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南方车站的聚会》开画7.8分,胡歌演技被高估了还是低估了?

《南方车站的聚会》开画7.8分,胡歌演技被高估了还是低估了?
2019年12月06日 14:38 新浪网 作者 肥罗大电影

  胡歌第一次当电影男主,就给观众上了道硬菜。

  这道硬菜,就是《南方车站的聚会》。

  行不行,我说了不算,先看评分: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时候,豆瓣7.5;点映期间7.7,上升0.2;开画第一天,7.8,又涨了0.1。嗯,口碑稳了。

  问题是,胡歌怎么样?

  这几年的胡歌,虽然从未从江湖上消失,但围绕他的新闻,更多是绯闻、催婚、“心疼胡歌”,作品呢?《猎场》,口碑惨烈;《攀登者》,未如预期;《你好,之华》,他演的家暴男算给人留下印象,但只是配角。

  老胡人呢?有人说,胡歌是不是被高估了?

  碰上刁亦男的时候,他自己也迷茫,天天担心自己被换掉。他放弃了电视界现成的顶咖身份进入电影界来了场冒险,输不起是真的。

  好在,胡歌和电影,都没输。

  导演刁亦男在他名震柏林的《白日焰火》之后,再次以黑色犯罪电影带着观众进入武汉这座城市的筒子楼迷宫,以一种国产电影少见的城市暴力美学风格,去讲述了一场生命的困兽斗。

  而胡歌,就是那只困兽。

  电影大结局的时候,所有观众的心怦地一下,仿佛中了一枪。但也是那一刻,我心里明白:胡歌成了。

  而胡歌成了,电影也就成了。

  这一次,我管胡歌叫影帝,谁不服?

  把昆汀·塔伦蒂诺乐坏的刁亦男这次玩砸没?

  一场由电瓶车引发的血案,一个桂纶镁,让电影与《白日焰火》,一同构成了一个刁亦男导演的黑色电影宇宙。

  相比《白日焰火》,这次的故事其实更简单,就是一群偷电瓶车贼,为了重新划分地盘而举办的偷窃battle里,因为一场意外误杀了警察的团伙头目周泽农(胡歌饰演)的逃亡之旅。

  在他逃跑的过程中,得知自己的奖金被警方设置到了30万之后,便想方设法想让妻子举报自己而获得赏金,但由于妻子的逃避,最后是让陪泳女刘爱爱(桂纶镁饰)成为那个举报者。但这个看似简单的计划,却注定因为利益与人心充满各种变故......

  刁亦男这一次,玩得更大了。

  光影彻底是黑色电影式的,极其人为的布光,连暴力也被拍得如梦似幻,化作了一场视觉奇观。甚至连影片的音效都充满了一种魔幻感,仿佛来自日常,又如此出人意料。

  最终电影被打造成了近几年来国产片中个人风格最强烈、视听语言最突出,酒劲最足的电影。

  也还是第一次有电影,将武汉拍得如此性感。

  对啊,性感。

  那个阴雨连绵的武汉。潮湿的城中村筒子楼,各色霓虹灯牌闪烁,都在导演独特的运镜和光影设计下,变得流光溢彩。也只有在这样城市环境里,那极其绝妙而的猫鼠游戏,善恶不分明的故事、被困在过去和未来之间的困兽主角...

  如此迷幻而精彩。

  刁亦男似乎沉迷于武汉的影子。

  有一场逃亡戏是,胡歌一路画外的远处跑去,但镜头没有跟随他移动,而是将镜头对准了一面墙,我们就听见胡歌的脚步声越来越快,而他的影子却在原墙上被放得越来越大。那一刻,黑色电影的精髓都被挥洒在这个潮湿的暗夜中。

  武汉甚至成为刁亦男电影的另一个主角,便衣警察在一栋居民楼里抓捕男主那场戏,没有人不会对武汉充满魔幻现实感的筒子楼印象深刻。那就是我少年时住过的地方。

  城市成为导演的画布,暴力和血都是颜料。

  今年最独特的一场暴力动作戏,当属胡歌在逃避另一批黑帮团伙对他的追赶时,拿起身边的长柄雨伞直接捅过去,并按下了开伞按钮,然后血浆四溅,伞面瞬间鲜红。

  那是一种诡谲又异色的美。

  这种异色美甚至运用到了那场年度惊艳的船上的一场戏,桂纶镁饰演的刘爱爱在船上轻轻撩拨水面,画面静谧,气氛热烈,一男一女,沉溺湖面,悄无声息又一气呵成,原来戏还可以这么拍。

  刁亦男要的,就是这种极致感,命运如同湖面,一颗石子就可以激起无尽涟漪,所有角色都挣扎绝望,却在挣扎中绽放出缥缈的美丽。

  刁亦男在采访中也提到,影片中看似“魔幻现实”的城市郊区、陋巷景观,并非他们刻意设计,而是真实存在。不是他选择了城市,而是城市选择了他。

  他只是借用了武汉制作城市,去拍出霓虹灯、雨夜和阴影,去塑造了一群内心迷茫的人们的,南方车站的聚会。

  直到《美丽的梭罗河》歌声响起,那所有茫然又疯狂的追逐,绝望又决绝的求生,那些埋下的背叛与执迷的种子,都突然尘埃落定。

  刁亦男一直如此冷酷地讲述着这个故事,直到歌声响起的那一刻,透骨的寒意中,透出一丝温暖。

  影片在戛纳首映的时候,电影结束全场起立鼓掌,包括电影鬼才昆汀·塔伦蒂诺——他被无数影迷深爱着,其中有一个我们熟悉的名字——本片的主演,胡歌。

  电影演员胡歌的演技涅槃

  电影无疑是一场罪犯的自我救赎。胡歌演的就是那个罪犯。

  很难演。

  胡歌的戏份很多,但台词算下来其实很少,表演需要极度内敛,但所有的角色都围绕着他转,整个故事围绕他展开,影片紧张刺激的氛围也很大程度上来源于他。

  即使在大男主电影中,这个角色还是太吃重了。换个角度说,胡歌没演好的话,一群人肯定白忙活了。

  相信之前有不少人都对胡歌的出演抱有很大的质疑,即使是铁粉也不敢打包票说胡歌一定能演好,毕竟古装剧明星和犯罪片男主,有壁是一定的。

  但事实证明,胡歌破壁了。

  刁亦男说自己在选择胡歌时,看中的是他的气质“很干净,甚至有一点透明的感觉”,这让他扮演的原本是悍匪的角色,拥有了某种张力,以及不一样的想象空间。什么意思?

  因为导演要的,是不同于传统犯罪电影简单的黑白分明,电影是以犯罪者为第一视角展开的,观众理应憎恶一个罪犯,可是作为一个人,这个角色似乎又值得同情。这种暧昧的情感,正是来自胡歌。

  胡歌整部电影的表现,两个字:狼狈。

  一个字:丧。

  被兄弟背叛,被妻子嫌弃,被所有人追赶,在别人眼里,他的脸上写的就是:30万赏金。

  刁亦男形容这个角色是:一个在黑夜里潜伏的受伤的猛兽,是一个边缘的、具有攻击性的人物,但每个生命个体都有他温暖、光亮的一面,他也有自己道义上的坚持。

  整个过程,角色挣扎在各方的追赶和人性的救赎之中。

  最终胡歌完全靠演员的情绪、状态、肢体去完成了人物塑造。

  刁亦男曾经在说过自己对丹麦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的热爱,尤其是对《亡命驾驶》的推崇,某种意义上说,这次的胡歌,完成了一次瑞恩·高斯林《亡命驾驶》一般的角色演绎。

  胡歌表演中容易的部分,是他用不睡觉等极端做法,让自己在形象上更加贴合颓废且消瘦的周泽农。

  艰难的部分,则是让那张看似憔悴不堪的脸,最终承载了复杂的情感、强烈的冲突。

  导演说胡歌演的是一个死人,在他的眼睛里,是完全开不见希望的。

  但又不止。

  这是一次心存死志的困兽,求死,也是困兽。

  所以在那张疲惫的、沉默的脸上,我们依然能看到那种警惕、迷茫、彷徨和顽强的斗志。

  尤其是那场拔枪镜头中,举枪,怒视,又放下。

  几番挣扎。

  再抬起头,绝望、心酸、不甘、孤单一下全涌上来。

  胡歌演绎出一只困兽从求死到崩溃,从崩溃到平静的过程。

  这是电影演员胡歌成年的奠基礼。

  刁亦男选择了顺拍(即按照影片的时间顺序拍摄每场戏)这种不可思议的拍摄方式,为的就是让演员更好的进入到表演情绪当中,说白了,就是为了胡歌更好地进入角色当中。

  从结果看,胡歌没有辜负刁亦男。

  而胡歌的表演,又和桂纶镁的表演构成了某种强烈的化学反应,这个失足妇女冰冷又脆弱,她和胡歌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不是爱,只有诱惑吗?似乎也不是。

  或许,是一种试探与冒险。

  刁亦男的电影就是这样,他的主角总是绝望,无力去爱,当故事悄声落下帷幕,角色才明白,原来——

  人的命运是戛然而止的。

  胡歌演出了这种戛然而止的悲怆,而且,让观众学会温柔、带着同情心走近一个罪犯的内心,因为这个罪犯,首先是一个人。

  他的表演,配得上这个角色。

  被高估的偶像胡歌和被低估的演员胡歌

  但这一切并不容易。

  电影中,角色是以一种近乎自杀式的悲壮,将自己投向未知的黑夜。

  这其实很像是解下这个角色的胡歌,只不过周泽农是求死,胡歌是求变。但命运都是未知的。

  在此之前,胡歌几乎是人到中年几乎从头开始,但人们其实忽略了,类似的事情胡歌早就干过一次。

  即使没有那次车祸,胡歌也早就厌倦了古偶剧的同类型角色,演李逍遥很愉快,可是吃老本这件事会让他感觉无趣。

  所以他才会放弃了所有同类角色,跑去演话剧,跟闫妮拍“姐弟恋”的现实生活剧《生活启示录》,拍悬疑谍战题材的《伪装者》,还有都市职场剧《猎场》。

  在各种探索中,他遇到了《琅琊榜》。

  这个与胡歌人生无限契合的角色换成任何一个人来演,这部戏肯定也能成。

  但只有胡歌演,才有了独一无二的梅长苏。

  梅长苏成为胡歌在李逍遥以后又一个标志性角色,可是换个角度来说,再演梅长苏式的角色,又无趣了。

  可是电视界能演的都演了,拍电影呢?意味着放弃所有重新开始。

  迷茫中,他遇到了《南方车站的聚会》。

  胡歌甚至直白告诉导演,自己不自信。但会努力。

  他进组前先去体验了生活,学习方言,虽然学得马马虎虎,走街串巷观察市井在好几次被认出来后,他索性上网买了一套清洁工的保洁制服,乔装打扮上街体验生活。

  他把自己晒黑。再减肥,不睡觉,去接近角色。

  事实证明胡歌将自己的迷茫和角色的迷茫,都融入了武汉的夜雨和困兽犹斗的故事中,他将胡歌完全“藏”起来,又像一把利刃,不动声色插入观众心里。

  刁亦男说:“而且我觉得他为自己的未来打开了一扇门。他通过这次表演也会获得不一样的表演体验,我对他要求更多的是肢体的动作。它更多的是要求你给我一个姿态的极限,甚至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它会向一种超验的方向发展。那么这种东西其实是更高级的表演。”

  严格来说胡歌举例影帝级的表现还有距离,角色深度在某些时刻欠缺了。

  但我想他应该已经从偶像昆汀的抚掌大笑中收获了足够的勇气,去面对电影演员胡歌不确定的未来。

  他曾经说:“周泽农就像一只风筝,风筝不属于天空,也不属于大地。对于整个世界来说,他格格不入。但是在生命结束的那一刻,你却可以顺着那条线,找到他真正牵挂的人,在他冷漠的外表下,感受到他温暖的地方。”

  那几段非常亮眼的表演,正是源自这里:他读懂了自己演的人物。

  而最终那种绝望的、犹如困兽之斗的情绪,也在观众心头久久萦绕不去。

  可别小看这一点。

  有的演员演了一辈子,我们只记住他的人设。

  有的演员呢,让我们记住了角色。

  刁亦男:“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周泽农。 ”

  时代在角色命运的湖面激起波澜,胡歌演出了那种众生感。

  遇见《南方车站的聚会》,是演员胡歌的幸运。

  而拥有胡歌,亦是电影的幸运。

  路演中胡歌说了一句话:我相信观众才能相信。

  胡歌还没有成为影帝,但这部电影和这句话,足以让他去往一个通往影帝的车站。

  车站就是这样,四面八方的人们踏上旅途,而未来是未知的。

  但踏上旅途的人 ,至少是上路了。

  胡歌是被高估了还是低估了?这个问题,就交给上路了的电影演员自己,用未来作答。

  老胡,你相信了,观众才会相信。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