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脱口秀大会4》落幕:周奇墨夺冠实至名归,呼兰是最大的意难平

《脱口秀大会4》落幕:周奇墨夺冠实至名归,呼兰是最大的意难平
2021年10月14日 07:59 新浪网 作者 肥罗大电影

  没有任何悬念,《脱口秀大会4》的冠军当然是周老板周奇墨。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现场观众的欢呼,谢娜直呼周老板无冕之王,李诞说周奇墨是整个赛季没有内卷的选手,接踵而至。

  但总有令人意难平的地方,比如呼兰没能进入总决赛第二轮。

  其他人的名次分别是:第2名庞博、第3名何广智、第4名徐志胜、第5名呼兰、第6名杨笠、第7名肉食动物。

  可以肯定的是,周奇墨夺冠没什么黑幕,只是有足够的戏剧性。

  上一季周奇墨登上《脱口秀大会3》,是一件振奋脱口秀圈的事情。还没等到他上场,节目组“脱口秀天花板”的称号就先打了出去,所有演员都把他视作是冠军最热门人选之一。

  但观众过高的心理预期向来是文艺创作最大的敌人之一,何况周奇墨并无征战脱口秀竞演的经验,不算太过意外,在复活与被淘汰直接反复横跳多次后,周老板上一季最终止步第八名。

  可是脱口秀天花板也绝不是浪得虚名,一旦周奇墨找到了比赛中的节奏,要战胜他确实是一件特别难的事。

  观众对周老板本季夺冠没意见,在意的也不是呼兰最后没夺冠,而是呼兰连挑战一下天花板的机会都没有。

  但在这个有得有失的夜晚之后,也许脱口秀需要面对的真正的问题是:当《脱口秀大会》办到第四季,能挖掘的脱口秀好手基本都挖掘了,脱口秀天花板周奇墨来了,“脱口秀祖宗”黄西也来过了,如果节目还有下一季,谁来带给观众惊喜?

  别忘了,曾在音乐竞演类综艺里做到天花板的《我是歌手》,是在第五季创下首播收视率谷底的。

  总决赛:王者之风的周老板,呼唤真诚的庞博,没进第二轮的小浣熊

  现在让我们来回顾一下7组选手的表现。

  第七名肉食动物,算是本场最令人遗憾的一组。

  本是双人表演的漫才,因为其中一位因为要陪老婆生孩子,剩下的选手不得不一个人留在舞台上,和搭档事先录好的语音一起表演。

  事实证明漫才不是一个人能说得好的,肉食动物总共146票,未能进入第二轮。

  但要感谢他们带观众认识到漫才的魅力。

  第六位杨笠,确实没在第一轮拿出足够的实力,不过她的淘汰感言真的是又好笑又感动,在以夺笋的方式感谢了所有人尤其是王建国以后,最后留下一句,“谢谢大家,我是杨笠。”

  淘汰感言才是杨笠最好的总决赛演出。

  在放弃了性别议题后,杨笠本季确实没上季那么猛,但也不至于到了连脱口秀都不会说的程度,我反倒觉得她在重新找到自己的风格,坚持自己的输出,能够勇敢坚持到底的杨笠依然是值得期待的,当然,本季冠军争夺不属于她也是对的。

  第四位的徐志胜跟第三位的何广智,并称“南广智北志胜”,算得上《脱口秀大会4》最大的惊喜,两个人都是极具自我风格和个性的选手。

  徐志胜的外貌让他在登台之初便获得了观众的笑声,无论是最初的“卖面膜”还是后来的“恋爱梗”,以及和何广智的CP互动,都是“外貌优势”的延续,甚至给了其他演员巨大的启发效应。

  但实事求是地说,他俩脱口秀的综合实力跟文本的深刻性比起顶级演员还有距离。

  总决赛说出“吾与城北徐公孰美”的南广智比北志胜现场表现稍好一点,最终何广智进入最后争夺而徐志胜没有,这也很合理。

  如何从短跑好手变成长跑好手,是“南广智北志胜”共同的问题。

  与周老板缠斗到最后的,还是第二名的庞博。

  庞博的段子用李诞的话来说,像是脱口秀行业盘点,表演状态不错,但文本不不及过去,笑点都是来自内部梗,尤其是对选手徐志胜的调侃。

  但庞博最后呼唤真诚的段落确实很动人。

  成为第一季脱口秀大王后,庞博有过扛不住的时候,但本季找回状态,一路杀进总决赛。他这一季的表现,稳健又松弛,完全体现出一位老牌脱口秀演员的各种技战术修养,晋级是必然的。

  而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庞博身上,有很多优秀的品质,除了帅气,最珍贵的是他的真诚。

  但充满少年气的庞博,在周奇墨面前,多少还是嫩了点。

  周奇墨本场以191票拿下了冠军,比起庞博多了28票,虽然赛果没有悬念,但不能说不合理。

  周老板本季就像武林大会中功力深厚的扫地僧,越打到后面越显得功力深不可测,所谓脱口秀天花板的实力,不是哪个具体的段子好笑,而是能始终把自己的段子保持在一个极其稳定的水平线上,并且不失逼格。

  更为难得的是,在自己的段子库存也开始告急的情况下,他依然几乎没用内部梗,完全靠硬实力扛到最后,那些段子全都是生活里真实可感的经历,但周奇墨做到了“人人眼中有,人人笔下无”,好像在观众心里的曲折幽暗处挠了一挠。

  他不拿冠军谁拿冠军?

  但仅获第五的呼兰还是被忽略了。

  本季的呼兰文本一如既往地深刻,好笑,又有独立的思考,高级,但又高级地很接地气,打到最后,还保持了一个脱口秀演员的赤子之心。

  在被所有人调侃了一整季以后,似乎只有呼兰记得为他说一句,总决赛不能没有王建国。

  只有呼兰为网络上的评价不平,说“网友说脱口秀老将不行,比如王建国,连一个新人都干不过”,会让他很难过。

  只有呼兰会说出“自己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可是巨人的肩膀上站了太多人,就把巨人给踩趴了”这样的话。

  也只有他说出自己说的脱口秀巨人就是王建国时,观众不会觉得煽情过度而是不由自主地鼓掌。

  因为呼兰段子背后的情感是真实的。李雪琴爱不爱王建国我不知道,但他肯定是“爱”王建国的。

  呼兰配得上许多观众的喜欢,不仅是他在总决赛能够活用现实生活中的梗,更因为他的存在解决了一个脱口秀演员的问题:搞笑容易没深度,有深度就不好笑。

  而呼兰做到了,将人生的思考,用那么好笑的方式说出来。

  这样的小浣熊是值得珍惜的。

  但建议观众别把质疑的矛头都对准谢娜,呼兰确实没得到领笑员谢娜的票,

  但从现场观众反馈看显然是事出有因,真正令人遗憾的不是呼兰没能拿到领笑员的满票,而是他在本季的脱口秀大会游戏中,不是被押重注的那个。

  脱口秀大会的隐忧:没找到下一个李雪琴,脱口秀的未来靠谁?

  最后让我们总结一下本季的脱口秀大会。

  一是水准依然在。虽然豆瓣评分7.5的成绩,低于第二季的7.6分和第三季的8.0分,但它仍然是当下热度最高的同类综艺,没有之一。

  截至目前,节目播放量超过了26亿,期均接近1.4亿,上一季则是1.1亿。最重要的是在数据之外,一直到总决赛,观众还能看出许多感动瞬间,比如呼兰发表淘汰感言时,说的那句总决赛不能没有王建国,杨笠说自己明白了人为什么会笑时的真心,周奇墨说脱口秀演员之间没有对手。

  能说出这种脱口秀的节目不能说是不走心的。

  但还有第二点,就是在表面的一派繁荣之下,节目已经开始暴露出最大的隐忧:没有找出第二个李雪琴。

  许多新人在突围赛和主题赛段都是亮眼的,杨波的one-liner脱口秀、邱瑞的家徒十二璧、张灏喆的职场脱口秀等,都很有特点,但这些曾惊艳四座的选手都先后遭遇淘汰,最终决赛战场上徒留肉食动物和徐志胜两位新人。

  天赋型演员是有的,但李雪琴太罕有。

  几乎所有的本季希望新人都倒在了同一个阶段:库存耗尽、进入高密度的文本创作阶段时,新人后劲不足的问题就迅速显露了出来,包括杀入了总决赛的徐志胜。

  所以周老板夺冠确实合理。一年到头都好笑太难了。

  相比之下王建国从灵感源源不绝到枯水期至少撑了五年,远比上述任何一位新人都要久,这一切都显示本季确实还没找到能扛起脱口秀未来的选手。

  问题是随着市场的迅速放大,观众迫切需要新鲜的面孔和新鲜的表达方式。哭点或许差不多,但笑点是不断升高的。

  三是节目也确实进入了审美疲劳期,只是脱口秀的快速发展遮盖了节目的疲态。

  李诞本季开场曾“凡尔赛”地调侃过,过去一年,脱口秀演员开始横着走,笑果线下演出的门票成了硬通货,能当钞票使。

  虽然这仅仅针对个别过去在《脱口秀大会》四季节目中崭露头角的演员们,但脱口秀大会线上带热了线下肯定是事实,这显示节目依然受欢迎。

  但本季节目遭遇的质疑也是最近几季最多的,从杨澜、宁静到谢娜,好几位领笑员都引发了观众的情绪反弹,始终保持审美并且言之有物的罗永浩证明了:优秀的领笑员并不比下一个脱口秀之王好找。

  这背后肯定有偶然,但必然的一面是观众对节目的耐心下降了。

  现在整个脱口秀行业似乎都靠着脱口秀大会这艘大船带着往前开,只有脱口秀大会常红,脱口秀演员们才有更多的机会被看见,它代表着一个行业的盼头。

  但悖论在于:只有提供观众更多的惊喜,节目才能一直红下去,可只有找到下一个杨笠、李雪琴,甚至是周奇墨、李诞,节目才能给观众更多惊喜,而不是陷入一群老人说来说去的困境。但下一个脱口秀巨星在哪儿?

  偶像产业或许可以快速养成造星,但脱口秀需要的是日如一日的积累,周奇墨是能靠一款综艺速成出来的吗?

  周奇墨夺冠宣言说,“我甚至希望有更多比《脱口秀大会》更好的节目",可是首先要有更多和周老板一样优秀的脱口秀明星,才会有更多的《脱口秀大会》。

  不是会说脱口秀,就能成为下一个李雪琴,实力、人格魅力、综合素质,有这些才能保证你走出节目后继续存活、攻进更多大众消费者心里,为什么“说唱”综艺后继乏力?因为下一个巨星太难找。

  脱口秀大会这季还可以靠周奇墨黄西这些“世外高手”撑住场面,下一季呢?这才是李诞最该担心的问题。

  至于小浣熊居然没有进前三,确实是意难平,但我们都知道节目就是个游戏,这季输了,只要接着玩下去,总会有赢的时候,毕竟这不是鱿鱼游戏。

  意难平到睡不着觉的观众,不妨想一想周老板的脱口秀专场名——《不理解万岁》,这其实是一个有趣的文字游戏,对于对这场决赛有质疑的观众来说,可以“不理解万岁”,也可以这么理解:“不,理解万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