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悦然曾与莫言边喝威士忌边谈小说“翻译莫言作品没要出版社一块钱”

马悦然曾与莫言边喝威士忌边谈小说“翻译莫言作品没要出版社一块钱”
2019年10月18日 23:43 新浪网 作者 封面西洋镜

马悦然曾与莫言边喝威士忌边谈小说
“翻译莫言作品没要出版社一块钱”

2012年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马悦然和陈文芬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2012年,莫言获诺奖后,马悦然也再次成为文学圈热门名字。他不仅是有名的汉学家,还是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之一,而且是唯一懂中文的评委。他负责推荐中国文学,更是莫言的瑞典文翻译陈安娜的老师。2012年10月,马悦然携妻子陈文芬,受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世纪文景的邀请,来到上海出席一系列文化活动,谈论诗歌和翻译。马悦然还在浦东发表了一个主题演讲。华西都市报记者曾受出版社邀请,前往上海采访了马悦然和他的夫人陈文芬。

娇妻主动担当主持人

当时,马悦然身穿中式对襟长褂,夫人陈文芬也是白底黑花中式衣着,很相配。两人提前二十分钟到达访问地点,还亲密地手牵手先到外面弄堂里逛逛,欣赏上海老房子建筑。记者交流会上,陈文芬更主动担任主持人并说:“我以前当过记者,也是因为当记者认识马悦然的!”

马悦然曾与莫言边喝威士忌边谈小说
“翻译莫言作品没要出版社一块钱”

夫妻俩配合极其默契,常常相视一笑。她还透露,在瑞典家中,“我们还专门练习了一下,让他记清楚,自己到底翻译了莫言的哪些小说,给瑞典文学院的院士们看。哈哈。”陈文芬解释:“我们坐在这儿的原因,是马先生翻译了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诗,还有两本中文书要出版:《巨大的谜语》和《记忆看见我》。我们很早答应出版方要来参与一些活动。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是瑞典人期待很久的世界诗坛的大师,终于得到诺贝尔文学奖。巧合的是,马先生这次是自2007年后再次来到中国,正好是中国人期待很久的莫言得这个奖。所以我们感觉很奇妙。”

“能说得来”川话溜,四川是第二故乡

“晓得嘛!”当获悉华西都市报记者来自四川后,马悦然立马眼睛一亮,并说出这句地道的四川话。近二三十年来,马悦然被国内文学界公认为中国文学走向西方世界的重要推手。

马悦然曾与莫言边喝威士忌边谈小说
“翻译莫言作品没要出版社一块钱”

2012年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马悦然

马悦然翻译过《水浒传》和《西游记》,会写中文古诗词,是十足的“中国通”,与四川的渊源也颇深厚。1948年,马悦然就来到成都做过方言调查,会说一口地道的四川话。在他用中文写成的散文集《另一种乡愁》中,马悦然深情记述自己在“第二故乡”四川的往事细节。而且,马悦然的第一任妻子就是四川人,不幸于1996年因病辞世。2007年马悦然再次来到成都会友,华西都市报也曾详细报道。

距最近一次离开四川已有5年,如今四川话还能说得地道吗?马悦然立马笑道:“能说得来,能说得来!”引得旁人都友好大笑。马悦然跟莫言“经常通信”。莫言得奖后,马悦然有没有道贺?陈文芬说:“还没有当面见到,但是我们跟莫言已经通过信了,有很多翻译、出版的事情要交流。”记者问及,这次来中国会不会与莫言见面,陈文芬说:“马先生已经88岁了,长途飞机旅行是比较累的,所以事先都没有做这个安排。”

曾与莫言一边喝威士忌一边谈小说

莫言获诺奖,马悦然非常支持,“他的短篇小说特别好!我之所以喜欢莫言,是因为他非常会讲故事。2004年,《上海文学》杂志刊登了他的小说《九段》,非常短,只有一两页,我见识到莫言对文字的掌握是何等高超。”马悦然还提到,正是莫言的这个短篇,让他开始对微型小说感兴趣,“我甚至模仿莫言的短篇小说,开始写自己的小说了。”陈文芬补充,马悦然后来真写了很多微型小说出版,莫言还写了序。

谈及与莫言的交往,马悦然说:“我跟莫言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头一次是在香港中文大学。当时我当客座教授。有天莫言来了,我们花了几个小时谈。第二天他就回去了。原来是他要分房子。我都不知道‘分房子’是怎么回事,听说,那次他最终也没有分到房子。第二次,是在台北,包括李锐、余华、池莉在内的9个内地来的作家,其中就有莫言。那次,他在台北待了几天,有一天晚上,我俩就在饭店里,一边喝威士忌,一边谈小说。”

“翻译莫言没要出版社一分钱”

在采访中,陈文芬提到,马悦然很早就翻译莫言的作品,但是直到莫言得奖后,才拿给出版社出版的。因为马先生觉得,一旦让太多人知道他翻译哪个人的作品,就会引来人家猜来猜去。”

马悦然也提到,“我听到有人说,莫言得了诺奖,我要将自己翻译莫言的作品卖给出版社,要发财了。但其实不是,我一块钱都不要。因为我是瑞典文学院的院士,瑞典文学院叫我翻译莫言的作品,我翻译出很多,他们给我稿费。”

马悦然曾与莫言边喝威士忌边谈小说
“翻译莫言作品没要出版社一块钱”

流沙河、马悦然、车幅(从左到右)

2012年,华西都市报记者对话马悦然

华西都市报:有人觉得,在中国,还有和莫言一样优秀甚至比他还优秀的中国当代作家,都没得诺奖,是不是诺奖有偶然性和随机性?

马悦然:诺贝尔文学奖不是一个世界冠军奖。它只是颁发给一个够资格的好作家,莫言是一个好的够资格的作家。我承认,世界上好的作家可能有几千个,但是每年只能够颁发给一个作家。今年我们选的是莫言,明年选另外一个。有些人没有得到,有些人得到了,比如莫言。就这样,很简单。

马悦然曾与莫言边喝威士忌边谈小说
“翻译莫言作品没要出版社一块钱”

华西都市报:您在推荐莫言的时候,说服其他的评委,很艰难吗?

马悦然:我们每一次争论都很激烈的!一般流程是这样的:2月1日以前,将推荐作品及材料寄给瑞典文学院。然后有一个由15个人组成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小组,他们将250个被推选人筛选至30或40个后,介绍给院士们,待到5月底只剩5人。6至9月专门阅读那5个人的作品。9月中旬开始开会,讨论到底谁该得奖,然后开始投票。一共要投好几次,每一个人都要把自己的观点讲出来,进行辩论,最终的投票是在10月初。不过,今年的辩论不太激烈,意见比较一致。

华西都市报:莫言获奖将带来怎样的变化?

马悦然:中国文学早就该登上世界文学舞台。莫言可能是中国译成外文最多的一个作者,所以莫言的那些著作帮助中国文学走向了世界文学。

华西都市报:你对莫言以后有怎样的期待?

马悦然:他内心很强大,非要讲故事不可,他会继续写。

华西都市报:你们评审的依据关键是什么?

马悦然:唯一的标准就是文学质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封面西洋镜

封面西洋镜

封面传媒旗下封面新闻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