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上市影视公司十大悲情时刻

2019年上市影视公司十大悲情时刻
2020年01月07日 23:22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经济下行、行业监管紧逼,承接2018年的颓势,2019年影视行业过得很不好。宏观层面,影视公司所属的A股“文化传媒”板块,指数总体在2000点以下震荡,与2018年相比并无多大起色,比起2015年6700点的高位,缩水超70%,处于历史大底部。微观层面,影视公司关停、演员没戏拍、剧组锐减等报道,三天两头成为新闻热点。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2019年的上市影视公司。作为影视行业中最精英、典型的代表,它们跟资本最近,其发展状况最能体现市场风向;作为行业龙头,它们的成败得失,或能提振整个产业链,也或能拖垮整个上下游。回望2019年的影视上市公司,高光时刻太少,惨淡连成一片,10家公司中有5家或退市,或即将退市,最后都成了“老赖”。

这些公司,你们都认识吗?

印纪传媒是2019年第一个因“面值”被强制退市的影视公司。退市前,印纪传媒的股价已经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2019年11月29日,印纪传媒被深交所摘牌,从此A股再无印纪痕迹。

退市后的印纪传媒,图源同花顺2012至2016年曾是印纪传媒的高光时刻。他们参与出品、制作、发行过《环形使者》《钢铁侠3》《北平无战事》《克拉恋人》《军师联盟》等热门影视剧;2014至2016年借壳上市期间,印纪传媒精准完成业绩对赌,3年实现净利17亿元。对赌期一过,印纪传媒的业绩便显出疲态,2017年实现营收同比下滑12%。市场仍然期待印纪传媒的表现,但2018年,印纪传媒直接“楼塌了”。首先,印纪传媒实控人肖文革在2018年初就酝酿好了自身“大撤退”。媒体报道,肖文革曾在2018年1月和5月,两次减持股权套现24亿离场,其剩余股权100%被质押,后被法院全部冻结。其次,2018年,印纪传媒有60%约13亿的坏账来自于金立通讯,而金立通讯则在2018年底向法院申请了破产。传闻肖文革与金立创始人刘立荣曾是赌友,肖文革曾赌输10亿以上级别的资产。2019年4月,印纪传媒发布2018年报,其母公司在职员工仅剩2人,公司股价如“泄洪”一般,奔向1元以下区间。2019年8月至2019年9月,印纪传媒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退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印纪传媒总市值仅为9.7亿元,近三年来缩水97%。据中国执行网显示,印纪传媒2次被法院列入“失信”名单,肖文革个人有60多条被执行信息,单项执行款最高达到了6、7亿元,15次被法院列为“老赖”。印纪传媒最后剩余超3万人的股东,均面临着“血本无归”的情形。

上:印记传媒标识;下:《钢铁侠3》剧照

2018年,中南文化深刻地向资本市场展示了其实控人是如何一步一步掏空上市公司的。根据中南文化披露的公告,其实控人陈少忠在2017至2018年间,以上市公司名义违规开具承兑汇票1.15亿元,违规担保9.8亿元,并占用资金3.15亿元,总计违规涉案金额超14亿元。此公告发布后两日,中南文化发布2018年半年报,董监高们公开表明“半年报”不保真,硬刚《证券法》第68条规定,一时成为A股奇闻。两个月之后,中南文化因此被深交所实行“其它风险警示”,加以“ST”。

图源网络因实控人违规“吸血”,中南文化2017年开始就面临大量诉讼。据天眼查显示,中南文化从2017年至今,累计诉讼超过60件。中国执行网信息显示,中南文化和陈少忠均多次被法院列为“老赖”。因需偿还相关诉讼欠款,中南文化控股股东中南集团所持有的19%中南文化股权、中南文化子公司深圳值尚100%股权、中南文化子公司大唐辉煌名下近10处房产,均被法院挂在了淘宝上拍卖。其中,因中南集团2019年9月被法院受理了破产申请,其持有的19%中南文化股权被撤回拍卖,深圳值尚公司两次拍卖,均以流拍结束。中南文化曾投拍过《别了拉斯维加斯》《老男孩》《绣春刀2:修罗战场》《建军大业》等影视剧,2018年甚至还压中过《我不是药神》和《一出好戏》等爆款电影。一声叹息。

电影《我不是药神》《绣春刀2:修罗战场》剧照

公司欠债、实控人成老赖,都是A股市场上屡见不鲜的事,但实控人因拖欠债务被法院悬赏公告,长城系的赵锐勇、赵非凡父子“独树一帜”。 2019年12月,长城系公司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父子的悬赏公告在朋友圈流传,公告为法院发出的财产线索悬赏,赏金约1300万,二人身份信息暴露无遗。赵氏父子坐拥3家A股上市公司,如今因1300万的悬赏公告广为人知,一时不知让人如何评价。

图源网络长城影视和长城动漫,实控人均为赵锐勇,其子赵非凡为高管。长城系一直以擅长资本运作闻名,媒体报道,长城影视和长城动漫在2014年借壳上市后的4年多时间里,分别耗资30亿元并购了近20家公司、耗资10亿多收购了10余家公司。长城影视以拍正剧闻名,曾拍摄过《红日》《东方红》《红楼梦(越剧版)》《大明王朝1449》《大明天子》《明末风云》《大西南剿匪记》等影视剧,多次获奖。

电视剧《大明王朝1449》海报借壳后,趁着影视东风,长城影视在2014年至2017年度,均实现了过亿盈利,但也没能逃过2018年影视行业的整体衰落。2018年度,长城影视首次亏损,亏损额超过3亿,也是从2018年开始,长城影视官司缠身。长城动漫虽然收购了整个动漫产业链,但并未推出过高热度、高品质的作品,2014年上市后,其净利一直为千万元左右;2016年影视行业较火热时,长城动漫亏损8000万;2018年影视寒冬,长城动漫亏损超4亿。从2017年开始,长城动漫惹上了不少官司。中国执行网信息显示,目前长城动漫和赵氏父子均上了法院的“失信”名单,成为“老赖”。2019年11月,长城影视发布公告称,其实控人赵锐勇因信披违规,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但上述调查内容与长城影视无关。”

图源网络

在PC时代被称为播放领域霸主的暴风,2015年上市时曾创下40天内连续36个涨停的奇迹。2019年7月,暴风实控人冯鑫被抓,目前暴风市值跌至12亿元,对比2015年高峰时候的400亿,缩水了97%,一代“妖股”,就此陨落。暴风的失败有多重因素作用。受影视监管严影响,2015至2018年间,暴风多次提出定增计划融资,但均未获批。有战略失败因素,包括其在2010年过早退出版权大战、2016年转型体育和VR均失败、暴风TV和乐视之间长期的价格战等等。最致命的一击,来源于体育领域的一场资本冒进。2016年,暴风联合光大浸辉(光大资本全资子公司)以2.6亿元的自有资金,撬动52亿元的杠杆,完成了对国际体育版权代理巨头MPS 65%股权的收购。收购不到3年,MPS因未向FFT(法国网球联合会)支付版权费,2018年被英国法院下令破产清算。MPS资产付诸东流,此前收购过程中公司与公司的“兜底”协议开始引发多起诉讼,包括光大起诉暴风,招商银行起诉光大等。冯鑫也因这场收购被举报在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2019年9月,冯鑫被上海静安检察院批捕。

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时的相关新闻报道据暴风最新公告显示,公司存在两种情形可能被深交所暂停上市,包括无法定期披露2019年年报、2019年年末预计净资产为负。最严重的是,暴风存在经过调整后,2018、19年两年净资产可能均为负,这种情况将被深交所直接退市。最新消息表明,2019年底暴风集团员工仅剩10余人,2018年年底其员工人数为652人。2019年11月,央视记者曾探访暴风办公大楼,发现已“人去楼空”。中国执行网信息显示,暴风集团和冯鑫被法院列为“老赖”的次数,分别为43次和90次。

2019年11月末,记者到访暴风影音办公室

从2016年传出乐视网资金链断裂到现在,乐视危机与“老赖”贾跃亭的负面新闻从未断过。那么乐视现在到底有没有倒闭?答案是还没有。尽管同样面临“退市”风险,但乐视的境遇比暴风要好一些,至少还有几百名员工和一栋楼。曾创下千亿市值,视频网站里的龙头老大,如今已成一地鸡毛。公告显示,乐视网2019年前3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亏损超100亿,乐视网总资产近80亿,总负债216亿,已严重资不抵债,差额约136亿。由于乐视的资金问题和债务危机,2019年10月,北京三中院宣布公开拍卖乐视总部大楼,后由于乐视提出异议,并缴纳了600多万元的诉讼费,拍卖才得以被制止,乐视暂时保住了这座象征性的办公大楼。

乐视总部大楼,图源网络2019年4月,乐视网被暂停上市,距今已超半年。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则,乐视网有可能因2019年度的净利或净资产为负值,面临着被强制退市的风险。据最新消息显示,乐视网近期累计36个月内已遭遇深交所公开谴责3次,似乎不用等到其2019年年报披露,根据相关规则,乐视网被强制退市已是板上钉钉。中国执行网信息显示,乐视网和贾跃亭均多次被列为“老赖”,分别为13次和16次,其严重程度远超出现问题的一众影视上市公司,但不及暴风。

图源网络

2019年末,华谊副董事长王中磊致信员工,提到2019年是华谊兄弟创业以来最艰难的一年,并直接抛出华谊连续3年缺席春节档的问题。 近两年,万达有《唐人街探案》系列,光线有《哪吒之魔童降世》,北京文化有《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而华谊却没有拿得出手的高票房作品,高光时刻还锁定在2017年的《芳华》。 2019年,华谊作为联合出品方,仅在《攀登者》《我和我的祖国》中出现。到了2019下半年,《八佰》撤档,《只有芸知道》票房1.57亿,华谊头上一片惨淡。目前万达的《唐探3》和光线的《姜子牙》都在备战2020年春节档,北京文化的《封神三部曲》系列也锁定了2020年的暑期档,华谊兄弟似乎已退出第一梯队的鏖战。

电影《八佰》《只有芸知道》海报没有好作品直接导致华谊近两年盈利和现金流状况不断恶化。数据显示,华谊兄弟2018年巨亏10亿,2019年前3季度,营收同比下滑近一半至16.17亿,净亏损6.52亿。同时,2019年前3季度,华谊的短期借款为20.4亿元,货币资金仅为14亿。 华谊账面的现金流已不能覆盖借款。2019年底,华谊开始甩卖资产和向银行借钱过冬。公告显示,华谊转让了“卖座网”4%的股权,获价款904万元,对应“卖座网”估值2.26亿元,相比2014年华谊收购时的价款,缩水一半。甩卖资产的同时,华谊还用了未来八部电影的收益账款抵押,向银行申请了4亿元的授信。 华谊兄弟曾是影视股龙头,2015年风光时刻市值逼近900亿,2018年税务风波前,其市值也接近300亿,如今大幅缩水只剩140亿,已远远落后昔日的竞争对手万达和光线。

电影《八佰》剧照

2019年2月,曾推出过《花千骨》《老九门》《楚乔传》等爆款影视剧的慈文传媒,公告其控股权进行变更,实控人由马中骏变更为华章天地,华章天地的背后是大国资江西出版集团。马中骏是慈文传媒的创始人,也是一手带领慈文传媒登录A股,并使之成为电视剧行业龙头的功勋。2014年,慈文借壳上市后表现十分亮眼,2015至2017年共实现净利9亿元,超过对赌业绩近1亿。在爆款剧的带动下,慈文传媒股价最高近80元/股,市值近400亿。

电视剧《花千骨》剧照2018年慈文传媒业绩骤减,亏损超10亿。同时,股市动荡,慈文股价不断跌破平仓线价格,马中骏只能一次次补充质押股份以防被强制平仓。数据显示,2018年下半年,马中骏与其一致行动人王玫6次补充质押。控股权变更前,马中骏质押股份占比92.19%,王玫质押股份已达到100%。此后,马中骏已无太多空间补充质押,但慈文股价仍在下跌,马中骏随时可能爆仓,慈文和马中骏都需要引入新资金缓解实控人的爆仓危机,华章天地由此入局。“本次控股权转让是为了解决股权质押之困,让马总和公司的经营不再受这个压力的困扰,可以专心致志的抓公司的发展和经营。”慈文传媒曾向媒体表达。目前马中骏仍持有慈文传媒10%的股权,退居二股东,任慈文传媒总经理。控股权变更后的慈文传媒股价在2019年末走出了一波小高潮,相比2019年年初,股价翻了一倍,目前市值70亿。

电视剧《老九门》剧照

上市3年,造假4年,这是欢瑞世纪在2019年留给资本市场的印象。2016年,欢瑞世纪并购欢瑞影视,构成重大资产重组,造假行为由此产生。其中,欢瑞影视虚假的财务数据贯穿2013至2016财年,包括提前确认收入、虚构收回应收账款、推迟计提坏账准备、违规占用资金等。据证监会处罚决定书显示,因欢瑞影视未能提供真实、准确、完整的财务数据,致使并购过程中,重大资产重组文件存在虚假记载及重大遗漏,致使欢瑞世纪2016年年报数据存在问题。2019年,欢瑞世纪收到证监会3张罚单。幸运的是,根据处罚书内容,欢瑞世纪暂不存在被终止上市的情形。

图源网络2016年,影视跨界收购风向收紧,多笔申请遭到证监会叫停,包括暴风终止收购稻草熊影业、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失败、万达影业注入万达院线搁浅,以及唐德影视收购范冰冰公司爱美神的计划也流产。欢瑞世纪并购成功,不得不说是资本幸运儿,然而到头来却交出了“财务造假”的内幕,辜负了市场信任,也给影视行业蒙上了阴影。欢瑞世纪曾是娱乐圈里的“造星工厂”,在2014至2017年间陆续推出《古剑奇谭》《麻雀》《青云志》《大唐荣耀》《盛夏晚晴天》《盗墓笔记》等热播剧,旗下曾拥有杨幂、李易峰、杨洋等一线艺人。随着大艺人的接连出走,到了2019年,欢瑞的头牌为杨紫。2018年至今,欢瑞并未推出有影响力的作品,据2019年三季报显示,欢瑞世纪仅实现净利565万元,同比下滑97%。

电视剧《青云志》剧照,杨紫、李易峰

幸福蓝海2017年以7.2亿元、12倍高溢价收购笛女传媒80%股权的事迹,在2019年成为行业负面典型。2019年6月,幸福蓝海正式公告,因2017年年底收购一事,将笛女传媒诉至南京中院,控诉其涉嫌欺诈。笛女传媒原实控人傅晓阳等17名交易对手方被幸福蓝海列为被告。2019年4月,幸福蓝海发布2018年财报,宣告自身超5亿的亏损,交出自2014年上市后首次亏损的年报。据幸福蓝海回复监管函内容显示,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子公司笛女传媒有近4亿元的坏账无法收回,其中有2.3亿元为原实控人挪用。

幸福蓝海历年净利对比,图源同花顺因收购笛女传媒,最后遭遇财务造假,幸福蓝海2018年实现净利-5.3亿,同比下降572.78%。幸福蓝海的应收账款、其它流动资产、可出售金融资产、商誉等方面都受到了明显的波及。2019年,幸福蓝海拟投资的影视剧项目共9项,或受到一定波及。在影视行业整体不景气的环境下,笛女传媒的拖累可谓雪上加霜。据2019年3季报显示,幸福蓝海仍处于亏损状态。幸福蓝海原为江苏广电控股的长三角影视上市公司,2014年IPO上市,出品过电影《白日焰火》、爆款剧《香蜜沉沉烬如霜》等。据2018年报显示,吴秀波为幸福蓝海前十大股东之一,排名第六位,占股1.5%,其股权属于全部被质押的状态。

电影《白日焰火》海报;电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海报

2018年,星美爆发全国范围内的讨薪,巨额负债、经营困难、影院陆续关停等负面新闻不断爆出。2018年9月,星美影院正常营业数量不到100家,占比1/3。2019年,星美控股困境并未缓解,继续爆发员工讨薪潮。据娱理工作室统计,截至2019年6月,星美控股全国欠薪约7500万。还出现了星美影院大店背后的运营公司因偿还不了数百万的诉讼款,而被法院多次列为“老赖”的情况。

讨薪中的星美员工

2019年,星美控股多次试图自救,包括传出卖身保利文化,以期组成能够受到资本重视的大型影院资产盘;还有借壳星美文旅,试图盘活影院资产。但目前,星美控股的自救动作均未有实质性的进展。

2018年8月底,星美控股停牌,至今未复牌。

查询第三方平台获知,2019年12月底,星美控股旗下影院还在正常营业的共38家,距离星美控股2019年9月公告所称其201家影院正常运营,数量缩水8成以上。

昔日,星美控股在国内是可与万达相抗衡的影院大巨头,沦落至此,再次叹息。

图源网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