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德罗:孙楠的危机,也是中国富人的危机

尼德罗:孙楠的危机,也是中国富人的危机
2019年01月24日 11:37 新浪网 作者 功夫财经

近日,孙楠的二婚妻子潘蔚在采访中透露,三年前她和孙楠为了孩子的教育从北京搬到了江苏徐州居住,他们在徐州市区边上,租了套100平米的房子,月租仅700元。

一时间,有关孙楠一家的情况引发了网民的热议。

徐州房价不便宜,潘蔚也没那么偏心

网民热议的点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作“徐州房价这么便宜”的震惊状;第二个是“这后妈也太偏心了”,对潘蔚大量吐槽。

对于第一个热议点,徐州房价确实没这么便宜,目前主城区基本已经没有单价10000元/平以下的新房了。即使在郊外,100平的房子月租也不会低到700元。

当然,孙楠和潘蔚都是社会名流,有朋友或仰慕者作为房东,象征性收取一点费用,可能性是很大的。

从采访视频中展示的家庭装饰来看,孙楠和潘蔚布置得的确以简约素雅为主,丝毫没有金碧辉煌的痕迹。不过简约并不意味着简陋,更不意味着家庭内部的家具、装饰价格很低。

对于第二个热议点,很多网友质疑潘蔚将自己亲生的大女儿送到美国留学,将孙楠前妻的女儿宝瑶放进华夏学宫这样一个连毕业生都不被教育部认可的学校,完全是后妈心黑的表现。对此,我认为这很可能是错判。

从最简单的学费来比较,华夏学宫的短期培训,一周的课程费用是16800元,15天的课程学费是32000元。我们假设一年上学40周,费用再打5折,学费也超过了30万元。

对比美国的私立学校本科费用,一般来说都在1.7-2.4万美元之间,像哈佛大学这种全球排名第一私立本科,一年的学费则达到了3.8万美元。但即使按照哈佛大学本科生学费的标准来算,3.8万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也就26万元人民币,跟华夏学宫32万人民币还有6万元的差距。

所以,说潘蔚偏心,让孙楠前妻的孩子读烂学校,这绝对是无稽之谈。更何况,一起在华夏学宫就读的还有孙楠和潘蔚自己生的孩子。从这一点,也更加回击了“后妈偏心”这一说法。

迁居徐州是为了应对“中年危机”

解决了这两个疑问,我们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孙楠和潘蔚会从宇宙中心帝都搬迁到三线小城徐州。潘蔚在采访中自己的说法是“孟母三迁”,一切为了孩子。从孙楠一家的生活状态来看,他们在三线小城生活得平静安详,与世无争。

不过,为了孩子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更详细的说法应该是孙楠和潘蔚遭遇了重组家庭过程中的大难题——如何教育4个父母并不完全相同的孩子。

孙楠和潘蔚一共有4个孩子,孙楠婚前有2个孩子,潘蔚婚前有1个孩子,他们一起又生了1个孩子。按照潘蔚的说法,孙楠跟前妻生的宝瑶当时读国际学校,喜欢玩游戏,厌学。

尼德罗:孙楠的危机,也是中国富人的危机

作为后妈,这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在后妈眼里,这个孙楠好不容易从前妻手中争夺来的10岁女儿,已经走了歪路。自己作为后妈,很难有“资格”去管教孩子。再加上还有自己的孩子,以及新来的两个生命,潘蔚的压力必定是很大的。

所以,如何在重组家庭中建立起一套秩序,并让整个家庭和谐相处,这会成孙楠和潘蔚思考的问题。

潘蔚在跟孙楠结婚以前,是海南省旅游卫视的主持人,主持的节目是高尔夫运动。高尔夫运动的本质,是富人购买步行运动机会的同时结交权贵。所以,潘蔚所在的圈子,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正如潘蔚自己说的,当时自己看起来很光鲜,但内心很空虚的。

对于生活在一二线城市的财富精英来说,这种幻灭感是很熟悉的。原因很简单,一方面,他们的财富来得太过迅速;另一方面,他们的文化积淀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应对这场心理危机。

所以,对于潘蔚来说,职业上的认同危机与家庭重组后的教育危机,构成了她人生中的中年危机,也逼迫她必须探寻出一条新的路子来解决这两场复合危机。

传统文化成了他们应对危机的外援

3年前搬来徐州之前,孙楠和潘蔚在孩子教育上一定花费了大量心思。毫无疑问,这些努力的效果全都令他们不满意。正是这样的局面让他们意识到,解决问题的途径必须是釜底抽薪式的。于是,因为“缘分”的关系,他们举家迁往徐州,并把宝瑶等几个孩子送进了华夏学宫。

华夏学宫其实是一个民办非企业单位,注册名字叫作“华夏传统文化专修学校”,说白了就是一个培训机构,教育部不给发毕业生,一点都不让人奇怪。

尼德罗:孙楠的危机,也是中国富人的危机

这个培训机构的主要产品可以分为“儿童早教”、“女德教育”、“父母教育”等几个版块。统摄的理念是无所不包的儒释道,既有《弟子规》这样充满争议的清代民间小册子,也有《道德经》、《论语》、《金刚经》这样的旷世经典。

尼德罗:孙楠的危机,也是中国富人的危机

略显神秘的华夏学宫让潘蔚和孙楠的心“安定”下来。传统文化的培训课程,解决了潘蔚和孙楠职业和家庭的双重危机:

一方面,从北京到徐州,他们远离了喧嚣的精英圈,来到了一个处在4A级吕梁风景区的传统文化学校,潘蔚还成了学校的老师;另一方面,在传统文化的“熏陶”下,孩子的教育危机得以解决。

不过,从四个孩子住一个房间的上下铺可以窥见,不管大小,不论性别,孙楠和潘蔚的孩子都谈不上有自己的隐私,更谈不上有自己的个性。

尼德罗:孙楠的危机,也是中国富人的危机

更直白地说,孙楠和潘蔚并不懂得尊重孩子的个性。在很大程度上,这对父母为了建立一套符合自己观念的秩序,以传统文化学校作为外援,实现了对孩子的规训。

套用一个流行的说法:在9102年的今天,有些富人家庭还在用大清朝的那套东西在教育孩子,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时代的悲哀。

有钱没文化的中国富人

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孙楠和潘蔚寻找心灵归宿和孩子教育之道的做法,因为他们的社会知名度被曝光和热议。但对于大量并无公开知名度的中国富人来说,他们走的路与孙楠、潘蔚毫无二致。

这其中的原因就是前面提过的,中国富人致富的速度太快,难度太小,而且他们并非是完全凭借个人的智识、判断和谋略成为财富精英,而是充满了不可描述和不可讨论的因素。

这一点,跟欧美这种成熟的发达国家有着很大区别。在欧美,富人的财富与他们的见识甚至是学历,基本都是相匹配的;而在中国,富人并不意味着比其他社会中产更聪明、更有智慧,甚至,他们的一些做法还显得更加愚昧。也因此,中国的富人很多被称为“土豪”。

所以,当一个社会中,上层精英的财富资本和文化资本相互匹配,这个社会就会相对健康。反过来,如果一个社会的上层精英出现财富资本和文化资本的脱节,就会出现专门收割这些人的机构。

比如:华夏学宫、小罐茶、8848手机,以及安利、无限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功夫财经

功夫财经

功夫财经,国民财商提升者。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