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世界巨变前夜

2019,世界巨变前夜
2019年12月31日 12:29 新浪网 作者 功夫财经

■文 | 凤来仪☞风险管理专家,经济和历史研究者

孔子和基辛格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在许多问题的看法上,居然出奇地一致。

年底美国的弹劾大戏,一方面深刻的影响了美国的内政,另一方面也必将对他们的外交产生极大的影响。

透过过去一年发生的种种大事,我们会发现,当今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已经走到了临界点。

读的书多了,就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奥秘:顶级人物的智慧是相通的。比方说,孔子和基辛格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在许多问题的看法上,居然出奇地一致。

先看孔子,孔子在他所生活的时代,看到“鲁国三桓”之一的季家八佾舞于庭,就说这是不能忍的事,又看到季家去进攻周王册封的颛臾的时候,就说这是要祸起萧墙了。

孔子看到什么了?孔子看到的是天下秩序,或者说世界秩序处于崩解期。当时维持天下、诸侯国和家族的是礼乐制度,如果大家都不在乎这样的制度,那就是人心思乱,天下必将大乱。

之后的天下是什么样的,我们现在回过头去看,很清晰很明朗,但是对于孔子来说,他是提前预见到了这一切:战乱频发,流血漂橹,最后是法家当权,秦政当国。

再说政坛老狐狸基辛格,这个人在场面上说话经常不尽不实,谁全信谁脑残,但是这个老犹太人绝非浪得虚名,在当国务卿前,他是哈佛历史学教授,历史学研究的不是历史故事,而是总结历史兴衰的经验和教训,是绝对的巨人的学问。

基辛格真实水平不在他的“场面话”中,而在他留下的著作中。在《世界秩序》一书中,他系统盘点了当今世界秩序的来源,比如大国小国一律平等的秩序来源是什么,欧洲曾经的均势理论是什么,以及维系当今世界和平的体系是什么。

透过基辛格的论述,我们会发现,每一次世界秩序的重组,都可谓惊天动地。比如今天的欧盟,就是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某种反思,认为民族主义和均势理论会引发大战。

再比如,同样是因为对二战的反思,美国与盟国构筑了联合国,以此作为对当下世界体系的政治安排;不止于此,在经济安排上,美国领衔推出了WTO、IMF和世界银行三大经济组织,旨在希望通过共同繁荣来维持和平避免战争。

然而,2019年发生的一系列国际大事,似乎在宣告维系了世界秩序数十年的安排正在趋向失灵。再有一天,2019年就要跟大家说再见了,在这里我们不妨一起来回顾下过去这一年世界上发生的大事。

年初,美国因为建墙的事,赞同和反对双方就狂怼过一阵,中间还发生了一起闹剧:有一个赞同建墙的川普支持者,跑到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家安营扎寨要住下,吓得她只好报警。

2019,世界巨变前夜

出身南美的现任教皇也参与了这场论战,不得不说,在这件事上教皇很伪善,他不去反思为何南美经济发展不好,争相抢做非法移民,却一个劲儿地去质疑建墙行为是否合理。

与此同时,梵蒂冈高耸的城墙,却一如既往地屹立不倒,死活不让拆掉。

2019,世界巨变前夜

紧接着3月份,“世外桃源”新西兰发生了一起白人枪手跑到清真寺大开杀戒的惨案,虽然全世界同声谴责凶手,但这件事背后蕴含的深层含义却让人颤栗:文明的冲突在当下这个世界愈来愈激烈,谁也不知道未来还会因此发生多少悲剧。

2019,世界巨变前夜

果不其然,4月份斯里兰卡伊斯兰极端分子,在基督教堂制造了一起大爆炸,明确地向世人展示:宗教和文明的冲突一直都在。这个世界绝对不是平的,人和人之间的差异,要大于人和动物,人或许会对动物友善,但却可能残忍对待不同阵营的同类。

2019,世界巨变前夜

欧洲也不消停,反对加税的黄马甲运动还没消停,法国人又因为退休金福利削减走上街头,马克龙面对的是典型的欧洲高福利国家难题——钱从哪里来,加税不干,减福利也不干。

巴黎圣母院塔顶被焚毁,或许是这个欧洲大国未来的某种征兆吧。

2019,世界巨变前夜

然后到了8月份,南美的阿根廷传来经济崩溃的声音,左翼总统候选人胜选后资本市场濒临崩盘,股市几天之内跌掉三分之一,所有资产如果以美元计价的话,都在短时间内砍掉一大截。

当然阿根廷的经济现在是每十年崩溃一次,没有什么好惊讶的。这个一度非常富饶的南美大国,在最近几十年中不断上演军政府上台导致独裁,民选左翼政府上台导致经济崩溃的闹剧:

2019,世界巨变前夜

到了10月份,南美经济最好的国家——智利,因为地铁稍微涨了点价,举国大乱,最终政府服软撤回涨价。

2019,世界巨变前夜

经济一塌糊涂的当然不止南美国家,南非、俄罗斯这些金砖国家也早就沦落成了“土砖”。

位于欧亚大陆交汇点的土耳其,也因为在美俄之间搞暧昧被多次制裁,结果6月份的时候,埃尔多安的正义发展党居然在伊斯坦布尔的地方选举中大败,给这个国家的未来增加了新的变数。

2019,世界巨变前夜

中东向来不消停,无论是制裁伊朗,还是沙特杀害记者,都只是这里千年动荡史里的“小事”,甚至IS首领巴格达迪被美军消灭,也只是从建制和形式上打掉了IS组织,根源问题在2019年依然没能解决。

2019,世界巨变前夜

同时期的韩国,也因为现任总统玩民粹的火,烧伤了自己。日本宣布对韩国进行经济制裁,瞬间韩国经济遭遇滑铁卢,磋商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2019,世界巨变前夜

另一边,美国总统特朗普跟北朝鲜元首金正恩进行了几轮会谈,然而半岛局势依然扑朔迷离,谁也不敢说,这里就和平了。

2019,世界巨变前夜

大家都知道,小国的内政很难不受到外交的影响,比如特金会后,有朝鲜将领误解了领袖的意图,以为以后不用造原子弹,便擅自分发了一些福利给民众,结果被枪决了。

而大国的内政,则会深刻的影响到自身外交和世界秩序,年底美国的弹劾大戏就是这样一件内政大事。可以预料的是,今后美国总统的决策空间会变得越来越狭窄,为了不给政敌抓住把柄,他必须对外国越来越强硬才行。

同样影响世界格局的“内政”,还有英国新上台的保守党领袖、首相约翰逊,开启的政治生涯大豪赌:威胁无协议脱欧。结果在大选中,他赌赢了。保守党获得了1987年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或许口头也讲政治正确的英国人,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跟欧陆不一样。

2019,世界巨变前夜

年底发生的另外一件大事,是WTO事实上的脑死亡。开篇就说了,WTO是世界经济秩序的基石之一,现在事实上的死亡,预示着当下的世界经济秩序又到了重构的时刻。

如果孔子在今天他会看到什么?基辛格眼里的未来,又会是怎样?我们其实已经可以从这一整年发生的各种事件里窥见端倪,得到一些不成熟的答案。

这个答案就是,当今的世界政治、经济体系,或许已经走到了临界点。虽然全球化和各种“政治正确”的力量依然强大,比如瑞典环保女孩通贝里还能上《时代周刊》的封面;

2019,世界巨变前夜

但是逆全球化和民族主义、民粹主义风潮,早已是风起云涌、此起彼伏了,它们不断地冲击和瓦解着二战后世界秩序。这种瓦解和冲击的力量,不是来自外部,而恰恰来自世界秩序本身。这或许就是那个早已被证明的哲理:万物皆会产生反对自身的力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功夫财经

功夫财经

功夫财经,国民财商提升者。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