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2019年07月13日 21:33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张小敬

玄元灯楼应声轰塌,拍完这最后一个重要的大场面,《长安十二时辰》杀青。

导演曹盾起身,和所有工作人员平静地说了一句“谢谢大家,我们杀青了”,随即上车返回酒店,留下制片人梁超一人在现场和演员及工作人员们拥抱庆祝,“这和当年《海上牧云记》杀青时感觉完全不一样,那次是焦虑,而这次更多的是紧张。”

《海上牧云记》之于曹盾,一方面内容的画面呈现是让观众称赞的、大制作的品质能看到一些,而另一方面内容的冗长、故事的叙述方式、大量的闪回剪辑将这部剧打回了原型,这其中或许有各种原因左右,但曹盾还是背上了“闪回片导演”的称谓。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部分网友评价

梁超和曹盾合作多年,算得上是最了解曹盾的人之一,“做《长安十二时辰》,导演确是在憋着一股劲儿,他其实心里一直对《海上牧云记》时观众对他的评价比较在意。我觉得他还是想要证明自己,证明我们其实是完完全全可以诠释、可以展现出一部我们自己想要的风格的片子。”

没有了资本裹挟,曹盾和《长安十二时辰》的“相处”过程确实更能放得开手脚了。大到在象山建造了一座长安城,小到群演服装上的花纹样式考究,该剧的投资放在现在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超支的部分曹盾和梁超还自己补贴了一些,舍得花钱,也终于有权利能决定要如何花钱。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

2016年初春,《长安十二时辰》刚连载了3章,马伯庸就把自己的新作交给了留白影视CEO徐康,“当时看完是很喜欢的,连载到了第8章,我们就正式决定要拿下这个版权了。”5月30日,仅两个月的时间,版权的事情就快速敲定了,版权价格也成了当年最热门的议题,“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其实不太会说《长安十二时辰》的性价比或者觉得价高就如何,后续市场中比《长安十二时辰》价格更高的还有很多,其实最后的结果并不好。”

《长安十二时辰》的故事也并不复杂,唐朝上元节前夕,长安城陷入危局,死囚张小敬临危受命,与静安司司丞李必携手在十二时辰内拯救长安。在这简单故事的背后,也蕴含着更深层次的情愫,以及IP全方面开发的可能性。

带着这样的心情,徐康和娱跃文化CEO林宁一起找到了梁超,梁超把这部只有8章的小说放在了曹盾面前。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

光是“长安”这个故事发生的背景就已经让身为西安人的曹盾兴奋不已,“这就是我看中这本小说的第一个原因。”在地域情怀的基础之上,很快,曹盾就读完了全部内容,“你去聊一下吧,先聊聊看。”

在梁超眼里,有些焦急恐惧的曹盾主动想要对一个项目有更深的了解,就是他对于这个项目最大的肯定,“他从来没有说看到好项目就多喜悦什么的,没有。”

转至8月,徐康、林宁、梁超、曹盾四个人一起坐在了东五环边儿的办公室里,开始准备签约事宜。据徐康回忆,“我们当时提到说曹盾导演是不是合适?但实际上,我们整个过程中就没谈过别的导演。”

曹盾想拍,徐康、林宁想让他拍,《长安十二时辰》就这么谈妥了,2016年11月1日,合同落定,《长安十二时辰》正式进入了筹备期。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

曹盾一共看了三遍《长安十二时辰》的原著小说,从最开始的网络连载,再到全文的打印版本,最后是马伯庸调整结局后的出版故事。每一遍下来,曹盾总能找到点儿新的东西,“以前打印版本的故事里,有很多东西我觉得可能拍不了,后来再看出版的内容,我觉得马伯庸还是一个群众意识比较强的人。”

读了三遍原著小说之后,曹盾和马伯庸约在了昆仑饭店见面,从小说的逻辑层面,再次理顺,曹盾一共问了马伯庸3个问题,第一:为什么这帮人一定就要在上元节这一天的长安干这件事儿?第二:你写这个小说的时候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我不知道?第三:为什么在故事三分之二处就把所有的危机解除,并用最后一章来解释?

不同于其他身兼数职的作者,马伯庸一直相信术业有专攻,自己的原著小说转换成剧本的过程,他都鲜少参与“卖出自己的IP就像是嫁女儿一样,嫁出去之后,我可能只是会问一下‘女儿过得怎么样’,但是具体要怎么‘生活’我是不过问的。”

但对于《长安十二时辰》,马伯庸还是带足了“嫁妆”,从创作思想的交流到小说中提到的人物以及其背景资料,甚至是朱雀大街的宽度,他能解答的,都和曹盾一一说交流清楚了。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

投身创作《长安十二时辰》的剧本时,《海上牧云记》已经杀青了近半年的时间,曹盾半开玩笑说:“这次《长安十二时辰》的剧本参与的略少,以前参与多的都失败了,所以这次就少说点儿话。”

然而“少说话”并不代表不出力,理顺了原著的故事逻辑后,如何落笔又成了一个难题,“第一集,我们写了23个版本,用了不同的方式去开场来讲述这个故事。4个月的时间,就只研究了‘如何开始’这一件事。”曹盾要让张小敬和李必这些重要人物在第一集就活在观众心里,如果不能让观众迅速了解他们的性格、他们如何办事的风格和手段,后面的戏想要推进就更难了。

《长安十二时辰》的剧本最终定稿在了48集。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

开头难、节奏难,但都比不上对标美剧《24小时》难,“要学习美剧的节奏,要做中国的《24小时》,要如何如何...”这些宣传用词也好,平台的对标要求也罢,都曾一度将曹盾框在了一个出不去的围栏里。“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十二时辰真的不是24小时!”

时辰是中国传统的计时单位,而小时则是国际单位时间来的,这样的差异背后,是文化的不同,“这是一个严肃的事情,我们要拍一个属于自己文化的东西,要把我们的文化和我们的文化产品结合在一起考量。”至于所谓的对标,曹盾自己一秒钟都没有想过那部美剧。

剧本成型,天宝三载大唐长安城的上元佳节要如何还原?一砖一瓦,一廊一柱要如何建造?一词一句又要以什么样的语系表达讲出来?这一天里表面的祥和与私下的暗流涌动又要如何呈现?

“危机”才刚刚开始。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为了构建这座长安城,美术指导杨志家和金杨带着团队一起研究了半年,如何把史料记载的文字转化为我们能够看得到摸得着的长安城,同时又要满足张小敬不停于街坊中追寻遗踪的路径规划要求?我们要怎么搭建才能满足要求极高的拍摄需求?

剧组用了4个月的时间选用专业土建公司,也聘请建筑监理,最终在象山影视城拆除了一个区域原有的假山和建筑,搭建了70多亩地的长安街坊场景。施工的时候又是南方夏天的湿热天气,工人们每天只能倒班日夜干活。

坊门作为剧中要求比较高的场景,美术组还特意去查阅了敦煌壁画、营造法式等书籍,为了还原出大家心中的“朱白色彩”,剧组先是用实木打底,然后又放弃了现成颜色的油漆改用朱粉调试颜色,制作色板,最终才一遍遍确认通过。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

但这些都比不上“大仙灯”的设计,完全没有任何依据可寻,但又是剧中万万不能没有的重要部分——上元佳节,灯笼必不可少,“大仙灯”就是这万千小灯笼之首,再加之背景设定在唐朝,“大仙灯”必须外表足够华丽,而为了满足剧情需求,这个等的内部构造也是让美术组“机关算尽”。

从设计上考虑,大仙灯得让观众感觉这些机巧设计是符合历史年代生产力的,是一千年前先人智慧的结晶,但又不是天马行空而来。灯的每个机关都经过三维物理测试和实物模拟测试。除此之外,因为大仙灯的整体太高,美术组硬是分了三个棚两次改景去搭建内部空间,在最关键的展现十二生肖灯房的中枢层,美术组用3000平米大摄影棚搭建了三个月。

万事俱备,2017年11月11日,《长安十二时辰》开机。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

每天都是大场面,每一个小时的细节变化都要天衣无缝,张小敬的衣服,看似一天就穿这一套,但其实张小敬一个人就有50几套衣服,根据他这一天的经历变化,伤口的位置在哪里,做了什么样的动作衣服的磨损又在哪里,都需要一点点的做好。

曹盾用了217天去拍摄长安最长的一天,而在表面的危机之下,他更想展现的是李必和张小敬这两个人在这一天之内的成长,“很多时候,人就是在一天之内长大的。”二人联手拯救长安城,其实也是对于自己的历练。

徐康曾经在拍摄期去剧组探班,原本还担心会不会有一些看不见的问题存在,结果刚到剧组几个小时就被大家的拍摄气氛所震撼,“真的能在现场感受到,大家都是憋着一股劲儿的,想要弄出来一个了不起的作品。”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

长安的十二个时辰,也就说明这其中包括12小时白天,12小时黑夜,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不停倒时差。上个星期可能还在天天出夜工,每天拍摄到天亮,下个星期可能就又要调整回白天拍摄。剧组的执行导演到最后已经直接躺进了医院输液,因为生物钟混乱,安眠药已经无法让他入睡了。

最后杀青的时候,雷佳音在动作组的微信群里说了一句让梁超颇为感动的话,他说:“感谢所有的兄弟们护我周全。”因为光是雷佳音的替身基本上就伤了七八个。

曾有一度雷佳音自己也因拍摄时长等原因而出现木讷状态,“他经常会问我,‘你出汗了吗’?以确保自己的身体状况是否还正常。”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

拍摄难吗?难,但最难的还是这最后半年漫长的等待播出的时间。

2019年年初,一度曾盛传《长安十二时辰》即将播出,但最后依旧是无疾而终,这期间还有种种类似于审查不通过,60集内容被最终剪成24集等传闻,甚至一些营销号言之凿凿确定了播出时间,但片方自己还不知道。

故事的发展类似于“狼来了”,以至于要播出的当天,陆续放出要播出的消息时,粉丝的第一反应都是“非全播完,不约。”

2019年6月27日《长安十二时辰》真的来了,悄无声息的上线,随即迅速引爆全网。直至播出,为了呈现长安城上元节这一天,曹盾赌上了自己的三年。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

观众一方面震惊于盛唐景象,另一方面震惊于终于有一部剧展现出了中国的甲胄文化、有一部剧能真正做到叉手礼的还原,甚至还有“唱惹”。甚至剧中的一句“水盆羊肉”都能让现在的外卖事业又添新网红,《长安十二时辰》确实“实红”了。

突然上线那天,曹盾接到了梁超的电话,“哥,咱们要播出了。”47岁的曹盾差点儿被吓出来心脏病,当问及有没有想过,万一这部剧就是不能播出了,自己该怎么办?曹盾说:“我知道某些题材的调控是应该的,但不会一竿子打死,如果真的是你拿出了人生的三年去做了一件事,却不能被大家看到,当然是很大的遗憾。”

《长安十二时辰》让曹盾“落地”了,从《海上牧云记》的架空回到了真实世界,长安用一天回归平静祥和,曹盾用三年打破了市场和观众对他的认知,从播出到现在,曹盾和片方几乎一天都没有休息,众多采访纷至沓来,好评不断。

至于会不会担心观众因为晦涩的台词看不懂剧情的问题,曹盾说,“有些人习惯看戏不动脑子,但偶尔动一下好像也可以。”总有人要带着观众的审美再往前走半步。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三年换一天,《长安十二时辰》值吗?

《长安十二时辰》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