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剧5折倾销,自制剧预算被砍,影视公司制片人洗牌进行时

版权剧5折倾销,自制剧预算被砍,影视公司制片人洗牌进行时
2019年10月09日 21:33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我们公司手里还有一个2017年年中,行业高点时开机的项目,现在已经折价在出售版权了,但还没有确定买家,注定是无法收回成本了。”某影视公司制片人若欢(化名)向娱理工作室诉苦,最近一年,这样惨淡的情况不在少数。

去年年末,“限薪令”刚开始施行,就传出了关于版权剧采买限价规定的传闻,“网络平台购剧,大古装不得高于单集800万,现代剧根据演员制作依次递减为不得超过单集600万、400万、300万。”时隔一年,这条“网传新规”被现实认证,虽然数字不一定准确,但折价确有其事。

“之前能卖1亿的剧,现在也就能卖5000~6000万,而且很多影视公司现在还在继续压低自己的版权剧售价,只为能收回一些成本款项。”这些项目大多数都是2017年左右开机的,承担着超高的演员片酬和制作风险,如今行业低谷,无人再为这样的高成本买单。

版权剧折戟,影视公司制片人开始逐步走向“乙方定位”,不再对自己的作品有绝对的主动权,而是成为视频平台的定制、承制方,降低风险的同时,项目的利润率也被压低。

“现在很多项目前期拿给平台过会(进行会议讨论),如果被毙掉,那这个项目也就作废了,我们也不会继续操作。”项目开发越来越慎重,每个平台对于内容的要求和审核过程也不尽相同,再加上和平台制片人们的沟通成本,影视公司制片人,越来越难做了。

网传优酷曾以单集800万(后为750万)的价格

购得《赢天下(巴清传)》独家网络传播权

  版权剧折价促销,售卖、回款仍困难 

“去年年末,一部口碑相当不错的现当代电视剧,在三家视频平台的单集版权价格加起来差不多也就700万左右。这要是在2017年发行,单集价格绝对有可能突破千万。” 从事发行工作多年的李青(化名)透露。

平台限价已成事实,但这也只是关于版权剧售卖困局的冰山一角。

版权剧售卖是平台和影视公司之间最传统的合作方式,也是影视公司收益最高的合作模式,“现在电视台的广告业绩在下滑,所以他们的买片成本也越来越低,一线卫视或许还能自给自足,但是排名在4~5或者更后面一些的,听说台里的员工已经开始降薪了。”

李青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影视公司,“影视剧发行工作在这期间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多,一线卫视能在剧播出一年之内回款都是好的。一般情况下,如果是二线卫视,至少要两年,甚至更久。”

“传说”中的五大一线卫视

前期售卖时情况更复杂,“去年之前,可能二线或以下卫视播出前,连合同都拿不回来。为什么拿不回来?因为你要保证它的收视排行。基本都是接近于播出了,才具体谈合同,合同谈定了,第一笔款才能打过来,当然这个也需要周期。然后就是等待,第二笔款和第三笔款都非常非常慢,如果后期收视率差,就更不好说了。”

正值影视寒冬,就这样被付款周期拖垮的公司也是存在的。据慈文传媒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云南广播电视台于2016年年初播出的《生死翻盘》,仍有销售款余额967.29万元未支付给慈文传媒,老牌公司尚且被拖款,新公司的处境也不会太好。

早年间,影视公司还可以将没有顺利发行给卫视的版权剧发行至视频平台,视频平台为了自己的内容积累,也愿意为这样的内容买单。但时至今日,想单独将内容以版权形式发行至视频平台已非易事,除非是可以发行至卫视的头部版权剧。

电视剧《生死翻盘》剧照

目前,影视公司和视频平台的合作方式一共有三种:第一种是传统的版权售卖,由影视公司全面负责开发、制作,待制作完成后,将版权出售给电视台或视频网站;第二种是现在比较普遍的定制,由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共同合作,平台从前期开发就以出品方身份介入,并参与投资,除独播之外,根据双方合约不同也会有一些版权权益不同;第三种是影视公司作为承制方,平台全权投资,最终版权属于平台。后两者就是我们常说的平台自制剧。

相比平台自制剧,版权剧弊端明显——在投入成本差不多的情况下,自制剧从制作初期就更能符合平台的调性,平台也有更大的自主权,“视频平台也在考虑内容的性价比,他们也会买一些版权剧去和其它平台做内容置换,但数量有限。”

“当然,如果是单纯的版权剧,视频平台决定购买的话,付款能力还是有的。大家都知道优酷和腾讯视频背靠大集团,基本上播完后的几个工作日之内,最后一笔款就可以付完;爱奇艺慢一些,但也会在播出完毕之后较快收回尾款。”

问题就在于,腰部的版权剧想要以纯网剧的形式发行,几乎没有市场。

浙江卫视首播、优酷腾讯视频同步播出《九州缥缈录》

柠檬影业、企鹅影视、优酷、灵龙文化、大神圈联合出品

  砍预算、退片,自制剧难入局 

做平台自制剧虽然可以降低风险,但随着行业发展,平台对内容的审核要求也在不断升级——项目预算被砍,甚至被退片的情况,近一年来也很常见。

优酷于2018年4月春集公布了一份片单,时至2019年第四季度,仍有很多内容没有音讯——《永夜君王》《鹤立华庭》《剑侠情缘3》《大明皇妃》《天下长安》《霍去病》《头条就是他》等众多内容均无下文。

娱理收集整理

爱奇艺2018年5月世界大会上公布的片单也有一些内容还在打磨中——《狼殿下》《大主宰》《剑王朝》等作品何时播出,至今仍无消息。

娱理收集整理

腾讯视频的《凡人修仙传》《三生三世枕上书》《风声》等内容也不知何时能与观众见面。

娱理收集整理

“坊间传言有很多项目被砍掉了1/3的预算,也有对半砍的,还是挺严重的。”若欢说,“但具体情况如何,没有看到具体合同,谁都不能确认。”平台的评估体系在改变,有的平台负责人也在变,有些项目回头再评估,发现不符合标准,那就只能减预算或者退片。

“今年开天窗的同行太多了,因为我们最近还有一个项目在筹备,但如果剧本、演员等等,时间都凑不到一起的话,我们有可能也要开天窗的。”制片人若欢说,“一方面是大家手里的项目本身就不多,另一方面就是一旦开机,就是每天在烧钱,必须慎重。”

开天窗的理由也很直白,就是“项目卖不出去,没有钱开机。”

由影视公司主导的版权剧面对售卖和回款的困境,和视频平台方合作也并不容易,发行前置已是当下和平台方合作的标准程序,“在项目前期,我们就会联系平台,如果平台直接拒绝,甚至修改的可能都没有,那这个项目就直接废了,没有操作的可能。”

三大视频平台

“其实和平台合作,不论是哪个平台,还是看你的内容本身,大家的节奏慢下来之后,对于内容本身就更加重视了。”博集天卷影业副总经理郭琳媛认为。 

早年开发《法医秦明》系列时,正值网剧高速发展的初期阶段,时至今日,她也感受到了行业的变化,“大家都开始谨慎之后,对于一些没有数据支撑、不是大IP的创新内容,也会比较难进行下去。”

用数据支撑内容确实说得通,但当下“唯数据论”的评估现状也给制片人们带来了内容判断上的困扰,“你真的不能完全用数据去推断一个文化产品,即使是结合数据去做一些事情,要怎么结合,目前为止也没有一个好的办法。”

服务于视频平台也只能在平台的要求下行事,而且平台之间的差异和风格正在形成,在多个平台之下分别做项目,也要求片方有足够的应变能力。平台没有了大量囤积片单的需求,在自制剧上也开始追求精品化路线。

“我其实也有听说过很多被砍预算或者直接退片的情况。”在前期大步调发展之后,突遇寒冬,调整是可以预见的。

《法医秦明》剧照,李现、焦俊艳、张若昀

 整体利润缩减至15%,“关系”难处理 

“市场行情好的时候,一部版权剧的售卖,片方至少盈利30%~50%,甚至直接翻倍也是有的,但如今只是作为承制方的话,一般也就是能挣到15%的承制费。”若欢手里正有一个与平台合作的项目,评级还不错,“平台还是会在前期给一些意见,而且求稳也没什么不好。”

挣得少了,但至少从项目初期就已经确认了会有平台买单,影视公司更像是工业化链条中负责生产的那一环,虽然依旧在一个相对平等的合作关系中,但不可否认的是,影视公司已经开始逐步乙方化,“一定会出现资方为大的情况,我们只能不断去适应。”

行业势头比较好的时候,“至少我能看到PPT的项目,基本都能做出来。”李青说,对于小一些的影视公司来说,“三年能开两部戏也是不错的成绩。”但现在,“平台不要的项目一定没有下文,两年能开一部戏,已经算是不错的情况。”

而且在合作过程中,也几乎没有“偷工减料”的可能,从预算到合同,都要层层审核,包括影视公司和第三方签订的合同,都是如此,追加预算的情况更是不太会出现,甚至花不完的预算也是要退回去的,严格执行各项规定。

另外,还需要根据平台的类型和喜好去调整自己的团队,平台内部还有不同的工作室,要和哪位平台制片人接触才算是“拜对码头”?如何平衡同一家平台不同制片人之间的接触关系?好不容易相处熟悉了,人家又离职了怎么办?一切是不是要重新开始?有的平台已经有自己比较稳定的制作团队了,如何能冲进他们的备选名单?这些人际关系处理所需要的心思,不比做内容简单。

腾讯视频独播,企鹅影视、新湃传媒出品的《陈情令》

相比于从零起步的影视公司,博集天卷还有多年出版的积累,手里还有一些值得开发的IP和作者资源,在和平台的合作中还能有一些先机,郭琳媛的项目也有了一些内容层面的基础,但同时她也在思考未来行业的走向。

“大概十几年前,电视台也有自己的影视制作中心,最著名的就是山影,但真正存活下来的团队可能也只有正午阳光,当然也是脱离了之前的体制的。现在的感觉就是,视频平台在这方面还在走电视台的老路,我有点看不懂。”

参照国外的发展模式,平台自制和独立制片人都有自己的生存空间,但目前国内的情况却并非如此,“我也在期待又一个拐点,能给独立制片人更多的可能。毕竟平台制片人和影视公司的制片人,对于内容的出发点是不同的。”

优酷独播,优酷、娱跃影业、留白等联合出品

《长安十二时辰》

影视寒冬这一年,视频平台作为行业寡头,正在给影视行业立规矩,无论是三家视频平台和六大影视公司联合发布的《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还是三大视频平台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影视秩序及净化行业风气的倡议》都在试图通过自己的力量去建立新的秩序。

“关于演员片酬的限定,大家都知道,现在就是在严格执行,平台审合同很严格,而且平台关于劣迹艺人的数据库也在建立中。”某制片人补充解释道。

大部分从业者还是会相信行业会越来越好,正如侯鸿亮所说,“行业在为之前的错误买单。”无论是平台还是影视公司,都需要这样一个调整的过程,“学费”已经交完了,是时候成长起来了。

爱奇艺独播,华策影视等联合出品《宸汐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