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不羽:企业一旦患上这个病,就是死路一条!

关不羽:企业一旦患上这个病,就是死路一条!
2019年01月29日 09:56 新浪网 作者 功夫财经

新东方年会上出现的吐槽神曲刷屏,很多解读者将其与新东方的业绩变化相联系,这当然也不错。

但是,这首神曲的广泛传播,肯定不是因为大家都在关心新东方赚钱不赚钱,更主要的是歌词里道出了中国企业的”秘密”。

一言以蔽之:企业官僚化,管理教条化,人员佞幸化。这里先要声明一下,本文谈到的企业、企业家指的是民营企业,国企不在其列。

一、企业官僚化是死亡之路

企业做大了,就需要引入科层结构,层层授权、部门分工在所难免。企业的官僚化某种意义上讲是无法避免的。企业也有从诞生到衰亡的生命周期,出现官僚化的迹象可以视为“壮年期”的表征。

而官僚化导致的效率下降、人际关系复杂等副作用也会接踵而至,正如中年人开始变得油腻倦怠,也就走向了衰老。世上没有永存的企业,正是指官僚化的趋势无法彻底逆转。

总部设在匹兹堡的美国钢铁公司曾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企业。这个1901年创立的钢铁帝国曾经长期占据全球钢铁业第一的位置,其产量在巅峰时期达到了美国钢铁总产量的65%。

但是,半个世纪后,这家企业成为了步履蹒跚的恐龙,十几名副总裁的庞大“宫廷”,文件周转长达数月的繁文缛节严重影响了效率,无法应对时代的变迁。

从60年代陷入了泥沼,到1985年后关停100家钢厂,产能下降三成,不复辉煌。更重要的,这样的例子在世界企业发展史上比比皆是。

中国现有企业的发展至今大都不超过三十年,理论上讲“官僚化”侵蚀的考验才刚刚开始,虽然经济学、管理学领域已经有了很多应对官僚化的理论和策略。但是,前景不容乐观。

很多中国企业都出现了官僚化的早衰迹象,新东方绝非个案。这和中国企业家自身的素质大有关系。

二、企业家就是要有一点“反人性”

这次新东方年会出现吐槽神曲并不意外,俞敏洪此前五封内部公开信吐槽在先,年会上员工“作妖”也受到了公司的奖励。

从俞的公开信来看,他意识到了企业存在问题,但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根源所在。公开信里指出的一些问题,诸如“迟到早退”、“机械地执行命令”与神曲中的糟点相比,更流于皮相。

关不羽:企业一旦患上这个病,就是死路一条!

神曲中指出的“领导随口一说,立刻讨好跟着”、“只会为老板的朋友圈高歌”,看似和业务没有直接关系,但是要比“迟到早退”之类的问题深刻得多——矛头直指老板。

一个优秀的企业家要有一点“反人性”的心理素质。司马迁在《货殖列传》里讲成功的巨商白圭是:“乐观时变”——常人喜欢稳定,企业家喜欢变化;“人弃我取,人取我弃”——常人关注眼前利益,企业家关注的长远趋势;“能薄饮食,忍嗜欲,节衣服,与用事僮仆同苦乐” ——常人注重消费享受,企业家注重节俭投资。

用现代经济学理论讲,企业家精神就是在时间偏好、风险偏好上异于常人,具备独特的创造性。古今同理,企业家就是有一点“反人性”。

这在企业管理中也要有所体现,“人好面谀,我好直谏”、“人慕虚荣,我好实利”,是成功的企业家所必备的素养。

企业是为了创造利润存在的,企业管理就是围绕着创造利润的效率展开。企业家的成就不是源于员工的鲜花掌声,而是来自市场的肯定。如果当老板就是图个前呼后拥、众星捧月的爽感,那还不如找家娱乐场所去撒钱。

道理很简单明白,实践却不是那么容易。企业家毕竟是有血有肉的人,很难避免人性的弱点和社会整体氛围的侵蚀。俞总能够意识到存在的问题已属不易,很多企业家还在浑然不觉地享受着不健康的权力快感。

三、远离权力的诱惑

中国大部分企业家还是”创业第一代“,创业型企业家多数都属于威权型人格:意志坚定、自信满满、精力充沛。而伴生的问题是对权威的敏感度很高,很容易陷入权力快感的诱惑。

关不羽:企业一旦患上这个病,就是死路一条!

而且,这代企业家白手起家,边创业边学习企业管理,虽有丰富的经验,却缺乏系统的理论学习。他们中很多人喜欢阅读历史,崇拜政治领袖者更是比比皆是,殊不知将政治活动的权谋手段、管理方法不加甄别地借鉴到企业管理中,更易助长官僚化的问题。

官僚体制最大的长处是高度的权威感之下形式上的等级分明、秩序井然,这是政治活动的要求。但是,这种严谨的权力秩序实际上并不适合企业管理。因为,官僚机构和企业的目标不同,负责人的权利基础也不同。

官僚机构的目标是特定的政治功能,这种功能是消极的——没有人希望官僚机构越权行事。所以,各层级都是被赋予多大权力完成多少任务,既不能少,也不必多,并不鼓励创造性的发挥。而企业的目标是赚取利润,这个目标是积极的、开放性的,任何制度设置都不应妨碍企业的创造性与活力。

与之相应的是,官僚政治的权力观首先考虑的是自身权力的安全,最有效的办法是确保个人效忠的人身依附关系。而企业家的权力源于企业所有权的自然衍生,企业家的个人目标和企业经营的长远利益完全一致,不必把资源用于建立个人忠诚的人际关系,而是要鼓励员工对企业的忠诚。

企业家应该意识到,市场中没有帝王将相,人人在契约关系中相遇,本质上是平等的。对员工而言,一纸辞呈从此陌路已经是最坏结果。因此,企业家对自身权力的想象不要过分膨胀,投入大量资源和精力保持高高在上的姿态是徒劳的浪费。

四、企业“官僚病”的高危区域

企业“官僚病”的高危区域首先就是老板周边的私人团体。俞敏洪高度反感的企业内部拉帮结派,是每个企业家都很敏感的问题。可是,这类问题的病源往往是老板本人。

企业家身边很容易形成私人化的小团体,包括亲朋好友,秘书、司机等服务人员。如果企业家放任自己的私人团队影响企业经营,就很容易形成佞幸当道的氛围,最终造成企业内部山头林立、私相授受的内耗局面。这在中国企业中是最为常见的。

关不羽:企业一旦患上这个病,就是死路一条!

出现这种情况,说明企业家不再依据企业发展需求分配资源、听取意见,而是以人际关系的好恶亲疏为标准,等于变相鼓励员工投其所好,而不是以企业利益为重。

这会造成员工的不安全感和不公正感,于是各联朋党、谋取私利就成了“理性选择”。因此,企业内部出现人际关系内耗时,企业家应该先检讨自身,而不是指责员工。

“官僚病”的另一个高发区域是中层管理的职能部门,几乎所有推诿扯皮的效率下降都和这个层面有关。职能部门的出现是企业壮大后团队专业化分工的需要,本身无法避免。职能部门一旦出现,也就意味着部门利益优先于企业整体利益的风险增加。

强化考核、量化目标的管理方法可以缓解一部分问题,但是过犹不及,严苛而繁琐的考核制度往往适得其反——部门矛盾因此愈发激烈,高压之下避免犯错的动力大于主动作为,文牍主义的“PPT办公”大行其道。

而企业家热衷于充当职能部门角力的“裁判员”,变相鼓励了这样的行为。“一个续班十个入口”“报名五门课,五个助教跟着”,新东方的“职能分工”到了这种程度,确实荒唐。可是,中国企业里职能部门众多也是普遍现象。

“官僚病”还有一个高危区域就是管理层级太多,造成了基层与高层严重的疏离。新东方神曲里反映出从董事长到兼职有八级,董事长、校长这些常规配置等还可以理解,总监、专员和经理是什么鬼啊?如此层累叠加,企业内部的信息流通怎么可能通畅?“金子发光”也很难被发现吧。

关不羽:企业一旦患上这个病,就是死路一条!

当官僚病发展到一定程度,企业中就会充斥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路人物风度翩翩、口若悬河、履历漂亮,但是既无心也无力为企业贡献业务能力。更重要的是,这类人适应能力超强,今天老板批评迟到早退,明天他们就会积极加班、假装很忙。

每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都是企业的出血点或潜在风险,可悲的是,被权力快感迷惑的企业家偏偏会觉得这类人才是企业骨干。

归根结底,企业家自身的素养是企业发展的起点,这个起点有多高决定了企业发展的天花板有多高。中国企业的未来取决于千万企业家,这将是时代的考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功夫财经

功夫财经

功夫财经,国民财商提升者。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