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2019年10月27日 23:58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去年夏天,娱理工作室去重庆独家探班了《少年的你》。

坐在导演曾国祥的监视器旁,我体验到了一个专业的剧组是如何工作的,也见证了两位演员的好表演是如何修炼而成的。

  “我不要周冬雨” 

重庆市南岸区一栋临江的老旧居民楼,有层层叠叠的楼梯和深渊般的天井。

《少年的你》剧组租了这里的一套房子改造成片中陈念的家,又租了隔壁的一套变成导演的工作间。

电影里陈念第一次被警察带走调查时,有一个小北从对面偷窥的镜头,画面是对称的构图,一层层的楼梯也有一种禁锢的隐喻。

“它其实每一层都一样,就像把你困在里面,怎么才能冲出这样一个又一个重复的东西呢?”

监制许月珍说,导演曾国祥一看到这栋楼,就非常喜欢。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电影里的这栋楼和两位主角,周冬雨、易烊千玺

去年九月,我到《少年的你》探班时,第一眼看到的正是这个景。

楼道里有一个寸头女生打着伞,背影瘦瘦弱弱,像个中学生。待她回过头来,我才发现那不是替身,是周冬雨。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周冬雨的寸头造型。在拍摄到易烊千玺给周冬雨剃头那晚上,剧组的一大半女生都陪她理了寸头,其中包括摄影指导余静萍,她们一起和两位主角挑战了这个最考验颜值的发型。

曾国祥和许月珍拍《七月与安生》的时候,就有了一个共识:不要再找30多岁的人来演大学生了,青春片就应该让年轻人来。

给《少年的你》选角时,许月珍曾想找一个和陈念年龄相仿的新人,但“万里寻她”并没有成功,最后还是想到了周冬雨。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少年的你》,周冬雨的两种发型

陈念给周冬雨的挑战,不仅是年龄上的,更是性格上的。 

“这是我拍到目前为止最难的一个片子”,周冬雨说,“整个剧组都知道,我和陈念完全不像。”

“我不要周冬雨!”这是曾国祥常常在片场跟周冬雨说的话。 

每场戏都会反复调试,拍很多遍,逼出“最不周冬雨”的那个状态。最后曾国祥发现,周冬雨还是能达到自己的要求,但也能看出来她是很辛苦的,“因为她已经有了很多很成功的表演,都是用她自己很直觉的方法去演,这次就是完全要用方法去把那些东西都压着,能看得出她是有挣扎在里面的。”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导演曾国祥,主演周冬雨在《少年的你》拍摄现场

剧情上有剃寸头前后的区分,再加上为了帮助演员更好的进入状态,电影的拍摄顺序和故事发生顺序基本一致。娱理工作室探班的那天,全片还有一周就要杀青,当天拍摄的正是影片最末的重场戏,也是一场难倒周冬雨、让她颇为挣扎的戏——

尹昉饰演的警察以“他已经成年了,他是骗你的”一句话,终于击垮了陈念,她崩溃质问“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们”。按照剧本要求,这场戏发生在陈念家门口的楼道,周冬雨需要瘫倒在地,在被尹昉抱住后,不断踢打挣扎。

“我不会瘫啊!我为什么要演这么泼妇的戏,我是陈念啊!”讨论剧本时,周冬雨用撒娇的语气提出了自己的难处。

《少年的你》是继《七月与安生》之后,周冬雨再次与曾国祥+许月珍+余静萍的合作。她在剧组收获的不仅有一起剪头的温暖,还有加倍的默契值。大家叫她“冬哥”,遇上难处理的戏份,全都一起帮着出主意。

余静萍把手中的斯坦尼康暂时放下,结结实实地做了一个双膝跪地的示范;许月珍引导她往前趔趄;曾国祥继续跟她说这一场戏陈念是如何五雷轰顶彻底崩溃。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少年的你》全剧组一起陪周冬雨剃头

经历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试戏后,拍摄正式开始。

第一遍,周冬雨在瘫软前就卡住了,整个表演中止,“实在是倒不下去嘛”。

第二遍,周冬雨选择了蹲下后开始咳嗽的演法,但并不符合曾国祥的要求,“节奏不应该是平的,你还是平的,只是拉长了而已,你还要找。”

在楼道里演这场重场戏,不时有当地居民进进出出。好不容易找到的情绪,有时候又被打断。 

第三遍,瘫倒的部分没问题了,但踢打尹昉的部分却依旧没有达到导演的要求。周冬雨有点着急了:“我胜任不了这场戏,就莫名其妙啊”,余静萍回答她:“大人就这样啊。”周冬雨卖了个萌:“我还小,我才26呀。”

曾国祥开始继续讲戏,让周冬雨理解这段情感爆发的必要性:“你一直以为小北帮你顶罪,他告诉你他没事的,让你专心上大学,你整个计划都打乱了,没可能这么平静,你里面是非常激动的。这个人一碰你,你就恶心发飙还手,你刚才还击是好看的,但是我看到你酝酿情绪了。”

周冬雨开始明白曾国祥想要的节奏感:“我懂,他一过来我就踢他”,但周冬雨有个顾虑,“我不想咬他了,他太惨了”。

经过前几条的又踢又打,尹昉的手臂已经被周冬雨咬出了血牙印。“没事,我换一只手,那只手还没出血呢”,尹昉没注意自己的伤口,还是想着如何和周冬雨一起完成好这场戏。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导演曾国祥、演员尹昉在片场

第四遍,两人都有些筋疲力尽,周冬雨直喊已经打不动了。

第五遍,前半段的表现非常精彩,但是后半段最关键的对手戏却没对上节奏,监视器前的曾国祥一直屏住呼吸,最后遗憾地摊开手掌,对这一条颇为遗憾。

他把演员们叫回身边。许月珍赞周冬雨“边咬边哭很好看”,曾国祥也提出了新的演法:“你转身那一下,让观众看到你泪奔,会很好看。”

第六遍拍摄前,周冬雨又主动请曾国祥讲了一遍戏。她问大家,能不能分享一些让她听完就能哭的故事。

许月珍给她讲了一个“十诫”的故事。大概是说有个女人怀了情夫的孩子,而她老公在医院里病重,她去问医生,自己的老公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希望,如果老公能活,她就把孩子打掉。医生就跟这个女人说了一个故事,讲他年轻的时候半夜出去帮人看病,回来时发现山洪暴发,他的老婆孩子都死在家里了。

“你这个故事一点都不感动!”周冬雨听完后说。后来她还是用自己的方法找到了表演的支点。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导演曾国祥,监制许月珍在监视器前

从下午三点四十五拍到晚上七点半,这场戏终于完成。尹昉的一条胳膊也已经又红又肿,需要冰袋来敷。

在不少观众看来,周冬雨这次交出的表演是超越《七月与安生》的。曾国祥透露,与周冬雨再次合作,其实大家都有压力,因为不想重复。

“这次让她演陈念和她自己的性格完全是反的,她平时的性格、爱打闹这些都要压下来。我们到现场都会跟她讲,不要做动作,她都知道,这也是我们慢慢建立起的信任。这次她真的非常到位,我们觉得除了她和千玺,想不出有另外的两个人可以演陈念和小北。”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电影《少年的你》让周冬雨、易烊千玺的表演得到了大众的认可

 “千玺,你再不笑,

 人家会觉得你不会演” 

关于小北的家,监制许月珍最初是这样设想的: “我们一直想找一个地方,小北像个地下城里的人要躲在那边住,但他偶尔也可以抬头看到天空。”

经历了几个月的寻觅,差点就要放弃实景选择搭景时,剧组终于在重庆轨道三号线工贸站附近,找到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天坑。

天坑原先是一片农田,可以通过难走的土路爬向地面,坑底也有一条隐秘的隧道连接外界。

剧组在坑底搭建了一栋带有露台的小楼,变成小北的家。易烊千玺第一眼看到这个小房子就很喜欢,曾经说想买下来。

“那个地方就在我们2013年出道的时候,我们重庆公司那个楼的旁边,每天去公司都会路过那个地方,会在路上看见以前老想吃的小馆,就会想起那会儿在重庆的时候。然后那个房子建得非常帅,还有小天台,是我很喜欢的感觉,很想把它留下来作纪念。”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易烊千玺饰演的小北,坐在天坑之家的露台上思考

这个从重庆走出去的00后男孩,似乎在所有人的关注下,悄悄地、突然地蜕变成了大人模样。

“他的眼神,他的脸,会让你觉得这个人是有故事的,这是你不管去上什么电影学院都学不来的。做电影演员挺残酷的,很多时候你看起来有没有故事,或者说镜头喜不喜欢你,跟演技其实是没什么关系的”,曾国祥说。

《少年的你》是易烊千玺在入学中戏前拍摄的作品,当时还没有经历正规的演技训练,许月珍认为,周冬雨演戏是靠本能,易烊千玺则是靠内心。

易烊千玺和周冬雨的状态渐入佳境,都差不多用了十天的时间。

进组第一天,剧组给易烊千玺安排了一场热身戏:小北猛地把魏莱压在卷帘门上,警告他不要再欺负陈念。

第一场戏的拍摄很顺利。易烊千玺自己也说,小北偏“硬气”的戏份相对而言是简单的,而与陈念那些暧昧的对手戏,才是更大的挑战。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易烊千玺带来的“硬气”小北

进组的第二天,挑战就来了。

那天拍摄的是陈念和小北在手机店里,小北对陈念轻佻地一笑。曾国祥告诉他,你要演的是那种调戏的感觉,但这样的生活经验可能离易烊千玺的确太远,他始终笑不出来。

许月珍偷偷使用了激将法。

“我说千玺你再不笑,你要让我觉得你不懂演戏了哦,其实他是懂的。我说如果你还是不笑,人家觉得你不会演。然后他下一条就笑了。”

娱理工作室第一次在片场见到易烊千玺,他穿着背心,寸头造型,坐在小北家的屋顶上看星空。

重庆的夜晚很热闹,或许当时没什么人知道在天坑底下,有一个剧组常在这里一拍一整夜。那时也没有剧组之外的人见过易烊千玺的寸头造型。事实上,首次曝光的那张小北寸头海报是PS出来的,易烊千玺真正剪了头之后,就被剧组要求戴帽子以免新造型曝光。

九月的重庆依旧很热,坑底的空气又不流通,只有一台吹风机对着导演的监视器。拍摄间隙,易烊千玺的经纪人跟许月珍说,这个天气戴帽子真的很热,许月珍向屋顶上的易烊千玺喊话:“是不是头会很痒呀?”屋顶上的男孩子回答“是”。许月珍开玩笑对他说:“但还是不能提前曝光哦,不然你完蛋了!”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电影中戴鸭舌帽的小北,易烊千玺饰演

那天在小北家的屋顶上,拍摄的是小北和陈念仰望星空的那场“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的戏份。

每拍完几条,周冬雨会下楼回到监视器前看看自己的表演,再和导演监制聊聊天,而易烊千玺则一直坐在房顶上,他说自己更喜欢一个人待着,“瞎想,放空,发呆”。

《少年的你》的男女主角在戏外是完全不同的性格。周冬雨话多,爱开玩笑,上一秒还嘻嘻哈哈,下一秒马上就能入戏开拍;而易烊千玺不开机的时候,基本不说话,没什么表情。

在曾国祥的记忆里,易烊千玺一直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从开机前到拍摄中再到如今的宣传期,都是惜字如金。

“冬哥话很多,但有时候我们都是忽略的”,许月珍开玩笑说,“千玺话很少,但我觉得人跟人的沟通有时候不是你说了什么话,而是一种感受。”

第一次见到易烊千玺,她就发现这个孩子虽然话少,但是很专心,“你能看出他很灵,他都能听到你在说什么,偶尔可能聊到一个特别的话题时,他可能会话多一点,但他就没有废话。”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电影中的周冬雨、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说,演完小北之后,他变得更酷了;许月珍说,易烊千玺有超越实际年龄的成熟。但高冷大佬笑场的瞬间有时候也会突然而至。

有一场后来没剪进成片的戏,是小北对着家里鱼缸中的小乌龟叫“龟儿子”,许月珍觉得台词很正常,但是易烊千玺却怎么都叫不出口,一说“龟儿子”就开始大笑。

娱理工作室探班的那晚拍到陈念写作业时,小北在一旁削苹果,结果第一次苹果掉腿上了,监视器前的导演笑了;又拍了一次,苹果又掉了,易烊千玺也忍不住笑起来。

 在这个时候,我才会突然真切地感受到,尽管很酷、不讲话,易烊千玺还是一个未满20岁、会给自己的爱车取名叫“小怪兽”的少年。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少年的你》中,慈祥的易烊千玺正在削苹果

《少年的你》上映后,许月珍当时的那句“千玺,你再不笑,人家会觉得你不会演”已成为过去,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这个不满20岁的少年给电影圈带来了新的惊喜。

首映礼上,著名编剧张冀对他说:“易烊千玺,你是一个演员,你不是一个偶像!”

酷酷的少年瞬间红了眼眶。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易烊千玺(摄影:摄影宫)

      “她已经变成小北了”  

拍摄周冬雨崩溃戏的那天,娱理工作室听到她和曾国祥在片场这样闲聊——

周冬雨:很多电影都用过蹦极,这个梗非常无聊。

曾国祥:但是我就喜欢老套啊。

周冬雨:毕竟年纪在这儿。

曾国祥:没开玩笑,准备蹦极啊。

周冬雨:能不能鬼屋。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当时他们讨论的是全片的结尾要怎么拍。

许月珍说,边拍边改剧本是她和曾国祥一直以来的创作习惯,“大方向大结构确定以后,其实每一场戏都还要去磨。有时候演员进来,还要根据演员的性格去磨细节,我们每两三天可能就要聊一下剧本。导演比较辛苦,每天都要去拍戏,我主要就是负责把剧本把控好,要把剧本往前推。”

最初定下的结局是2015年补习班的结尾,编剧里有人提出了质疑,“不可能!太不现实了!”

曾国祥透露,这个结尾他们曾纠结了很长时间,到底要不要放在电影里。 “一开始考虑不放,后来给一些朋友看完之后觉得电影有些重,还是想要留一点让大家觉得有点光明、有点阳光的东西在后边,让大家带着一些希望和温暖的心情离开电影院。”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电影《少年的你》中,守护陈念的小北

但许月珍也承认,补习班的这个结尾“有一点点土”,所以他们一直在找一个高级的方法。直到拍摄前三天还在考虑另外的结局可能性。

“我们有想过去蹦极,但后来认为太浪漫太抽离了,后来有一天我就突然间想到,我跟导演说我是希望他们在两个不同的地方,但是又好像很接近。” 

于是,在2015年的补习班结局之前,加入了2011年小北和陈念在两辆警车里的隔空对话。

易烊千玺这样形容这个结局:“大家好像看着我们俩互相说话,其实我们俩在不同的警车里边,我们想象着在互相说话,好像已经融为一体了。”

在《少年的你》的原小说中,小北和陈念就像《泰坦尼克号》里的Jack和Rose,男孩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女孩,自己选择了牺牲。而在电影版中,主创希望把这段爱情升华,陈念和小北真正融为一体,变成一体两面。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电影中体现“陈念和小北真正融为一体”的镜头

探班的几天里,娱理工作室听到曾国祥和许月珍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她已经变成小北了”。

两个寸头少年的面庞慢慢融合,正如他们隔着玻璃相见那场戏所呈现的一样。

这场2011年的警车结局戏,也是全片最后拍摄的戏份。

拍结局警车的现场,下着毛毛雨,许月珍问易烊千玺,明白“而且我不希望有这样的如果” 这话的意思吗?他说不知道。

许月珍告诉他,就是希望这世界不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当时易烊千玺深深地点了下头。到拍摄的时候,他真的就把那个读懂苍生的眼神演了出来。

首映当天,我再次见到曾国祥和许月珍的那一刻,《少年的你》刚刚突破1亿大关。如今,上映首周票房突破5亿+,口碑和票房双丰收,两位主创直言虽然过程有点波折,但是一路走来很感恩。

从6月27日到10月25日,在经历了2928个小时的等待后,少年终于长成。

去年夏天在重庆,我见证了《少年的你》三场重头戏

少年的你,仰望着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