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狗熊”迟暮的故事里,是最好的韩寒和沈腾

“狗熊”迟暮的故事里,是最好的韩寒和沈腾
2024年02月12日 18:09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春节档进行到第二日,《飞驰人生2》被《热辣滚烫》反超,票房日冠地位不保。即便如此,目前预测总票房也超过36亿,已经远超五年前第一部17.28亿的总成绩。

  第二,也没什么不好。

  《飞驰人生2》电影里,范丞丞饰演的年轻车手厉小海最后获得的成绩就是第二,足以让人满意和受到鼓舞。《热辣滚烫》说的是如何赢一次,而《飞驰人生2》讲的是沈腾饰演的车手张驰没想着怎么赢,但如果输就要输得体面一些,戏里戏外形成了一种有趣的互文。

  从2019年春节档的《飞驰人生》到2024年的续集,主演张本煜形容,角色们在这五年间变得有些迟暮,不一定是英雄迟暮,狗熊也可以迟暮。

  这个狗熊迟暮的故事,选用的仍然是主角团陷入低谷后绝地反击的经典模板,但导演韩寒很懂中年心境与时代情绪,拿捏住了共情点。

  《飞驰人生2》,可能是最好的韩寒与沈腾。

  

  

  张驰老了。

  相较于五年前的张驰,《飞驰人生2》沈腾一出场,不仅用更多的褶子讲述着岁月的流逝,更是从内到外透露出一种“认了”的态度。

  《飞驰人生》的很多笑点都是在张驰的嘴硬、不认命与残酷的现实对照间产生的,他向儿子诉说着自己曾经的荣光,吹嘘着“巴音布鲁克之王”的头衔。

  而第二部的笑点则是一种认命后的自嘲,五年前的那场比赛在旁人眼中是“拼了”,在他自己眼中变成了“栽了”。当有人出钱请他出山成立车队再次参加巴音布鲁克拉力赛时,他考虑的是接下这单生意给兄弟们谋点福利,他说“做一件事情大部分时间是为了生存”。

  五年前面对黄景瑜饰演的年轻车王的冲击,张驰想的是在新老交替的时代证明自己没有过时。而五年后张驰已经接受了这个新人辈出的时代,接受了一代新人换旧人,开始带新人收学生。

  

  如果2019年的张驰是英雄虎落平阳想要东山再起,是不服老,那2024年的张驰是狗熊迟暮后的认栽,是中年危机。即便没看过《飞驰人生》,直接看第二部也毫无问题,因为这拍的就是呼应当下时代情绪的故事。

  曾经我们相信小小挫折等于磨练,风雨过后会是彩虹。但疫情三年已经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每一个人的生活与价值观,“躺平”“摆烂”成为社会议题。电影里,张驰想的也是如何躺平了把钱赚了,别再考虑怎么赢一场比赛,输得体面一些就行。

  韩寒和电影里的张驰都已经年过四十,是讲述中年心境的年纪了,但中年危机这个主题,又并非是中年观众特供。五年时间,每一个观众都在感受生理与心理上的变化,如果这段时间里你心中曾经热烈燃烧着的小火苗变淡了,那你就是《飞驰人生2》的天选受众。

  

  《飞驰人生2》是一次恰到好处的欲扬先抑,前半段尽是躺平摆烂后的自嘲与无奈,但是当车队组成的那一刻,张驰会说“我还是喜欢开车”“做回自己喜欢的事感觉真好”。

  然后,我们欣赏的就是张驰和他的朋友们为了梦想拼尽全力的样子。

  韩寒很会用老歌,《飞驰人生》的比赛结束之后响起的是《奉献》的旋律,韩寒说“此片奉献给你所热爱的一切”。《飞驰人生2》的片尾是张雨生30年前的那首《我期待》,歌词里唱的是“回到我最初的爱,回到童真的神采”,继续书写热爱这个话题,但又带上了一些中年心态。

  《飞驰人生2》中很动人的一幕是,沈腾和尹正坐上那辆没有100%改装完成的车,打算跑完最后一届巴音布鲁克拉力赛。发车前尹正说:“如果这次输了,下半辈子的颜面就终结在这了,好难看的”,沈腾回答他:“那就输得漂亮点。”

  年轻时成功是要热烈地赢,但如今成功可以是不计成绩地冲线、不计后果地完赛、不怕输地去和自己比一场。

  这种励志性比前作还要高级,随着年龄增长,肉体一定在走下坡路,但是精神却可以不断前进,不因为怕输而逃避,带着输的心态去争取赢,看起来很负能量,其实是更坚强。

  

  

  从2014年的《后会无期》算起,韩寒当导演十年了,十年五部作品,不算高产。两年前的那部《四海》,遭遇票房滑铁卢,一度透支了韩寒的信誉。一位参与过《四海》、近距离和韩寒工作过的电影宣传告诉娱理工作室,很多导演在票房失利后都会归咎于宣传没有好好干活,认为自己拍得没问题,导演韩寒最大的特点就是情绪稳定,不甩锅,而且还会安慰、鼓励、感谢工作人员。

  

  观众很难探究韩寒在《四海》后究竟有怎样的心境变化,因为现在的他已经停更了社交媒体,在前四部作品的宣传期,韩寒还曾做采访向外界输出他的观点,但这次《飞驰人生2》宣传期最大特点是韩寒隐身了。

  韩寒不仅在宣传期几乎没有采访、几乎不对外传达自己的导演创作意图,甚至在《飞驰人生2》里也在尽量减少韩寒特色、褪去作者性。过去当观众谈论起导演韩寒时,总说他的叙事逃离不开小镇青年。但这一次,他讲的不再是一个小镇青年的故事,而是在传达更为普适的情感、交出的是一份更成熟和更高完成度的商业大片答卷。

  电影里最大的韩寒特色恐怕只剩赛车了,赛车戏的设计与拍摄仍是韩寒的绝对领域。这种主角跌入谷底后重新追梦实现自我超越的故事并不是新鲜的叙事模版,但借由赛车的题材来表述,故事的抑与扬、燃与爽都有加倍的风味。

  

  在《飞驰人生》中,韩寒已经展示过他拍赛车戏的能力。《飞驰人生2》中,最后比赛的精彩程度做到了全面升级。

  从情节设计来看,第一部的那场比赛通过展现对手在赛道上的不顺利,体现了巴音布鲁克的各种未知与不确定,而张驰面对的是三大挑战,其一是领航员受伤,他需要独自上路,做比赛中的孤勇者;其二是面对唯一的劲敌林臻东,他要赢过对方;其三是冲线时刻的路线不好控制,最终张驰也是在最后时刻冲出了赛道掉下了悬崖。

  到了《飞驰人生2》,张驰面临的挑战更有层次感——

  其一是对手的陷害,这是与对手、与人性、与不公平的赛事的对抗;其二是突然到来的冰雹,这是与大自然的搏斗;其三是与自己的斗争,要战胜自己受伤后机能下降的身体、同时还要操控一辆并没有准备好的车;其四是与自己的胜负欲对抗,在抱着“有些事情需要个终点”和“输得漂亮”的想法出发后,如何专注于眼前的那条路,不要让车队第一的梦想扰乱了心神。

  

  这四重挑战构建起了一场更燃更爽的高潮大戏,相较于五年前的孤军奋战,第二部另一个燃点在于团队斗争的感觉。

  韩寒说,这也是他五年后续写这个故事时的一大变化:“对于一个职业运动员,或者一个人,越往下走,可能越会感受到在个人英雄主义之外,团队的力量,身边的朋友能够给予自己的一些帮助、鼓励,这也是《飞驰人生2》特别想突出的地方,第一部张驰虽然有团队一起帮忙,但他是独自上场的,第二部他不光有车队,领航员也坐在了旁边,这种团队感是我们当时在研究剧本的时候就牢牢建立起来的信念,这也是跟第一部的最大区别。

  

  比赛中最燃的一个镜头当属最后冲刺阶段,张驰恍惚间看到了五年前的自己和那台赛车的行车轨道,然后两辆车合二为一,五年前和现在的张驰一起冲线,实现了梦想。

  韩寒透露,这个镜头其实是最初做剧本时候就想到的设计,“第一部的时候,我们是冲破了林臻东的那台赛车,到第二部的时候,自己跟自己的一个告别或者说鼓励其实是很好的,因为我们也经历了非常难忘的这5年,回首这5年,会想如果我们遇到5年前的自己,会对自己去说些什么,但有的时候又想可能什么也不用多说,只需要5年前的自己对现在的自己的一个继续扛下去的肯定就已经很足够了。”

  这种五年前射出的箭现在正中眉心的拍法够煽情也够震撼,但韩寒用得很克制。另一处就是赛车对撞测试前,张驰站在楼梯上向叶经理主动哼出了那首《光辉岁月》,跟五年前相比两人的位置正好发生了对调,这场戏是沈腾在现场的创作设计,五年前的对唱如今变成了无人应和,叶经理变了,而张驰对梦想的执著依旧。

  

  

  映前《飞驰人生2》曾为人诟病的一点是全男班阵容,一个女性角色都没有。但其实在这个故事里,与其给女演员一个镶边花瓶角色,不如没有。韩寒此番就是在自己最熟悉的领域,放大自己擅长拍的东西,在情节和人物关系上做减法。相较于第一部,减少了很多细碎的、细枝末节的情节和人物关系线,甚至连段子式的笑点也舍弃了,把重点放在人物塑造上。

  韩寒是会拍男演员的,在其他电影里一度颇受争议的尹正和刘昊然,在韩寒的镜头下都回归了观众最爱的样子。

  

  最值得一提的是沈腾,天生一张喜感的脸一定程度上束缚住了他,很多作品也把他定型在喜剧演员的框架里,用的都是他让人发笑的那部分能力。近年来也有一些烂片在透支沈腾的市场信誉,消耗着他的戏路与票房号召力。韩寒则用心写了一个好角色给沈腾,从《飞驰人生》到《飞驰人生2》,张驰这个角色有完整的人物弧光和成长线,也给了沈腾展现另一面的空间。

  高级的喜剧应该是笑中带泪的,《飞驰人生2》的笑是克制的笑,哭也是克制的哭。韩寒表示,“我个人不是很喜欢拍哭戏,因为一旦情绪没到位就比较矫情,腾哥也是一个比较怕过度煽情跟矫情的人。”这样的两个人,在《飞驰人生2》里带来了两场很精彩的哭戏,也成为很多观众的泪点。

  

  第一场是一无所有后,张驰重新开起赛车,告诉自己战胜恐惧的方式就是面对恐惧,结果一不小心开翻了车,他倒吊着爆哭。

  韩寒透露,这场戏拍了几个通宵,首先是技术上的难点,“要用威亚把人倒绑在里面,但人倒吊在车里是很难支撑太长时间的,安全带一松人是会倒栽下来的,但如果安全带吊着,也吊不了很久,人是歪的,在电影里看上去又会有点不舒服。”克服了这个技术难度后,沈腾还要挑战倒挂流泪这种比较新颖的流泪方式,这是一场夜深人静中尽情宣泄自己情绪的爆发戏,观众很少在电影里看到这种情境里爆发的沈腾,褪去喜剧的壳,就演一个平凡的追梦的小人物。

  更妙的是,这场戏之后又接了一场沈腾和范丞丞街边谈心的喜感戏,聊天最后沈腾苦涩而放肆地仰天大笑。在沈腾身上看起来浑然天成的这个大笑其实并不容易演,因为是平静的聊天后生拔的情绪,范丞丞告诉娱理工作室,这场戏其实韩寒一开始让他先笑,但他怎么笑都笑不出来,“我就很难自己这么说着话,突然就那么生起一段,腾哥就说来就来,给我吓一跳,他笑了我也跟着他笑,最后剪辑就变成哥哥一个人笑,因为效果太好了,就把他一个人保留了,把我剪了。”

  

  另一场哭戏是张驰在仓库中找到铅封,沈腾对着郑恺说“成绩我可以不要,我不能不要我的清白”“不是过去了,我只是接受了”,那一刻所有的委屈奔涌而出。

  在拍这场戏时,韩寒提前告诉沈腾,先走一下戏,结果拍第一条的时候沈腾的情绪已经拉满,演得很精准,“他说看到机器在边上掠过的时候,他就觉得这是一个近景,所以他一下子把对张驰的这么多年的委屈爆发了出来,后来拍完了以后,我说腾哥非常棒,但这条是个背影,腾哥说,是,他说演一半了以后根据经验,也判断了是个背影,但情感还是非常难以抑制。”

  这场戏是镜头节奏、配乐、演员表演多方位配合的成功,而沈腾作为其中的主角,给出的是非常真挚的表演,眼泪与鼻涕其下,完全是不计形象的一次释放。

  喜剧演员的演技常常被忽略,《飞驰人生2》让观众看到了沈腾的表演,观众最爱的喜感之下,还有真诚的感染力、诠释小人物的能力、人到中年后更丰富的理解力、交织成一个更好的演员沈腾。

  

  

  在《飞驰人生2》的首映礼上,韩寒曾说,筹备第二部的时候他一度担心,如果不如第一部那不如不做。

  从目前的票房预测和网络评分来看,这都是一部全面超越前作的电影。

  是更好的韩寒和沈腾,也是更合格的春节档商业大片。戏里的突破自我放肆追梦很燃,戏外的进步同样值得一个赞。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来自于:北京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