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浪漫主义新山水与隐喻式性灵花鸟画

浪漫主义新山水与隐喻式性灵花鸟画
2021年02月28日 19:06 新浪网 作者 龚氏新闻中心

  龚光万 ,艺名公言,龚言,号忘忧庐主人,耕云布衣,云水居士。四川省国画院 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四川大学客座教授,四川师范大学客座教授,四川省草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高级书画师等。

  绘画是画家精神情感的表达方式,画家只有将其主观情感、艺术想象与人们的现实感慨、未来憧憬产生共鸣,才能触摸到艺术的真谛。为了达致彼此的情感交流,画家追求的理想天国必然是人们向往的乐土。将什么样的物象以怎样的情感写入画面,这不仅是艺术家的观照,也是人们的审美需要。画家龚光万从外在世界走向心灵纵横的艺术创造,以强烈的浪漫主义情怀,诗意地表达其生命体验,分明让我获得了一种精神愉悦。画家苍拙温润的笔墨,渲染的是浑厚的整体生命感,画面温暖,明亮,壮美。

  读龚光万的作品,总是让我感到心灵激荡。画家的笔下,雪满千山、苔痕历历、云水浩渺、喜鱼跳满江、玫瑰灿烂飘香、妙音盘桓、锦语琅琅……豪迈中存柔情,雅致中有欢跃。从龚光万华滋的笔墨、华彩的图式中走出来,我总会生发一种奇妙的体验——自己站在实实在在的今天,倏忽间旷古的辉煌滚滚而来,无所滞碍,心底一片澄明;恍惚间我又看见了岁月的退隐,整个人从从容容地进到了画面以远的大自然;在绵绵陶醉之中,我的心底猛然间又会升起无限可能性的未来感,豪情满怀,晃入巨大空间,任我行,任我飞,任我挥洒。

  为“风华”立传,龚光万虔诚地挥写着深具时代精神象征性的浪漫主义新山水、隐喻式性灵花鸟画。华彩的背后,风华浸远……

  绘画语境直抵时代精神的艺术自觉

  龚光万为什么要为“风华”立传?为什么要以浪漫主义色彩挥写华彩?这与他的艺术主张是密不可分的。就艺术发展的现实性而言,新时代的审美需求、审美趣味、审美态度以至生活态度、人生境遇与理想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当今世界,知识更新的速度恍如花开花落,日新月异的“存在”、纷纷攘攘的“意识”潮水般的涌入了我们的生活,我们思考的深度貌似在加强,实则是思考的空间越来越狭小。

  与文明的多样性发展路径相应的是,文化会向着多元化方向发展。多元化是社会进程的推动力,但多元化可能导致的价值泛化也应该引起我们足够的警惕。所幸,清醒的人们对粗野丑怪的疯狂艺术行为或者自诩高明的崇古临古艺术倾向保持了公允的判断。文化总是蕴藏着人类最为丰富的情感以及最为善良的憧憬,其生动而富感染力的呈现往往通过各种艺术注满人们的理想企慕。今天的社会发展急剧加速,又适逢民族复兴的历史机遇,我们拿什么来鼓舞我们的精神呢?我们又该拿什么来丰富我们的生活态度呢?这,正是艺术家必须面对的时代命题。

  历代炎黄子孙是以文化艺术作为精神慰藉的主要实现手段,以诗意为内核的国画,应该以怎样的图式才能与我们达成这般情感交流从而迸发哲性的辉芒呢?这是每一个美术工作者都必须思考、探索、回答的根本性问题。置诸如此绚烂多彩而又空间逼仄的时代背景之下,在社会文明裂变式发展的现实面前,在诗词歌赋日渐式微的当下,我们越来越迫切地希望从国画艺术中寻找到一种精神自适的力量——意绪的回旋能够寄予诗意的飘飞,意志的充盈能够寄予性灵的愉悦,梦想的飞翔能够寄予鼓舞的力量。

  无数次地欣赏龚光万的《山水清音》,我总能感受到急速突进的喧嚣周遭消失了,随着画面中的生气回旋,我好似找到了一片安静的天地,深邃山谷的袅袅蒸雾在立仞间漫漶开来,磅礴气势则多了一份旷荡情愫。尤其是融入立仞上欣欣向荣的景象,那是一个朝气蓬勃的世界,内心渐次平和自怡,何需回归自然,置身这样一个世界我感到更加热爱这片山河,山涧清音谱写着时代的韵律,也许这是可以开始筑梦的地方。

  “每个时代的艺术家都必须寻找与读者共鸣的艺术形式。”显然地,龚光万的艺术主张有着高度的艺术自觉。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语境,站在当下,面向未来,祖先留给我们的智慧定然是有限的,“不做笨子孙”(张大千语),我们必须创新。国画艺术在这个时代其实是被赋予了更为强烈的使命感。

  无需野逸自娱,繁盛世界需要的是激昂的文化基调。华夏民族的复兴是人类历史上最为深刻的变化,“中国梦”的鼓舞须得画家抱持“生命齐同世界”的大悲悯情怀,通过笔下的一花一木一禽一山直抵我们的生命境遇,从生命境遇中突围,表达一种深刻的生命自信。

  “绘画一定要对时代负责。”龚光万是自信的也是自觉的,他的艺术探索具有丰富画史的意义。安静下来获得一种鼓舞的力量,其作品的意蕴总是透着典型的时代浪漫主义精神。诸如《山水清音》中的堵堵峭壁,龚光万的笔墨让我们感到,自己的意志难以企及那样的感兴,我们的内心便移变为纯粹观照的状态,堵堵峭壁便生发出来“崇高”。恬静而又不失恢弘的画面以及生命的跃动,会让我们将自己的感情视为峭壁、蒸雾、涧水的情绪,于是美感产生了。龚光万作品阐释出来的美感,是这个时代需要的心灵抚慰。

  走进龚光万的画语世界,便有了从容洒落与心灵激荡。不仅如此,龚光万对于绘画语式、语境的创新,绝不止于符号的变化,更是孜孜追求着艺术的厚度。他的作品随之凸现出个性鲜明的艺术表现性——自由独立的诗意构图,秃笔旋墨的写意挥运,以及属于这个时代的“壮美·明亮·温暖”的艺术基调。

  显然,龚光万对中国画的发展是执著的,虽然他与改写画史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是他总是朝着这个方向在思考、在挥写,他的笔下便诞生出了华滋与憧憬相偕的浪漫主义新山水、朴厚与热烈相生的隐喻式性灵花鸟画。

  当代诗意契入旋墨写意的壮美艺术特色

  毋庸置疑,龚光万追求的精神境界是文人画,他追求时代精神,实现精神自由,焕发当下价值。极富个性的“壮美·明亮·温暖”的艺术基调之下,他的山水画、花鸟画不仅具有匠心独运的构图、笔墨,更有时代精神象征性的万般风华观照。

  一、自由独立的诗意构图

  在龚光万的作品中,勾勒、穿插、泼墨、大笔头、小笔头、粗笔、细笔,兼顾在一起,有线有面,结构变化十分丰富,而这些全然依赖于自由独立的构图。龚光万作画,重“写”重“墨”,这使得他的构图往往随着思绪而信笔挥洒。他打破了弧三角的章法分割、三段式、三远法等惯常程式,其构图特点是以生活的诗意化、现实的理想化为先导观念,以居中画面的突兀失衡为手法,临眺妙裁,获得或雄强豪放或灵动出神的新奇意境。

  吴昌硕的艺术创新在于文人画由阴柔向阳刚的转化,大师赋予俗事以文思的创作是对画史的最大贡献。善于学习大师的艺术领悟和艺术精神的龚光万,断然不会将一个简单化的概念僵固下来,比如,所谓超凡脱俗的自矜就很有可能形成思维的遮蔽。也许,世上从来就没有过“纯而又纯的艺术”,无论我们对传统多么的关注,多元文化的时代理当不会存在“纯而又纯的艺术本体”,恰恰相反,文化的多元已经渗透在我们的现实生活和现实人性之中,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当下。

  让生活充满诗意,让理想照见现实,龚光万的《春漫家山》不是唱婉的怨曲,春光乍泄,山石映红,好似曼妙的轻歌逡巡在群峰之间,屋宇掩映在孤峰的树荫之中,小路蜿蜒,生发出模糊而又灿烂的境界。诗意的大门渗进缕缕暖意,放旷世界,画家的家山就是我们的家山,哪条畦陌畦径不是我们回家的路呢。

  二、秃笔旋墨的写意挥运

  龚光万数十年潜心研究并吸收黄庭坚、张旭、米芾、王拓、怀素、文征明、董其昌、徐渭、吴昌硕等历代大家的书法,黄宾虹的重笔山水,吴昌硕与李苦禅的写意花鸟,朱屺瞻的创新山水,积淀而成丰厚的艺术准备。经过不断的探索,龚光万以独特的秃笔旋墨拓宽了文人画的笔墨思路。其秃笔作画,所画点、线尽显苍劲朴拙之美;其用墨之妙,在于浓淡相生,水墨变化丰富,浓处精彩而不滞,淡处灵秀而不晦。

  龚光万作画强调书法入画以及水的运用,这是形成“秃笔旋墨”艺术特色的基础。他不仅仅是主张“从书法入手,绘画才有厚度”,更是在创作每幅画时都坚持“写”每一根线条。他兼习真、草、隶、篆,尤以真草见长。其真草作品,平中有奇,变化多姿,大小、疏密、斜正、错落,一任自然。以这般书法功力用笔绘画,我们不难从他的画作中看到,他的挥写既有弦乐,又有锣鼓。他偏爱线条的刚健、朴厚、凝练、生涩,这些特质凝结而成秃笔的形式美。

  秃笔的造型美、旋墨的飞动美,在龚光万画鱼时表现得非常充分。著名国画大家冯发祀老先生对此高度评价:“龚光万的画,大气磅礴,线条苍润,气象万千,他是用心在画画,前途无量,画鱼最为鲜活,可谓白石的虾,悲鸿的马,光万的鱼。”1995年在炎黄艺术馆,黄胄先生见龚光万所画的鱼赞誉有加:“笔墨生动,未见此法。”作品《龙门之期》更是将画家的欢乐寄情于自由自在畅游的鲤鱼,是一幅民俗艺术化的佳构。寥寥几笔淡墨,让人感受到水晕的扩散,既“写”出了鲤鱼的灵动,也将画家给予读者“鲤鱼跳龙门”的祝福表达得生动无比。

  龚光万的旋墨用于花鸟鱼,是飞动的;用于山水,则是灵动的。他善于发挥水性与枯湿的交错变换,在漫溢或限制中幻化出云雾、岩石、树丛之象,在水的参合变化中,墨的细微变化使得色彩更趋细腻,华滋更添稚拙。作品《蜀山清夏》对光影的处理,非常细腻,霞光拂树帔,晚来风急,山腰云涌动,一群归鸟盘旋江面将栖未栖,一种不可把握的生命感受无限接近于江岸树荫下的家舍,这是画家心灵中的真性家园。

  三、华滋与憧憬相偕的浪漫主义新山水

  龚光万的山水画,是用结构、笔墨、色彩交织出的一首首激情的华章。秃笔旋墨与明亮色彩的结合,烘托而出峻骨浩气的壮美画面。刚健的笔道、浓厚的墨韵,在强烈光感的映衬下,画家用心灵的眼穿透世界,眼前是一个无垠的大实在,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无垠的未来。与西方的浪漫主义美术一样,龚光万的山水画也有“以瑰丽的想象表现激烈奔放的感情”的特质,但二者截然不同的是,前者重感情轻理性,不满现实,追求幻想;龚光万的浪漫主义新山水承继了中国画的优秀传统,重厚朴,重气势,以华滋的画面美感强化当下价值,气韵的生动使得读者能够生发出热爱之情,热爱我们的山山水水,以一种可以感受到的心象昭示一个美好的未来憧憬。

  作品《山路苍茫》,立幅构图,以秃笔细写取山体结构,形如古隶,得其阳刚之美。尤其是画面中部的大胆构图,新颖别致,以墨渲染的树林,仪姿雍容,得其阴柔之美。画家又借用了晚清画家蒲华的题款“山路苍茫风日晴,相逢溪上话幽情,地多水竹琴宜鼓,水气空明竹气清”,更加凸现了画家的诗人情怀。花青与朱砂调和敷色,好一个日晴,好一个琴宜鼓。与这样的豪兴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作品《雪满千山失翠微》,山岭半露,以浑厚的线条画出远山,雪意茫茫,我们走向明净,但豪情满怀的龚光万仍然生发出“失翠微”的惋惜,此非浪漫主义者不能及之,一如诗仙李白对“众鸟高飞尽”的留恋,更有“孤云独去闲”的“琴宜鼓”情愫。多么美妙的景象,这里寄托了我们的生活向往。

  四、朴厚与热烈相生的隐喻式性灵花鸟画

  龚光万的花鸟画以画鱼饮誉,这固然与世人对于鱼的祥瑞图腾有关。就其花鸟画的艺术感召力,我更愿意与他的清供花卉对话。朴厚拙涩的篆隶笔意与热烈滋润的色彩相互生发的花卉语言,趣味无尽,龚光万的清供有着苍拙浑厚的整体生命美。

  作品《玫瑰飘香》是一个极其庸常的布景,花格子台布上的一瓶玫瑰花束,构图简约,一气贯通,气象严整,枝茎刚劲、挺拔、老辣,花朵鲜艳,生气盎然,画家定然是不舍时光的流逝,执著地流连着生命的最后灿烂。在一气流荡的世界里,画家表现的是自然生机和灵趣感悟。龚光万的花鸟画,总是把感性形态变为灵觉,画面中那两朵被加深色彩的花蕊,宛如淡扫的眉梢,画面中生长出来的这双眼睛,是一个觉者的观察。这样的隐喻其实是再造心灵的真实,“飘香”的浪漫情调在一双眼睛的注视下,勃勃生机似乎隐隐藏着一种危机。这对我们感知、审视今天的社会是有警示意义的,灿烂易碎、繁盛易逝,宁静才是亘古的生命主题。体味如斯,我们憧憬的未来才不会失之基石,浪漫主义的豪兴才不会流于空乏。

  来源于:中华龚氏网书画频道推荐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