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郑爽完了,但大家依然不爽……

郑爽完了,但大家依然不爽……
2021年04月30日 10:35 新浪网 作者 功夫财经

  

  给肖老师打 call

  社会财富分配,价值引导的天秤,要向踏踏实实劳动者倾斜。社会公平的基本逻辑是你如果想要舒服,首先要让别人也舒服。

  01

  五一劳动节将至,两则新闻让众多打工人不淡定了。

  五一前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体验了一天做外卖小哥的感觉,送单12小时只赚了41块,这让快累瘫的他感慨这个钱太不好挣。

  

  

  这则新闻引发大家的赞或弹。我要给这位副处长点赞,为什么呢?因为他愿意去体验打工人的苦处,那些社会辛苦岗位的辛劳。过去媒体炒作给人的印象,外卖小哥好像很挣钱,动不动就月入过万,甚至大量研究生加入外卖团队,那其实只是幻想。

  外卖人员的实际收入是多少呢?不过是人均5000块钱不到(不同于西方,中国消费者没有给小费习惯,所以送餐员只靠工资),还是比不上新毕业的大学生起薪水平。关键是这位副处长揭示出,和外卖小哥付出的辛劳相比这点收入又算什么呢?

  另一则消息是郑爽日入208万。有人推出一个新货币单位叫“爽”,1爽=6.4亿,郑爽的年收入(即208万/天)。你有多少爽?如果按月薪1万计,郑爽拍一部电视剧,够一个打工人从五胡乱华不吃不喝一直存到新中国成立。如果是月薪6000,要从秦朝开始打工。

  

  

  马上,郑爽涉嫌签订“阴阳合同”、拆分收入获取“天价片酬”、偷逃税等问题被调查。无论她的前任如何如何,他揭露出来的这个社会事实,还是让人震惊。

  02

  根据这两则新闻,我们可以推出一个“打工人辛苦指数排行榜”和一个“特殊行业爽指数排行榜”。辛苦指数的排行榜上一定要有外卖人员。大家网搜一下“中国职业辛苦度十大排行榜”,前三位的居然是公务员、主持人、演艺明星。为什么动动嘴皮子如主持人,或卖弄一下色相如某些演艺人员,就可以挣那么多钱、那么爽,还能上辛苦排行榜?

  

  一个社会的“爽”指数VS辛苦指数,可以衡量这个社会的公平程度,以及世道人心。

  前苏联曾有首长诗《谁在俄罗斯能过好日子》,今天也可以写写“谁在中国过好日子”了。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版本。大家在手机、电脑上用手指或鼠标吐槽一下,然后还得是背上包去给老板打工。

  难道不该做点什么?应该有制度变革来制约资本和老板,应该有社会法则来调整“爽”阶层和辛苦阶层之间的收入分配不公。

  当前我们最骄傲的是领先全球率先进入增长周期。但GDP并不直接带来幸福,可能还带来焦虑。眼下一部《小舍得》正在热播,你得不到只能认舍,不是吗?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着急、最没耐心的人,这背后有经济高速发展的原因,但更有生活压力大所致。

  

  为什么你勤劳而不富有?在吐槽职业辛苦榜之余,是否该做些改变?

  去年,“打工人”一词横空出世,说的是我们要打工、也要尊严。近年来“996是福报”被痛批,说明新一代的打工人不再相信老板们的花言巧语。你可以赚我的钱,你不可以侮辱我的智商,这是双重伤害。老一代适用的职场文化在新一代打工人身上必将破产。

  

  去年还有一个词——“内卷”成为年度流行词。有个形象的比喻,如果大家都不愿挤地铁就反向多坐一站,结果呢,是很多人都反向多坐一站,最后大家在始发站集合了。为什么不增设一些车厢或多开班次呢?内卷问题的核心,是扩大财富蛋糕,并公平分配。

  03

  怎么公平,市场不最讲公平吗?有人说,很多人都反对演艺人员收入高,但这是由市场决定的,剧组请这个人演戏就有人看,能有更多播放量,能产生更好的效应,这个人就理应拿到更高的收入,无可厚非。你觉得高可以自己去当艺人啊!这是人家自己的本事!

  同学们注意了,“你行你上啊”,这可是丛林法则。

  某些群体收入畸高,带偏了这个社会的价值观、人生观,孩子们都不想努力了,更不想当科学家、医生、教师,直接当网红和艺人,因为搔首弄姿之间能赚好多钱。

  当然,一个郑爽,哪怕整个娱乐圈也带不动一个社会的价值观的,这不是一个人或娱乐圈的问题。当今,您说什么圈子不偏?这是社会价值观扭曲的结果。

  当然应该把更多钱给科学家、医生、老师以及外卖小哥。除了调整社会价值观,还要调整制度设计。社会财富分配,价值引导的天秤,要向踏踏实实劳动者倾斜。

  比如个税改革不能只针对打工人的工薪,须将投资所得、劳务报酬、隐性收入等都算在内,假如某些群体的投资收益或分红、劳务所得、出场费、代言费等也未纳入征收范围,就很难体现个税公平。

  个税不仅是逐年提高起征点问题,还要优惠补贴给到真正需要的家庭,比如抵扣房贷利息、减轻刚需群体的购房负担,还有抵扣孩子教育费用、老人赡养费用等。更关键的,是将个税征收指向富裕人群。

  某些富人手法多多,“钱在企业、不拿工资”,相比大量的不动产、股票、保险等资产,工资不过九牛之一毛。有些企业老板只拿“一元年薪”不过是障眼法——把个人开销算在了企业的费用上,比如购置家电、家具、车辆全部计在企业账上,既充当企业成本抵扣企业所得税,又避了个税。还有企业高管用香港公司或境外壳公司分红和发奖金。

  个税改革要体现社会公平,就要让个税改革回归“富人税”本位,加强对富裕群体的监管征收力度。

  那边拜登将对年收入百万美元以上者征收43.4%的资本利得税。是否借鉴一下?

  经济学中有个著名的纳什均衡:所有参与者利益得到权衡之后,总能找到综合结果最优方案。而眼下的情况是,只有某些群体的利益最大化,其他阶层均有不同程度被剥夺感。

  套用一句广告词:“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一人爽不叫爽,大家爽才是真的爽。

  04

  中国下一步的关键词必定是反垄断与共同富裕。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不能反天之道。

  

  一个人,一个公司,一个机构,如果失去制约,必然导向恶。天道是损有余而补不足,逆之则必然难以长久。天道还鼓励物种多样性和可选择性,竞争方有新生,垄断必致退化和消亡。

  联想的柳传志早在2006年就倡导,让社会空气湿润一些吧。社会公平的基本逻辑是你如果想要舒服,首先要让别人也舒服。让仇富者停止攻击的最好办法除了慈善公益,最主要的是照章纳税,此外就是多一份同理心,懂得换位思考。

  改变996的职场文化只是一相情愿,改变收智商税的娱乐文化也不是惩罚几个艺人能改得过来的。但让个税改革回归“富人税”本位却可以立竿见影,一定程度上拉平辛苦群体与“爽”群体之间的鸿沟。查富人偷税不能单靠举报,要靠合理的税收体系和严密的监管。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郑爽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