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歆艺自述:请对哺乳期的明星妈妈善意一些

张歆艺自述:请对哺乳期的明星妈妈善意一些
2019年06月25日 22:41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婚礼上的张歆艺、袁弘

前不久,娱理工作室发布了陈嘉桦产后后遗症的独家报道(点击阅读),希望通过女明星的发声,让公众更加了解女性生育的不易。

没有想到的是 ,今天张歆艺又因回应产后身材走样上了热搜,于是我们也联系到了张歆艺。

相较于Ella顺产过程受到的身体伤害,张歆艺有着顺利的生产经历,没有留下后遗症,但她更多地面临了身材走样带来的舆论压力,它不是物理的疼痛,而是形象的折损、职业的焦虑和难以言说的尴尬。

 

 

图源微博@张歆艺

从怀孕的时候,我就发现,他们总爱偷拍。

那种公众号,一开始说我臃肿、整容,后来我说我怀孕了之后,很多人就会蹲在我们家门口。在家的时候,我们都穿得很舒服,尤其怀孕了肯定穿得很宽松,有时候送个客人,或者家人出去吃个饭,他们会在门口等着你出来,然后专挑你特别丑的照片发,换流量。

袁弘的爸爸特别爱游泳,就在家附近办了一个游泳卡,我们每天下午都去。有一天,我出来准备上车,发现车对面停了一辆车,里边有摄影机在拍我,我知道望京的狗仔特别多。我下车,特礼貌地走过去。那个人一看我过去了,吓得赶紧把手机收起来了。

我就跟他说,怀孕了出来锻炼,也不化妆了,也不修饰自己了。孕妇,你也知道的,我就想安安静静的,让我从流量里消失。他们当时也挺不好意思,说只是想日常地拍一下,我说我已经是一半隐退了,我那时候也不接活儿了嘛,然后人家就没有拍了,一直到我生完孩子。

 

 

孕期的张歆艺

昨天,我一朋友跟我说,你怎么还没瘦下来。我说我怎么了?他说网页上好多,还说我现在是不是有点“闲人马大姐”。

他们是偷拍,没有光线,想写什么标题,写什么标题,这样特别没底线,我就在微博上说了这个事。

发那条微博的时候,我没有心情不好。我跟袁弘生活中不讨论这些事情,他知道我为生孩子做了多少努力,他是那种自己老婆自己疼的,让我觉得挺温暖的。有时候他一点多才回来,早上七八点就起来了,把瑜伽垫铺在地上,给我做拉伸,有人疼的感觉还挺好的,所以网络上的,我们早就免疫了。

我觉得现在网络的环境,好像明星被人家骂,被人家黑,最好别说话,一说话,人就说你矫情,用自己的明星身份去说别人。现在很多明星已经有了免疫力,看到那个东西,我就不说话,这事就沉下去了。

现在这种状况,我就想替这些群体发个声,我觉得你们都对哺乳期的妈妈善意一些。

 

 

张歆艺镜头下的袁弘和BB

其实我已经在减肥了。

被他们拍到的那天,是我的酵素日,一整天只喝酵素,我下降了两公斤。我已经慢慢地在调整食谱了。我那天还穿的特苗条一件衣服,黑色的,我已经快瘦下来了,没有刚生完那么胖了。

但是我现在母乳喂养,营养是过剩的,比如我要多吃鱼肉、虾,还有汤汤水水,是最胖人的,所以就会觉得圆乎乎的,我觉得很多产后妈妈挺好看的,珠圆玉润。我1米7,标准体重是49公斤,我生孩子的时候是60公斤,生完之后,大概七八公斤就没有了,但是剩下的脂肪很难减下去。

 

 

张歆艺在微博晒出的月子餐

早就有人跟我说过,喂一段时间得了,再往后身材会变形,乳房会变形。我现在胸显得特别大,肩膀也变形了,每天抱孩子抱的我肌肉爆出来了,像个袋鼠一样。

我知道有很多女演员不选择母乳喂养,身材不会变形,可以睡得着,还可以继续工作。我不是说母乳喂养的妈妈就有多了不起,我不能做道德绑架。我只是说这个社会可能更需要大家的理解和尊重,不要挑剔她们。

 

 

正在做运动的张歆艺

前些天,我还跟大姚(姚晨)聊过,没人告诉我们,生完孩子之后是这样的。

怀孕的时候,我每天就是睡觉,好像把前半生所有亏的觉都睡了,吃得也特别好,家里人对你也特别好。袁弘为了照顾我,把所有工作推掉了,陪我到坐月子之后的两个月。

突然之间,你就坠入了谷底。我从产床上下来,还没来得及睡觉,我的孩子就在哭,然后我还学习去喂奶,但是他又不会喝,我又不知道他为什么哭,就是整天地围绕着他。如果说一个白领一天的工作时间是八小时,十个小时,我们是24小时在工作。

现在五个月了,好了一些,但我儿子还没有断奶,你永远都会感觉你的胸涨得特别疼。你干什么都要计划时间,就比如说,今天中午我要出去跟我朋友吃饭,我就必须约一点钟以后,因为我十二点半,我喂完他之后,我立马就得坐车到吃饭的地儿,前两个小时我可以稍微轻松,过了我就开始涨奶我就要往回赶。

子怡姐不也说过吗?世界上最疼莫过于生孩子和涨奶。

这个时候你没有办法让自己去节食,更别说去做别的瘦身了,连完整的觉都没有。

 

 

张歆艺晒出了自己和BB的合影

其实我也一直在收到剧本,但我没有办法出去工作,因为我放不下小孩。

上个月,我出去跟人谈工作,我知道我中途回不了家,我就把泵奶器带上了,还有两罐奶瓶,一个冰袋。母乳是很珍贵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跟别人谈事情,突然间涨起来了,我也只能忍着,坚持把这事跟人谈完之后,赶紧往家赶。

我看朱丹姐就曾经在公共厕所、杂物间泵奶,很多地方是没有母婴室的,除非你有车。我曾经在一个发廊的会计室里泵奶,实在太疼了,而且北京又堵车,等你到家了会得乳腺炎的。

穿裙子必须得穿胸前能解开扣子的衣服,你要随时能把衣服敞开,这东西只有做了妈妈的人,喂养过小孩的人,才会知道这些尴尬。所以当你看到网络上那些人没有底线地去评判一个母乳妈妈的身材,你会觉得他们真的很无知。

 

 

我现在跟先生袁弘在一个综艺节目上,每个月只录三天。在九月份节目录制结束之后,可能就要演一个网剧,有两季,自己导演的剧本还在磨合当中。

当了妈妈之后,我的身份发生了变化。将来人家来找你拍戏,或者你去选择角色的时候,心里就会有个数。小妞?我是不敢演了,有得演人家也该骂我了。

再加上,现在我们这个行业有一些挺大的变化,所以我会有点焦虑。

但是我觉得有孩子这件事,对男演员的影响是非常正面的,你看圈里边的男演员有了孩子以后,就是沾上爸爸这个形象以后,你都会觉得他们特别可爱,特别温暖,女演员可是不一定的,这要看你接戏和塑造角色的选择。我最近接到一个剧本,他们之前没有想过找我,后来知道我生孩子了,就觉得我很适合。

我觉得人们会自动把男演员的角色和演员本身区分开,对女演员好像不是特别宽容。比如,女演员如果演了一个反面角色,他们就很容易恨上女演员,我觉得这个社会对女性好像不怎么宽容。

 

 

Ella:一个三十八岁的女明星,决定与公众谈生育后遗症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