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2019年07月19日 23:00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邓超是个勤勉敬业的好演员,这一点《烈日灼心》和《影》可以作证。

他唱歌、跳舞、上综艺,搞笑扮丑没包袱;作为少数零负面新闻的男明星之一,他是任劳任怨的好丈夫、好爸爸形象代表。但你以为连发10条微博夸老婆是他的努力极限了吗?不,他的最高纪录是《恶棍天使》上映后,他一个人一小时内刷屏了78条观众好评,打开微博你可能以为服务器宕机了。

他在每个领域都留下拼命三郎的身影,但最拼的还是他自己导演的电影及其相应宣传:每逢电影上映邓超都像打鸡血一样疯狂全国路演,有时整场蹦蹦跳跳下来,大汗淋漓——《恶棍天使》宣传期,他拉上孙俪变着花样跳爵士舞、肚皮舞、芭蕾舞、二人转,穿一身豹纹、挥舞着卫生纸带400名大妈跳广场舞的大型行为艺术现场还历历在目。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恶棍天使》宣传期的邓超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做电影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最近新片《银河补习班》上映,邓超的画风虽然变得“温馨又从容”,但对外释放的情绪依然炽烈:路演第一站他选择了家乡南昌,当天早上他去父亲灵前陪他喝了两罐冰啤酒,告诉他新片要开始路演了。邓超在微博中记录此行并写下:“我会为你在观众席留个空位,希望你喜欢,爱你爸爸。”

上海首映礼,邓超第一次携孙俪、等等、小花一家四口公开亮相。被问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公开孩子相貌,邓超说,以前他们不知道爸爸是干什么的,去公众场合一直躲躲闪闪,让孩子看见爸爸在做的事情很重要,觉得现在到了要和他们说清楚的时候;他说电影里有他对于父子关系“浓浓的自己的理解,和自己的不理解”。

全家上阵、全身心投入宣传是爱岗敬业的表现,无可厚非,但如果把同样的思维和话术投射到电影作品里,则可能会显得有些用力过猛。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银河补习班》上的邓超

邓超在采访中形容他在《银河补习班》里演父亲的时候“哭了100天,快哭瞎了(电影一共拍了120天)”——大悲大喜、手法直白、场面热闹、情绪满溢是邓超导演作品的一贯调性,尽管阶段性票房成功证明了这套体系看似奏效,但过往的电影评分则直接暴露了一个基本事实:导演邓超和演员邓超相比,水平完全不在一个维度上。

《银河补习班》首日票房6000多万,加上之前点映,上映两天票房累计超2亿。这个成绩对邓超来说算是中规中矩,没达到这个暑期档的唯一救市作品预期,猫眼预测票房已从前一天的18亿悄悄下调到10.79亿。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图片来自猫眼专业版

电影讲邓超饰演的父亲马皓文一生与贫穷和冤屈抗争,他唯一成功的是通过快乐教育方式,把儿子马飞从一个叛逆学渣改造成了国家英雄宇航员。

电影一口气拍了两个半小时,打包了近30年的新闻大事件——90北京亚运会,97香港回归,98特大洪水,03张国荣去世…

展示这些大事件时,你还能听到《亚洲雄风》《悠悠岁月》《好大一棵树》《弯弯的月亮》《快乐老家》《当年情》等90年代练歌房金曲作为背景音乐轮番响起,它们和汉斯·季默的大师配乐交替出现在电影里,割裂且生硬。

跟这些年代符号一样简单粗暴的还有片中人物设定——马皓文的妻子,也就是马飞的妈妈,可能是任素汐这些年来演的最干瘪的角色,她坚定地认为自己的孩子就是笨蛋没救了;学校里的阎主任被塑造成打压祖国花朵的反派大boss,千方百计想让马飞丢人现眼被开除;街坊邻居都对马皓文父子恶语相向,连工地包工头都能甩马皓文一脸。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一切设定都是为了突显马皓文的伟大父亲形象——就算穷到搬砖卖血,也要满足儿子想要电脑的愿望;儿子成绩垫底,也敢站在校园里向教导主任大声打赌叫嚣。当化着老年妆的邓超半夜起来跑到阳台上,用手电筒画圈圈为在太空执行任务的儿子“照亮回家的路”,这种功能性煽情设置倒是和邓超对电影的理解高度一致。

记者跟邓超探讨过《银河补习班》是否存在刻意煽情和用力过猛的问题。邓超这样说:“我们有时候经常探讨,做电影是为什么?最重要的是好看,好看的电影就是让更多人走进去,去做这个美梦。所以为什么要用这么多年代音乐,要有这么多的大事件,这些事件是跟所有人息息相关的,不是说我们编造一些事件,这些是我们大家一块经历过的。哭和笑是一个反应,是感动和快乐,这就是我们想提供给大家一个观影体验。

当然不怕(被质疑煽情),这个都怕就不要做电影了。做电影的意义是什么,是让人不动情绪吗?不动情绪的电影是什么样的电影,我不太理解。”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在审美品位和情感认知上,邓超和他的导演搭档俞白眉高度契合。以前俞白眉就曾经说过,“我们做的是让年轻人大笑的那一类喜剧,硬喜剧。那些更喜欢微笑的中老年,可能对这个样式就不太接受。”

俞白眉也否认《银河补习班》煽情:“我们这次是很认真地和观众的灵魂握手,反而我觉得在整体上,我们在考虑是不是过于克制,这个电影是非常克制的。”

——这或许是在说,要是你看《恶棍天使》不笑,你就被一竿子支到中老年人里了,这枪中得也是有点猝不及防。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自信的邓超

能用78条好评捍卫自己作品质量的邓超,对作品拥有绝对的自信。《恶棍天使》上映后,邓超和俞白眉向媒体痛斥大量水军打一星的行为,并表示“我们每十分钟搜一次(微博),得到的感受是85%以上的人是好评,而且都说非常好看,这些是购票观众的感受”。

有网友形容《银河补习班》像《阿甘正传》《当幸福来敲门》《请回答1988》等经典电影的大拼盘大杂烩。记者随即询问邓超和俞白眉,是否希望能拍出《阿甘正传》《当幸福来敲门》这样的电影,两个人异口同声回答:“当然希望。”

“我们希望这个电影不是拍给2019年的,这是我们最开始拍摄的时候的初衷。我们希望它是一个起码几年之后,还有人要再看一遍的电影。”俞白眉补充道。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邓超、俞白眉

两位导演非常相信片中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但凡你疑惑某个情节的可能性,他们会言之凿凿地告诉你,这就是他们自己的真实经历。

最典型的例子是马飞跟爸爸出门旅行一个月,经历大洪水,看了航天展,回来后成绩就从倒数第一直升到年级前十,最后还成了唯一的状元预备人选?...

可能张泉灵的话会是多数家长看到这个情节的反应:“我对儿子说,你看你看,邓超演的爸爸做的事情,就是我努力做的事情,把学习自驱力的种子埋进孩子的学习热情保护区。但是,你也不要相信,考试前带你逃学能帮你考进年级前十哈!”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俞白眉曾在一些场合讲述过他小时候的经历:他四五年级的时候,他爸爸就强行跟学校请假,带他全国走了一个月,路上父子俩也走散过;他高中也基本是在录像厅里度过的,成绩一直在班里三四十名,最后发愤图强,高考在陕西最好的中学考了全班第三,考入一个遍地状元的大学。“草色遥看近却无”也真的是他爸爸骑车把他带到草地里这样教育的。推门冲进教室替儿子“顶撞”老师的,则是小时候邓超的妈妈。

“自身经历”是一道杀手锏,仿佛让观众对剧情失去了批评的空间。

编剧出身的俞白眉口才过人,会非常耐心地向记者讲“内驱力诞生奇迹”的道理。他还举例:“你看我们俩电影都拍得越来越好,这还不是说服力吗?你一直想就会进步。是那些不准备进步的观众会不相信。一个人通过一直想,然后做到了他以前做不到的事情,这个太正常了。”

“太正常了。”邓超在旁边附和道。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一个新导演的进步与缺点

我们还是要承认,《银河补习班》确实比前两部喜剧片有进步,起码不再装疯卖傻,而是开始关照现实和提出思考了。

但遗憾的是,电影对其质疑的制度态度暧昧,探讨点到为止,行为逻辑上更是存在难以自洽的地方。或许这样才能保证安全上映,但“技术”上选择稳妥路线并不能成为剧情漏洞的挡箭牌。

其实邓超呼喊的那一套“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已经是故纸堆里的观点了。“考试无用论”早就遍布《读者》时代的豆腐块文章——什么马云高考数学考1分啊,李嘉诚小学文凭啊,比尔·盖茨没读完大学啊…主动脱离应试教育体系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韩寒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要再建立一个更科学合理的体系,来证明它和成功的必然关联。

就说航天员吧,那是十几亿人口里挑出的几个人。你首选得参军,选上飞行员,飞行员里最出类拔萃的才有机会进入候选名单。必须有万里挑一的身体和心理素质,有铁一般的纪律,有一定机会条件,才可能能代表国家去到太空里。这些素质,电影里有展现出马飞具备任何一点吗?好像没有。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白宇饰演戏中长大后的儿子

从学渣到学霸的蜕变,本质上《银河补习班》和很多十万加爆款文提供的是同样的产品——先贩卖焦虑,然后再送上一碗毒鸡汤,其实现实并不会有任何改变。

马皓文告诉儿子要快乐学习,积极思考,每天只需要看1.5厘米厚的书,不上学出去游山玩水也没关系。你以为马皓文要闭门直接培养出一个科学家,可事实是最后马皓文还是和教导主任一样训斥马飞:你为什么不能争口气?能不能考好一点?先是一脚踹开应试教育,最后还是反过头来恳求应试教育接纳他们,这太没骨气了,还不如动画片哪吒从李靖那里学到的“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样看来,脑子正常的大人反而是马飞妈妈和阎主任。马飞妈说马皓文,你这是洗脑。阎主任更一语中的:莫名其妙,荒谬绝伦!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李建义饰演阎主任

阎主任说得没错,你可以让孩子写作文开阔思维,尽情放飞,等高考阅卷的时候就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了。

现代考试制度之所以公平,就是因为努力和分数基本是成正比的,这就固然需要大量死记硬背、刷题记拿分点的僵化部分。很多国家正在向中国的高考制度看齐,看日本电影《垫底辣妹》里的学渣妹是怎么蓬头垢面地拿马克笔画考点,没日没夜做模拟题,殚精竭虑地填志愿,那才更贴近我们所熟悉的备考生涯。

所以说邓超的快乐学习论是毒鸡汤,它回避了这套体制的本质,缺乏事实成立的基石,谁信谁倒霉。

观察:用力过猛的邓超与他的《银河补习班》

邓超不明白这些吗?他当然明白。只是他无力解决这个困境,所以只好和稀泥。

国家政绩,素质教育,科技强国,中国航天梦…把这些大主题都扣上去,总归不会有什么错;有好桥段可以借鉴,泪点多点也不要紧,至少会有几个击中你。

所以,其实《银河补习班》才是一篇精准计算的满分作文。在自由与限制、票房和口碑中间,邓超在试图寻找一条新的(套)路。

那个卖力地唱着“你是我的超级英雄”的邓超,和眉头紧锁思考国家未来的邓超本无二致,他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能成功把观众拐进他跌宕起伏的情绪。只是要记得,毒鸡汤这东西,小服怡情,大服伤身啊。

有时候纯粹一些可能会更好,来听首歌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