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隐秘的角落》前传:北影张颂文、上戏王景春、中戏秦昊戏骨往事

《隐秘的角落》前传:北影张颂文、上戏王景春、中戏秦昊戏骨往事
2020年06月26日 22:44 新浪网 作者 肥罗大电影

  6月26号,《隐秘的角落》剧终,豆瓣评分停在8.9。

  张颂文这天终于回应了买不起房的事儿,说他早上起床看手机有点懵,因为全是买房的留言,还以为房地产广告,仔细一看,原来全国观众都在关心他买房的事了。但他说住在远郊的平房里挺好,不苦,以及上次采访里说争取今年能在老家买套房子,“目前看好像还是不行。”

  说了半天,就是今年买房的愿望还是难以实现了。

  希望总是有的,起码这位44岁、说不上几线的男演员,也能跟流量们抢热搜了。就在剧集剧终这天,一则无关流量明星的“影帝培训班”上了热搜,说的是剧里的老戏骨现场教三个孩子演戏的事儿。

  《隐秘的角落》演技派真是扎堆,可“影帝培训班”其实名不副实,因为影帝也就一个——柏林影di王景春。

  秦昊是中国入围国际A类电影节最多的男演员,7次,4次戛纳,两次柏林,1次威尼斯,可没拿过影帝。

  张颂文连男一都没演过,更别提影帝了。

  但竟然没人觉得违和,大概大家心里默默地,把这群老戏骨跟影帝挂了上了钩,尽管,其中有人连房都买不上,随便一个刚出道的流量明星片酬都能轻松完爆他。

  但带儿童演员,几位老戏骨是认真的。剧组用了近一年时间,在上千个孩子里挑出这三个孩子,王景春主要负责带小严良。秦昊带普普。张颂文带朱朝阳。

  但也不固定,整个剧组就像一大型教学现场,所有老戏骨都倾囊相授,没人有功夫考虑自己在海报上是不是C位。

  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这部配得上一座集体演技奖杯的悬疑剧,很可能成为2020年口碑最佳的国剧。

  现在所有人都在拼命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隐秘的角落》为什么这么火?我看答案,就在这群男演员的往事里装着,那是中国影视工业中一个隐秘的角落,但却最终成就了2020年国剧的闪耀时刻。

  北影张颂文、上戏王景春、中戏秦昊的考学往事

  25岁前的张颂文,跟表演二字一点都不沾边。旅游职中毕业后,他在印刷厂做挂历、大排档洗碗、窗式空调安装、汽水厂洗瓶工……后来做了五年导游。

  直到1999年,公司来了一位年轻女导游。两人坐一起聊天,女孩问他,你的梦想是什么?张颂文心一震,眼神有些迷茫地说:“我的梦想永远没法实现,我喜欢看电影,想从事电影相关的工作,但那不可能,电影离我太远了。”

  女孩说,“怎么不可能?你可以去北京电影学院呀。张艺谋都是28岁才去学电影。”

  普普通通一段对话,却让张颂文瞬间像被雷电击中一样,当天下午他就辞了职,把家里购置的3万块钱家具,以一千块钱的价格转给了新来的员工。然后买了一张去北京的机票。

  第二年他就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当年他眼中全是希望,觉得这就是自己一辈子想要做的事儿。他应该万万想不到,此去20年,25岁就能花3万块钱买家具的他,竟还是没能买套房。

  至于王景春,就好像一个平行宇宙里的张颂文。

  中考后的王景春成绩不如意,进入了市化工技校学习铆焊,毕业时已经考到焊工五级证书,是同学里级别最高的,要是当年留校当老师,2019年中国电影成绩单上也许就少了个柏林影帝。

  好在毕业后,19岁的王景春被分配到新疆百货大厦上班,在鞋帽部站柜台,卖白球鞋。那会儿他一个月能拿八百块钱,在当时绝对是一份令人羡慕的收入。

  直到有一天,王景春认识了一个叫朗辰的导演,他说,“景春你应该去上海戏剧学院、电影学院,你有这个素质,完全可以考虑艺术学校。”

  当年的小鲜肉王景春一脸懵,“我不太懂,你教教我?”

  朗辰说,“行,但我要先去内地拍个纪录片,等我回来。”

  王景春就每天站在柜台盼着朗辰回来。

  终于等到朗辰回来了,他和另外两个朋友开始跟着朗辰看电影,马丁·斯科塞斯、《美国往事》、《我的左脚》、《因父之名》等等。

  那个时候,他开始明白了,什么是好的表演。

  1995年,王景春去考了上海戏剧学院。由于超龄,他以特招的方式被上戏录取。22岁的王景春,从新疆出发到上海,坐了三天三夜的硬座。

  在上海等待他的,是95级上戏表演系,同班同学有陆毅、鲍蕾、薛佳凝、王一楠等俊男美女,但同是上戏,也培养出了他和廖凡、徐峥这群的演技神兽。

  就在王景春在上戏找宿舍的时候,姜文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开播,一个东北小爷为这个骨子里全是荷尔蒙的男人深深着迷。

  「我觉得他和别的演员不一样,他不是那种特漂亮的,但就感觉特别喜欢看他演」。

  听说姜文是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他也铁了心要考中戏。这个少年就是秦昊。

  公务员父母不能理解他,说你要是去了,我们祖宗十八代也帮不了你了。

  但后来拧不过秦昊,还是让他去考。

  这一考,就考上了中戏96级,被称为明星第一班。

  秦昊的同班同学包括章子怡、袁泉、梅婷、曾黎、秦海璐、牛青峰、刘烨等,许多年后,章子怡会为秦昊的一部剧集点赞,秦昊会欢乐地回忆说,想念当年爬山的日子。章子怡回答,是啊,当年你还没秃。

  秦昊是妥妥的学霸,当年三部毕业大戏,全都是他当主角,在他心里,必须和张艺谋这样的大导演合作,才对得起电影这门艺术。

  张颂文和王景春就比较困难。

  来到上戏之后的王景春,不适应上海的气候和饮食,满眼的俊男美女,他也自嘲,自己是长得有点着急。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糜曾回忆,「王景春在班上是一个戏痴,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戏,他还能够举一反三,我跟他们说戏的时候,告诉他你要怎么说,他会说“你别说,你让我想一想,实在不行,明天我告诉你”。

  而在北京电影学院,广东韶关学生张颂文因为唱歌跑调出了名的。

  2000年电影学院的一次考试中他唱了《大约在冬季》,少年时是合唱团希望之星的他唱得很认真,唱完老师问「你唱的是哪首歌?」

  后来上声乐课,他被老师赶出去好几次,因为一组另外五个同学都被他带跑调了,老师实在受不了说,“你别上课了,期末考试你自己找一首歌完整地唱出来就给你及格。”

  但毕业后又是另一回事了。

  毕业后张颂文他留校当助教,每个月工资1800块,房租2500块,也接不到戏,靠着做导游的积蓄支撑了一阵,日子难过得很。他就总是等到傍晚去买菜,菜蔫儿了,论堆儿卖,比早上便宜得多。

  王景春考进了上海电影制片厂,但就他那颜值,也混不上什么戏演,1998年,他的同班同学陆毅,凭借《永不瞑目》成为红遍大江南北的顶流小生,他还在熬。

  要是他们知道当年秦昊的遭遇,肯定得嫉妒死。

  饱汉不知饿汉饥,秦昊在学校从不接戏,章子怡拍了《我的父亲母亲》,得了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刘烨拍了《那人那山那狗》,得了金鸡奖最佳男配角。

  他一点儿也不羡慕:一辈子都可以拍戏,为什么非要在这四年里拍?

  到了毕业,第一年他就拒了八部戏。他当年想着,这种戏根本配不上自己的演技,没想到这却是漫长待业的开始。

  那群没戏演的好演员们

  如果当年秦昊王晶春张颂文凑到一起喝顿大酒,恐怕酒杯里碰撞出的全是悲伤和迷茫的声音。

  2000年那会儿毕业生拍电视剧行价5000元一集。

  秦昊接了一部电视电影,在央6放映为上下两集,但制作方只愿给他一集的钱。

  他就撂下一句话,“这部戏我可以去,但五千块我不要你的,因为我不只值五千”。

  满脑子理想主义的秦昊毕业第一年还能推8部戏,第二年就只能推3部戏,第三年就没戏了。

  同一时间,秦海璐拍《榴莲飘飘》拿了影后,刘烨拍《蓝宇》又得了影帝,章子怡一部《卧虎藏龙》成为和巩俐旗鼓相当的国际影星。

  秦昊都已经打算认命转行做外贸生意了,好在遇到了王小帅。

  他和王小帅在夜店里喝酒,蹭一下冒个头蹭一下又没影儿了,王小帅说这小子挺彪。

  等他再出现王小帅一把按住他,“跟我演个戏吧。”秦昊还说要不先看看剧本。王小帅说不用,就你了。

  这就是《青红》,秦昊演了一个走在潮流前端的青年技工李军。

  穿着夸张的喇叭裤、蛤蟆镜,梳着油光锃亮的头发,用一段猫王式的热舞撩妹。电影在戛纳放映的时候,全场掌声一片,影评人说秦昊自己编排的这段舞可以媲美《低俗小说》。

  这一下秦昊不用转行了,那是他第一次提名戛纳影帝。

  另一位文艺片导演也盯上了他,并将把他一举带上文艺片男神的不归路。

  他就是娄烨。记住这个名字,对于秦昊来说他是另一位伯乐,对于张颂文来说,他简直像大水中的浮木。

  成为演员后的张颂文,日子没有变得更好,反而遭遇了中国绝大多数“非著名”演员的困境,这个困境,就是没戏,没钱。

  他是少有敢对媒体坦承自己收入的演员,“我的记录很不堪,有一年我全年收入就3万多,后来变成7万多、30多万,过100万一年的几乎是零。直到今天,我的所有收入勉强够我支撑全年的正常开销。没了,真的。”

  每当谈到他,业内选角导演都说他是业内的一把好手,但谈价钱的时候又支支吾吾:“张老师,是真的好,艺术家,但这个角色没有流量。”

  没流量,就没戏演。

  有一次一欣赏他演技的朋友专门为他找了一个剧本,他也参与了剧本,也参与了找钱,但后来换了一家公司投资,人家有自己的演员,再加上他的名气也承载不了票房,就从男一变成反一,又变成反二,最后他们说“颂文老师,希望你来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那个角色三场戏,张颂文没去演。

  不拍戏的时候,张颂文最大的压力就是想下个月房租怎么办。他说自己已经有三四年没给过父亲一分钱了,想着什么时候能包个红包,让老人家开心一下。

  没戏也没钱,就得想别的辙。

  2004年,应南方电视台的要求,张颂文临时为情景喜剧电视剧《乘龙怪婿》成立了表演训练班。

  后来他住在北京六环顺义的乡下,租了当地村民的房子,跟他们住在一起。村民们收麦子的时候,他都会过去帮忙。他在自家院子里弄了一个小菜园,有一年,大白菜收得多了,有三、四百斤,他留了可能有一两百斤,剩下的就到处送朋友。

  就在菜园里,他顺便教人演戏,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游戏呗。”

  一直到2007年,总算有个识货的文艺片导演找上他,去演个小角色。

  这个人,就是娄烨。

  从2007年至今,张颂文经拍了娄烨执导的四部电影。几乎每次娄烨选演员,张颂文都是最早确定的之一,另一个是秦昊。

  有一次所有角色都找齐了,合作方问娄烨:“演员都挺好的,颂文也很好,但是他是不是不太搭,没有市场?”

  娄烨低头闷声说了一句:颂文挺好的。

  合作方就不敢言语了。还好,演完这部戏,张颂文也就成了。

  但我们先说王景春。

  2004年,王景春离开上海,开始北漂。

  那会儿他跟廖凡一起合租一房子,屋里连厕所都没有,大冬天解手都得走20分钟去外面,俩人晚上根本不敢喝水。

  可北上京城的王景春,能接的戏还是不多。

  所幸当时CCTV6会拍一些自己的电视电影。有好几年,王景春就在这些电视电影里磨炼演技。

  日子好像就这么过去了,直到有一次,王景春应邀去庐山,遇上了吕秀才喻恩泰。

  他俩登上庐山后,来到了芦林湖边,喻恩泰说,许个愿吧,很快就能拿影帝了。

  王景春就伸出一食指,许愿许得泪流满面。

  没多久,喻恩泰就听说,王景春凭借《疯狂的玫瑰》,拿下了一座百合奖。也就是电影频道的内部年度奖项。

  又过了四年,喻恩泰又听说王景春拿影帝了,这次是东京电影节影帝。

  他就问王景春,当年你不就伸出一只手指头吗?

  王景春的答案是,他当时小声说的是:影帝,不能只拿一次,要一直拿一直拿……

  确实如此,更大的影帝,还在前头等着王景春呢。

  没流量的“影帝”们

  可就算得了影帝,时代也不是他们的。

  从杨幂主演的《小时代》系列狂揽近18亿票房开始,“大IP+大流量”模式开始席卷影坛。

  而将流量送上一个顶峰的,无疑是“归国四子”的回归。

  2014年,鹿晗个人微博单条评论创吉尼斯世界纪录,他和吴亦凡、黄子韬、张艺兴,都在“影剧歌综”全方位开花,加上《古剑奇谭》走红的李易峰和杨洋,一个流量时代开启了。

  当资本对流量明星的迷信和明星效应对观众的强大号召力形成共谋,没人真的在意2013年《警察日记》为王景春斩获的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

  当天日本女星寺岛忍为王景春送上了奖杯。

  而在此之前的拍摄中,有个片段是民工到高速公路上去堵路。

  剧组是从劳务市场找的正儿八经的民工。这场戏是偷拍,把焦点量好了,机器架在隐蔽的地方。演员在车上,他们把路围住,有人下车问怎么回事,说“你们等一下,我们去把局长找来”。

  然后王景春就来了,问:“怎么回事啊?你们这什么情况?谁欠你们钱了?”接着给农民工发烟,和他们聊天,临时演员们知道是拍戏,但并不知道王景春是在演戏,真的把他当成局长了,一下把王景春围在中央,挨个说起自己是哪里的,哪个公司欠他多少钱,几年了。

  就这么演,拿了影帝。

  可回国以后,也没人把王景春当个大腕儿,他就继续演他的配角,时常,也要给流量们作配。《都是天使惹的祸》中,他演了任泉的哥哥,《粉红女郎》中,他演了跟陈好对戏的眉毛会动的演员。

  《金陵十三钗》中,他饰演了一个国军战士。

  他还是《匆匆那年》中的老师。《盗墓笔记》中吴邪的三叔吴三省。

  配角演了好几年,直到有一次他在美国拍片,当初发掘了秦昊的王小帅找他,他一开始拒绝了。

  回国后的某一天夜里,王景春收到三条王小帅的长语音信息。

  听完之后,他给王小帅去了一个电话,说这戏接了。然后把其他的戏都推掉了,进组。

  这就是《地久天长》。

  他在戏里演一个搬运工。就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从84公斤减到69公斤。就为了演出那个时代工人精瘦精瘦的感觉。

  和他对戏的是咏梅,一群好演员碰上了,王小帅经常给他们加戏。比如片尾那场经典的上坟戏。

  排练几下,就拍了。

  没有咆哮,没有狗血,老俩口拔除杂草,点燃纸钱,唏嘘几声。旷野苍茫,静默无声。

  这就是一个时代。

  几十年的人生旅程,从丧子之痛到重启生活的希望,王景春克制的演技,将所有情绪都融化在生活的细节里。

  后来王小帅带着片子来到柏林电影节颁奖礼,念到最佳男演员——“王景春”,王小帅大叫一声,王景春回头神来,这是拿到柏林影帝了。

  咏梅是影后。

  评委会主席朱丽叶·比诺什透露,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的评选几无悬念。“银幕上几乎没有另外一对夫妻,可以有如王景春与咏梅演绎得如此自然。”

  那一年的柏林电影节上,还有一部引发关注的中国电影,就是娄烨执导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这是娄烨第一部全明星阵容的电影,有井柏然、秦昊、马思纯、小宋佳、陈妍希。

  可是没人想得到,在国内上映的时候,第一个引发热议的演员,是没人知道他什么来头的——张颂文。

  首映礼当天,进入记者提问环节,张颂文很奇怪,居然很多记者会主动问他问题。因为以前这种发布会、路演他都不拿麦克风,就不会有人问到他。

  后来到了一千人的业内场,第二个发言的是姚晨,她夸了一通电影好,最后说,颂文,你演得太好了。

  接下来史航说,台上那个叫张颂文的人,我第一次知道你,我一边看电影一边搜你是谁,你吓着我了。

  张颂文后来对媒体说,“我当时站在台上特别想哭,死忍。”

  明星和影评人说的绝对不是客套话,张颂文饰演的老唐,是一个人前清廉、人后贪腐,两副面孔的可怜男人,张颂文将他的变态、贪婪、懦弱演到入木三分。

  看过电影的人都知道,张颂文扮演的这个角色绝不可能获得影帝,但他的演技配得上任何影展的影帝。

  这之后,这个男人终于开始红了。

  有段时间,张颂文在给学生上表演课的时候,于正经常过来“听课”,几堂课之后,他突然跟张颂文聊起来,说想要做一档关于演技的节目,酝酿了很久。

  张颂文觉得和自己的职业很贴,就去了。

  这档节目就是《演技派》。节目一结束,无数机构找他成立张颂文表演工作室,说一定会有很多人冲着他的名字来报名。

  张颂文说对不起,这二十年,我一直不愿意做表演指导,因为我怕我做得太好了,就再也没机会演戏了。

  《风雨云》中拿出卓越演技的,当然不止张颂文,还有进组第一天,就拍“烧尸”戏的秦昊。

  当年娄烨一见到秦昊,就迷上了秦昊走路的姿态,请他来出演自己新片《春风沉醉的夜晚》。

  拍完以后他对秦昊说,“昊子,咱们拍这个电影,其实你做了一件特别伟大的事,有很多人会感谢我们的”。

  从此以后,秦昊成了他的御用男主。

  加上王小帅的戏,他四提戛纳影帝,是公认的实力派,但真正为大众所知,却是和伊能静的恋情。

  在这些年里,他也曾经历了自己的至暗时刻,比如他曾经拒绝了一部电视剧的合作,后来这部剧爆了,而自己喜欢的导演在拍电影时却选择了因那部剧而火的演员。没选他。

  也不奇怪。

  流量奔涌的时代,戏骨为鲜肉铺路,艺术让位于市场。影帝也没流量,而流量是整个行业最大的现实。至于流量明星们演出怎样的角色,当然就没人在乎。

  可是时代的潮汐,又要变了。

  影帝培训班里的那些老师们

  2018年,国产电影票房过600亿,但据相关调查数据显示,20位流量艺人贡献票房仅20亿元。

  就是这一年,流量明星含量0%的《无名之辈》《我不是药神》等票房黑马崛起,流量明星不香了。

  到了2019年,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垒》票房崩盘,有人开始说,“大IP+流量明星”的这个模式就要走到了头。

  正是这一年的四月,《隐秘的角落》开始寻找演员。

  当时王景春刚获得柏林影帝称号,张颂文刚凭《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火了,据《时尚先生》报道,影片上映后三四个月,大约有100多部戏找到张颂文。在这么多戏约中,这些演员选择了这部以三个小孩做主角的《隐秘的角落》。

  但他们甚至签约前都还不知道这三个小孩是谁演。

  到了现场,所有这些公认的演技派只有一个目标:帮助孩子完成更好的表演。

  王景春拼命帮小严良找戏里的状态。

  秦昊自己有个女儿,在现场跟小普普跳舞、唱歌。

  张颂文老师跟朝阳不是第一次合作,再加上他是圈内许多明星的表演老师,钟汉良、林志玲、宋佳、蒋璐霞、田亮等人都是他的学生。

  朱朝阳这个人物最考表演功底、有复杂的内心戏和角色转换,他就像教学生一样教小演员,时隔三年再次和荣梓杉合作的张颂文还夸孩子进入状态快,已经是有职业水准了。

  在教孩子之外,这些老戏骨的心思都放在戏里。

  张颂文常和老搭档秦昊进行细节上的“争吵”,让大家都脊背一冷的秦昊秃头造型,则是秦昊和导演辛爽讨论出来的。

  张颂文吃馄钝那场戏,那个桌子腿的细节不是剧组的故意设计,是拍的时候桌子腿没垫稳,张颂文吃馄钝时桌子腿一下歪掉了,可是导演没喊卡,张颂文也没有停止表演,摄影师也没有停机,所有人静静等待会发生什么。

  结果张颂文把桌子腿扶正了,眼泪刷就下来了,然后把那碗馄钝混着眼泪喝进去了。

  就这么把一部戏拍出来,所有演员的表演都令人叹为观止。

  秦昊把一个可怜可恨的斯文败类刻画得入木三分。

  张颂文每一场戏都做到极致,一场一边开车一边偷瞄儿子的眼神,就把父子关系的亲疏全部交代给观众,不需要国产剧没完没了的旁白。

  王景春的角色其实相对单薄,表演空间不那么大,可他硬是把一个退休老警察形象演得像是观众身边真实存在的人。

  几个小演员有灵气、有层次,与角色高度契合……

  史鹏元的野,把小严良演到浑然天成。

  荣梓杉眼神里都是戏,把觉得从单纯的内向到复杂的恨意,前后表现得清清楚楚,远胜无数鲜肉演技。

  王圣迪演的普普,早熟,善于察言观色,所有的人畜无害都是伪装,可当她隔着栅栏看朱晶晶上课,眼神里的嫉妒,绝了。

  这一刻你会觉得,《隐秘的角落》那些“隐秘的角落”里,藏着中国影视需要的答案。

  王景春曾说,人物应该生长在身上。

  张颂文上《演技派》的时候,多次让赵天宇在磅礴大雨中奔跑。因为“任何表演,都没有亲身经历美妙。”

  当年他们没戏演,没钱赚,忍不住怀疑自己适不适合这个行业的时候,王景春心里想的是,“不管怎么样,有戏演我就去演,我得让你知道我会演戏,我是个好演员。”

  张颂文说,大家可能会觉得我这种演员很可怜。有什么可怜的?一个人能挣钱养活自己,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真的太牛了。

  曾经气自己流量不够的秦昊呢,剧集播出后,所有人都在说他的爬山梗,他的商业价值和流量价值都大涨。

  剧集里,贯穿始终的是一个“笛卡尔的爱情故事”,是要美丽的童话还是残酷的真相,在于观众自己的选择。

  《隐秘的角落》背后,是残酷还是童话呢?

  这部剧几乎没有演技拖后腿的人,全员演技派,口碑炸裂,剧集大获成功,可是张颂文依然没钱买房,王景春拿了柏林影帝也演不上主角,秦昊的流量很大程度靠的是近年来接商业片和综艺挣下的,不止是一部好剧,这都是残酷的现实。

  然而回想起二十年前,那个可能一生都留在百货商店的少年,可能一辈子当导游的青年,为了心中的艺术,一个买了一张火车票,一个买了一张机票,各自奔前程。

  二十年浪奔浪流,他们终于演出了响当当的角色,只要那些影像在,他们的名字就不会被雨打风吹去。

  那些迷人的故事,又仿佛告诉我们,现实没那么了不起,它也有被理想按在地上摩擦的时候。

  而这个故事更动人的地方,就是这个影帝培训班。因为观众还看到一样东西,叫薪火相传。

  那些少年倔强的的身影,有点儿像当年的王景春,也有点儿像张颂文,又或者,像秦昊。

  但他们可比当年的那几个少年幸运太多了,因为他们有影帝当他们的老师。

  然后三个孩子和影帝们一起拍出一部剧,观众说,“你知道我有多久没看到这样的国产剧了吗?”

  值得吗?还是买不上房的张颂文在微博的最后说:“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抵过热爱两字,是不是?”

  那一刻你就该明白,谁说世间没有童话?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