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2019年08月19日 22:04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你卧底成功没?反黑站有没有人愿意让你贴身观察?”

“没有。”

“我就知道没可能。”

当娱理工作室确定“明星反黑站”为选题后,编辑初定了方向——反黑站姐的一天(最好贴身观察)。编辑曾因工作原因陷入到一次饭圈纷争,遭遇铺天盖地咒骂,提到饭圈的“反黑”本能带着防御和警惕。

另有一位大型媒体机构的娱乐记者讲述自己数月前的经历:因为一篇报道中提到了两个艺人,其中一个艺人的粉丝认为她“踩拉”,她被定性为黑粉还被向管理部门举报。

常混饭圈的一位大型互联网公司实习生,听到“反黑”两字,突然变得兴奋,话开始变多。她很想知道“反黑站”里是一群怎样的人,但只愿自己与她们保持疏远的距离。“她们能否直接找到黑idol的始作俑者?她们反黑的手段能改善关于明星的网络环境吗?她们怎么看待网络暴力?”

饭圈为大众知晓总伴随着流量明星的各类纷争,这个群体看起来易燃易爆、到处引战,明星反黑站与追星文化同步而生。根据不完全统计,微博上的明星反黑站已达千家,以反黑为关键词搜索,能搜到的词条上亿。

娱理工作室联系到了4家艺人反黑站成员进行了探访,身处饭圈核心,他们对文字极其敏感,也知道大众对饭圈的认知倾向,他们不介意向外透露信息,但态度十分谨慎,娱理工作室的贴身观察计划受阻。最终接受采访的反黑站成员都提出了“看稿”要求,其中两位强烈要求将idol化名处理,“不想引战”。

“饭圈是一个对文字进行过度解读的地方,那家媒体记者被骂的事我知道,因为她的那两句话,我们家在微博和论坛上遭到了大量嘲讽。当时粉丝反应很强烈,有些人口不择言,我们和大粉都在劝说合理表达,但收效甚微。我们反黑是‘防暴’的,不是输出暴力的。”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维稳中心

“下班,无链接。”“下班,一个链接。”

每天中午12点、下午4点、晚上8点、半夜12点,时浩(化名)反黑站成员都会在微博群例行通报个人值班情况。

“链接就是反黑站后台收到的投稿,需要我们做成举报链接,有挂单条微博的,有挂个人主页的。”时浩反黑站站长十三姨(化名)告诉娱理工作室,反黑站目前常规管理员共11人,今年4月初集齐。“有大学生,有已工作的,都是为爱发电,免费兼职。”

反黑组去年在一档火爆的选秀节目开播后成立,时浩成功出道,成立之初便实行了轮班制度:一天4个人值班,每人4小时,从早8点到晚12点,每天16个小时保持随时有人在线。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近1个月来,时浩反黑站收到的投稿量处于“淡季”水准,一天不过几条举报链接。唯一的一次波动是暑期一部大IP剧结束,有娱乐大号将主演之一和时浩拿来对比玩梗,并对一位院士进行调侃。几条调侃微博下转评赞短时间达到了几万,这让时浩粉丝大为恼火,认为娱乐号在故意“引战”。反黑站迅速介入,一是对调侃的热评进行劝删,二是对自家言语过激的粉丝进行劝删,事态一时可控,没进一步演化成饭圈纷争。

“通常我们是每天保持16个小时在线,但在非常时候,会几个人一起在凌晨坚守。”十三姨所谓的非常时刻,就是饭圈爆发大规模撕X的时候。

“撕X”是饭圈为大众熟知的标签,也是反黑站成员提及频率最高的词汇,如果饭圈没有撕X纷争,也就没有反黑的必要。十三姨能清楚地描述她们家粉丝跟其他几家顶流开撕的情景。

“半夜从后台给你发P的灵堂照、尸体照、骨灰盒,发鬼叫声,出口就是全家死。”最严重的一次,十三姨跟反黑站其他几个成员凌晨3、4点连麦一起哭泣,“这种血腥暴力的威胁是生活中从没遇到过的。”当娱理工作室细问是和哪家粉丝冲突时,十三姨则闭口不提,很怕再惹纷争,“过去了就不想再说了,对idol影响也大。”

不同粉丝阵营时有摩擦,小规模摩擦一天就可消停,而大范围的纷争可持续3、4天,甚至一周时间,直至官方下场发声明或律所发律师函。

“没什么摩擦的时候,一天也就几条投稿,大规模撕X的时候,一小时内就能砸过来几百条链接。”李汶翰反黑站成员葡萄(化名)对4个月前她们家与时浩家粉丝的一次撕X场景记忆深刻,“那是最大的一场纷争。”

“双方粉丝因为打榜问题积怨已久,当时都在争酷我520的广告资源,粉丝互相说对方数据注水,越骂越起劲,对方idol个人工作室和乐华的官方发公告也不管用。”葡萄带着难以置信的语气描述,这场撕X持续了近一个星期,“史无前例。”最后乐华委托星权律所起诉了时浩的一个大粉才止战,“起诉之后双方又互相骂了一天。”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对于这场纷争,十三姨和葡萄都用了“力不从心”来形容各自的“反黑”体验。

“撕X是饭圈日常,反黑站就是维稳中心。”十三姨认为反黑站起到了对粉丝疏导情绪的作用,日常黑idol的言论,粉丝想到的是顺手举报给反黑站,而只要反黑站对此作出回应,如挂举报链接、与对家交涉、劝删等,粉丝都不会闹大。“但如果是激烈的大规模撕X,就不是反黑站几个人能控制的了,尤其是言论蔓延到其他平台,不在主战场,就更不受控了。”

“撕X都是图一时之快,最后就是两败俱伤。”除了李汶翰家,十三姨还对她们家与一位顶级流量粉丝的一次纷争难以忘怀。“营销号带节奏,将这位顶流和时浩的穿衣品相做对比,两家粉丝因此撕了起来。”那场纷争持续了3天,十三姨反黑组不停地做举报链接,疲于灭火,而最后也闹到了对方公司发律师函的地步。

“发函当天半夜,我们所有站子联合发了和平声明的微博才止战。”十三姨认为,饭圈爆发大规模的撕X事件,需要双方idol番位差不多,番位差太多,撕不起来,一方不战,也撕不起来。“你一言我一语撕的才有劲。”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成为“官方”组织

2014年、2015年,微博运营渠道下沉,通过与众多真人秀节目合作,大量明星微博号活跃了起来,众多三四线城市的90后、00后成为了微博日活数据的重要力量。

谁家在微博上第一个成立明星反黑站已无从考证,从电视时代开始打榜追星的YG(饭圈著名某CP)反黑站成员关妍儿(化名)回忆,明星反黑现象从贴吧时代就有,哪有追星哪就有反黑,微博各家成立反黑站集中在2015年前后。

关妍儿是YG反黑站最初的那批创立者之一,“一开始我们只是几个人的举报群,后来群里人数慢慢扩大,在2016年我们注册成立了反黑站。”关妍儿告诉娱理工作室,让她们坚定成立反黑站的是那些离奇的、古怪的抹黑行为经常发生。

“大部分的造谣、诽谤针对的都是偶像单个人,我们不止粉CP,也粉他们个人,所以很多时间都是为他们个人去反黑。”关妍儿对娱理表示出了这样的反黑心理——无法想象有人被黑的这么惨。

通过采访4家反黑站成员,娱理发现,保护欲,即是各家粉丝成立反黑站的初衷。“注册成立站子的人,都是对这项工作感兴趣的粉丝,反黑本身是给自己带来负面情绪的工作,天天看那些不好的信息,没什么人抢注。”十三姨进一步补充,“当然也因为反黑站离钱最远。”

对于招新成员入站,十三姨表示没有过高要求,其中唯一量化的标准就是“粉龄3个月以上的唯粉(唯一粉时浩)”,其他如成年、抗压能力、责任心、空余时间,都是名义上的普遍要求。“我们组成员几乎都是微博上的小透明投进来的。”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饭圈的组织都是自下而上成立的,大部分站子跟官方都没关系,只有应援会组织活动的时候会对接一下经纪公司。”十三姨告诉娱理工作室,对比官方,她们反黑站与跟时浩合作的品牌方更熟,因为品牌方会直接找到她们做宣传,有关时浩的活动消息,她们也是从品牌方处获得。“个人工作室和经纪公司,联系过,但都石沉大海,没有回应。”

反黑站的成立几乎与明星其他站子同步成立,如应援会、数据组、宣传组。“成立一个站子后,不代表其他站子和粉丝立马就认可你,信誉需要累积。”关妍儿强调。

那么既然是非官方组织,又如何取信于粉丝呢?微博反黑站都是个人注册,那么又如何保证个人账号一定能为组织所控呢?

葡萄透露,既然在这个圈子里,大家的道德共识还是有的,还没有见过谁一气之下注销了反黑账号。“注册是个人注册,但是这个皮(账号),所有人包括注册者自己都会认为是公共财产,粉丝不满意了,注册者还得把皮交出来。”

葡萄告诉娱理工作室,艺人的反黑站通常也就一、两张皮,分大号小号,小号是以防撕X的时候大号卡壳而备用的。“只要是发生冲突,不管是不是自家粉丝惹事,别家很快就有一大群人来轰炸你们的反黑站,一小时几百条投稿。”

李汶翰的反黑小号是葡萄和其他反黑成员共同出资购买的,但她们很清楚这是公共财产,如果反黑工作做的不让粉丝满意,她们随时有可能交皮。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我们家原来有4个后援会,因为很多活没做好,包括艺人排场、粉丝见面什么的,被粉丝骂走了两个,最大的一个在李汶翰生日后,被骂到重组,现在只剩一个小后援会还安然无恙。”

“饭圈的组织自下而上成立,粉丝的态度可以决定站子是否留存。”葡萄透露,有个监督组在推动后援会的重组工作,监督组由一个声誉不错的大粉主持,同时召集了散粉的代表、各站子的代表一起商议。“要先把站子的管理层选出来,规模应该会很大,有几十人。”

反黑并不需要线下,因此能减少很多出错的机会,而只要反黑站能维持日常的在线与处理投稿,就可以以反黑“官方”的姿态存续下去。

“反黑站应该是明星各大站子中,成员最少的,几人或者十几个人,但不能说我们边缘化。你要问饭圈的人平时都关注什么站子,肯定会有一个反黑站,提及率很高。”王源反黑站成员薯条(化名)认为反黑站只要注册成立了,维持住日常运作——做好举报、净化工作,便可在饭圈中取得认可。“毕竟反黑是必要的,还有就是别碰钱。”

“我们是在反黑实战中慢慢取得粉丝信任的。”关妍儿认为她们的YG反黑站在饭圈中颇有影响力,主要原因在于她们立场中立,教程做的很“官方”。

关妍儿向娱理工作室发过来6个链接,有全网举报教程,包括微博、微信、QQ群、贴吧、豆瓣、B站等,方式不限于用户举报、内容举报、客服举报、向官方举报;有YG超话发帖、讨论、投诉等事项的规定;有反黑组公开组织投诉的成文要求;有超话发帖相关网络法律原则和跟帖自律倡议书;有微博投诉分类项的解释与示例;还有对艺人影视作品观看和讨论的倡议书。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发影视作品观看倡议书那次,我们还被其他站子声援支持,我觉得是一次漂亮的作为。”关妍儿语气充满自信。

十三姨组与其他3家反黑站相比,其组织规范更像官方,不止有值班轮岗,还有处罚规章,这成为了时浩反黑站维持“官方”姿态的重要一项。

值班人员到点必须在群里进行上下班打卡,汇报投稿情况,及时反馈粉丝。如上班迟到、讨论队友黑称、链接未整理好/未搭配举报、私信粉丝/回复未使用官方语言、点赞转发与时浩无关的内容等,都有对应罚款,罚款金额设置为了时浩的生日数字。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饭圈“警察”

以上娱理工作室采访的4家反黑站,均设立了轮岗值班制度,保持反黑站每天都有人在线。

十三姨所在的时浩反黑站和葡萄所在的李汶翰反黑站,一日多人轮岗,前者4人,一天在线16个小时,后者5人,一天在线20个小时;薯条所在的王源反黑站和关妍儿所在的YG反黑站,一日单人轮岗,在线时间不强求,但基本保证每日收到的投稿被及时处理。

葡萄形容反黑站在饭圈有点像“警察”一样的存在,一天24小时在线处理纠纷。“日常挂举报链接,要特别注意那些可能‘引战’的言论。在应援和数据组专营业务外的范围,饭圈其他的大大小小事务,粉丝都会自发转给反黑站,要求反黑参与管理。”

“我们什么都管,更像居委会大妈。”葡萄调侃。葡萄告诉娱理工作室,日常收投稿,除了黑idol的言论,还会有一大部分的诈骗和黄牛信息举报,在饭圈撕X淡季,诈骗信息处理甚至能占日常主流。“收到投稿后,我们会把诈骗信息扩散出去,防止粉丝财产的进一步损失,现实中我们不会插手,报警需要粉丝以自己的名义去立案。”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对饭圈“警察”这个角色,十三姨深以为然,她认为虽然反黑站是非官方组织,但成员需要具有“官方”意识。“说什么,对什么表态,在外人看来都是这个粉丝阵营反黑的态度。所以我们不会去广场主动搜索负面信息,怕手滑点错。”十三姨讲起了她们家和一位顶流粉丝的一次摩擦,她们用反黑账号不小心点了一条这位顶流的负面信息,因而被对家和自家粉丝抓住把柄,不依不饶。“说我们是黑粉,这对站子在饭圈的信誉是种伤害。”

十三姨认为饭圈最大的事就是撕X,反黑“防暴”需要对带粉籍的用户进行管理。“都说网络言论自由,但在饭圈不是,你一个粉丝带了粉籍,说出去的话,就代表了这个阵营,最后被骂的也是这个阵营。”十三姨解释,所谓粉籍就是某用户明显是某家粉丝的意思,如头像是idol的,发的微博十有八九也是关于idol的。

“带粉籍骂了人,别家会直接来找反黑站进行交涉。”十三姨告诉娱理工作室,骂的激烈的情况下,如果反黑站不能从源头进行处理(对不当言论劝删),就会引发更大的纷争。“我们家的基本都不惹事,都是别人惹了我们,我们才会反击。”十三姨补充。

对粉籍用户进行管理,不止要言论束缚,还要教育引导。饭圈常见的酒店廊桥蹲拍现象,十三姨所在的时浩反黑站明确表示过反对。“饭圈就是没有新鲜的图了,一些人就会脱粉,但是酒店廊桥蹲拍又给idol的安全带来隐患,对这种事表态肯定要得罪一方粉丝,大粉不愿意,只能由我们反黑‘官方’来做。”

十三姨反黑组成员可谓勤勉,每日4人轮班,一人4小时,值班成员上下班都会准点在群里打卡,日常投稿接收无遗漏,值班人员做出的举报、劝删、屏蔽等反馈措施均会在群里交代,对可疑信息还会介入调查。

一次,有人在时浩超话中发起了生日应援的人头集合贴,目标人数过千人,并称生日当天活动群会有红包发送。反黑站接到投稿举报其疑似骗局,在没有任何迹象的情况下,值班人员的选择是“卧底”观察。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对于被当作饭圈“警察”这一角色,关妍儿有些排斥,“没这么大权力,也没那么大责任。”关妍儿认为粉丝之间的偏见日积月累,互相之间形成了很高的壁垒,很难打破,反黑站充当不了和平使者。

“很多粉丝觉得反黑站就应该把所有事情处理好,什么事都要找你来做个评判,责任太大,我不想给自己加饭圈“警察”的头衔。”关妍儿似乎看透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群体与群体少不了纷争,她就希望在群体的边界之外尽到自己有限的能力。“我能做的事,就是在CP圈里传达理智、清晰的想法,不盲目跟风,不过度尖锐,意见要合理地表达。”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举报与净化

反黑站的两大核心业务为举报和净化词条,二者均为每日操作项。

举报包括主页举报和单条微博举报,反黑站后台接到投稿后,值班人会员做成举报链接,分类为涉黄、有害、诈骗、不实、违法等项,在官博上挂出,粉丝点击链接可直接到达举报页面。常见举报链接分类为“涉黄”“有害”“不实”分类,其中“涉黄”再分类主要为低俗,“有害”再分类为暴恐、宗教、其他等项,“不实”再分通常选社会时事。

在反黑站官博上挂出链接后,热评区还会补充举报的内容模板,粉丝直接复制粘贴,举报完后,粉丝再以统一的模板形式在评论区打卡,以便反黑站统计举报人数。各家粉丝积极性不同,在娱理工作室采访的4家反黑站中,十三姨所在的时浩反黑组,举报微博下打卡人数最多,评论区通常在1000-2000人之间。

“举报的人数越多,越有可能被处理。”反黑1年多,十三姨总结出了自己的观察经验——微博处理涉黄最严,出口生殖器的很容易被举报成功,黄图很少见,可能根本发不出来;暴力属于有害信息下的分类项,通常都是P图诅咒idol的,如暴毙、尸体之类的字眼,这种也容易举报成功。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娱理工作室观察发现,因为涉黄最有可能被处理,一些反黑站会将常见的辱骂、讽刺idol的信息也列入为了涉黄项进行举报。

因为举报不一定成功,反黑站“官方”之间的沟通也就有了必要。对于激烈的言论,十三姨所在反黑组处理程序是先把链接投稿给对家反黑站,要求对其粉丝进行约束和微博劝删,同样的,十三姨组每日也会受到其他反黑站的投稿。“各家反黑站从源头劝删是最好的,反黑站不管或者管不了的话,我们就会挂举报链接。”

涉黄、涉暴、激烈的辱骂较为容易识别,这类举报在路人看来也无争议,但饭圈日常还充满着大量被粉丝认为是攻击、但路人却无感的言论,此类情形反黑站如何处理?有何标准?

4家受采访的反黑站成员均表示了自己作为“官方”的中立立场——不会受粉丝裹挟,上纲上线大肆举报。“也怕路人反感。”

至于日常所谓负面言论,十三姨表示没有成文的举报标准,一些“大家心里都知道”的抹黑、引战言论会被挂链接。“像前一段时间闹出笑话的李现反黑站,把idol的脸P在驴身上,如果粉丝以此用来嘲讽,换我们也是要挂的。”

葡萄向娱理工作室举了个例子,饭圈有人会说李汶翰头发少、秃,这在路人看来没什么,但这是她们家粉丝公认的“黑词”,反黑组也会举报其为“人身攻击”,但葡萄心里清楚,举报没用。“微博‘人身攻击’下只有一个单选‘人身攻击我’,本人举报才有效。”

关妍儿组对微博举报(投诉)功能下的各分类进行了规则细化,如人身攻击包括侮辱、谩骂、肖像篡改;不实信息包括整体失实、捏造细节、图文不符、夸大事实、过期信息、信息残缺、断章取义;有害信息包括时政和社会,社会下分血腥暴力、自我伤害、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涉黄信息包括淫秽(性行为描述、露骨宣扬色情)、色情(性行为文字、音频、交易等)。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除了细化举报分类,关妍儿组还在成文规章中搭配了举报模板和相关法律法规普及。如人身攻击模板示例——此用户发布大量对艺人的侮辱文字…损害艺人名誉…最高院明确“网络诽谤”入罪标准为转发超500次…希望微博严肃处理。

对于需要反黑站公开挂举报链接的投稿粉丝,关妍儿组会要求粉丝提供完整的证据链、原链接。如涉金钱诈骗交易,还需要受骗者提供一条虚假金钱交易的详情博。

“举报不一定有效,但我们反黑站需要做出表态,就是我们不认可这样的言论和行为。”关妍儿表示。举报不一定被处理,对此十三姨的想法更加实际,“举报会减少一个用户在微博体系里的信誉权重,可能致使这个用户的发言上不了广场,举报可以给这个用户带来损失。”

举报需要等待平台处理,但反黑站可以自主把用户主页拉黑,禁止与反黑站进行互动。此外,反黑站一般都是艺人超话社区的主持人,可以直接在超话屏蔽掉负面言论和相关用户。

除了举报,还有净化,即净化词条,时浩反黑站词条净化分“今日词条净化”和“搜索词条刷新”,其他反黑站净化操作大同小异。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词条”非反黑站原创,均是已在广场上存在的艺人话题。“今日词条净化”,即今日出现的某词条下,有正面评价也有负面评价,反黑站组织粉丝集中发正面评价/转发。“搜索词条刷新”就是曾经存在的某词条,粉丝重新点击(页面浏览至少5秒),或转发正面评价,以增加其新的热度。“净化词条”的目的在于覆盖关于艺人的负面评论。

不管是举报还是净化,想要带动起粉丝参与的热情,就得简化操作,净化词条近期在饭圈流行起了“投票”净化。反黑站在广场抓取几个正面话题做成投票链接,粉丝只需要一键点击转发即可,不需要搜索话题再带话题转发。

“点击第一个词条进行投票、一键点击分享观点、取消投票再对其他词条进行如上操作。”时浩反黑站最近用“投票净化”代替了“今日词条净化”,李汶翰反黑站词条净化全部使用了投票净化。“投票转发的时候,要删掉‘投票’两字,粉丝打听的消息是带‘投票’上不了广场。”十三姨透露。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偶像是什么?

这是混饭圈的人必被问到的终极问题。

“信仰”“绿洲”“一扇窗”“寄托”,这是娱理工作室采访的4家反黑站成员给出的关键词。4位受访成员有的刚入社会,有的已步入中年,年龄差并没有在“追星”这件事上体现不同,“追星”是她们生活规划中必不可少的一项。

“混饭圈是一种习惯,心里总是要留一个位置给偶像的,当然不是一定要粉谁,没有这个,还有那个。”十三姨告诉娱理,在粉时浩之前,她粉了6年鹿晗,鹿晗宣布恋爱的时候脱粉。“不是说不喜欢了,就是淡了。”十三姨描述新欢和旧爱的差别待遇——鹿晗的电影和歌还会去买,代言看需要,有需求就买,而时浩的代言,不需要也会买,还会买很多。

跟普通粉丝比,4位受访成员粉偶像的时间算比较长,反黑站成员来了又走换了几茬,而她们几乎都从建站开始走到现在,这种“长情”特质跟偶像的反馈与自身性格都有关系。

“有5、6年的时间,因为工作和家庭原因,我算脱离了饭圈,2017年因为王源我又回到了这个圈子。”薯条认为她看到了王源与众不同的特质,即在人人都追求成为顶流的时代氛围下,王源可以抛弃顶流的光环,去考伯克利音乐学院,最后被录取。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身在繁花之中,能放弃眼前利益,沉淀下来去追求理想,我作为一个成年人,自愧不如,虽然他比我小,但我会把他当哥哥。”薯条讲述起了作为一个中年人的不易,以及为现实做出的诸多妥协,包括工作求稳、赚更多的钱、为家庭付出、老一辈小一辈很多问题要去解决。

“现实生活里,是为别人而活,比较被动,而为王源反黑这事件,可以证明自己能主动做些什么,一个人也能开心起来。”薯条将王源的存在描述为“沙漠里的绿洲”。

偶像给出的正反馈尤为重要,持续不断的正反馈可以保证粉丝长时间的喜爱,因为粉丝需要以此获得自我跟他人的认同。薯条认为王源没让她失望,从王源的新歌中,能看到他一直在进步,“实打实的成绩,跟别家流量比较的时候,我们心里会很有底气。”“粉对了。”

那么这种反馈是否只存在于无形的精神领域就已足够?偶像完全不知道她们的存在是否也毫无关系?4位反黑站成员共同向娱理工作室表达了一个观点,即反黑不同于其他站子,反黑每天挂的都是负面信息,而他们不希望偶像看到这样的信息。

“但idol应该是知道我们存在的,去年5、6月时浩准备举办生日会的时候,主办方跟我们说他选了几个站子一起做生日会,其中有我们反黑站。”十三姨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欣慰,思考了一会,她又开始强调,“反黑站跟idol没有互动才好,我们平时发博都不会带idol大名。”

“最好的状态就是我们现在这样,他在舞台上,做好他的明星工作,我在舞台下,做好我粉丝的支持。”关妍儿对娱理表示,就希望偶像持续出好作品,让粉丝得到好的指引。

举报、净化、防暴 | 明星反黑站调查

关妍儿如今很爱聊起公益,这是她在粉YG前现实生活中不会主动去做的事,而现在每月她都会固定存款,再定期向公益项目捐钱,“反黑成员量力而行,50、200元的都有。”“偶像是网络世界里的一扇窗,通过他看到什么,选择做什么很重要。”

现实中,十三姨是一名小学老师,一日,她看到自己带的三年级学生在谈论一些唱跳歌手,关注领域居然与自己重合,不同的是十三姨用微博,学生用抖音。

“时代变迁,追星不绝,没准哪天你们就在同一个战场,网上跟你撕X的可能就是你学生。”十三姨突然笑了起来,“开玩笑,能撕的起来的都是同等水平,我觉得微博上跟我撕的那些人水平还不错,说话还比较押韵,不可能是这帮小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