹果、火红的石榴,香喷喷的无花果和绿油油的橄榄。

可是,当他踮起脚想要摘取时,空中就会刮起一阵大风,把树枝吹向空中。

最可怕的痛苦则是,连续不断对死神的恐惧——头顶上吊着一块大石头,随时都会掉下来,将他压得粉碎。

塔勒布说,你不可能信任一个站在跑步机上的人。

也正因为跑步机效应,为了让自己不掉下跑步机。

现代人,经常过一个阶段的知识灌输后,就会迅速成为一种职业的奴隶。

甚至对任何问题的观点都变得自私,以利己为目的。

商人靠年轻人的挥霍,烟草商等靠损害别人的健康,律师靠诉讼和人们之间的争斗……

如果我们能够进入到人的内心世界,窥探到他的真实想法和动机,我们会看到他的意愿和希望几乎总是寄托在牺牲他人的利益上。

当然,整体不会要求个人的仁慈,因为自私是成长的驱动力。

正如坤鹏论曾说过的,当全球所有国家都以GDP为唯一考核标准后,最终必然是你争我夺、你多我少、尔虞我诈的零和博弈。

只有将别人踩在脚下,才能让自己站得更高些,只有从别人碗里抢,才能让自己的碗里多……

全球化的本质就是剥削,它只能让贫富更加分化。

国家如此,企业也会如此,人与人之间必也如此。

自由是什么?

谁有自主的意见,谁就是自由的。

谁能够跳下跑步机,谁就是自由的。

谁能够不会被强迫做他本不愿意做的事情,谁就是自由的。

自由,就像我们世界所深藏的秘密,只有真抓实干地去实践,才可以发现并拥有它,意见或分析是无法全面捕捉它的。

正所谓,话谁都会说,但不是谁都会做。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坤鹏论

坤鹏论

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分享不一样的观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