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希希:好的主旋律题材是不需要喊口号的

高希希:好的主旋律题材是不需要喊口号的
2019年07月09日 21:31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白玉兰奖是影视剧行业最受关注的奖项之一,每年除了表彰优秀作品和从业者之外,也对未来的内容方向起着一定的风向标作用。

今年恰逢重大时间节点,献礼内容要如何拍才能叫好又叫座?古装剧还能不能做?非科班出身的青年演员要不要用等问题,一直困扰着很多从业人员。

新国剧访谈录最后一期嘉宾,本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会主席的高希希,对这些问题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他将从创作和评审两方面切入,与大家交流他对影视剧市场未来发展方向的预判。

 

 

 

 

娱理:年轻人的主旋律题材剧要怎么做?

高希希:口号喊太多了,手撕鬼子看太多了,观众就觉得太假了、不可信了。主旋律题材要让观众真真实实感受到温度,或许现在很多年轻人不关心之前的历史,只关注现在的生活,让他们回看历史的时候,就需要有共情。你总得了解你妈妈的生活吧,你总得了解自己家里曾经的生活背景吧?

将主旋律内容填充得更加饱满一些,把道理朴实化,还原真正的革命者最为朴实的初衷,不需要讲大道理的。真正好的主旋律题材内容是不需要喊口号的。

娱理:古装剧管控严格,这一类型的内容还能不能做?

高希希:古装剧的问题确实一直困扰着所有创作者,什么样的古装剧才能把观众留住?此前我也做过一些大的历史结构的古装剧,我总结了一下,观众其实是在追溯两点,一是在古装剧里坚守自己的梦想,二是坚守自己真正的感受。

在远古时期,一千年,或者一千五百年之前,发生了那个事,跟自己今天的这种现实生活之间的对应关系,今年白玉兰奖中也有古装剧入围,这也证明内容还是会百花齐放的。

 

 

高希希导演作品《江山纪》,待播

娱理:为什么现代剧总会出现很多不切实际的现象?

高希希:我认为这其实是导演的问题,如果你对即将要展现的这段生活都不熟悉,那你怎么可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呢?这本身就是要被谴责的,不能让演员替导演背锅,导演作为二度创作的首要表现人,如果只是单纯做复制粘贴工作,一味看别人如何表现生活就直接照搬,这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我一直在和我的团队及合作伙伴强调细节,在大的主题决定之后,最重要的就是细节,细节是历史的表情,细节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如果因细节问题,观众对作品产生质疑或忽略,那你这个作品基本上就毁掉了。

现实主义的内容难拍,因为现实生活就发生在你身边,稍微有一些虚假,观众就能发现,并会在第一时间拒你于千里之外,这也是为什么老是要强调观众就是上帝的原因,观众才是最应该用来判断作品的“尺子”。

娱理:非专业出身的演员演技不过关,但自身粉丝基础强大,这样的演员要不要用?

高希希:演员表现不好,也是导演的责任;演员演得不好,那导演就应该给他弄好,这就是导演应该承担的任务,否则就不要做导演了。这件事情不能每个人都是事不关己的态度,老板让用你自己不满意的演员,那你可以拒绝这部作品,去做别的,作为导演要对自己的作品负责。

如果你是带着其他企图心的,那就要承担相应的结果;青年演员也是同样,要对自己负责。其实这就是一个责任心的问题,你们对观众有没有责任心,观众最终会不会喜欢你的作品?任何一部作品都不是一拍脑门子就能拍出来的,这其中一定有方方面面的关系,有投资人、出品方、导演,各方都要去面对这个话题,要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高希希导演作品《露水红颜》

娱理:改编和原创在影视内容中势均力敌,未来两种不同的类型会如何发展?

高希希:这次白玉兰奖将编剧分成改编和原创两个不同的方向分开评选。国家一直在强调和鼓励原创,但现在市场上改编的作品也是成增长态势的,两者的创作基础是完全不同的。白玉兰奖将改编和原创分开评选,其实也是为了公平。

基于IP的改编内容和原创内容的创作结构、力度、方式都是有所不同的。将两种不同的创作方式分开,其实也是说明国家还是会一直提倡原创,鼓励更多编剧做自己的原创作品,但同时也不否认改编,两类作品都会被观众看到,同时观众也会逐渐在心中有一些对比和对内容的认知。

娱理:平台开始提倡短剧,但电视剧还是有很多内容超长,有注水嫌疑,如何根除这种现象?

高希希:我觉得这还是创作态度和创作思想的问题。你面对自己创作的作品时,如何更好地去把控内容?过去我们有一些优秀作品能流传下来的,就是因为创作者严谨的创作态度和精益求精的创作风范,才有了作品强大的生命力,创作者对于作品的把控能力非常重要。

所谓注水,我们没法用一个概念来评价。但是我觉得注水的作品一定留存不了多久,它可能就会变成像美国人产生的那种肥皂剧一样,泡沫冒完了就结束了。它可能会流失某一个观众群,随着观众的认知水平、审美都提高了,也就会慢慢放弃这些内容,也就没有人再看这样的“注水剧”了。

 

 

高希希导演作品《八子》

娱理:网络影视的出现给影视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你有没有为“网感”困惑过?

高希希:这两三年内网剧和电视剧的关系变化对我的冲击很大,尤其是观念上的冲击。这其实是整个时代的结构变化,观众的观看习惯已经开始改变了,包括我自己也是手机、Pad不离手,非线性的播出调整了观众的观赏结构,这也是对传统媒体冲击最厉害的部分。

我确实经常听到“网感”这个词,但什么是网感?其实就只有两点:精细、精致,这就是最重要的网感。人物结构、人物性格、故事结构、主题结构,思想,等全部内容都能准确把握,我觉得这就是网感。

现在互联网观众群年龄层级也在不断拉大,内容空间也在越来越大,随着5G时代的到来,未来还是会有更加日新月异的变化。作为创作者,我们要不断去面对时代的挑战,或者说是要融入时代。

娱理:排播不确定对行业的影响有多大?

高希希:播与不播都是平台方的安排,片方则是为了个人利益的焦虑,平台对内容有选择性,也会受到各个方面的影响,或许因为今天收视率、市场结构不好等,还有其他的播出时机问题,又或许是广告量不够想要再攒一段时间再播,档期的调整是很正常的。

档期的调整大多数都是买卖双方的问题或正常的交易买卖问题,这和国家的风向标可能有一些关系,但不是主要关系。

 

 

高希希导演作品《万水千山总是情》,待播

娱理:如何应对审查,规避风险?

高希希:我们每一次创新,其实都面对着一个新的话题,就是有一些领域的结构关系。因为创新肯定也是要跟大主题融洽的,电视人是一个大众媒体,也是一个公众符号,播出的内容会被视为风向标,主流媒体的播出可能就会代表着一种风向标,这种内容和公众符号的关系一直有。

所以我觉得就是踏踏实实创作,因为我们的审查机构非常完善,拍摄完了一定要审,他觉得没有问题了就会播出,有问题了先暂时搁着,也许明天就没有问题了。这个很难说的。

审查也不是说所有的内容都有问题,也是按照我们秉承的这些大结构来讲的,比如历史剧在面对重大的历史观问题上,做到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政策结构,根据这个结构去认真面对,我估计就应该会少一些这种麻烦。

娱理:在这样一个重新开始忠于创作的时代,您觉得有哪些之前没有做到的事情,现在应该提高?

高希希:前段时间,我看了一些视频,被国外一些团队对创作的认真态度所感动,他们在每一集,所有的主创都会在一起围读剧本,这种过程实际上对编剧、导演、演员来说,都是一种提升,也是对这部剧的整个结构的提升。以前我们拍戏还有这个过程,但现在很少很少了。

所以我想坚持一下,从我现在这个剧组开始,必须坚持围读剧本,目的就是把编剧、导演、演员的诉求都放在一起讨论,让所有的创作人员共同来商量,每个人都不是神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创作经历和对角色的认识。即使是创作内容的编剧也不可能完全就一步到位,所以这种融洽探讨的过程,可能对未来的作品呈现会有更好地帮助。

 

 

高希希

最后一期新国剧访谈录中,高希希的分享给行业带来了一些新的启发,忠于创作并非只是口号,而应该落在实处。资本退潮后,作品一定会成为创作者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好的作品也会带领着观众有更好的审美提升。

至此,新国剧访谈录的6期嘉宾全部分享结束。

正值影视行业关键的一年,在这个洗牌和变革时期,娱理工作室X新浪电视独家策划新国剧访谈录这一专题,旨在和影视行业的领军人物们一起摸清行业的现状,探讨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共同迎接即将到来的暖春。道阻且长,携手前行。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