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2019年07月23日 21:30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陈若轩、宋祖儿、刘昊然

经历了定档风波的《九州缥缈录》再次带着“铁甲依然在”的信仰重返暑期档。

九州这个奇幻架空世界在当年曾经风靡一时,但随着几位作者的分崩离析,九州大陆也随之飘零,九州系列的影视剧作品也都无一例外经历了口碑上的滑铁卢,《九州缥缈录》因有原著作者江南亲自坐镇改编,也成为很多书粉“最后的希望”。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档期,《九州缥缈录》来得迟了,但还是找到了自己的突破口。上线一周,评分稳定在7.1,这样的成绩纵向对比其他“九州”系列IP作品,确实是口碑上的突破。

目前,该剧已更新至14集,剧情基本已铺陈开来。除好评之外,观众的疑问也随之而来,“为什么两集就拍完了一本《蛮荒》?”“为什么阿苏勒和他阿爸之间的情感变化如此之快?”“为什么男主角是吕归尘而不是姬野?”带着这些疑问,娱理工作室第一时间采访了《九州缥缈录》的导演张晓波,请他来谈一谈关于《九州缥缈录》的改编和再创作。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刘昊然

重点写人,而非普及世界观

在接拍《九州缥缈录》之前,张晓波曾执导过多部现代剧,这样的古装大IP,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我也会担心,这个领域对我来说是陌生的,它的呈现难度非常大,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这么高强度的戏,确实挺考验我的。”

这个全新“领域”是否要涉足的问题困扰了张晓波4个月,但同时,他也在考虑和犹豫中看了3遍小说,作为导演和倾诉者,“对于剧中人物,尤其是吕归尘,我是有倾诉欲望的。”这个故事最终将导演向前推了一步。吕归尘、姬野、羽然三个人在九州之上的故事也由此慢慢展开。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片场的陈若轩、宋祖儿、刘昊然

关于“九州”的世界观架构,观众应该不再陌生,此前的《九州天空城》和《九州海上牧云记》都曾对这个世界观的架构有过一些铺陈,但这两部作品却没能从故事层面和影视剧的广大受众取得共鸣,“我们的九州,切入点还是在人,而不是神。在人物的刻画基础上,观众会有代入感,也会拉近和观众的距离。”

九州分为殇、瀚、宁、中、澜、宛、越、云、雷州,晁朝末年的地震和洪水将九州分隔为三陆:北陆、东陆、西陆。这样的设定仅看文字难以明白,更别说用电视剧去呈现,所以《九州缥缈录》的世界观呈现选择了后置,“世界观的东西蛮枯燥的,我们的世界观还是在人,在情感上,而不是给观众直接抛出一个背景,去让他理解。”

通过吕归尘、姬野、羽然这几个少年在巨大历史背景中奋斗向前的过程,去带出世界观的呈现和理解,“一定是要以少年的视野去看世界,而不是讲述一个全新的世界观里有一个少年,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除此之外,在和江南一起聊剧本的改编创作时,张晓波也在刻意的去规避玄幻部分的内容,力求写实和落地,试图拉近和观众的距离,让他们感受到九州的世界的存在。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

虽然已尽量以影视剧的叙述方式去将这个具有故事张力的内容展现出来,也有部分观众买账并给出高评分,但仍有一些没有此类型内容基础的观众表示很难看懂,《九州缥缈录》的开篇就是真颜部被屠杀,再加上异族的造型原因,对于观众来说依旧有一些观看门槛。

在影视剧改编过程中,《九州缥缈录》的后续剧情还有很多更为复杂好看的人物关系、事件反转,甚至比原著书中世界观格局更大的拓展和改变,尊重影视化的创作规律,而非一味将原著中的内容一一对应影视化,或许也是《九州缥缈录》为“出圈”所作出的努力。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

吕归尘为何成为男主角?

江南亲自主导改编剧本是让很多原著粉丝处在兴奋状态的原因之一,不同于以往单纯的版权出售,原著作者亲自改编自己的作品,这其中内容的还原和创新都是最有底气的,“我们的文学责编,几乎去江南老师的公司上了一年的班。”出品方之一柠萌影业的工作人员告诉娱理工作室,这也可见合作双方对剧本内容改编的诚意。

关于内容改编,最大的争议从“谁是主角”开始。吕归尘和姬野这两个角色在原著作品中分量相当,关于谁是男主角这件事,原著粉也有自己的想法。张晓波和江南一起讨论了好几个月,这两个人都是少年英雄,谁才是男主角?以谁的视角去讲故事?

从目前更新的内容来看,江南对《九州缥缈录》的改编是大刀阔斧的,姬野是影视剧中常见的少年英雄形象,吕归尘则满含悲悯。将吕归尘这个角色放在整个小说体系中,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这种对于九州世界、对于战争的另类视角是传统英雄形象无法赋予的。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刘昊然

“用吕归尘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九州世界,能够引发观众更多的思考,而姬野和吕归尘之间也会有宿命最终殊途同归的方向,在成为英雄的过程中,两个人对于事情的处理方式是不一样的。”张晓波解释到,在二人处事方式的种种不同背后并不存在对错,更多的是在展现事物的多面性。

在两年多的打磨剧本的时间里,捋顺了这个最重要的问题之后,关于内容对的取舍就只有合不合适的差异了。

用书粉的话说,“《九州缥缈录》用两集的时长,讲完了《蛮荒》一本书。”这其实就是最终取舍的结果。“我不想前面在北陆的剧情拖得太长,于是我们拿掉了兄弟们之间的纷争,拿掉了很多细节的展示,将全部的视觉点都集中在吕归尘身上,看他的情感变化、身世、发展,而不是给观众更多的线索的展现。”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刘昊然、陈若轩

情节浓缩,阿苏勒和生父之间的情感转变也急剧加快,第一集还是阿苏勒因青阳王下令屠杀龙格真煌而对他恨之入骨,第二集就因青阳王替他挡住了白狼的攻击就选择了原谅,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和杀养父之仇就这样消解了,情感转变如此之快,已经让网友跟不上剧情的速度了。

“你想想,即使不是父子,只是一个不熟悉的人,在你面对危险时舍身相救,替你挡下了白狼的攻击,那一刻可能所有的仇恨都会化解,因为对方其实是在用生命护你周全,我认为这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能如此快速的放下仇恨,这似乎也暗示着吕归尘的心境和眼界本就高于常人。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刘昊然

战争戏要有感情

《九州缥缈录》的拍摄之艰难在拍摄期就陆续开始展现,在新疆拍摄约3月,每天的艰难都是无法想象的,“今天沙尘暴、明天雪化太快,后天群演不到位了。”一系列的拍摄经历都在考验着剧组的每一个人,全剧组人数最多时超过3000人,如此庞大的人数,可以想象其管理上的繁琐。

开机之前,《九州缥缈录》共筹备了13个月,这13个月就是张晓波对九州的认知过程,也是为后续长达10个月的拍摄期的自我心理建设过程。汪俊导演在拍摄《如懿传》的后期,甚至需要靠药物来维持睡眠,焦虑的感觉依旧难以抑制,这种无形的压力同样出现在《九州缥缈录》的剧组。

“我自己不会崩溃,但是我会让演员、制片、摄影、投资方等我周围的人崩溃。”张晓波半开玩笑地说。演员辛苦、制作超预算,无时无刻的考验让全剧组都绷紧在一根弦上,从开机的第一场姬野家庭展现,到最后一场殇阳关息衍和吕归尘的文戏杀青,甚至张晓波自己在片场喊完“杀青”都还处在恍惚的状态。

“所有人都非常激动,但是我真不想自己也跟着激动,就早早坐车走了,10个月的努力,经历了这么难拍的过程,所有的语言都已经没有办法描述了,大家掩面而泣的时候,我就待不住了。”上车之后,张晓波也同样激动的想要流泪,回想起自己刚刚杀青时被大家抱起来抛向天空的感受,他总觉得好像是真的在做梦。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的外景,雪地深山

战争场面的展现是《九州缥缈录》的重头戏,也是整体拍摄过程中最难展现的地方,在第11集,剧中第一场战争戏完成被诠释出来。大场面之于,张晓波更是通过姬野和吕归尘的视角展现出了战场上的百态。

姬野的眼睛穿过百万大军,狠狠盯上了离国公,他表情上的坚毅和周围士兵的紧张、惶恐形成了对比,远处骑在马上的吕归尘更多则是担心和不忍。画面一转,在战争之外,进入了吕归尘的幻境,他看见了战死沙场的姬野,同时也看到了为战争而牺牲的两国士兵们,当镜头再转回战争场面时,观众的心境也从感叹战争的大场面内容,变为直视战争的残忍,引发了观众更多的思考。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

如何让战争戏份不是为打而打,是开机之前张晓波重点考虑的内容之一,“我们拍摄战争场面都是必要且有情感的,每一场战争都是人物性格的另外一种表现。”当吕归尘和姬野两个人一起出现在战场上时,二人看待战争的角度,是铲除敌人还是感受到战争的残酷性本身也有着很大的差别。

如今再回想起当初见到刘昊然的场景,张晓波依然记忆犹新,“当天他陪着另一个演员来试戏,一个人不说话,就乖乖坐在沙发边上,临走时向我鞠了一躬,说了句‘导演我走了’,转身再看见那个消瘦的背影,就一个瞬间,我就认定他是吕归尘了。”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刘昊然

相比之下,羽然的角色挑选难度就更大了,“我们前后看了好几百位差不多同年龄的女演员。”羽然在剧集前后的成长差异之大是年轻演员很难驾驭的,宋祖儿试戏当天,演了一段和姬野在房梁上聊天的文戏,“我们需要她烟火气十足,也需要能蜕变成能凭借一己之力去保护族群的人。”

演员相信自己和自己诠释的角色,导演相信自己挑选的演员,主角们虽然年纪轻轻,但也有能力驰骋在九州大陆。

“铁甲依然在”的口号看似中二,但其实也是在呼唤观众心中那个赤诚的少年。今年的暑期档小荧屏竞争异常激烈,想要争夺用户的关注和时间都很难,如同剧中群雄并立的年代,少年英雄的成长和崛起都需要不断冲破束缚和难关。

《九州缥缈录》回归,少年英雄梦还能打动观众吗?

《九州缥缈录》,刘昊然、宋祖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