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屠龙少年终成恶龙!全行业遭遇灭顶之灾 原本伟大的事业怎么就玩脱了

屠龙少年终成恶龙!全行业遭遇灭顶之灾 原本伟大的事业怎么就玩脱了
2021年06月06日 19:25 新浪网 作者 功夫财经

  

  给时老师打 call

  据业内人士估计,仅仅一个暑假,在线教育行业岗位裁员就可能会超过10万个。

  良心行业变为逐利产业后,资本会大量涌入,让整个行业畸形发展。

  屠龙少年终成恶龙,国家再不出手整治就要出大问题了。

  在缅甸,有一个传说。

  相传有一条恶龙,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处女,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个少年英雄去与恶龙搏斗,但无人生还。

  有一个少年出发时,有人悄悄尾随。龙穴铺满金银财宝,英雄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闪烁的珠宝,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没有英雄凯旋而归,居民夹道欢迎的桥段,恶龙终于被杀死了,只是曾经的屠龙少年变成了新的恶龙。

  在线教育领域,正上演同样的故事。

  教育无止境。科学知识的普及,历史文化的传承,对文化艺术的追求没有尽头。

  而高科技的应用,让知识的传播手段更加丰富,传播工具更加多元化,学生足不出户就能学到高质量课程,实现了知识无边界。

  此外在线教育还存在边际成本递减的现象,规模化会降低用户成本,而且网上也有非常多优质的免费课程,普通人获取知识的成本从来没有这么低过。

  发达国家和落后国家的孩子,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和西部落后地区的孩子,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从这个角度看,在线教育有望让教育资源均衡普及,原本是一项功在千秋的伟大事业。

  但是,它怎么就遭遇了灭顶之灾呢?

  01

  股价崩盘、资本撤离、公司裁员……在线教育遭遇灭顶之灾!

  2021年,在线教育行业到了生死转折点。

  1月份,中纪委罕见发布评论文章,直接“点名”在线教育企业竞争加剧、行业内耗严重。

  

  随后,行业开始整顿,跟谁学(高途集团)、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教育、作业帮、猿辅导都被处以定格罚款。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

  5月24日,有传言称,北京市海淀区教委近期开会,即将出台“双减”政策,将要求教育机构“假期不开课、不让上市、不让做广告”。

  虽然海淀教委对此消息辟谣,但是当天中概股教育板块仍然崩盘,其中新东方股价下跌18%、好未来下跌17%,高途下跌了12%。

  最惨的美联国际教育,去年3月31日最高23.75美元,当天收盘才0.968美元,一年多的时间,市值蒸发了96%。

  6月1日,在线教育企业又被处罚了,并且一口气处罚了15家,包括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学而思等,均处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在一系列严厉措施的打击之下,在线教育龙头企业开始断臂求生——开启大裁员!

  据报道,作业帮暂停了辅导、销售等岗位的人员招聘;高途课堂(跟谁学)也将裁员30%,其中信息流业务、直播业务全部关停;VIPKID也传出业务和人员调整,裁员比例高达50%;DaDa和网易有道也不例外,传出裁员传闻。

  据业内人士估计,仅仅一个暑假,在线教育行业岗位裁员就可能会超过10万个。

  内忧外患之下,资本陆续撤离在线教育行业,原本要进入该行业的公司也搁置了计划。

  一季度,高瓴资本清仓了好未来和一起教育科技,同时它又建仓了新东方;景林资产大幅减持好未来,卖出257.06万股,占所持股数的77.61%;瑞银减持了高途,卖出8740万股,为七个季度以来首次减持;老虎环球基金也是清仓了高途。

  6月2日,富时罗素宣布,富时中国A50指数将剔除新东方,标志着在线教育行业被部分指数基金踢出了投资范围。

  最近几年,在线教育行业迅猛发展,尤其是2020年疫情爆发,行业更是突飞猛进。

  2020年我国在线教育行业用户规模达4.23亿,2016年才1.04亿,市场规模高达5000亿,2016年才2218亿。

  巨大的诱惑吸引新挑战者入行,去年字节跳动就信心满满地表示要投入500亿颠覆行业,如今也传出其将对教育业务进行大范围调整。

  从业务到资本,整个在线教育行业,遭遇灭顶之灾。

  02

  政策打击在线教育,打击的究竟是什么?

  为何要打击在线教育呢?政策打击的点究竟在哪里呢?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出台的政策打击的不是“教育”。

  因为教育是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也是一个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基石。教育,不仅寄托着个人成长的希望、家庭的希望,也承载着一个国家发展的希望。

  当然,政策打击的也不是“在线”。

  因为一方面技术进步,实体业务线上化是大趋势,另一方面科技能够让知识无边界,促进教育公平。

  那么,政策究竟打击的是什么呢?

  我翻了翻一些政策文件,给大家总结一下纲领性的表述:

  1、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坚持教育公益性原则,着力构建优质均衡的基本公共教育服务体系,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2、义务教育是国民教育的重中之重,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充分发挥学校教书育人主体功能,强化线上线下校外培训机构规范管理。

  3、义务教育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中小学生负担太重,短视化、功利化问题没有根本解决。特别是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要深化教育教学改革,提升课堂教学质量,优化教学方式,全面压减作业总量,降低考试压力。

  提炼一下重点:“坚持教育公益性原则”、“强化线上线下校外培训机构规范管理”、“中小学生负担太重”、“提升课堂教学质量”。

  这样一看,就很清楚了。

  我们的政策不是打击在线教育,而是“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不是要消灭在线教育行业,而是要规范这个行业;学生减负也不是终点,搞素质教育,提升教学质量才是根本目的。

  03

  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

  教育和医疗是非常特殊的行业,对于消费者来说,医疗和教育需要是“刚性”,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没钱的时候,大家可以不买昂贵的衣服,不买昂贵的汽车,甚至还可以少吃顿肉,但是一定会“砸锅卖铁”去大医院看病,让孩子接受教育。有钱了,会去更大的医院看病,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

  单从商业逻辑上看,教育和医疗一定是回报最高的生意。

  良心行业变为逐利产业后,出现了哪些问题呢?

  首先,优质免费内容无人问津,校内教育质量严重下降,费用高昂的校外培训成了香饽饽,家长苦不堪言。

  据媒体的调查数据显示,校外培训费用根据不同的内容、方式,定价50-500元/小时不等,其中47.8%的学生表示每月用于校外培训的费用超过1600元,近20%的学生表示每月培训费用超过3200元。

  对比一下,2020年城镇私营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才4810元/月。若按每月1600元的费用计算,一个学生的校外培训费用就占爸妈总工资的16.6%,两个学生的花销占爸妈工资的33%。

  要知道,爸妈的工资又不能都给你交校外培训班,他们还要管全家人都吃饭,交水电费,家人头疼脑热也要花钱。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家里全是花销,校外培训费用占比又这么高,负担确实非常大。这种压力也打消了不少家庭生二胎的意愿。

  老百姓挣的钱,转手都交给了培训教育机构,结果就是,这个行业和相关公司迅猛发展。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近10年,教育相关企业的总数从78万家增长至412万家,2020年又新增了近52万家。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估算,至2022年,我国K12课外培训市场的规模将达到7689亿元,是2013年市场规模的2.6倍。

  2020年在线教育股价飙升,跟谁学从2019年12月的19美元涨到149美元,只用了14个月。同一时间,新东方也从55美元涨到了200美元,好未来从21美元涨到了90美元。

  其次,良心行业变为逐利产业后,资本会大量涌入,让整个行业畸形发展。

  这是最受诟病的一点,中纪委网站上的文章中也重点指出了这一点。

  一个行业畸形发展的例证,资本疯狂涌入在线教育行业,老百姓的钱也都让他们榨干了,但是这些企业却巨额亏损。

  

  在资本的加持之下,中国的互联网玩法非常野,但是套路就一个:烧钱搞垄断。

  2011年,千团大战,拉手、美团、窝窝、满座等五千多家网站携海量资金搏杀,逾9成疯狂的“斗士”力竭身死,行业一地鸡毛,最后美团、饿了么一统天下。

  2013年,OTA烧钱大战,艺龙、去哪儿纷纷融巨资发力,梁建章领导携程与它们大打价格战,最后携程市占率达到50%,成为绝对的王者。

  2014年,网约车大战,滴滴、快的和Uber三国杀,最后Uber退出中国市场,滴滴和快的合并,一统江山。

  2017年,共享单车大战,40多家车企逐鹿中原,最后摩拜卖身美团,ofo名存实亡,身后一地鸡毛。

  ……

  2020年,这场烧钱大战,战火蔓延到了在线教育领域。

  去年,作业帮对外披露2轮融资总额达23.5亿美元;猿辅导对外披露3笔融资,总额超35亿美元。

  据统计,中国基础教育在线行业去年融资额超过500亿元,这一数字超过了行业此前十年融资总和。

  融了钱以后,他们在广告投放领域展开厮杀,仅去年7、8月份暑假,前10家在线教育机构的市场投放额就超过100亿元。

  

  根据以往经验,这场烧钱大战如果放任不管,上亿家庭,数亿孩子都会受到影响。

  比如,2020年10月,拥有超过1100个校区、20年历史的老牌教育机构优胜教育一夜爆雷,涉案金额接近1亿,不少家庭提前交的费用,少则两三万,多则几十万。

  2020年12月底,市场又爆出知名教育机构学霸君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又一个受害者众多,涉案金额巨大的跑路事件。

  只有垄断才能获得最大利润,在巨头通往垄断的道路上,一定会一地鸡毛。

  万一巨头真的垄断了,问题就更大了,因为教育的垄断权只能是国家,不能是哪个企业。

  现在连打车、买东西,送外卖都不让几家企业垄断,教育怎么可能会让你垄断。

  看看香港成啥样子了?

  所以,我们就能理解,当下出台的政策,重点都在于监管预售款,警惕随意资本化运作之类,目的并非对在线教育赶尽杀绝,而是规范化管理。

  最后,我们谈谈中小学生减负的问题,这绝不是一个割裂的事件。

  关于减负,有很多争论,但是要清楚一点,就是学生减负也不是终点,鼓励中小学生身心健康发展,提升素质教育和教学质量才是目的。

  其实,除了小学教育纠偏,我们对高等教育,以及学术领域也在纠偏,比如要加强基础学科的建设,弥补基础学科的短板;“要让院士称号进一步回归荣誉性和学术性”,“绝不能让科技人员把大量时间花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种种活动上”。

  让教育回归本质,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纠偏行为,下至小学减负,上至院士评选,中间涵盖基础学科的发展等等都在进行纠偏。

  在线教育没有原罪,技术的进步,消灭了知识边界,降低了教育成本;教育的普及和平权,能消除愚昧,提升国家整体教育水平。

  只是资本的无序扩张,让整个行业变得畸形,屠龙少年终成恶龙,国家再不出手整治就要出大问题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在线教育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