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2019年12月05日 23:57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韩国年度话题之作——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

该片改编自2017年的同名畅销小说,原作者是韩国梨花女子大学社会学系毕业的赵南柱,这是一部天然带有强烈社会议题性的作品。上映后成为韩国影市票房黑马,也为中国观众所关注。

在韩国,“金智英”是1982年出生的女生最常用的名字,电影讲述的也是一名普通女性在婚育后陷入的种种困境:婆媳关系压力,产后抑郁,不被理解的全职妈妈身份,重返职场的艰难…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郑有美

去年,韩国成为全球唯一一个生育率进入“零时代”的国家,今年又继续创下世界最低生育率纪录,很多韩国女性不再愿意结婚生子,《82年生的金智英》直接戳中了韩国社会的一大痛点。

耐人寻味的是,读过原著的艺人会收到“死亡警告”,电影立项时也遭到不少人请愿反对。

10月末,该片在韩国上映后,韩国男性网友给电影打出的平均分是2.8分,女性网友打出的平均分是9.5分。如此悬殊的评价,或许更加证明了这部电影的意义所在。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82年生的金智英》豆瓣评分

今天参与圆桌讨论的人里有小朋友的妈妈,有大龄单身女青年,也有一位男性朋友。他们将从各自角度谈一谈对这部争议中的《82年生的金智英》的看法。

何小沁:《82年生的金智英》表面上是女主角的生活流水账,实际简直是一部女性话题大集锦,涵盖了现代社会里已婚女性会面临的方方面面遭遇,很多网友看完都连说“窒息”。

我想先问问各位,片中金智英在家庭和工作中受到的遭遇,你们印象最深,或是最感同身受的有哪些? 

  梵一:印象最深的是金智英走到咖啡店买咖啡,被三个陌生人嘲笑为“妈虫”。在韩国,称人为“虫”是一种讽刺,妈虫专指全职妈妈,每天打扮自己、不工作,在老公上班后,就带着孩子四处逛街,讽刺她们这是对老公“吸血”。

据说,这个场景真的在韩国发生过,妈虫作为一个名词从2013年前后广泛传播,刺激了原著作者赵南柱的创作,金智英也是韩国最常见的女性名字。

如果说整部作品是对韩国女性处境的折射,那么咖啡馆这一幕是韩国女性血和泪的高度凝结。

这个场景里,嘲笑女主角的是一位男性,附和的是一位男性,而旁观助阵的还有一位女性,她不仅没有制止,反而成了男性的帮凶。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工作照,郑有美

  艾安:印象最深的片段来自金智英和丈夫讨论到底要不要重新工作时,她的丈夫下意识的那句:要不你再在家休息一阵?她反问:你觉得看孩子是休息吗?正是这种不假思索的对话映照出女性生存状态的无解。

电影用病症缓解了这种紧张关系,然而现实的残酷在于,其实连生病这样的舒缓剂都可能没有。

虽然我很不想用男性或者女性这样的二元视角去观察社会,但在家庭关系这个范畴内,感同身受地说,确实两性视角是截然不同的。

男性对于家庭责任的理解依然停留在过去,尽管他们已然发现问题并作出一些改变,诚如片里的丈夫,表现出的种种努力,但那些下意识的心声反映出的才是根深蒂固的东西。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截图,字幕来自TSKS韩剧社

  林檎:韩国影视剧对时效性的社会内容展现很快,所以诸如:厕所里的偷拍视频,公交车上同龄男性的性骚扰,妈妈对着丈夫崩溃大哭的场景,我都看过太多,没有感觉,甚至觉得十分刻意。但有三个细节设置得不错,很深刻:

1、金智英在丈母娘家爆发,展现的是东亚文化“出嫁从夫”观念对已婚女性的压迫;

2、参加职场培训时,孔刘的男同事发牢骚说想回到朝鲜时代(李氏朝鲜承袭大明律制,女性地位显而易见);

3、几乎所有女性角色都不算韩系审美里的漂亮女性,职场女性干巴巴地涂着时髦的口红色,但眼角的皱纹清晰可见,还有疲惫发光的面皮,干燥到随时可能掉粉的肤质…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工作照,全职主妇郑有美和职业女性李凤莲

 何小沁:除了核心的该不该做全职妈妈、女性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的问题之外,电影里还触及到婆媳关系、重男轻女、产后抑郁、针孔偷拍、性骚扰等众多问题。

这么多问题,我看完整个人都不好了,恐婚更严重了…中国生育率问题虽然没有韩国那么严重,不过在北上广等大城市也开始出现了类似趋势。

可能因为我没结婚,所以在这些问题上不太有发言权。我个人比较有感触的反而是两个小的点,一个是金智英带孩子出门,被周围人批评孩子太吵闹,她手忙脚乱打翻了咖啡,很狼狈,让我想起出差总在飞机高铁上遇到的哭闹不止的小孩和他们道歉的妈妈。

还有一个是片中几个妈妈讨论,有一个妈妈是首尔大学的理科高材生,结果现在在家教小孩九九乘法表,大家就调侃她,有点“女人学习无用论”的意思。很多全职妈妈都很优秀,我感觉大家开始意识到了,母亲也是一种伟大的职业,教育出一个品行优良的孩子同样是了不起的成就。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郑有美饰演的金智英在家带孩子做家务

何小沁:你们对产后抑郁有了解吗?为什么这几年产后抑郁好像变得很常见?

  艾安:我身边没有产后抑郁的朋友,但生孩子对女性而言确实是一场极大的考验。

我曾经很想写一本书叫《生孩子的100个谎言》,就是想说尽管我们想起孩子大多是美好的,我们谈论的也多是幸福的抱怨,但实际上有太多沉默的真相是令人慌张和痛苦的。

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在我生孩子前,所有人会告诉我坐月子期间妈妈就是女皇,每个人都会围着你转。但没有一个人跟我说过,原来从生完孩子的那一分钟,你就要为泌乳问题进行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战役,你的睡眠从此进入碎片化时间。

你说母亲是一个伟大的职业,这句话我相信大多数人都能脱口而出,但用什么衡量?还是仅仅停留在漂亮话阶段?孩子如果没出息,那母亲还伟大吗?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截图,字幕来自TSKS韩剧社

  梵一:作为男性,我没有经历过,也缺少这方面的生活观察。

我想起一部很有名的电影《廊桥遗梦》,女主角对她的情人说:“你不明白,也没人明白,当女人做出抉择去结婚和生孩子,在某方面她的生命开始了,在另一方面也停止了。

她建立了现实的人生,而把她的个人需求放到一边,好让她的孩子长大成人。当孩子们离去,亦把她现实的一生带走。此时,她不能再过回自己的生活,也不记得是什么令她活着,因为许久没人问过她,她也没有问过自己。”

当然,《廊桥遗梦》的情境和《82年生的金智英》不同,它们共同反映了女性成为母亲后相似的精神模式,从怀孕到胎儿离开自己的身体,作为母亲,女性个体变得无所适从,她需要做好准备,以牺牲自我抚育孩子成长。

当个体失去自我,是所有抑郁产生的原因。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电影《廊桥遗梦》剧照,梅丽尔·斯特里普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林檎:这部电影展现的产后抑郁更像预先设置立场的被害者论。抑郁症和女性困境是不能打对等号的,即使两者最后会走到一起,但这仍是两码事。

新手导演没有把这两者区分开,而是通过剧情编排,将女主从小到大经历过的女性共性问题变成了金智英成病的原因,这就很容易引发大众“田园女权要特权”的质疑。可能也是这本书及电影在韩国遭到很多男性反抗,甚至引发“男性生活也很苦”的讨论的原因。

东亚三国的女性也是有分别的,日剧里结婚就辞掉工作的女性是常态,很多人可以面对这种身份和心态的变化;但韩国不是,《请回答1988》里东龙的妈妈就是职业女性;我国历来强调女性和男性一样强大,所以很多人的母亲,包括我们的很多同事、朋友都是职场妈妈…

很少有人会和金智英一样,一边无法适应全职主妇的身份和心态,一边没有足够的信心回归职场,这就导致金智英的问题不像共因,而是单独的,个人的,极为隐私的情绪病。 

我觉得女性困境的主因不能归罪到“妈妈”这个身份。但在电影里,我只看到了金智英作为女儿对妈妈的亏欠,却没有看到她作为母亲对自己女儿的更多的爱的展示。

某种程度上,我甚至怀疑她厌恶自己的性别,所以才会和女儿变成无法亲近的“母女关系”...这应该属于导演没有把握好抑郁症和女性问题的界限,尤其是最后一个两夫妻一起过马路的镜头,我感觉孔刘要得抑郁症了...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孔刘、郑有美

何小沁:关于丈夫形象的刻画刚好也是我想提的下一个问题。有人说有这么帅、这么体贴的老公应该知足了,毕竟现实中的问题可能更多更麻烦,比如婆婆是不是要跟你们一起住啊,婆婆有没有重男轻女啊,你看现在网上还有那么多孕期出轨和家暴的渣男。

但也有人说,电影相比小说其实是在美化男性角色,是一种对现实的绥靖和妥协。 

  林檎:孔刘饰演的丈夫,又高又帅有能力,还老老实实,看起来很体贴妻子…这个角色有很多优点,但他优点越多,就会显得女主越作。很多人会说,有这么一位完美老公,还会犯病才是社会通病。

但这种过于偶像化的设定,确实会降低整个故事的可看性,弱化女性主义的表达,如果是和孔刘一样帅气的新人男演员,可能就没有这个问题。

知名演员的点会盖过很多细节,比如之前我看自媒体的相关文章标题就是:有孔刘这样的老公,你还舍得犯抑郁症吗?相信原作者赵南柱看到这样的标题,也会气到想打人吧。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孔刘

  梵一:我得声明,在剧作上,这部电影的议题让我无法挑剔剧情和人物设计。在影片中,孔刘其实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他是一个真正让我恐惧的人,是那个罩在金智英脸上让其窒息的塑料袋。

是的,我们看到孔刘是多么完美,多么无害,高大帅,还能挣钱,也很爱金智英,他的爱用影片里的一个场景解释最恰当,他即将出门,回头抱住妻子,看似在撒糖,他的拥抱甚至让后者感到窒息。

孔刘的有害是透明的,他没有真的站在妻子这一边,否则便不会给妻子找心理医生了。他是真的爱她,他也感到抱歉,但他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根本,结果他的爱变成了施害。

金智英显然知道他是爱她的,且这个社会无法改变,她无法离开他,二人达成了某种和解,金智英终于成了另一个普通的韩国家庭主妇。有时候,施害者并不总是以坏人的面孔出现的。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孔刘、郑有美

  艾安:相反,我觉得这里的男性角色刻画得挺现实,既没有美化也没有刻意丑化。生活中大多数碰到的就是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大错,甚至有些许体贴,在适当的时候他也会站出来表态。

然而这样才会让人无奈和感同身受。生活是多么深的湖水啊,你无法找到出口,你无法寻求真正的理解或者和解,你只能独自前行,独自摸索出路。

影片里金智英和她的老公其实是很少交流的,你说他们之间没有爱吗?当然有,但为何没有交流?因为有些问题横亘其间,是本质认知的天差地别,那就干脆放弃交流了,只能寄希望那一点爱抚平而已。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郑有美

  何小沁:我同意丈夫的体谅依然是表面的,比如片中秀恩爱的桥段居然是喊他老婆起床说“快给我做饭”,以及无意中说出的“你还是继续休息(=带孩子)一阵吧”。

但我也不觉得这是丈夫的问题,甚至男性都不是女性困境的缔造者,是根深蒂固的社会观念造成的。

我看到戴锦华的一个说法:“男性在这个社会当中居统治地位、优势地位,但同时男性也被锁死在父权结构当中。今天一个女性的所谓失败者和一个男性失败者的遭遇恐怕非常不同,因为父权逻辑设定男性必须成功、必须在主流结构中占位置。

而女性的失败尽管同样伤痛,却被社会目为‘正常’,因为原本就没想让你入围、入局和加入竞赛。这是主流逻辑的悖谬。”

也就是说,男权社会的受害者不只有女性,甚至可能包括男性。要想真正实现平权,需要两性共同努力。也许有男性的梦想是做家庭煮夫带孩子呢,有什么不可以呢?

我觉得“软饭男”这个词和“妈虫”一样有恶意。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孔刘

  艾安:等我们哪天不再把男性辞职回家带孩子当新闻报道时,可能就是发生变化的那一刻。

  林檎:丈母娘不会允许的。丈母娘不就是这部电影里最大的反派吗?她不就是父权社会里最大的遗毒么?感觉导演这样设置,真的很尬,是经典的老韩剧的反派设定。

  梵一:作品并非是刻意,这部作品没有提出解决之道,它只是在反映女性困境,自然而然一些细节就是为主题存在的。

我想我们谈论东亚男性和女性地位的时候,不应该忽略东亚社会一个基本的模式是,男尊女卑、长尊幼卑,存在了几千年。这在影片里有全方位体现。坏男人的角色已由金智英的父亲承担,孔刘的角色恰恰是那些生活里的普通男人。

他们默认人们应该过怎样的完美人生,在什么时间结婚,什么时间生子,仿佛一切都是合理的、自然的,可是,当他的妻子出现异样,挑战这种秩序的时候,他自然是害怕的,因为他们长在男权社会,接受的是男权社会的教育,这成了一种无法意识到的意识,扎在他的认知里。

当坏男人死去,家族中辈分最高的母亲掌权,就是金智英奶奶的嘴脸,她溺爱孙子,忽视孙女。在祖母和父亲溺爱中长大的弟弟,自然也意识不到是自己喜欢豆沙面包,而姐姐并不喜欢吃豆沙。作为新青年,金智英的弟弟或许可以被看作是结婚前的孔刘的镜像。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截图,字幕来自TSKS韩剧社

 艾安:我没觉得这里面谁是反派,我理解父母的立场,如同丈母娘说的,你让丈夫休育儿假,你去赚少得多的钱,那你们怎么生活?这确实是一些很现实的考量。也是因为影片里展现的每一个人的立场都来自于现实本身,所以才会呈现出困境的无能为力。 

  林檎:我觉得东亚女性不太适合谈女性主义,最大的原因就是这部电影和原著都展现出了被男权修正过的价值观,这是导致女主金智英人物崩塌,价值观前后不一的重要问题。

对比《惊奇队长》和《82年生的金智英》就非常明显——金智英是丧气的,对自我怀疑的,没有安全感的,她觉得自己被社会打倒了,她出现的问题是社会根源所在,她是被害者;

而惊奇队长是——我,可以拯救全宇宙!卡罗尔·丹弗斯非常有自信,不会怀疑自己,和我们常见的那些强大的好莱坞女星形象是符合的。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82年生的金智英》《惊奇队长》海报

  梵一:当然是需要去谈,也是适合谈的,而不该闭口不谈。在西方,女性主义是获取权利的平等,而在东亚,更应该是反抗,个中涉及权力的掌握,社会发展阶段不同话题自然不同。

最终金智英拿起笔,就是一种反抗,冲上去质问讽刺她的人,也是一种反抗。不谈,便不会变,只有行动才是有效的。 

  艾安:金智英有崩塌吗?我觉得她最终的觉醒很符合角色逻辑呀。她的反抗呈现一种“在路上”的阶段,在东亚语境里,这种修正主义的反抗和激烈的呐喊我觉得都是可取的。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郑有美

何小沁:你们有亲身经历过歧视女性的事情吗?

 艾安:我印象中比较深刻的歧视有两次,一次发生在学生阶段,当时我们几个学生跟老师讨论某个话题,一位师兄非常不客气的说,你们女生现在能有这样说话的权力已经不错了,在我们老家,你们不能上桌吃饭的。

另一次是去一个外企面试,HR(女性)问我,有没有结婚计划?是否有男友?年轻的时候我其实并没有特别理解这个提问的潜台词,直到后来某一天我被某个女性领导提点面试新人时问一下这方面的问题,她直接说,女孩子要考虑的问题太多了,一结婚很可能就会改变工作计划,稳定性不强。

  梵一:生活中对女性歧视甚至算不上歧视的问题太多了,很多都会被大家默认为正常的。比如,很多人觉得男洗手间三个位置女洗手间也三个位置,在数量上算平等。

一个建筑里男女洗手间设计,在男女比例均衡的情况下,因为生理差异,女士洗手间的数量设置要多一些更为便利,像我们公司女员工多,原本更应该这样,否则便会有排队的现象。

当然这不算重要,重要的是翻看建筑物的设计师和建筑师从业者,你会发现从事这类行业的人中男性占了多数的多数,女性的需求被他们忽略了。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截图,字幕来自TSKS韩剧社,一段母亲控诉父亲男女歧视的话语

何小沁:近几年很多国产片都是翻拍自韩国,你们觉得这个电影可以翻拍成中国版么?感觉中日韩在家庭观念和习惯上,很多地方还是挺像的。

前段时间张一白也预言未来几年亲情题材会成为一个新的热点。

  林檎:可以翻拍,但可能会和翻拍日剧《问题餐厅》一样...我们当下有很多人只注重社会议题的展现,而不是故事和人物的展现。

《82年生的金智英》其社会性远远大于影片本身,即使我对孔刘出演觉得不妥,也会觉得这是目前来说最好的选择。因为东亚女性需要这样的电影,如同日本需要《黑箱》的伊藤诗织一样,只有我们还没有这样的旗帜型人物。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左日版右内地版《问题餐厅》海报,差距明显

当然可以翻拍,中国社会其实呈现的是更复杂的一种面貌,所以我更期待有公司愿意来翻拍。我只希望它在翻拍时不要变成迎合潮流的某种女性爽剧的存在。 

 梵一:这部电影带来的话题讨论是非常有意义的。当人们空谈女权和女性的时候,在讨论什么?当没有经验的女性在想象婚姻生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偏差?

电影像一个专题片,展现了女性困境的极具体的一桩桩场景、细节,为空谈充盈了细节,为偏差进行了矫正,展现了男尊社会非常日常(平时司空见惯)的运作机制。

这导致它在韩国引起了争议,也因此更多人会正视生活中的歧视现象。如果有翻拍,当然会好,但中国的情况比较特殊,可能在改编上,照搬是不行的。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郑有美

何小沁:女导演金度英在韩国顶着巨大压力把这部小说拍了出来,但我们中国跟她刚好同年龄的一位女导演,电影里还在出现“给你发个媳妇”这样的说法。希望中国也能创作出更多真正的女性作品吧。

如果不考虑话题效应的话,你们会给这部电影本身打几分(满分十分)?这部电影是否几乎全靠题材取胜? 

  林檎:我可能比较失望——所以3分以下。但凡稍微多看一点儿韩剧,看看《澡堂老板家的女人》,看看《搞笑一家人》,看看《人鱼小姐》,看看《请漂亮姐姐吃饭》,看看《请回答》系列,看看《春夜》,看看《浪漫的体质》,看看《天空之城》,看看《付岩洞的复仇者们》…都会觉得失望的。

当然,我打低分也不是因为电影手法的展现,而是因为真的人设塌了,价值观塌了。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截图,字幕来自TSKS韩剧社

 艾安:我打7分吧。题材的确是最亮眼的部分。影片呈现的众生相也是相当考究的,寥寥数语,都显得丰富。 

  梵一:7分,专题故事片有专题故事片的价值,换句话说,在这样沉重的议程设置类作品里,放入过多电影技巧,或者说太过于炫技、艺术化,反而是不合理的。

当然,作者型导演可以找更适合的故事拍艺术电影。也就是说,这个故事因为计算很多,主题前行,细节丰富,比较现实,是不太适合的。 

 何小沁: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二十二》...就是电影上映后,话题讨论度已经远远超过电影本身。

作为电影本身,我可能会打一个中等分数6分,两小时的篇幅想展现这么多社会话题,势必会出现一点配角脸谱化、情节过于戏剧化的问题;而且导演也没法给出一个定论,只能用“当你生病,全世界开始爱你,当你死去,全世界开始缅怀你”这种充满无力感的套路匆匆作结,这些都是略显简单粗暴和令人遗憾的地方。

当然,这样的题材尝试值得尊敬,这也是毫无疑问的。 

是谁逼疯了金智英?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海报,金智英和母亲、姐姐、弟弟、父亲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