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天府名家丨龚光万

天府名家丨龚光万
2021年02月28日 19:05 新浪网 作者 龚氏新闻中心

  “忘忧庐主人”者,龚光万先生号也。

  先生四川仪陇县人,公元一千九百五十五年生。光万先生,艺界之奇男子也。先生早年读书,所攻者化学,后断然弃之而习艺术。

  化学与艺术,判若两途,先生合辙融通,居然大成,此一奇也。

  先生无师自通,以前贤遗泽为法,以天地自然为本,私心自运,立异标新,居然高蹈时流,欲迈前修,此二奇也。

  先生好文善艺,于文,歌诗讽咏,信手可至,于书,真行草隶,招之即来,于画,山水花鸟,鳞介虫鱼,无所不能,无所不精。世间人但得一技便可畅行天下,而先生一人兼得之,此三奇也。

  今世之染手艺术者,积之若茸毛,嗡然如蚊蚋,而真能以艺术名世者,实百不能一也。先生特立角出,居然数度设席、举展异邦,其间,以日内瓦万国宫举办之联合国邀请展为最著,一时西人咋舌,噪声鼎沸,此四奇也。

  据此四奇,先生可以傲视于艺界矣。

  先生为艺无师,但师古人。无师,虽是一憾,亦是一幸,何哉?盖无师亦无碍,思想解放,无拘无束,超拔常规。先生师古,而不泥于古,尝自言曰:“余师大师之心,弃大师之迹。”固知先生但以古人心法为宗,而非斤斤计较于古人形迹间者,又曰:“吾师吾心,吾心师吾眼,无心师造化。”又知其是以师万物为本体,法自然为指归,撷生机为驶运也。其每于山水草木、飞禽走兽、鸣虫腾鳞,皆能悉心观察,反复摹写,年积月累,造化之秘自在先生掌握中也。

  故其所作,法能应手,手能应心,心能应万物,心手双畅,气贯意达,若万物变化,心即随之,手即从之,法即趋之,使山川灵奇,奔来笔底,花草馥郁,酿于指间,实可谓生机勃然,新意独出者矣。

  余尝观先生作山水画:重笔厚墨,率性驰突,骨势棱棱,峰峦错出,骤然间,山之体格现矣,复以淡墨烘为烟云,渲为岚气,飘飖往还,岩远苍茫,更又点染绿树,补缀红亭,须臾画成,但感山送青来,水将绿绕,微颸咿哑,渔舟欸乃,仿佛身在画中行也。此画之成,用工不过半时,而却能天机凑拍,浑然天成,虽言写为山水,而实为渲泻胸中逸气,逸笔草草,遗貌遣神,玄化自然,心与造物齐游,实非矫糅造作辈所能梦到者也。

  又尝观先生作花鸟画:先生驱笔如奔,濡墨如倾,敷色如扫,钩钩点点,一画成矣,满纸篱菊堆金,秋色正深,菊下有酒盈樽,鱼蟹正肥,引人涎流三尺矣。细谛视之,见其叶势飘举,花蕊吐舒,盈盈似欲迎人,先生用焦墨写篱笆,笔苍墨润,老劲拙厚,仿佛古隶,依稀篆籀,衬之花叶,益显鲜活。花间二鸟相逐,雄飞雌绕,俨有凋啾唧唧声从纸间鸣出。

  余笑谓先生曰:“山水,画之大法,花鸟,画之小法,先生以山水称善,用为花鸟,可以小、大巫之比,解牛妙技,小试割鸡,实轻举而大成者哉。”

  先生曰:“不然,山水与花鸟,形容相异,理则一也。二者得形皆易,得意皆难矣哉!均欲深透其理,妙解其意,魂绕山川,情牵万类,草木无情,岂有意耶?意之所到,则笔力屈折,无不尽意。否则,不过聚墨堆彩,徒费岁月耳。”

  余臼:“大善,先生数语,胜我十年萤雪功矣。”

  先生之画,实赖于先生之书,,先生于书,诸体皆能,尤以大草见称。尝见先生书数丈长卷,揎袖噓噓,信笔直书,笔墨到处,腾龙起虺,满纸狼藉。开合处,化机巧为纯朴,奔逸处,化骠悍为蕴藉。一卷既成,如长江万里,浩淼而来,令观者骤然气慑,而后,继之以昂扬振奋也。前贤尝言:书画同源。或又言:观画如观书。今观先生书画,信然。先生得书艺笔墨变化之道,点线开合之理,施之画艺,岂有不胜之理耶?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