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海:刷新都江堰光叶木兰记录的“江西老表”

朱大海:刷新都江堰光叶木兰记录的“江西老表”
2019年10月21日 22:14 新浪网 作者 封面西洋镜

封面新闻记者 杨雪

野外巡护员是一群游走在自然世界和人类社会之间的人,他们常常“失踪”,十天半个月杳无音讯,但这“失踪”又很规律,几乎掐指可算——当他们消失于社交网络,就意味着又一次进山任务开始。江西人朱大海2001年来到都江堰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为这群神秘人中的一员。他总是穿山越岭,看鸟,看兽,看树,看花。普通人眼中可能寻常的花草,在他眼里都自有来历,生动活泼。

每一次的“失踪”,都意味着一些收获。对朱大海来说,他在龙溪虹口的密林中一次次穿过,收获的除了大熊猫的足迹,还有都江堰新发现的分布植物——光叶木兰。

朱大海:刷新都江堰光叶木兰记录的“江西老表”

江西老表扎根四川

都江堰首次发现光叶木兰

光叶木兰是我国横断山脉特有的一种原始古老孑遗树种,属国家珍稀保护树种,分布区域小,数量少,处于濒临灭绝边缘。此花气质高雅,其分布区域小,数量少,属四川极小种群物种。

“早在2018年9月,我在保护区开展生物多样性野外监测工作时就发现,龙池长河坝至小草坡途中有几株乔木树长势较好。”作为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高级工程师,朱大海仔细观察,测量出这些植株平均高度约10m,平均胸径约12cm,“当时每株树上都结满了果实,我能确定是木兰科木兰属植物,但不能肯定是哪个种。”

朱大海:刷新都江堰光叶木兰记录的“江西老表”

他随后采集了两份标本,带回单位查阅相关资料,经过仔细对照标本相关特征,感觉像是光叶木兰(Magnolia dawsoniana Rehd. et Wils.),但不敢确定。“一是没有看到花,无法对比花的特征;二是《中国植物志》上描述的光叶木兰只分布在四川中部大渡河谷(康定、泸定、石棉)及青衣江(天全、芦山),模式标本采自康定。同时,都江堰以前的资料记载也没有自然分布的光叶木兰,只是记载有栽培的。”因为这两个疑点,朱大海一直不敢确定自己发现的是光叶木兰。

2019年4月,他再次找到这几株乔木树,采集了两份花的标本,与去年采集果的标本一起查对资料,最终确定为光叶木兰,属于都江堰新分布物种。

朱大海:刷新都江堰光叶木兰记录的“江西老表”

特点:定期失踪

“我是大熊猫世界自然遗产地守护人”

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全国67个大熊猫自然保护区之一,是大熊猫重要的栖息地,也是《中国生物多样性国情研究报告》确定的11个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关键区域。

2018年底,大熊猫“琴心”和“小核桃”在龙溪虹口放归,朱大海是监测队员之一。作为首次在成都范围内放归的两只大熊猫的“守护神”,他和同事们长期承担着跟踪观察的任务。“除了无线电监测、GPS颈圈数据下载及分析,还有大熊猫新鲜粪便样品采集、生存环境和采食场调查、红外相机监测等多种手段。”随着两只大熊猫的活动变化,朱大海等人翻山越岭,跋山涉水,监测不到信号的时候,还需要爬到更高的地方,来回换方位,比起两只熊猫爬过的路,监测队员们走的更多,仅放归后一周时间,他们就已经行进了70公里以上,“无论’琴心’和’小核桃’往哪里跑,我们都能掌握到它们的信息。”

定期失踪的朱大海,平均一年里有8个月都在野外工作。野生大熊猫的监测、植物样方的调查、科研合作项目,甚至是上山寻找狩猎的猎人,都是他需要完成的工作。“这是我热爱的事情,每天与各种可爱的动植物打交道,让我觉得实现了自己的价值。”2006年,四川大熊猫栖息地成为世界自然遗产,都江堰被划入其中,这让朱大海颇为自豪:“那么,我也是大熊猫世界自然遗产地的守护人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封面西洋镜

封面西洋镜

封面传媒旗下封面新闻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